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權宦醫妃︰廠公太撩人 > 第一百七四回 混亂 人命

第一百七四回 混亂 人命

作品:權宦醫妃︰廠公太撩人 作者:瑾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張氏意識到對自己無禮的人是自己的大哥後,她心里那時候還知道人倫綱常和禮義廉恥,自然不從。

    她素來知道勛貴人家私下都亂得很,什麼扒灰的、養小叔子的、兄弟聚的……當真是只有想不到,沒有那些荒淫無度、不知廉恥的人做不出來的。

    可她從沒想過要與那些人同流合污,她哪怕生在淤泥里,長在淤泥里,也要做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

    然她也不敢聲張,大哥到底是一家之主,連母親都要听他的,何況她還不是母親生的,一旦事情鬧開,她們母女在娘家可就沒有容身之地,只能搬出去,以後孤兒寡母的,可要怎麼活

    張氏惟有拼了命的反抗常寧伯,又踢又打又抓又咬又求的,眼淚流得比當初陳韉牡朗被掛 唷br />
    可惜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哪里是常寧伯一個壯年男人的對手常寧伯雖縱情酒色,祖上卻到底是武將,家里子弟最基本的騎射功夫也還是在的,並不是那等同樣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于是終究還是被常寧伯給得逞了……

    張氏回到自己屋里後,足足哭了一整夜,她渾身的狼狽也瞞不住最親近的林媽媽,主僕兩個當真是抱頭痛哭,卻又不敢離開,怕出了常寧伯府後,會受更多的欺負,日子更過不下去;

    且就算她們搬出去了,常寧伯當大哥的,就不能登門探望妹妹了反倒比在府里時更方便,不是正中他下懷麼

    惟有打落了牙齒和血吞,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只有以後越發加倍小心,不讓事情再發生第二次了。

    然在常寧伯府內,常寧伯便是天,又豈是張氏加倍小心,就能防得過避得過的

    之後愣是又被常寧伯給得逞了幾次。

    張氏便有些自暴自棄了,反正都反抗不了,何不享受呢

    平心而論,大哥之後對她也不差了,除了明面上好東西流水價一樣送到她屋里,暗地里還又是莊子又是鋪子的,那可都是實實在在的搖錢樹,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她總要為自己母女留一條後路才是。

    何況常寧伯還承諾,過兩年會助她再嫁個好人家,讓她掙個誥命夫人當,將來陳韉幕槭攏 捕及謁砩希 苤 換帷 鞔俗約旱那酌妹煤頹淄饃  br />
    如此又是甜言蜜語又是實際好處又是許以未來的,張氏相信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忍不住動心的;更兼還有一層,常寧伯生得不差,還強壯有力,那方面實在比她那死鬼丈夫強出了不知多少倍,她兩次過後,便食髓知味,體會到了一個女人真正的快活。

    真要讓她舍棄,以後再不能體會那欲死欲仙的滋味兒了,她還真有些舍不得……

    于是便與常寧伯將奸情一直持續了下來,兄妹兩個得了空便幽會,且因常寧伯花樣眾多,張氏也早已是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加之兄妹亂倫偷情的刺激快感不是親身經歷過的,難以體會,兄妹兩個每次都是盡興之至。

    奈何“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兄妹兩個偷情的次數多了,再是注意避子,依然防不勝防,張氏竟有了。

    常寧伯當然不想她生下來,一旦讓那孩子生下來,便意味著無窮無盡的麻煩,且他也得好長時間不能踫張氏了,他可不願意,他那時候已發現自己玩兒其他女人都沒有玩兒自己的親妹妹來得刺激盡興了。

    可張氏卻堅持要把那孩子生下來,男人的嘴都靠得住,母豬也能上樹了,她當然要防著將來大哥將自己玩兒膩了以後,便再不管她們母女的死活了,屆時她上哪兒哭去

    還是得有個大哥的孩子才保險,他將來哪怕不管她們母女了,總不能不管自己的親骨肉吧何況孩子還是最有力的證據。

    遂對著常寧伯又哭又求又撒嬌的,說打掉孩子會對她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難道‘大哥真就舍得’雲雲,到底還是磨得常寧伯答應了她把孩子生下來。

