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侯門衣香 > 一八六、三生花,是個女的!!!

一八六、三生花,是個女的!!!

作品:侯門衣香 作者:風雨歸來兮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侯門衣香最新章節!    前面是懸崖,後面追兵近在咫尺。

    跳下去生死不知,抓回去生不如死。

    別無選擇,“少爺,我們沒有退路了!”

    “跳!”陸心顏果斷道,又問那名男子,“你呢,跳還是留下?”

    那男子猶豫兩秒,“我跟你們一起。”

    話音剛落,只覺寒風呼呼,整個人失重朝下墜去。

    “啊!”男子發出尖叫聲。

    懸崖邊上,有人持著火把朝下望了一眼,回去報告︰“二哥,底下黑不隆冬的,跳下去九死一生,咱們還要繼續追嗎?”

    “蠢貨!都九死一生了,還追什麼追?追去黃泉路上作伴麼?還有貨要交,不能誤了點!走!”

    懸崖底下,陸心顏小聲問道︰“那些人走了吧?”

    青桐道︰“走了。”

    陸心顏吁口氣,“這次回去後,打死不再做行走江湖的俠…士!”太特麼刺激了!

    沒病的得嚇得出病,稍微有點心髒病啥的,估計得嚇死了!

    還好這懸崖看著嚇人,實則離上面不遠有塊凸出的地方,她們正好掉在那上面。

    “先松開我,休息一晚再走。”綁久了她也難受。

    等青桐松開後,陸心顏活動活動手腳,“那位大哥呢?”

    “…暈過去了。”

    “嚇昏的?”跳下來的時候,他那尖叫聲差點穿破她的耳膜。

    “不是,砸昏的。”

    “啥?”

    “從上面跳下來,我拎著他,他在最下面。”

    從高處掉下,陸心顏在最上面,青桐在間,那個倒霉的男子在最下面,成了兩人的肉墊。

    陸心顏替他點上兩根蠟燭,默哀兩秒,“沒死吧?”

    “命大,暈了,沒死。”

    “那還好,我去找點枯草之類的生個火堆,免得凍死了。”

    從上面跳下來的時候,陸心顏身上刮了點小傷,因為痛力氣倒是恢復了些。

    兩人忙活一陣,終于生起個火堆,靠在一起眯了會眼。

    天蒙蒙亮時,火堆熄滅,晨風一起,冷醒了陸心顏和青桐,與此同時,地上的男子也醒了。

    三人大眼對小眼一會,想起了自己的處境。

    男子道︰“早,我叫阿桑,桑樹的桑,兩位小哥怎麼稱呼?”

    陸心顏道︰“早,我叫阿朱,朱紅色的朱,她叫阿青,青色的青。”以前看天龍八部時,她喜歡里面的阿朱。

    阿桑笑出一口白牙,“咱們也算是患難與共,要不義結金蘭如何?”

    陸心顏沒理會他的話,“我和阿青還有要事辦,阿桑兄你請便。”

    “你們去哪?”

    “這跟阿桑兄無關。”

    阿桑爬起來,“帶我一起去。”

    “阿桑兄,昨晚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經還了。”

    阿桑振振有詞,“昨晚我救了你們兩條命,你們只還了一次,帶我一起走,就當你們還清了。”

    他十七八歲的樣子,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個子在男子只算等,身形偏瘦,五官倒是生得俊秀,一口白牙特別醒目。

    看那樣貌氣度應該出身不差,沒想到卻是個無賴。

    青桐直覺就想打暈了他,陸心顏念著他的救命之恩,忍下了,“我們的目的地是雙溪,帶你到那里後,以後兩不相欠。”

    阿桑大喜,賞心悅目的白牙,看起來有幾分欠揍,“一言為定。”

    馬車沒了,好在銀子隨身帶著,倒不至于束手無策。

    阿桑的迷藥已經過了三天,恢復了力氣,青桐是靠腿上的傷支撐著,陸心顏只是劃傷了一點點,藥性很快就回來了。

    阿桑見青桐扶著陸心顏走得甚是辛苦,主動上前想幫忙,“阿青兄,我來扶著阿朱兄。”

    “不用!”青桐惡狠狠拒絕。

    “不用了。”陸心顏委婉卻堅定的拒絕。

    阿桑好心踫了壁,只好摸摸鼻子,替兩人在前面清除一些路上的障礙。

    三人不敢回鎮上,在附近村莊里找了戶農家,用銀子換了點吃的和干淨的衣物。

    “這衣裳好像沒洗干淨…”阿桑小聲嘀嘀咕咕,被青桐一眼掃過來後,立馬收了聲,老實地換上。

    吃了一頓,又休息了一會,力氣都恢復了些。

    青桐買回一輛牛車,將鞭子往阿桑手里一塞,“你,駕牛車!”

