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甦醒的神明 > 400

400

作品:甦醒的神明 作者:銘爵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ku.,

    “爸爸,爺爺是怎麼了”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艾伯特,霍恩海姆有些疑惑的問道,他不能理解為什麼父親的臉上透入出悲傷的情緒,被父母保護著的霍恩海姆,從小便遠離了人世間的悲哀,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死亡的模樣具象化在他的面前。

    “爺爺他去了另外一個世界,那里是神的國度,十分安詳,寧靜,他將會在那里,繼續開始自己的人生旅途。”阿爾瓦不知道該怎麼跟一個五歲的孩子去解釋死亡是什麼,他只能夠用盡量不太讓人感到害怕的語言去描述這是一種什麼東西。

    “那你為什麼要哭呢”霍恩海姆有些不能理解。

    “因為我們將在很長的時間里無法見到他了,唯有等到我們也上天堂之後,才能夠再次看見他。”阿爾瓦一邊哭一邊笑著說道,霍恩海姆似乎是被父親的話所提醒,他問道︰“那您有一天也會像爺爺一樣,離開我們去那個叫做天堂的地方麼。”

    “會的,所有人都會的,我們終將離開這俗世,前往永恆的安息之地。”阿爾瓦說道,這句話卻讓一旁的霍恩海姆也哭了出來,他一邊哭泣著一邊說道︰“那我不是要很長時間不能見到你了嗎,爸爸,你別去這麼遠的地方行嗎”

    “孩子,每個人都將面臨這一切,這是生命所賦予我們的意義,死亡並不是一件讓人感到害怕的事情,他將會把我們分開,但也因此會讓我們認識到活著有多麼的重要。”阿爾瓦有些無措的說道,看著霍恩海姆哭泣的樣子,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那我可以去看你嗎”霍恩海姆說道。

    “恐怕不行,那里是只有往生者才能前往的國度,活人是進不去的。”阿爾瓦有些無奈的說道,對于生活在溫室之中的孩子,讓他理解死亡著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阿爾瓦只能夠笨拙的說著。

    “那豈不是我們會很久都見不到爺爺了嗎”霍恩海姆有些著急的說道,對于爺爺,他其實並不熟悉,但印象中卻是一個對他很好的老人家,經常會把他抱在懷里,用自己粗糙的臉蹭著自己,也會從家里拿出一些沾著蜂蜜的干果給自己吃,那是父母堅決不讓自己吃的東西。

    一想到未來將再也看不到他了,霍恩海姆的眼中不由露出悲傷的情緒,一旁的阿爾瓦說道︰“不會的,他只是離開了自己的軀體,但靈魂卻將永存于天堂之中,終有一天我們將會在天堂之中相聚,共同圍繞在主的身邊。”

    “那豈不是要很久很久的時間。”霍恩海姆抬起頭好奇的問道。

    “是的,我們將在人世間體會這個世界的有趣與凶險,幸福和悲傷,然後帶著所有的情感離開這片生活著的土地,前往天堂,霍恩海姆,我的孩子,這就是自然的規律,誰也無法違抗,終將有一天,我和你的母親也會離開,而你也會離開我們,獨自生活,就像我離開我的父親,你的爺爺那樣,記著,我們可以悲傷,但絕對不能因為悲傷而放棄自己的人生,那是獨屬于我們,僅有一次的東西,知道嗎”

    阿爾瓦很是鄭重的說道,他深怕自己的話會給霍恩海姆造成不好的影響,比如將天堂看做是很好的地方,從而產生輕生的念頭,這是絕對不可以的,他又說道︰“若是哪一天爸爸和媽媽離開了,你一定要和弟弟好好生活,知道嗎,千萬別想著來天堂陪伴我們,那是你生命最後一刻才應該想的事情。

    你可要知道,自殺的人是進不了天堂的,到時候你將會被直接送到幽冥地獄,那里是主也無法照耀到的黑暗地帶,那時候我們將真正的無法再次相見,霍恩海姆,我希望你能夠了解死亡,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夠知道生命的可貴,但我不希望你因為天堂的存在,而忽視眼下的生活,生活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天堂,那只是養老的地方,等到你再也無法喘息,再也無法帶著疲累的身體,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你才需要離開,就像爺爺這樣。“