    可她一個寡婦,肚子忽然就大起來了,不是明擺著告訴所有人,她偷人了,有奸夫了麼

    那她照樣在伯府住不下去了不說,還會弄得自己身敗名裂,以後都沒臉見人了,甚至還會連累女兒的終生,偏偏懷孕跟生病不一樣,生病能裝,懷孕卻裝不了,也掩不住,等將來孩子生下來後,就更掩不住了。

    幸好關鍵時刻,常寧伯想出了一個好法子來,讓她盡快找一個男人嫁出去,屆時就說孩子是早產的,不就神不知人不覺的遮掩過去了

    正好那年是大比之年,進京趕考的舉子不知凡幾,要找一個沒娶妻又家貧,一心攀高枝兒的舉子並沒難,伯府千金——哪怕是守了寡的伯府千金的名頭,也足以唬住不少的外地舉子,當這個現成的冤大頭了。

    要是運氣好,沒準兒那舉子此番便高中了,張氏豈不是現成就是誥命夫人,名利都有了

    如此方有了之後張氏找上施延昌,並且如願嫁給了施延昌那一出。

    卻在嫁了施延昌,並生下了施寶如後,張氏依然沒有斷了與常寧伯那見不得人的關系,一開始不是她不想,而是常寧伯不願意,後來便是她覺得施延昌中看不中用,還是寧願與常寧伯繼續維持那見不得人的關系了。

    不然常寧伯怎麼會事事處處為她撐腰張目,對她比那些一母同胞的兄妹還要好得多

    張氏于是給施延昌收了通房,一月里至多也就與施延昌同房一兩次,卻隔三差五就要回一次娘家。

    反正她是回自己的娘家,施延昌不但不會懷疑,反而喜聞樂見,不然他一個無依無靠的外鄉人,還只是個同進士,不靠岳家,又要靠誰去

    如此在施寶如出生後不到兩年,又有了施遷,施延昌倒是一下“兒女雙全”了,只不過都不是他的而已!

    還是近兩年,張氏漸漸年紀大了,常寧伯玩兒膩了她,二人之間才很少幽會很少苟且了。

    張氏也已打算帶著這個秘密,待搬出去,再“料理”了施家眾人後,一直到自己進棺材了,——萬萬沒想到,秘密卻這般猝不及防的暴露了,且是鐵證如山,根本連回圜的余地都沒有!

    對了,還不知道大哥那邊怎麼樣了,不會也暴露了

    大哥那邊可千萬暴露不得,那邊家大業大,人多口雜,且虞氏那老賤人還是個再死板不過的人,一旦知道,一定會與大哥鬧個天翻地覆,不可開交。

    那大哥後院失火之下,哪還騰得出精力為她撐腰籌謀

    必須得盡快打探一下大哥那邊的情況,盡快給大哥通風報信才是……

    施延昌見張氏一直不說話,眼珠卻是轉個不停,知道她一定正想著要怎麼把眼前的困局對付過去,指不定還打著什麼壞主意。

    可惜無論她說什麼,做什麼,今兒都是沒用的,他一定要休了她……不,他一定要把她和兩個野種一起沉塘,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施延昌想著,沖張氏又怒罵道︰“賤人,你怎麼不說話無話可說了是不是老子當初真是瞎了眼,才會娶了你這個禽獸不如的蕩婦!說,你和你那個禽獸不如的大哥素日都是在哪里偷情媾和你這麼淫蕩,離了男人一日都不能活,在嫁給你前頭那個死鬼男人之前,都是怎麼過的如今看來,肯定在那之前,你們就已經勾搭成奸了,連陳鞫際悄隳歉鑾菔薏蝗緄拇蟾緄鬧鄭 圓歡鑰剎歡園。 魅羰悄慵櫸虼蟾緄鬧鄭 趺茨薌拚拍槳啄嗇遣灰彩鍬衣茁稹br />
    說著啐了一口痰到張氏臉上,怪笑繼續道︰“不過你們張家亂倫早已是家學淵源了,老子和娘都不是好東西,難道還指望兒女能是什麼好東西不成說不定你們張家的男人就好干自己的親妹妹這一口,你們張家的女人就好被自己的親哥哥干呢那將來你和你奸夫大哥的一雙野種你們做父母的,不是也不用擔心了,完全可以自產自銷,自給自足嘛,對不對”