    阿桑吃驚地指著自己,“我?”

    “不然是誰?”青桐叉起腰。

    阿桑立馬小雞啄米似地點頭,“我,我,我。”

    “哞哞~”幾聲牛叫,牛車上鋪滿了干稻草,陸心顏和青桐躺在後面休息,阿桑被迫義無反顧地當起了車夫。

    牛車走得極慢,走了大半天,終于到達雙溪城。

    青桐賣了牛車,陸心顏將銀子給了阿桑,“阿桑兄,就此別過。”

    阿桑的白牙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阿朱兄,阿青兄,後會有期。”

    三人就此別過。

    “少爺,先找間客棧落腳,換身衣裳。”青桐跟著陸心顏過了大半年舒適的日子,皮膚養嫩了,穿著粗布衣覺得渾身不舒服。

    陸心顏銀子帶得足,又是個享受慣了的主,到了繁華的地方,自然要享受一番,直接找了最好的客棧,要了最好的房間。

    青桐讓小二買來兩身衣裳,洗了澡換了衣裳,兩人下樓用膳。

    一道驚喜的聲音在後面響起,“好巧啊,阿朱兄,阿青兄。”

    陸心顏回頭一看,只見全身煥然一新、光彩照人的阿桑,正打開房門站在房門口。

    那間房,挨著陸心顏的房間。

    陸心顏皺起眉,她給他的銀子不足一兩,似乎不夠在這個地方住一晚。

    阿桑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我的隨從找到我了。”

    似乎為了驗證他的話,一個後背背著劍的青年男子走過來,“主子,可以下去用膳了。”

    阿桑咧嘴一笑,“阿朱兄,阿青兄,相逢即是有緣,不如讓我作東,請兩位品嘗一下這里最特色的菜肴如何?”

    “不用了,我和阿青還有事。”

    陸心顏禮貌地找絕,與青桐下了樓。

    “哎,別這樣嘛,難得咱們這麼有緣,”阿桑追著下來,青桐擋在他身前,柳眉一豎,“別再跟著我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這時阿桑突然面色大變,“小心!”

    與時同時,他身後背劍的男子猛地拔出劍向前擲去。

     當,劍擊了箭。

    一支箭貼著陸心顏的臉,堪堪擦過。

    青桐立馬轉身拉著陸心顏趴下,阿桑急促道︰“快隨我上去躲起來!”

    這時阿桑的四個護衛從四面沖過來,躍到前面與突然出現的十幾名黑衣男子纏打在一起。

    剛剛那箭便是其一名黑衣人放的。

    兩人來不及多想,陸心顏在前,青桐在後,貓腰隨著阿桑往上面跑去,躲進了阿桑的房間。

    陸心顏暫時安全後,青桐道︰“少爺,我出去外面看看情況。”

    “你小心點。”

    青桐悄悄打開門鑽出去。

    阿桑突然道︰“你那隨從也真夠大膽的。”

    陸心顏正趴在門縫里緊張地看著外面的情形,聞言隨口應了一句,“她功夫不錯,雖然迷藥藥性還在,自保還是不成問題的。”

    身後響起幽幽的聲音,“我是說他真大膽,放心我和你單獨在一塊,就不怕我對你不利嗎?”

    陸心顏放在門上的手一緊,回頭看著咧開嘴,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的阿桑,鎮定道︰“你幾個護衛膽子也夠大的,放你一個人在這,不怕我跟那黑衣人一伙的?”

    阿桑嘴咧得更大了,那白牙亮晃晃的,“看來咱倆真是太有緣了,就連隨從也一樣,都屬于大膽又心粗的人。”

    听到這話,陸心顏暗放松了些,“那群黑衣人是來殺你的嗎?”

    “應該是。”

    “你做了什麼他們要殺你?”

