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嬌鸞令 > 第一百二十八章︰忌恨

第一百二十八章︰忌恨

作品:嬌鸞令 作者:春夢關情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18章忌恨

    魏家的孩子,沒有冷血無情的,便是魏子衍那樣不成器,叫章氏教的自私自利些,也從來都不是鐵石心腸的人。

    這樣的事,便是放在不相干的人身上,倘或是今日求到了他們魏家門上來,他們也沒有就拒之門外,見死不救的,更何況這是自己家里人呢?

    魏子期把魏鸞的這番話,在心頭上過了幾過︰“你不怕爹罵你嗎?”

    魏鸞搖頭︰“爹為什麼要罵我呢?”她撇了撇嘴,又反手指了指自己,“大哥現下罵了我嗎?”

    魏子期一攏眉心︰“我不罵你,那是”

    他突然就說不下去了。

    是為了什麼呢?是因為,他知道,這是有道理的。

    孫家再怎麼樣,也不能叫陳家人這樣平白欺負了。

    生意場上的事兒,何必要使這樣下作的手段,現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把自己兒子的一條命搭進去了,就想咬死了孫昶不松口,恨不能把孫家連皮帶肉的咬下一口來。

    念及此,魏子期忽而打了個冷顫。

    魏鳶是最先瞧見的,困惑的揚聲︰“大哥怎麼了?”

    “如果陳家要報仇”他抬了眼皮掃過兩個妹妹,“陳家想咬死的,到底是表哥,還是孫家呢?”

    咬死一個孫昶有什麼意思呢?可如果陳家想針對的是孫家

    “去年在茶葉生意上,外祖父家賺了很多銀子嗎?”魏鸞的唇角是微抿著的,目不轉楮的盯著魏子期瞧,想了好半天,臨了了,問出這麼一句來。

    如果說要這樣下作的手段來坑孫家,這個仇,就不是一天兩天的。

    按照魏鸞想來,陳家這回能這樣去哄抬茶葉的價,這里頭的利便大了去的,雖然舅母也提了那麼兩嘴,但到底說的也不詳盡,況且先前她還扯過謊。

    不過大哥既然提了這樣的話,那只怕,陳家是想借著這次的事情,叫孫家栽個大跟頭,去歲銀子是沒少賺,今年一應全要貼補到孫昶身上去。

    這一家人心未免也太黑了!

    而魏鳶比她知道的要多,至少昔年在京中,陳家和魏家的沖突,她比魏鸞更為清楚。

    是以魏子期這話一出口,她心下咯 一聲︰“大哥,人家總不會,就是盼著舅舅和舅母求到咱們這兒來的吧?”

    魏子期原本是沒想到這一層的,畢竟兩家人有兩年不來往,陳家不會不知道,拿不準的事兒,沒必要這樣子下狠手,估摸著還是為著孫家分了那一杯羹,招惹上了他們家而已。

    只是生意上的事,你來我往,明著誰也不好太不給誰面子,今年孫家去收茶,他們不松口,那是憑自己的本事壓著,這倒沒什麼,暗地里使手段,那就更沒什麼了。

    現如今怕的,無非是湖州知府收了銀子,到頭不正經辦事,眼下是壓著人命案子不提呢,可將來呢?

    魏子期一直覺得奇怪,那分明是姻親,難道就為了些銀子,就不管不問了?還是說,陳家就出不起這些銀子了?

    “鸞兒,我現在就陪你去見爹,這個事兒,就怕人家要給外祖父使絆子,這手段未免太下作,心腸也太歹毒了,竟是想叫咱們人財兩空的。”魏子期騰地站起身來,右腳在地磚上輕踏了一回,“叫不叫去,還是爹來拿主意,咱們誰也不要擅自做主,可這話,總要與爹說。”

    他一面往外走,一面掃過魏鸞緊繃的面皮︰“爹先前生了好大的一場氣,這會子也不知道氣消了沒有,恐怕也想不到這許多,不過到了爹面前,你不要亂說話,知道嗎?”

    魏鸞剛要起身呢,听了這話,登時動作頓了頓,咦了聲,順勢就抬頭望了上去︰“我在爹面前,從來有什麼說什麼的。”

    魏子期也不知道該怎麼勸她,只是覺得,先前他听來鸞兒還那樣為舅舅舅母著想,都更覺得怒火沖天,那爹豈不是更厲害了嗎?