    張氏哪怕知道今日之事善了不了了,對著施延昌依然做不到唾面自干,被他這樣羞辱,仍覺得恥辱至極。

    他施延昌算個什麼東西,泥豬癩狗一般,竟也敢這樣對他!

    好容易才強忍住了滿腔的怒火與恥辱,再扯了帕子胡亂擦了臉,惡心得一把把帕子遠遠扔開後,方看向施延昌冷冷道︰“老爺從哪兒得來的這些東西這些東西總不會平白無故從天而降,必定是有人栽贓陷害,既然蓄意栽贓陷害,自然是謀劃已久,天衣無縫,讓人無從抵賴的。這樣的手段,除了東廠,還能有誰老爺日前才丟了官,宣侍郎親口告訴的你是韓廠公吩咐的,那焉知今日之事,不也是韓廠公的手筆畢竟他向來心狠手辣,趕盡殺絕,只要能討你那好女兒的歡心,光讓你丟官算什麼,不讓你家破人亡,他豈能罷休老爺還是別中了計,徒讓親者痛仇者快的好!”

    總歸她今日一定咬死了不能承認,等她帶著兩個孩子搬出去後,她管姓施的怎麼想怎麼鬧,自有大哥會擺平他的!

    施延昌沒想到都鐵證如山了,張氏還能狡辯,氣得幾欲噴火,上前便接連又給了她幾記耳光。

    打得張氏趔趄著摔倒在地後,方恨聲說道︰“賤人,你竟然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看來當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好,我這便抓了兩個野種過來滴血驗親,等驗出他們不是我的種後,我再活活摔死他們,看你還能嘴硬得下去不!”

    說完轉身便往外沖去。

    張氏被他打得眼前金星直冒,耳朵嗡嗡作響,心里簡直恨死了他,也恨死了自己為什麼此刻不是一個孔武有力的大男人,那她便不會因為敵不過他的力氣,只能被動挨打了。

    又氣又痛又恥辱之下,並沒听清楚施延昌的話。

    一旁林媽媽卻听清了,惟恐施延昌嚇到施寶如和施遷,更怕他盛怒之下,真會要了兩個孩子的命,忙連滾帶爬的上前,抱住了施延昌的腿,“老爺,你不能這樣去見哥兒姐兒,會嚇著他們的,等太太調查清楚了到底是誰在陷害她後,你發現怪錯了人,可哥兒姐兒卻已經被嚇壞了,心痛後悔的還不是你自己嗎請老爺千萬別沖動……啊……”

    可惜再次被施延昌狠狠踹了一腳,劇痛之下,只能松開了手。

    卻仍不肯放棄,忍痛對著外面的下人喝命起來︰“都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攔住老爺,再趕緊帶了哥兒姐兒回伯府去——”

    外面的下人都已是張氏的心腹,听得里面吵得這麼凶,雖然張氏沒發話,都沒敢進屋,如今瞧得施延昌滿臉的殺氣,卻知道現下她們必須听林媽媽的吩咐,攔住他了,不然哥兒姐兒出個什麼事,太太事後一定會生吞了她們!

    于是忙都紛紛上前,勸阻起施延昌來︰“老爺息怒,太太……”

    卻是話才起了個頭,就見施延昌不知從哪里摸了把匕首出來,殺氣騰騰看著她們道︰“誰敢再阻攔老子,老子立馬殺了誰!”