    霍恩海姆听的似懂非懂,只能點點頭,臉上的悲傷還沒有盡數除去,他只知道自己未來很長時間是不可能再看見眼前的爺爺了,這讓他更加珍惜眼前的此刻,他圍在艾伯特的身邊,看著他孱弱的身體,像是要記住他曾經的存在一樣。

    眾人在祈禱中等待著,很快愛麗絲和佛黎亞便趕到了別墅,作為至親,她們自然是要參與葬禮的,等到兩人抵達之後,阿爾瓦先讓兩人去看望一下艾伯特,之後便開始跟身邊的管家和僕從商議葬禮的流程,首先自然是要把艾伯特的身體裝進棺材里,然後運送到教堂,此刻教堂早已經準備好接收艾伯特的遺體,在那里將會舉行一次規模盛大的追悼會,順便舉行安靈彌撒。

    在僕從們的幫助下,阿爾瓦等人總算是不用六神無主的瞎忙活,跟隨著教堂派人的教士腳步,眾人開始進行葬禮,整個楓葉城認識艾伯特的人並不多,但認識阿爾文兄弟的人卻很多,因此雖然對于這位長者並不熟悉,但參加艾伯特追悼會的人卻非常的多,從學校中的學生,到楓葉城的權貴,一直到附近城市的貴族們,紛紛都趕到看望四方索一家。

    即便無法來到的,也都派遣自己的侍從帶來一份厚禮,以及安慰的話語,希望阿爾瓦兄弟不要過于悲傷,葬禮足足舉行十天左右的時間,原本其實是不用這麼長的,但阿爾文此刻遠在末卡維,從末卡維趕到楓葉城,自然需要較長的時間,為了等候這位長子來主持最後的下葬,也就只能拖延一定的時間。

    阿爾文是在一個夜晚來到楓葉城的,在抵達教堂之後,立刻便去看望自己的父親,面對著已然沒有生息的父親,阿爾文的眼角流露出一絲悲傷,這對于他來說,是很難得的事情,戰場上的殺伐,讓他對于死亡與常人有著完全不一樣的理解,可以說他的心,此刻早已經因為殘酷的戰場而變得十分麻木,對于死亡並不是那麼的敏感。

    但此刻面對自己的父親已經離去的事實,他依舊感覺到悲傷,說到底,他也只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年輕人而已,父親的離去,代表著他將徹底失去來自于父母的關心,但阿爾文的悲傷很快就被他控制住,兄弟兩個人一起主持了艾伯特的葬禮,看著艾伯特的石頭棺材被放進楓葉城的地下墓室,在主教的念經聲中,這一場葬禮也算是徹底結束了。

    阿爾文和佛黎亞一起來到阿爾瓦的家,兄弟兩人的家庭也難得聚在一起,四人和孩子們圍攏在壁爐旁,說著有關于父親的往事,算是一種回憶,也算是一種總結,此刻眾人的情緒都已經平復,畢竟他們也不是什麼少不更事的年輕人,強壯的心靈讓他們已然可以接受所發生的一切。

    眾人一直聊到接近凌晨三點鐘,此刻孩子們早已經睡著了,阿爾文才宣布解散休息,看著愛麗絲和佛黎亞離開的身影,阿爾瓦走到自己哥哥身邊說道︰“你什麼時候走”

    “大概三天以後,軍部給我的假期還算長,怎麼,出什麼事了嗎”阿爾文一邊泡著咖啡一邊說道,在這樣私密的談話中,自然不可能留下僕人讓他們听著眾人講話,因此整個房間里只剩下阿爾文兄弟,所有的事情自然只能自己來。

    這對于阿爾文來說倒也沒什麼,長期在軍營生活,本來就是自己照顧自己,泡茶,擦拭武器之類的事情,他都能夠自己干,不需要別人的幫助,對于貴族的生活,他顯然十分不習慣,相反如今這樣的狀態,他倒是怡然自得。

    “我倒是沒什麼事情,只是佛黎亞那邊,你最好還是加一把勁,最好趁著這三天的時間,能夠給她一個孩子。”阿爾瓦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按理來說,他不應該去關系哥哥的房事,但愛麗絲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說過,佛黎亞希望能夠要一個小孩兒,阿爾文長期在外征戰,自己是研究人員,不能陪伴左右,若是生一個孩子,一來若是阿爾文有意外,自己也能夠帶著孩子,振興巴特利亞家,算是一個念想,二來也可以讓自己的生活不那麼無聊。

