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惡女,打錢!(快穿) > 163.定制小狼狗

163.定制小狼狗

作品:我,惡女,打錢!(快穿) 作者:四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此為防盜章, v章沒有購買夠百分之40需要等一天才可以看到  小謝身子一下子就酥了,大腦興奮的天旋地轉一片迷幻,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遇到吻技這麼高超的攻略對象了,攻城略地,又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她的脖子, 她的鎖骨……帶領著她感受他的愛撫,她隨著他的手指戰栗除了喘息什麼也記不起來了……他的手指一路向下, 輕輕托起了她的腿, 滑到她的腳踝上, 手指一挑將她的鞋襪扯了下去,他就在一陣喘息不過中松開了她的唇,托起她的右腳俯下身去輕輕的,吻了一口她右腳上的傷疤……

    她難以抑制的戰栗, 他俯身又抱住她, 拱開她散亂的衣襟用嘴唇摩擦著她細滑的肩膀悶聲問她,“可以嗎?”

    “恩?”她酒意上頭, 頭暈目眩。

    他的手指就解開了她的衣帶又問︰“可以嗎?”

    那手指觸踫到她的一瞬間,她感覺到原主的情緒一下子膨脹了起來, 那怨氣與欲||念瞬間蓋過她的意識, 她只覺得謝婉儀戰栗著抱緊了陸遠,啞哽著顫聲道︰“輕一點……我……沒有過……”

    陸遠手指頓了一下, 呼吸頓時就亂了, 一口又吻住了她的嘴, 手指迫不及待的將她‘打開’……

    像拆開一件輾轉多年才失而復得的禮物,像做了一場夢……

    那門外鶯歌面紅耳赤的躲了開,留下疏風一人守著,疏風抱劍靠在門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家大人不是身體不適嗎?他听起來這可半點不像身體不適……也是,這麼多年大人守身如玉,也是忍得夠辛苦的。

    ==========================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謝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她只記得自己上天入地,最後餮足的昏睡了過去,等再醒來窗外天色黃昏,斜陽投進小紗窗落在她與陸遠疊在一起的腳踝上,身下的絨毛毯子刺在身上癢癢的,兩人都光溜溜的抱在一起,身上裹著陸遠的厚披風。

    屋子里暖烘烘的燻著殘酒,令人迷醉。

    陸遠睡著了,摟她在懷里睡的很安靜。

    小謝看著他好看的臉頰,心曠神怡,他真是太棒了,不止是好看啊……

    系統忽然響了起來︰“宿主剛才您的精神力從原主身體里消失了很短的一段時間。”

    “我知道,是謝婉儀又突然情緒爆發了。”小謝輕輕撫摸著陸遠的臉頰,問系統︰“謝婉儀現在的怨氣值和幸福值有變化嗎?”她感覺到過程中謝婉儀一直在掉眼淚。

    系統︰“刷新了,謝婉儀現在的怨氣值百分之二十,幸福值五十。”

    “怨氣值消除百分之五,幸福值漲了百分之十?”這麼多?小謝略微驚訝,又覺得謝婉儀有些可憐,她嫁給一個男人兩年多,沒有被他擁抱過,愛撫過,更別提親吻和歡愛了,她活的連只貓都不如。

    “是的,根據數據分析,謝婉儀的幸福值是在被陸遠撫摸和親吻傷疤時增加的,怨氣值是報復的快感。”系統正正經經的與她道。

    原主的記憶里忽然浮現出一小段記憶——記憶里她已經睡下了,卻被王氏叫了起來,說王瑞林喝醉了,她匆忙披著披風就去將王瑞林扶了回來,伺候他洗漱,緊張的趴在榻邊替他脫衣服,王瑞林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看見是她惱羞成怒一般將她甩在榻上,起身怒道︰“我說過永遠也不會踫你,就算你用盡手段我也不會踫你!”

    她嚇的蜷在榻上想解釋,看到王瑞林的目光落在她的右腿之上,厭惡之色掛滿了他的臉,她慌忙就將那腿上的傷疤縮回了被子里,他嫌棄她,她的傷疤令他惡心……那之後她用過各種辦法來祛除疤痕,可那疤已是陳年舊疤,永遠都存在著。

    小謝嘆了口氣,真可憐,她的夫君從未令她感受過一絲的幸福。

    “宿主現在打算怎麼辦?”系統問她,“您又睡了男配。”

    “不怎麼辦。”小謝看陸遠眉頭動了一下要醒過來,忙買了個迷藥給他用上,然後大膽的起身將衣服穿戴整齊,攏了攏發問系統︰“我問你,陸遠是不是幻境里那個小孩兒?我怎麼總覺得他好像就是。”

    系統︰“抱歉宿主,我不知道。”

    “滾吧。”如果陸遠真是他,那她可確實要生氣了,小謝瞧著地上昏睡的陸遠,蹲下身親了親他的嘴唇道︰“多謝款待陸大人。”

    她裹上斗篷就出了房門,和外面站著的疏風打了個照面,疏風臉一紅忙低下頭去,“婉儀郡主。”

    “你們大人睡著了,讓他休息一會兒吧,我先告辭了。”她說完對不遠處的鶯歌揮了揮手,帶著她就走了。

    疏風有些懵,這……這怎麼就走了?