    “這個世界上,不一定做過什麼事情,別人才會殺你,有時候僅僅因為你是你,因為你的存在擋了某些人的路,你就得死。”

    陸心顏無法反駁他的話,這是個弱肉強食、權力至上、資源靠掠奪的年代!

    “那你擋了誰的路?”

    見她神情認真,雙眸明亮,阿桑突然燦爛一笑,“哈哈哈,阿朱兄,你還真信了啊!也許他們只是純粹看我不順眼,又或者覺得我身上有寶,又或者是昨天那群人派人來的…總之,要殺一個人,理由太多了,具體是哪個理由,我哪知道?得抓住他們才知道。”

    陸心顏額頭冒下三根黑線,下定決心不理這個神經兮兮的家伙了。

    阿桑的四名護衛功夫不弱,那十幾個黑衣人功也不差,眼看就要不敵。

    青桐見狀返回屋內,“少爺,情況不妙,我們趕緊走。”

    陸心顏沒有猶豫,正要開門,衣裳被人拉住了。

    “帶我一起走。”又是那個陰魂不散的聲音。

    “阿桑兄,你的恩情我已經還了兩次,大家說好以後互不相欠。”陸心顏直接拒絕,“趁你的護衛還能堅持一會,你自己快走吧。”

    阿桑執意不松手,“那就讓我欠你一次人情!你都能欠我兩次了,為什麼我不能欠你一次?”

    陸心顏竟無言以對。

    這家伙,是賴上她了?!

    “我會還你的!雙倍還你!”阿桑信誓旦旦。

    情況緊急,陸心顏來不及多想,“走!”

    青桐打開窗戶,將被單撕裂打結成長長一條。

    阿桑搶先過來,“我先下!萬一你們先下去,把我扔下怎麼辦?”

    青桐恨不得一掌劈了他,陸心顏無語,“阿青,讓他先走。”

    “還是阿朱兄人好。”阿桑喜笑顏開,攀著窗子扯著布條向下滑去。

    若不是沒有別的出路,青桐真想和陸心顏從別處離開,甩開這個煩人的家伙。

    三人逐一滑到地面,跑到熱鬧的市集後,陸心顏道︰“阿桑兄,你欠我的,不用還了,就此別過。”

    阿桑道︰“那怎麼行?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我說要雙倍還,就一定雙倍還!”

    陸心顏看在他幫過她一次的份上,一再忍讓,現在真有點忍不住了,“阿桑兄,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不能再耽擱了,你跟著我,只會阻礙我的時間!就在此分開,以後見面還是朋友!”

    “你要辦什麼事情,說不定我能幫你?”

    這人是听不懂人話嗎?青桐譏諷道︰“你自己都自身難保,我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不行,我欠你人情,我一定要還!”

    陸心顏吐出一口悶氣,“我要去找傳說的三生花,你能找到嗎?如果不能,就請你離開。”

    阿桑松口氣,“原來你們要找三生花啊,早說嘛,我有啊。”

    “你有?”陸心顏瞪大眼,“我說的是三生花,你沒弄錯吧?”

    “傳說三大奇花之一,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三生花。”阿桑聳聳肩,“如果你們說的是這個的話,沒錯,我有。”

    陸心顏激動地抓住他的衣袖,“你為什麼會有?三生花現在在哪?”

    “我偶然得到的。”阿桑聳聳肩,“在剛才咱們離開的那間房間里。”

    陸心顏差點吐血,拉著他往回跑,“回去給我找出來!”

    阿桑死活不肯動,“不行,里面有刺客,回去他們會殺了我的!”

    青桐拿出匕首,惡狠狠地道︰“不回去,我現在就殺了你!”

    “阿青兄,別別別,自己人,別這樣。”阿桑打著哈哈,苦著臉,“那幫人那麼凶,我不會功夫,你們又打不過…”

    匕首靠近脖子兩分,“去不去?”

    阿桑立馬道︰“打不過也要去,當然要去!”

    “快走,別想玩什麼花樣!打不過他們,但殺你綽綽有余!”

    “阿青兄,別這麼凶嘛,學學阿朱兄,多笑笑。”

    “少嬉皮笑臉的,快點!”

    還好剛剛放下來的布條還沒撤,幾人費力地爬上去。

    阿桑在最上面,一腳剛跨上窗戶,幾把長劍齊齊向他刺來,阿桑大聲尖叫,“啊!別殺我!”

