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長生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魂魄異變

第五百三十八章 魂魄異變

作品:長生 作者:秦岳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p>

    </p>

    </p>

    第五百三十八章</p>

    </p>

    “走去哪啊”秦嵩急忙收斂臉上的神色,露出一個詫異的笑容。</p>

    </p>

    因為冰雪中那個美麗的女子,清澈的眼楮里充滿了堅定,她長發如瀑,隨著風雪飛舞,潔白的長裙擺動,絕世而獨立。</p>

    </p>

    “秦嵩,你走吧。”女子說道。</p>

    </p>

    “我走我走去哪”秦嵩臉上的詫異的笑容變得浮夸,哈哈的笑道。</p>

    </p>

    在他的眼簾里,那絕世而獨立的仙子,就在冰雪之中,跪了下來︰“我要你走……”</p>

    </p>

    秦嵩二話不說第一時間沖過去,急忙把女子抱住,將她抱了起來,感覺著她身軀上的香味與溫度,打斷她的話,驚訝的笑道︰“你這是怎麼了走走走,走什麼走”</p>

    </p>

    忽然的,女子就哭了,哭聲響徹在秦嵩的耳畔,听得他心如刀絞,心疼無比。</p>

    </p>

    “我不想你死在這,你走吧,我想讓你離開這里……”</p>

    </p>

    “傻女人你說啥呢”秦嵩連連大笑,卻是急忙抬手去擦拭女子美麗的臉龐,幫她把晶瑩的淚珠抹去。</p>

    </p>

    女子哭的更加的悲痛,一邊哭一邊急忙說道︰“我是個不祥之人,不想害死你,我想讓你活著,你快走,不要留在這里……”</p>

    </p>

    “哎呦,我的傻女人,你可真是心疼死我了。”秦嵩撫摸著她柔順的長發,愛惜的道︰“你知道我是怎麼修行到今天這個地步”</p>

    </p>

    女子不解他的話,只是悲痛的哭著。</p>

    </p>

    秦嵩並不氣餒,繼續說道︰“你覺得一個散修,一個普通人能走到我這個地步嗎不能說長生大陸道基第一人,但能與我匹敵者也是極少,如果沒有一個大勢力在背後撐著,支持著我,我能走到今天嗎”</p>

    </p>

    女子眼楮閃動,發紅的眼眶里溢滿著水光,清晰的倒影著秦嵩那滿是笑容的臉龐。</p>

    </p>

    “告訴你一個秘密,但不要告訴其他人。”秦嵩露出警惕之色,朝著四周掃了幾眼,雙目中金光迸射,似乎在探查有沒有未知的存在窺視這里。</p>

    </p>

    女子更加疑惑,很奇怪他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表情。</p>

    </p>

    “我並不是散修,我有師承。”秦嵩壓低聲音說道,臉上滿是認真之色,雙目之中更透著一抹驕傲,似乎在為自己是某人的弟子而感覺榮耀。</p>

    </p>

    這還是女子第一次看到秦嵩這等神色,在以前,秦嵩的驕傲只是來源于自己,從未因別人強大而驕傲過,但現在他似乎很崇拜某個人。</p>

    </p>

    “你,你有師承”女子俏臉上露出震驚之色。</p>

    </p>

    秦嵩認真的點點頭︰“你想一下,能教出我這等弟子的師尊,是什麼人物”</p>

    </p>

    不等女子開口,秦嵩滿是驕傲的說道︰“他叫做張學忍,是一位涅境的大能者,自上個紀元時代一直存活到了今天,是個老古董,脾氣也陰陽怪氣的,不過對我很好,因為當初他想收我為弟子,讓我做他的衣缽傳承人,當時我還是凡人,脾氣那叫一個倔強,拒絕了他。</p>