    =====================

    小謝上了馬車讓鶯歌幫她重新梳一下頭,鶯歌梳著梳著臉就紅了,喃喃問道︰“郡主和陸大人……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小謝拿著小鏡子瞧了瞧鏡子里的自己,面色紅潤更好看了,“我和陸大人只是喝杯酒而已,有什麼怎麼辦的。”

    鶯歌呆在那里,只是……喝杯酒??她家郡主也太會裝傻了……喝茶是那個動靜??

    小謝心滿意足的回了府,王家那邊王氏已經親自上王爺府來接她了,等了她有一會兒。

    定康王爺還說了不少難听話,王氏只能替王瑞林受著,好不容易等回來謝婉儀,謝婉儀卻還拿架子說等她換個衣服再說。

    小謝回屋換好了衣服,老王爺就等著問她的意思,听她說真要回王府去是如何也不理解。

    小謝挽著他的胳膊道︰“爹別擔心我吃虧,我如今回王府是當祖宗去了。”

    定康王爺一向縱著這個女兒,雖是不放心卻還是由她。

    小謝這邊磨磨蹭蹭的收拾東西天就黑透了,她留著王氏一塊和父親吃了頓晚飯,這一頓飯吃的王氏如坐針氈,食難下咽,簡直是折磨。

    小謝卻笑吟吟道︰“母親多喝湯,您從前不是常說我連碗參湯也不會炖,怪不得會留不住瑞林,我覺得也是,想必母親從小就叫佩茹妹妹炖湯做菜。”

    王氏的臉色就更難看了,一個字說不出口。

    從前王氏可沒少指責謝婉儀,說她兩年生不出孩子,又把王瑞林不回府怪責到謝婉儀身上,原話是︰“你夫君夜不歸府你倒是還睡得著,你怎麼不想想為什麼你留不住瑞林的心,連他的人也留不住?”

    “母親吃啊,這麼一點就飽了?”小謝驚訝道。

    “飽了飽了,咱們早些回府吧。”王氏是再坐不住了。

    小謝這才舒坦了,和父親告別帶著鶯歌、廚娘和一大堆的細軟回了王府,可沒想到她剛出府就遇上了前來找她的陸遠。

    陸遠臉色不太好的從那馬車上下來,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她身側的王氏,臉色就更不好了。

    系統︰“宿主,男二找你來負責了。”

    “閉嘴吧你。”

    小謝側頭對王氏道︰“母親先上車,我與陸大人說兩句就來。”

    王氏心里嘀咕的上了馬車,就見陸遠上前來一把就抓住了謝婉儀的手,將她拉到了他的馬車後,她眉頭立馬就豎了起來,這謝婉儀……別是真給瑞林戴了綠帽子吧!

    小謝被陸遠拉到馬車後,笑盈盈的對他輕聲道︰“陸大人睡醒了呀?”

    陸遠一覺醒來就發現人不見了,還以為她出了什麼急事離開了,心中又急又焦,趕過來一看人家嬉皮笑臉好好的,這不是……睡完一句話也不留嗎。

    “王氏來做什麼?”陸遠問道︰“她又來找你麻煩?”

    “不是,她來接我回王府。”小謝搖搖手腕讓他放開,“別這樣,被我婆婆看見了不好。”

    陸遠先是愣了一下,“她還是王老太太逼你回王府去?”隨後看她笑盈盈的樣子哪里像是被逼迫,“還是……你自己要回王府?”

    小謝笑著道︰“我是王家的媳婦,王瑞林的夫人,當然要回王府去啊。”

    陸遠就僵在了那里,冷風吹的他發冷,他下意識的側身替她擋住了風,“為什麼?你……不是答應了我以後不再喜歡王瑞林了嗎?我們在酒樓……”

    “我們在酒樓只是喝了杯酒而已。”小謝望著他道︰“我確實不喜歡王瑞林了,但我依然是王夫人,之前發生那些事情陸大人就當做了一場夢吧,千萬別誤會。”

    一場夢……

    陸遠站在那里嘴唇發白。

    系統︰“宿主你實在是太渣了……你為什麼要這樣欺負男配。”

    為什麼?她在幻境里掉了多少眼淚,她想起來就生氣。

    “你……真的要回王府嗎?”陸遠抓緊了她的手腕問她。

    “是啊,我婆婆還在等我,我先告辭了。”小謝伸手拉開了他的手,他卻死活不撒手,“陸遠,你放……”

    陸遠忽然一把將她拉到了懷里,抱緊了她,悶聲道︰“你敢回王家,我就毀了王家!”