    閃著寒光的匕首唬得眾下人忙都散開了好幾步,不敢再上前攔他了,這要是真被老爺給捅死了,老爺是主子,她們是奴才,主子殺奴才,殺了也白殺,她們豈不是只能白白送命了

    里面林媽媽已強撐著爬到了門口,見狀忙喝道︰“一定要攔住老爺!要是哥兒姐兒有個什麼好歹,死的可就不是你們自己,還有你們全家了,都自己看著辦吧!”

    眾下人聞言,臉都越發的苦了,這進也是死,退也是死,她們可怎麼辦啊

    施寶如與施遷住的就是張氏院子的東西廂房,大家本就在一個院子里,素日便是動靜稍大些,彼此都能听見,這也是張氏放心不下一雙兒女,特地安排的,以便就近照顧他們。

    倒不想往日的便利,成了今日的弊端,這麼大的動靜,施寶如與施遷在各自屋里又怎麼可能听不見

    幾乎是不約而同,都讓各自的奶娘帶著,到了正房這邊來。

    就見父親正滿臉凶相的持著一把刀,一看到他們,目光便立時要吃人一般,其他的姐姐媽媽們則是滿臉的著急與害怕,顯然是出大事了。

    施寶如年紀到底要大些,瑟縮了一下,還是先強忍害怕開了口︰“爹爹,您這是怎麼了,有話兒好好說嘛,娘呢,娘——,林媽媽,你們人呢”

    弄得施遷也跟著她喊︰“娘,娘,林媽媽,林媽媽——”

    施延昌已凶神惡煞打斷了他們︰“不許再叫我爹爹,我不是你們爹爹!你們這對兒野種也不配叫我爹爹,沒的白髒了我的耳朵!”

    跟當初施二老爺發現施遠施運不是自己的兒子時一樣,今日之前施延昌有多疼愛施寶如與施遷,此刻就有多厭惡、多憎恨姐弟兩個。

    他竟然白白幫自己的大舅子疼了這麼多年野種,白白替他養了這麼多年野種!

    施寶如與施遷何嘗見過施延昌這般凶惡的樣子,爹爹不是向來最疼他們的嗎,反倒是張氏,素日對他們嚴厲得多,所以對施延昌這個“父親”,姐弟兩個雖相處的時間遠不若張氏多,還是很喜歡他的,哪里會料到他會忽然翻臉

    唬得都哭了起來,“爹爹好凶,為什麼這樣對我們……娘,娘,你在哪里啊……”

    張氏與林媽媽在里面听得兩個孩子的哭聲,心都要碎了,忙都強撐著從地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跑到外面,將姐弟兩個護在了身後。

    張氏這才強忍劇痛與憤怒對施延昌道︰“老爺今兒既然這般沖動,這般不可理喻,我也沒什麼可與老爺說的了,這便帶了孩子們先行離開,等老爺冷靜下來後,大家有話再慢慢說也不遲!林媽媽,我們走!”

    剩下那些來不及收拾搬走的細軟,她不要了就是,就當是施舍給姓施的一家子渣滓買藥吃了,當務之急,是趕緊離開!

    說完,張氏與林媽媽護著施寶如與施遷,讓其他下人殿後,便往院門外快步走去。

    奈何還來不及走到院門口,便見施老太爺施老太太和施二老爺一窩蜂似的跑了進來,後面還跟著滿臉驚惶不安的施蘭如。

    卻是正院這麼大的動靜,如今施家人又少,安靜得不得了,自然哪里動靜稍微大點,其他地方都很容易能听見,自然也要趕來一看究竟。

    施延昌還在後面大叫︰“爹、二弟,把院門給我堵住了,不許賤人野種踏出去半步!”

    施老太爺與施二老爺聞言,雖不明就里,還是立刻把院門給堵住了,也阻斷了張氏和林媽媽企圖立刻離開的路。

    施延昌這才大步沖到了張氏母子主僕一行面前,赤紅著眼楮獰笑道︰“你們跑啊,再跑啊,今兒老子不同意,你們除非橫著出去,否則休想踏出這個院門半步!”