    “主子?”劍迅速收回,先前那個背著長劍的男子立馬將阿桑拉進去。

    “見過主子,對不起,讓主子受驚了!”屋里齊刷刷站了近二十人,看來是援兵。

    陸心顏和青桐上來後,見到這陣勢,對望了一眼。

    彼此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剛才她們想著偷偷溜回來,騙阿桑拿出三生花後,她們就打暈他直接搶走。

    但現在,這麼多人,別人不打暈她們就不錯了。

    “這是我朋友,剛剛是他們救了我。”阿桑主動介紹,然後揮手,“行了,你們都下去吧。”

    那些人看了帶頭的背劍男子一眼,沒動。

    “我答應你們,不再私自一個人偷偷跑出去,可以了吧?”阿桑再次趕人,“都出去,我跟我的朋友們有話說。”

    背劍男子一點頭,所有人立馬出去了。

    人走後,陸心顏迫不急待問︰“阿桑兄,三生花在哪里?”

    阿桑指了指桌上一盆極不起眼的、男子巴掌大的盆栽,“那就是。”

    “這個?”望著那翠綠的葉子,陸心顏直覺自己受騙了,“這分明就是葉子,哪是花?”

    阿桑反問︰“誰說三生花是花?”

    陸心顏被問倒,沒人見過三生花,所以從名字來看,理所當然將三生花當成了花。

    “三生花是一種草,三片葉子相依長在一起,長的時候一起長,枯萎的時候一起枯萎,合在一起像花的形狀,故而名三生花。”

    陸心顏看了看那巴掌大的小盆栽,上面手指長的三片葉子果然長在一起,“這個真是三生花?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能不能起死回生沒人試過,不過服用後,確實能讓重病之人迅速康復。”

    不管是真是假,陸心顏此刻已經顧不上了,“阿桑兄,實不相瞞,我妹妹的未婚夫得了重病,我出來尋找三生花,是為了我妹妹一生的幸福,你能將這盆三生花讓給我嗎?無論你開什麼價錢,都可以商量!”

    阿桑眯著眼想了會,“可是我銀子很多很多,幾生幾世也用不完,我不缺。”

    “那別的呢,別的條件也可以,這世上總有你得不到的東西吧?”

    阿桑又想了會,“我想要的東西,還真沒有得不到的。”

    這人怎麼這麼欠揍?“那你怎樣才願意相讓?”

    “…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陸心顏屏住呼吸,“什麼要求?”

    阿桑望著她的眼,那雙清澈的眸子里,倒映著他突然變得認真的神情,“我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陸心顏神情凝固,冷靜道︰“你知道我是易容的?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略懂醫術,你的眼楮很靈活,但你面上神情很不自然,不是毒便是易容。”

    “能換別的條件嗎?”

    不是陸心顏自戀,若她露出真容,一眼便能看穿她女子身份,這具身體的樣貌對于男子來說,還是相當有吸引力的,萬一阿桑再提出別的要求,她該怎麼辦?

    如果她還是以前的她,她毫不在意,虛與委蛇也好,誘惑哄騙也罷,她會想辦法拿到三生花。

    但一想到蕭逸宸,她便沒了任何想法。

    那大爺霸道的很,不喜歡別人踫他的東西,她要是敢對別的男人好,哪怕是虛情假意,被他知道了肯定會咬死她的!

    阿桑兩手一攤,“我現在就這個要求,沒有別的。”

    青桐怒道︰“你這人怎麼…”

    陸心顏伸手制止她繼續往下說,“今天已經晚了,累了一天我想先休息,明天行嗎?”

    “沒問題。”阿桑喜笑顏開,“我明早等你。”

    離開前,陸心顏問道︰“對了,這三生花怎麼服用?是和其他藥材一起煎,還是直接服用?”

    阿桑道︰“直接將根拔起,洗干淨了生吃即可。”

    “明白了,告辭,明天見。”

    “明天見。”

    回到房間內,青桐小聲問︰“小姐,你真的打算露出真面目?”

    陸心顏之前的擔心,同樣是青桐的擔心。

    “怎麼可能?”陸心顏壓低聲音,“走之前讓白芷配的藥,還沒用。”

    青桐恍然大悟,“明白了。”

    第二天早上,阿桑醒來時發覺頭暈腦沉,他甩甩頭,睜開眼,發現他的二十個侍從,全部倒在他的房間里,東倒西歪的。

    阿桑心髒跳到嗓子眼,“應奇!”