    </p>

    然而我師尊卻不氣餒,用了很大的力氣來討好我,我這才被他的真情所打動,這才勉強答應了他……”</p>

    </p>

    秦嵩大言不慚,听得女子眼楮里充滿迷茫,只感覺腦袋暈乎乎的,什麼情況一位涅境大能者要收秦嵩為弟子,秦嵩還不願意就這涅境大能者,為了感動秦嵩,居然百折不撓的討好秦嵩這事怎麼听著如此詭異</p>

    </p>

    但此刻,只見秦嵩一臉認真之色,不像是開玩笑。</p>

    </p>

    “張學忍,此人名字听著好耳熟,似乎在什麼地听說過,是誰呢莫非真的是一位古代聖賢大能”女子心中疑惑重重,而且覺得張學忍這個名字十分耳熟,似乎在什麼地方听見過。</p>

    </p>

    “這還不算什麼,這塊黑鐵就是他賜給我的法寶,說我現在的層次也就勉強用這塊黑鐵了,以後等我修為更高,就給我更加厲害的法寶。”秦嵩連連吹牛,臉上更是興奮與驕傲,說到最後他自己都快相信了。</p>

    </p>

    看到面前的女子已經不再落淚,他松了一口氣。</p>

    </p>

    “那,那你以前你幾次險死還生……”女子並不傻,而且很聰慧,以前還和秦嵩一起修行過很長時間,如果秦嵩說的真的,他的修行路又怎麼會那麼艱難</p>

    </p>

    “哎呦,那都是考驗,我師尊是非常之人,我自然也是非常之弟子,尋常的修行只能教出尋常的弟子,只有非常之事才能鍛造出非常之人。師尊老人家說過,如果我刻苦修行,以後踏入涅境不是問題。”</p>

    </p>

    女子小口微張,徹底被秦嵩的豪言給震住了,傳聞現在長生大陸上的主宰,也只不過是天神而已,秦嵩的師尊卻說秦嵩能踏入涅境,成為大能古神,成就堪比漫長歲月中的諸多先賢這怎麼听著天方夜譚一樣,可秦嵩此刻一臉認真,真的不像是說笑話!</p>

    </p>

    “我知道你心里怎麼想的,不過你想的肯定不對。你需要相信秦嵩,知道今天的一切只不過是我修行路的考驗,就算在危險,我也能逢凶化吉遇難成祥。要是真的遇到了解不開的難題,這塊黑鐵就是與我師尊聯系的寶物,到時候我師尊親自出手,別說幾個小神境的魔道修士,就是一群天神來了,也要俯首听命!”</p>

    </p>

    “就是這個黑鐵很怪,我要不是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險,我師尊是不會出現的,甚至我故意把我弄成重傷,我師尊都不會出現,只有我當真是油盡燈枯,生命懸一線之時,師尊才會現身。而且他老人家喜歡雲游宇宙,現在不知道在宇宙深處的哪個生命星球上,摟著青樓中的清倌人逍遙快活呢!”秦嵩說道這里,頓時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哎,這個老頭壞得很,我給他曾經說過很多次,但身上的壞習慣就是改不掉。”</p>

    </p>

    此刻面前女子,幾近目瞪口呆,俏臉上還有淚痕,卻滿是震撼之色,只覺得秦嵩所言,太不真實了,可她又覺得秦嵩說的是真的,而且張學忍這個名字,很耳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物。</p>

    </p>

    秦嵩心中一頓,急忙在心中對著黃泉河底留下石碑的前輩,禱告道︰“老前輩今天借你的名吹牛,你可一定要大人不記小人過,晚輩在這里先感謝你了。”</p>

    </p>

    不過看到自己的話震住了女子,秦嵩愈發得意的道︰“我這身份背景敢隨便說出去,一旦說出去,我還能刻苦修行嗎就是天神都要給我三分薄面,他們弟子誰還敢與我一戰這會影響我的修行,影響以後的成就,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我絕不隨便提起自己的師承。”</p>