    但這話又沒法告訴她,是以撓了撓後腦勺,苦思冥想了好半天︰“我怎麼說你便怎麼听吧,從前的事都沒這次要緊,爹心煩的厲害,你不要在他面前聒噪,更招惹他心中不快,知道了沒有?”

    魏鸞大抵是不服氣的,更隱約猜得到,這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瞞著她,可是她剛要開口,魏鳶那里又攔著勸了幾句,橫豎是叫她听了大哥的話便是,于是她索性閉上嘴,做了一副乖巧姿態,點頭應了聲,這便算是答應了下來。

    魏子期一顆心跌回肚子里,旁的倒果真沒有再多交代她,只領了姐妹兩個一道出門,往魏業的書房而去了。

    他們要去找魏業說孫昶的事情,魏鳶起先是不想跟去的,雖然在書房的時候,兄妹兩個說了那麼一車的話,她多少也明白過來,這個案子只怕真的另有隱情,可她仍舊覺得,殺人便要償命,哪怕是陳家先使了下作手段,意圖坑害孫家,可孫昶殺了人,這是不爭的事實,即便是陳家咎由自取,可陳昱卿這一條命,就這樣算了嗎?

    但魏子期再三的要拉上她一起,倒沒有說要勸她一定听了他們的,只是說這本就是一家人的事兒,唯獨她一個不在跟前听著,也不像話。

    其實要魏鳶說,這又有什麼不像話的?她根本也不想摻和這樣亂七八糟的事來著,但這話沒說出口,一回頭看見魏鸞那張臉,就全都又咽回了肚子里去,再不多提別的,只跟在魏子期身後,一道去了魏業書房中不提。

    魏業的書房就安置在上房院東側的跨院,說是跨院,卻也並不算小,反倒十分的敞亮,加上再東北側的跨院又與之想通,原先是一牆之隔,後來魏業叫人打通了,便只當後頭延出個抱夏來,若不是給魏業做了書房,便是挪了她們姊妹誰住進來,這處院子再歸置起來,都是不輸給魏鸞的清樂院的。

    兄妹幾個過了月洞門,遠遠地就瞧見一直跟在魏業身邊兒的魏澤立在書房外的廊下,人抄著手,靠在大圓柱子上,看起來愁眉不展的樣子,等走近一些,在垂帶踏跺下站定了,方能听見他幾聲低嘆。

    魏子期便感到不好︰“魏澤。”

    他一叫出聲,卻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怕驚動了里頭的魏業。

    魏澤猛地回了神,打了個激靈,側目看下去,看見了他們兄妹,忙疾步下來,端了禮,才開口問了兩句︰“大爺和兩位姑娘怎麼來了?”

    “我爹在里頭吧?”魏子期視線也沒落在他身上,繞過了他徑直看向後頭緊閉的書房大門,“我看你臉上是愁雲慘淡,方才又听見你低聲嘆息,這樣子唉聲嘆氣的,是爹罵了你?”

    魏澤連連搖頭,一味的說並不是︰“只是老爺打從前頭見過了舅老爺後,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里,誰也不叫進,誰也不肯見,剛才夫人打發沅壽來問,看要不要她再請了舅太太到府上來,這好歹是禮數,可老爺發了好大的脾氣,話說的也不好听,沅壽在門外听著呢,那臉色叫一個難看,就這麼把人打發走了。”

    “門都沒開嗎?”魏鸞不由多問了兩句,“爹知道是沅壽來問的嗎?”

    “怎麼不知道呢。”魏澤越說就越是愁眉苦臉,耷拉個臉,“所以奴才才放心不下,這生了這麼大的氣,不是要把自個兒身子給氣壞的嗎?還有夫人那里沅壽回去,還不定要怎麼跟夫人說呢。”

    他是做奴才的,卻也是跟著魏業服侍了很久的奴才,他所有的擔心,都只有魏業。

    家宅不寧其實與他無關,只是近來發生的事情多了些,魏業和章氏之間,顯然生分了許多,這些日子,魏業在上房院過夜的次數都越來越少,胡氏哪怕是有孕在身,都能留得住魏業。

    魏澤看在眼里,怎麼不憂心呢?