    隨著如今易魁洛王國的安定,以及通過外貿所帶來的奴隸和財富,促進著如今的易魁洛正在爆發著嬰兒潮,隨著這股浪潮的爆發,再加上人族高層多年來對于生育的鼓勵政策和福利政策,因此如今人族也紛紛開始結婚,其中自然也是產生了大量的嬰兒,在研究所里,許多人也都已經有了孩子,佛黎亞看在眼里,自然是十分羨慕的,他也希望能夠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這樣一來,即便阿爾文不在身邊,他也有一個想念的對象就在身邊。

    但佛黎亞顯然不好意思直接對阿爾文說這些,更何況如今艾伯特剛剛才下葬,作為人子,理應要禁欲一段時間,作為對父親的緬懷而已,作為媳婦,若是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恐怕會讓阿爾文產生一些不好的念頭,認為自己的妻子並不尊重自己的父親,因此佛黎亞只能夠轉告愛麗絲,讓阿爾瓦來幫忙解決這個問題。

    阿爾瓦對此倒也是樂見其成,自己的兩個孩子正在長大,而自己哥哥家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父親死後,阿爾瓦覺得自己對于這件事情無疑是有發言權的,若是佛黎亞能夠有一個孩子,那麼阿爾文在前線也可以放心,說的難听一點,便是他戰死沙場,起碼他的貴族領地也可以有一個繼承人繼承下去,不至于連個後都沒有,因此阿爾瓦答應幫這個忙。

    “這,現在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嗎”阿爾文有些詫異,對于孩子,他其實也很想要,可並沒有那麼迫切,在他看來,他還很年輕,對于孩子,時間還足夠的長,此刻被阿爾瓦提起,自然有些不自然。

    “當然是,父親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接下來自然是要考慮其他的事情了,你常年待在軍部回家的時間並不多,佛黎亞一個人在楓葉城,難道不會覺得孤獨麼,雖然你身上有要務,但作為丈夫,妻子的問題你也應該好好解決,而不是把她丟在楓葉城不是嗎”

    阿爾瓦語帶指責的說道,對于軍隊來說,阿爾文無疑是一位好將軍,在他的率領下,往往能夠付出最小的犧牲贏取最大的勝利,同時在軍隊中,他也不搞特殊化,衣食住行與一般軍官除了因為級別而產生的差別之外,並不會額外享有其他的特權,這讓他在軍隊中受到廣泛的愛戴,但對于自己的家庭,阿爾文顯然沒有照顧好,結婚之後回家的時間少的可憐呢,且回家也多是見面聊聊天,很少過夜,到如今佛黎亞的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著實是極壞了愛麗絲和佛黎亞。

    有的時候阿爾瓦也很疑惑,難不成自己的哥哥是不喜歡佛黎亞麼,不過這種問題並不重要,在他看來既然結婚了,就不簡簡單單是情侶的關系,更是家人的關系,而家人之間的關系,還是和睦為主,因此他才決定幫忙協調兩邊的關系。

    “好吧,這件事情我會注意的,不過,老弟,你未免也管的太寬了,我的房事什麼時候輪到你操心了。”阿爾文點頭說道,臉上略微有些羞怯,對于佛黎亞,他其實並沒有什麼惡感,但要說好感,其實也很少,頂多是不覺得討厭而已,若不是艾伯特催得緊,他其實並不想那麼早結婚的,但如今既然婚姻已然成事實,作為丈夫,他自然也要背負起自己的責任。

    “這不是我家小子菲利普斯都快要長大了,你這還沒動靜,弟弟著急嗎,好了,不多說了,佛黎亞肯定已經在房間里等你了,我就不打擾你們兩個的時間,祝你們今晚好夢,放心,房間是隔音的,盡管放肆吧。”阿爾瓦開了一個略帶黃色的笑話之後,不等阿爾文反應,便立刻離開,只留下阿爾文一個人站在客廳里,看著弟弟溜走的身影無奈的笑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