    他喊了兩聲,之前那名背劍男子即應奇,慢悠悠地坐起身,“主子?”

    雙眼迷茫的樣子,顯然還沒完全清醒過來。

    阿桑見他沒事,只是了迷藥,放下了心。

    倒回床上時,手無意間踫到一樣東西,拿起來一看,是一張紙。

    上面寫著︰阿桑兄,對不起,事急從權,我必須先拿著三生花走了!你和你的兄弟們了迷藥,藥性持續到今天午,不用擔心會有人趁機突襲,整間屋子的四周我灑滿了毒藥,踫之則毒無法動彈!解藥我在桌子上,你們出去的時候一人吃一顆便可安然無恙地離開。阿桑兄既然什麼也不缺,小弟便不留下銀子了,就當小弟欠了阿桑兄一個人情,日後江湖再見,小弟一定會償還阿桑兄的恩情!小弟阿朱敬上!

    看完信,阿桑無聲笑了,那白牙,依然亮得燦眼!

    “主子,咱們招了!屬下護衛不周,請主子責罰!”

    阿桑道︰“與你們無關,是我沒想到他們…應該是她們,會使這一招,倒是小瞧了。”

    他此時說話的語氣神情,與同陸心顏在一起時,已判若兩人,斂起了笑容的他,渾身散發著一股高貴威嚴的氣質。

    “主子,要不要派人將他們抓回來?”

    “不用抓,打探她們的行蹤即可。”阿桑道︰“樣子你還記得吧?讓人畫兩幅男裝的,再畫兩幅女裝的。”

    “主子,這是何意?”

    “她們兩人,是女扮男裝。”

    “屬下看兩人分明是兩個清秀的少年郎,主子從哪里看出來?”

    本來阿桑也不確定,先前兩人怎麼也不讓阿桑踫,阿桑就已經起了疑心,直到兩人不願露出真容,阿桑就百分百確定了。

    若是男子,露個臉又怎麼啦?除非不是男子,而且有不能露臉的理由!

    比如生得太過好看,怕引來混亂!

    阿桑想起那雙異常明亮漂亮的眼楮,心想或許阿朱口那個受了傷的妹妹的未婚夫,說不定就是她自己的,她找三生花,是為了自己的未婚夫。

    ——

    陸心顏和青桐半夜用迷藥迷暈了阿桑和他的侍衛,將一行人拖到阿桑房間里,在外面灑滿毒藥防止有人偷襲後,偷走了三生花。

    在阿桑醒來,藥效過去後的午時,兩人已經在離雙溪前往京城百里之外的路上了。

    兩人身上醉仙散的藥性未除,高薪雇了輛馬車。

    陸心顏在車上昏昏沉沉地睡著,青桐不時捶捶自己腿上的傷口,保持清醒。

    “兩位公子,過了前面有個小鎮,接下來一天的路程都是荒山野嶺,我這馬得補充點馬料了。”

    車夫靠這馬和馬車養活一大家子,將馬兒看得極重,走一個時辰便要讓馬歇歇腳。

    青桐掀開簾子看了看,“進去休息一個時辰再走,大叔。”

    “好 。”車夫吆喝一聲,揚起馬鞭,守門兵隨意看了看,讓他們進去了。

    吃了點東西,補充了水和干糧,一個時辰後,兩人重新上路了。

    之前她們特意避開那個被迷暈的小鎮,繞了點彎路,本來時間就緊迫,因此返京的這幾天,兩人都做好了在馬車里睡覺的打算。

    月兒爬上天空的時候,車夫找了一處頗為隱密的地方,喂馬兒吃了馬料,安撫好馬兒後,找了個地方睡下了。

    陸心顏和青桐吃了點干糧,靠在一起在車上休息。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尖叫聲驚醒。

    青桐掀開簾子,只見幾十把火把所形成的光點,正追著某樣東西,迅速朝她們所在的位置涌來。

    她直覺危險,喊醒陸心顏,“小姐,有危險!我去叫醒車夫,咱們趕緊走!”

    車夫早已被那聲音驚醒,全身嚇出一身冷汗,此時剛好偷摸著過來。

    兩人一踫面,沒有多作交流,直接道︰“快走!”