    </p>

    秦嵩雙手推在女子的肩膀上︰“回去好好休息,我最近大戰不斷,積累了許多,正準好好靜坐參悟一下,提升自己的修為。”</p>

    </p>

    柳依依離開了,她真的是怎麼都想不到是這樣一個結果,自己滿心堅定而來,卻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根本使不上力。她感覺此刻危險級了,秦嵩也危險級了,然而听秦嵩這樣一說,若為真,似乎真的沒什麼危險。</p>

    </p>

    秦嵩盤膝坐下,面上十分平靜,吐出一口濁氣,等到柳依依的身影消失在眼簾里,他頓時耷拉著腦袋,浮現一抹疲憊之色。</p>

    </p>

    “我太弱了,太弱了,如果我是元神境,就不用怕那幾人,那些存在不過螻蟻罷了。”</p>

    </p>

    嘆息後,他閉上雙目,開始吐納,要在被發現之前,盡快提升力量。</p>

    </p>

    在鶴族死牢之中,秦嵩曾經靜修過一段時間,實力已經增強了不少,若非如此,也不能與黑袍人硬憾一擊,而沒有暴斃。</p>

    </p>

    “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與神明交手,對元神境的法則也有了一些領悟,這一次靜坐我的收獲必然不會少,若是運氣不錯,甚至能看到跨入元神境的那扇門。”</p>

    </p>

    入靜片刻後,秦嵩猛地睜開眼楮,滿是震驚的說道︰“這怎麼可能!”</p>

    </p>

    而後他再次閉上眼楮,內視眉心,只見泥丸宮之中太玄令幽幽懸浮,可是他的神魂卻發生了變化,那一粒光竟然像是種子一樣發芽了,但看著又像是發生了某種變異。</p>

    </p>

    “是我修行出了問題嗎”</p>

    </p>

    秦嵩心神大驚,有些驚慌起來,神魂乃是魂魄,是修士生靈的根本,一定要保持純淨,若是出現異變,下場會十分淒慘,當然萬事萬物都有特例,在古老的歲月中,也有一些神魂異變後,變得強橫無比的存在,但這種特例太少,秦嵩不相信會落在自己的身上。</p>

    </p>

    “滌除凶穢,清淨吾心。”</p>

    </p>

    他開始運轉太玄經,誓要恢復魂魄的純淨,然而太玄經這一運轉,那魂魄異變的更加劇烈,這段時間與神明交戰,所領悟的諸多法則之力,就像是百川入海一般,沖入魂魄之中,像是在滋養那種異變。</p>

    </p>

    神魂之光似迷離大小,此刻那一根嫩芽破包而出,急速生長,像是某種植物的根睫,晶瑩剔透,美麗無暇,然而在這一株‘植物’生長之時,他卻看到自己的魂魄在急速的枯萎,最為奇異的是,他還感覺不到自身虛弱,反而覺得自己變得更強了。</p>

    </p>

    就連青銅道基也開始運轉,似乎一同被牽引住了。</p>

    </p>

    秦嵩慌亂之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此刻走錯一步,後果都不堪設想︰“斷手前輩要是在就好了,天機是器靈,修行法門與修士不一樣。”</p>

    </p>

    他仔細的看著自己魂魄蛻變成的那株植物︰“此物如此神異,竟然以我的神魂為力量源泉來滋養它這樣子看,我的魂魄反而成種子,只為成全這一株即將出世的植物”</p>

    </p>

    “奪舍嗎有什麼未知的存在,已經盯上了我”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詭異的事情,心中念頭翻轉,唯一確定的是,他並沒有察覺到危險。</p>

    </p>

    “應該不是奪舍,有太玄令護著,就算是神明也不能奪舍我的肉身。看來還是我的魂魄異變了。”</p>

    </p>

    想到這里,秦嵩眼中閃過一絲堅定,再次合上雙目,開始運轉太玄經,他倒要看看自己的魂魄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p>

    </p>

    </p>

    </p>

    </p>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