    魏子期和魏鸞對視一眼,顯然不願再多提這話茬。

    于是魏子期一抬手,在魏澤肩膀上壓了一把︰“這沒什麼,母親知道爹眼下煩憂,也不會和爹慪氣。你去告訴爹一聲,我們來了,有些和舅舅有關的話,想當面回了他。”

    魏澤一愣,看看他,又看看他身後的魏鳶姊妹,大概是想要開口勸兩句,可到底沒說出口來。

    主子們的事,他何必多這個嘴。

    再說不見上房院的人,也未必連孩子們都不見了。

    故而他的應了一聲,腳尖兒轉了個方向,幾乎是小跑著上了台階,往房門外站定後,輕叩了三兩下。

    魏業老成的嗓音從屋中飄然傳來,帶著七分的沉悶和不悅︰“又是誰!”

    魏澤一哆嗦︰“老爺,大爺和姑娘們來了,大爺說有幾句話,和舅老爺有關的,想當面兒回您。”

    屋里又沒了動靜,魏澤幾乎豎起耳朵來听了半天,卻什麼也沒听見,便更加的提心吊膽,就怕說起孫承禮,更招出魏業的不痛快來。

    但很快的他便听到一陣腳步聲,稍稍松了口氣,往旁邊兒多退了兩小步,弓著身子,一言不發的等著。

    果不其然,房門很快被魏業打開來,他臉色卻是陰沉不善,眯著眼往院子里掃過去,瞧見了自己的兒子們站在那里︰“我吩咐你的事,辦好了?怎麼又帶著你妹妹們到我的書房來?”

    魏子期知道他心情不好,話說的雖然重一些,可未必是真的要責怪什麼。

    他正待要開口回兩句,魏鸞已經提著裙擺邁著稀碎的步子上了台階。

    她人往魏業身旁一杵,小手順勢就攀上了他的胳膊,挽著又搖了兩下︰“難道爹的書房,還不許我來了嗎?”

    魏業是寵溺她的,但眼下實在笑不出來,拍了拍她的手背︰“身子都養好了嗎?”

    她說是︰“爹這會子想起我的身子了嗎?不是您叫大哥去探探我的口風,就怕我稀里糊涂的應承了舅母什麼事兒,回頭惹禍上身,給家里頭招惹麻煩嗎?”

    魏業面色稍變了變,拉著她往屋里帶兩步,等背過身來的時候,才冷不丁的同魏子期兄妹倆丟了句進來吧。

    魏子期是不以為意的,橫豎這樣的場面見的也多,大多時候爹如果發了脾氣,壓不住火氣,那家里上上下下,就只有鸞兒一個人有法子,能叫爹平息怒火。

    然而魏鳶顯然不這樣想。

    她手里捏了條帕子,上好的湖絲,又有巧手的繡娘繡了芙蓉花,煞是好看。

    這會子那帕子叫她攥在手心兒里,幾乎要揉碎一樣。

    她看著魏鸞臉上的笑,看著魏業那樣的親密,只覺得肝腸寸斷。

    原來每個人都是這樣這個家里,每一個人,眼里都只有魏鸞而已。

    魏子期邁出去好幾步,察覺到身邊並沒有人跟上來,一回頭,魏鳶果然紅著眼站在原地沒動。

    他吃了一驚,顯然是被魏鳶臉上的表情,和她眼中閃過的陰鷙嚇到︰“鳶兒?你這是怎麼了?你怎麼”

    魏鳶翻了眼皮回神時,雙眼仍是猩紅一片,只是那樣的陰鷙駭人卻早就不見了蹤影︰“我沒事,快進去吧,別叫爹等著。”

    她一面說著,就邁開步子跟上了魏子期的腳步,發覺他不動,就勉強撐著笑意又催了兩聲,直到魏子期雖仍心存狐疑,卻還是邁開步子進屋,她才跟在魏子期的身後,慢吞吞的進了魏業的書房。

    這個書房的一切,對她來說,都可以說是陌生的。

    大哥時常來,魏鸞也時常來大哥是為了正經事,魏鸞卻是胡鬧。

    一個姑娘家,隨隨便便出入爹的書房,爹卻從來都不責罵。

    而她呢?

    她進到爹的書房中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魏鸞早坐在了一旁,視線落在兩個人身上,自然也瞧見了魏鳶那詭異的面色和表情,尤其是當姐妹二人四目相對時,魏鳶眼底的忌恨,真是藏也藏不住。

    她呼吸猛然頓住,瞳孔放大,這樣濃烈的忌恨,比之方才在大哥書房時,來的更為強烈。

    魏鸞一時擰眉,竟生出些許後怕的感覺,甚至覺得後背一陣寒涼,緊接著,鬢邊便已然盜出冷汗來了。

    -- 上拉加載下一章 s -->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