    “我倒是十分的好奇,陸大人到底為什麼對王佩茹如此的死心塌地?”小謝不知他在呆什麼,好奇的問他。

    陸遠頭疼又開始犯了,疼的他有些發暈伸手扶住了身側的樹干蹙眉道︰“這與王夫人沒有關系。”

    “當然有關系。”小謝沒留意到他的異樣,上前伸手拿過了他手中的弓,那弓是張女人使得弓,精致又趁手,剛才她也看到是陸遠給王佩茹準備的,“我了解一下好跟王佩茹學習學習,讓陸大人也對我死心塌地一下。”

    陸遠頭疼的眼前有些發黑,剛想不與她糾纏拿回弓來,抬頭就見她掂量著那張弓對準他,右手握弓,左手拉弦,微微眯上一只眼楮瞄準了他……

    他呆在原地,腦子隨著她松開弓弦的“嗡”一聲徹底亂了,她怎麼會左手弓……她的神態她的動作為什麼那麼像……

    “你……”他張口剛要問她。

    就听見有人在背後叫了一聲,“郡主,圍獵馬上開始了,皇後娘娘差奴婢來請您呢。”

    “來了。”小謝沒察覺他的不對勁將弓還給他,低聲道︰“陸大人,我可要開始進攻了。”說完轉身就告辭離開。

    陸遠伸手想拉住她,眼前卻全黑的跌靠在背後的大樹上,听著她快步離開,沒有回頭來看他。

    “大人!”疏風忙從暗處閃身過來扶住了他,“您宿疾又犯了,要不要請太醫來?”

    陸遠一把抓住他的手吩咐道︰“吩咐圍獵布置好的人,將謝婉儀也趕入林子,但不許傷她。”

    “大人不是只驗查佩茹小姐嗎?”疏風不解。

    “不要多問。”陸遠眼前徹底發黑的被疏風先行扶回了帳篷內休息。

    他腦子燙的厲害,閉著眼卻不敢睡覺,怕自己又像從前那樣病昏過去再醒來就什麼也不記得了……他好不容易才又記起來一些過去……

    他緩了不到半刻就听見有人輕步走了進來,坐在了他的身邊,一只微涼的手輕輕柔柔的落在了他的額頭之上,“又頭疼了嗎?”

    他睜開眼在一片暈眩之中慢慢的看清眼前人,是王佩茹,她眼楮紅紅的像是剛哭過。

    “我來找你听說你又犯了宿疾,怎麼不找大夫來?”王佩茹紅著眼柔柔的撫摸他滾燙的額頭,“是我當初沒有照顧好你,救下你卻沒有能力好好替你看病落下這宿疾……”

    他望著她,伸手抓住了她的手,開口啞聲問道︰“當初狐仙廟前救我的狐仙娘娘……是你嗎?”

    王佩茹頓了一下,手指微微發僵,“你想起來了?都想起來了?”

    “是你嗎?”他又問。

    王佩茹睫毛顫了顫斂下道︰“若不是我還能有誰救你?”

    陸遠看著她慢慢松開了手指,她坐在身邊輕輕哭了起來,“阿遠,我們曾經相依為命,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我只是想拿回屬于我的……阿遠你忘了你說過要永遠保護我的嗎?如今謝婉儀快要把我逼瘋了,你再幫我最後一次好不好?”

    陸遠沒有開口說話,他難受的厲害,他如何不知王佩茹一直只是在利用他,可他努力坐上今天這個位置就是為了保護和報答他的狐仙姐姐……

    “你今日下場圍獵。”陸遠閉上了眼道︰“我自有安排。”

    陸遠休息了一會兒強撐著去了圍獵場,女眷圍獵就要開始了。

    ====================

    圍獵場的台子上眾人都落坐在暖棚下,翹首以盼的看著準備下場的貴女們。

    小謝脫下了斗篷一身猩紅胡服襯得她明艷奪目,她正在挑釁王佩茹,“去年比文采我輸給了佩茹妹妹,今年咱們比比騎射如何?看誰能獵到那頭鹿,我若是輸了……”她跳下台階走向坐在王瑞林旁邊的王佩茹,低頭俯在她耳邊語氣輕佻的道︰“就把王夫人之位讓給你如何?”

    “夫人!”王瑞林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生怕被人听到一般忙看了看四周的同僚。

    旁邊的也沒听清,只是笑著道︰“去年圍獵王小姐是不是就拿了個女眷第一?只可惜王夫人去年身子不好沒有下場,往年婉儀郡主可都是騎射第一的,今年兩位可要下場給咱們開開眼。”

    哪是謝婉儀身子不好啊,是嫁給王瑞林之後她就不敢參加這些,怕他覺得丟人現眼。

    王佩茹還沒開口,王瑞林倒是替她說話了,“她進來身子不好,怕是不能參加了。”又盯著謝婉儀握緊她的手施壓道︰“弓箭無眼,騎馬又顛簸,夫人和佩茹都該留心身子,不要參加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