    車夫爬上車駕,青桐敲敲車窗示意可以走了,車夫輕輕拍了拍馬兒,平時溫馴听話的馬兒,不知是不是被那越來越近的火把嚇著了,突然間嘶叫幾聲。

    青桐暗道糟糕。

    倉亂凌亂的腳步聲瞬間停頓後,迅速朝她們所在的位置奔來。

    有年輕男子大喊︰“救命啊!”

    “二哥,那邊有人!”

    “圍上去!”

    馬車剛走幾步,兩團黑影猛地撲到馬車前,馬兒被迫停下,就在這停下的一瞬,四周被火把團團圍住。

    兩團黑影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救命啊!車上的好心人,求您救救咱們!”

    一個面目猙獰的高大漢子從人群走出,“老子之前有沒有警告過你們,敢跑的話,就砍了你們的手腳喂野狗,身子扔到茅廁?當老子說的話放屁是不是?”

    他抽出隨身的大刀,火光下那刀口泛著紅光,不知飲了多少無辜人的血,“將他們拉過來!”

    “是,二哥!”

    “饒命啊,不要,我再也不敢跑了,求大爺放過我一條賤命!啊!”一聲淒厲的慘叫,伴隨著噗嗤聲,鮮血如注,一條手臂飛起砸到車夫的頭上,車夫當場嚇暈過去,從車駕前摔到地上,不醒人事。

    接連幾聲慘叫,透過映在馬車青色布圍子上的火把,能看到不斷飛舞在半空的四肢,刺鼻的血腥味,迅速充斥整片大地。

    听到那慘叫聲,聞著那血腥味,陸心顏整個人都要吐了。

    青桐冷靜道︰“小姐,你抓緊馬車,我駕車沖出去。”

    “你小心點。”

    白芷配的迷藥和毒藥,在對付阿桑和他的隨從們時,已經用完了。

    現在的她們,陷入真正的絕境。

    “幫這兩人止住血,找個茅廁扔進去!敢逃?老子讓他們下半輩子靠吃屎喝尿活下去!”

    “是,二哥!”

    “二哥,這馬車上好像有人!”

    “去瞧瞧!”

    小嘍   杴埃 沓低蝗懷 淺騫礎br />
    猝不及防下,居然被沖出了包圍圈。

    “奶奶的!給老子追!”

    尖銳的口哨聲響起,馬兒從巡著聲音而來。

    “上馬,追!”

    青桐駕的馬是專門拉客的馬,性子溫馴,速度不快,即便青桐再大力鞭打,也跑不過那些專門訓練的馬兒。

    更何況青桐身上的醉仙散藥性未散,力量受限,沒跑多久,便被後面追來的高頭大馬給圍住了。

    為首名喚二哥的漢子,騎在馬背上居高臨下,用貓看老鼠的神情看著青桐,“跑啊,有本事繼續跑啊!”

    “二哥,”旁邊一嘍 丈俠矗 罷餳萋淼撓械閶窞歟 孟袷喬傲教炫艿艫乃 悖 br />
    二哥瞪眼一瞧,用力一巴掌拍向嘍 耐罰 骯 拐媸牽︿閾 友凵癲淮恚 饉 閔砩縴壓緯隼吹畝 鰨 鴕話 悖「獻涌沉慫紙牛 br />
    “謝二哥!”嘍 膊蛔越 游枳嘔固首叛 拇蟺叮  嗤┤直劭橙ャbr />
    青桐利落地往邊上一閃,拿著匕首的右手,快速扎向嘍 牟弊印br />
    嘍 牟弊穎輝 桓隹  恃 泵埃 醫幸簧 乖詰厴銑櫬カ趕虜歡  恕br />
    “沒想到是個會家子!兄弟們,一起上,給老子捉活的!”

    十幾個一涌而上。

    他們的功夫算不得厲害,連三流都算不上,但勝在人多,而青桐迷藥未散,功夫施展不開,很快落于下風。

    一把大刀斜地里劈過來,青桐招架不及,一矮身,寒光貼著頭頂而過。

    青絲滑落,遮住了她的眼。

    “二哥,是個女的!”

    ------題外話------

    感謝CC0709、夏恩兮、可可大米的月票!

    感謝書城小可愛們的推薦票!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