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廚妻當道︰調教總裁老公 > 二更 東方家主母

二更 東方家主母

作品:廚妻當道︰調教總裁老公 作者:東木禾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宴暮夕最後才給自己的媳婦兒倒茶,小意溫柔,看她喝的眉眼發亮,輕聲問,“喜歡嗎”

    柳泊簫點頭,這茶,可謂是極品了。

    宴暮夕道,“我那兒還有,等住到靜園時,我天天泡給你喝。”

    柳泊簫裝傻,仿佛听不懂他話里的暗示,乖巧的低頭品茶。

    宴暮夕也不沮喪,眉眼彎彎,一臉寵溺。

    東方將白受不了的輕哼了聲。

    江梵詩慈愛的笑笑,把月餅拿出來,揭過剛才的話題,“來,今天中秋,雖不是晚上,看不到月亮,咱們也應應景,每個人都吃一個,這可是甦師傅親手做的月餅。”

    聞言,東方蒲和東方將白自然很捧場,爺倆都拿了一個,平時他們都不太喜歡吃糕點,不過現在,卻吃的一臉饗足,這是因為心境的不同。

    品茶,吃月餅,聊天,其樂融融。

    直到東方蒲接了老宅打來的電話,催他們過去,氣氛才有些沉了。

    東方將白等東方蒲掛了電話後,略帶幾分嘲弄的勾起唇角,“這才幾點,就先等不及了”

    江梵詩淡淡的道,“破曉沒出事之前,中秋節的宴席都是我操辦,後來咱們搬出來住,就是你二叔一家在操持,可今年,他們丟了臉,你爺爺又那麼要面子,再偏疼他們,也得收斂顧忌點。”

    “所以,爺爺讓我們早回去是想讓您再擔起來”

    江梵詩點了下頭,看向東方蒲,“老爺子是這個意思嗎”

    東方蒲嘆了聲,“是,不過你要是不想管,我多的是理由推了,不用理會,有老鄭在,不會亂了。”

    江梵詩道,“不,我要去。”

    聞言,東方蒲一怔,“你要去你不是厭憎這個嗎”

    江梵詩冷笑,“我以前是心如死灰,現在,我為什麼還要往外推”

    東方蒲若有所思,“你是想……”

    兩人夫妻多年,默契自不必說,早已心有靈犀。

    江梵詩“嗯”了聲,轉頭看著自己的一雙兒女,聲音溫軟了些,“以前我不屑權勢,嫁到東方家,也只是圖一個順心而為,是不是東方主母,並不重要,尤其是破曉離開後,我更無心打理什麼,但現在,我想要這個主母的身份了,我要給將白和破曉把老宅給守住。”

    東方蒲神色微動,沒說話。

    “媽……”柳泊簫心里感動,握住她的手道,“我和哥哥都懂您的這份好意,但是,我們更希望您能過的開心,並不想讓您委屈自己去做這些不喜歡的事兒。”

    東方將白道,“媽,破曉說的,也是我的意思,我們都長大了,有些事能自己扛,老宅對我來說,感情遠沒有這里深厚,這里才是我的家。”

    江梵詩笑著搖搖頭,“不,將白,這里是家,但你和破曉的根卻在老宅,你倆姓東方,身體里留著東方家的血,破曉就算將來出嫁,那也是東方家的女兒,依著習俗,三日回門祭祖,也是在老宅,你更是不用說,你是要接過你爸身上的擔子的,怎麼可能不回老宅去你將來結婚,也得在那里辦,我跟你爸如果哪天不行了,也得在老宅安置,所以,那里必須守住。”

    東方將白擰眉不語。

    宴暮夕見幾人都不說話了,笑道,“我贊成江姨說的,你們已經離開那兒二十年,老宅的庶務一直都是秦可卿在管,鄭管家協助吧這麼多年,不知道被他們佔了多少去,東方叔叔,將白,你們的心思在東方食府,後宅的事插手也不合適,只有江姨可以,也最名正言順,她本來就是東方家的主母,回去拿回自己的權利天經地義,東方家的東西,你們可以不稀罕,但也不能便宜別人啊。”

    江梵詩沉著臉道,“暮夕說的對,就算我不要,我也不能讓他們一家佔了去,今晚的宴席我來操辦,阿蒲,開席時,你當著眾人的面把這事兒直接挑明,事先不用跟誰打招呼,他們沒理由不同意,老爺子就算心里不舒坦,那種場合,他也不會翻臉。”

    東方蒲重重點了下頭,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好,你想做什麼,我都同意。”

    “嗯……”

    “媽,您要是決定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不過,打理庶務勞心勞力,您這麼多年沒管,上手肯定很辛苦,您不準太勉強自己,凡事都以身體為重。”東方將白道。

    柳泊簫也附和著,“媽,我跟哥的想法一樣,什麼都不如您重要,您要是累著了,就是我和哥的不孝,我現在又沒辦法幫您分擔……”

    宴暮夕笑眯眯的截過話去,“讓大舅哥趕緊娶媳婦兒啊,有了媳婦兒,江姨就不用太辛苦了,兒媳婦幫自己打理家里,那是天經地義。”

    江梵詩眼楮一亮,灼灼看向自己的兒子,“將白,你听到了吧要是真心疼媽,就趕緊給媽娶個兒媳婦回來,我就能清閑了。”

    東方蒲也一副言之有理的表情看著他。

    東方將白,“……”

    這麼話題拐到這兒了

    他瞪了宴暮夕一眼,苦笑,“爸,媽,這不是重點。”

    “這怎麼不是重點這是重中之重,如果順利的話,年底你就上任了,卻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傳宗接代也是家主的責任之一。”

    東方將白無奈“媽,這種事急不來啊,得看緣分的……”見他媽還想繼續,趕緊生硬的轉了話題,“暮夕,你之前不是說,今天吃飯有件事想告訴我嗎,什麼事兒”

    聞言,江梵詩和東方蒲也轉頭看向宴暮夕。

    宴暮夕勾起唇角,高深莫測的道,“是有一件事,非常有意思,絕對出乎你們的意料。”

    听到這個,連柳泊簫都勾起了興致。

    江梵詩笑罵,“別賣關子了,快說,到底什麼事兒”

    宴暮夕慢悠悠的道,“今晚上的宴席,東方家的旁系子孫都會過來吧有個叫東方白的,不知道叔叔和江姨都認識嗎”

    听到這個名字,東方蒲沉吟道,“是有這麼個人,但印象不深。”

    江梵詩皺了下眉,“我倒是記得他很清楚,暮夕,他怎麼了”

    宴暮夕反問,“江姨為什麼對他印象很深呢”

    “因為他對妻兒的態度有點古怪。”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