    一面說,一面還揮舞著手里的匕首,一副隨時都可能殺人的凶相。

    唬得被張氏牽著的施寶如和被林媽媽抱著的施遷都“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娘,我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爹爹到底怎麼了……”

    可把一旁的施老太太心痛壞了,若只是施寶如一個人哭便罷了,一個小丫頭片子,她才懶得管,可她的寶貝大孫子也跟著被嚇哭了,哪怕這個寶貝大孫子一點不親近自己,素日祖孫連面都見得少,施老太太還是忍不住心痛。

    立刻叱責起施延昌來︰“老大,你干嘛這樣一副凶相,沒見把我大孫子都嚇著了嗎乖孫子,不哭,到祖母這里來哦,祖母疼你……”

    想著兒子起復還得靠著常寧伯府,又道︰“不但嚇壞了我大孫子,還嚇著了媳婦和我大孫女,老大你到底是要干什麼,是喝酒把腦子喝壞了不成”

    只當施延昌是喝醉了酒還沒清醒,畢竟他渾身的酒味兒隔老遠都能聞見。

    施延昌見老娘不明就里,還護著賤人與野種,便是他爹和二弟,也一臉的贊同,肺都要氣炸了,當下也顧不得丟臉不丟臉了,反正他如今早已沒有臉面可言了。

    直接恨聲道︰“娘,你別護著賤人和野種了,這兩個野種根本不是我的孩子,而是常寧伯的!他們的賤人娘早在嫁給我之前,便已與自己的大哥勾搭成奸,珠胎暗結了,所以才會找了我當冤大頭剩王八,我白白替這對禽獸不如的奸夫淫婦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你們叫我怎能饒了他們!”

    “什麼”

    施老太爺與施二老爺都是勃然變色,“可這、這、這怎麼可能”

    常寧伯那可是老大媳婦/大嫂的親大哥啊,他們怎、怎麼能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來!

    但老大/大哥的神情也並不似是在說假話,何況誰會拿這樣的事來開玩笑,誰會傻到平白無故往自己頭上扣綠帽子

    可見是千真萬確,絕沒有弄錯的可能。

    施老太太震驚過後,已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拍著大腿哭起來︰“這到底是作的什麼孽啊,當初金氏那賤人便是偷人,偷人不算,還生了兩個野種,讓我們家白白替奸夫養了那麼多年的兒子,如今竟然又……還偷的是自己的親大哥,這世道到底怎麼了不是高門千金嗎,怎麼下賤起來,連自己的親大哥都偷,連最下賤的淫娃蕩婦都比不上你這賤人!我們施家到底是作了什麼孽啊,老天爺要這樣對我們,你這賊老天,也太不開眼了……”

    嘴上咒罵著老天爺,心里卻是早慌了、亂了。

    他們自家作過什麼孽,她自然是再清楚不過的,難道,兩個兒子都被戴了綠帽子,都幫著人養了多年的野種,到頭來,他們家是什麼都沒落下,就是當年作的孽的報應嗎

    施老太太哭了一回,罵了一回,不但不解氣,心虛心慌之下,反而越發惱怒了。

    猛地自地上爬起來,便要打張氏去,“你這賤人!連自己的親大哥都偷,平時在老娘面前,還一副高貴得不得了的樣子,呸,誰能想到,你私下里竟然這般的淫蕩下賤,對著自己的親大哥都能張開腿呢,你那騷x就那麼癢,一時一刻都離不得男人啊還折騰出了兩個野種來,害我們家白替你們這對禽獸不如的奸夫淫婦養了這麼多年的野種,老娘今兒不把你打成爛羊頭,再不活著!”

    張氏讓施老太太粗鄙至極的話罵得滿心都是火氣。

    這家子最下賤的泥豬癩狗,要不是因為她,這輩子都不可能進京,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如今的好日子過,卻半點不知感恩便罷了,還妄圖在她面前作威作福,如今她不過犯了點小錯而已,還敢對她喊打喊殺,她回頭非要讓他們都死無葬身之地,才能一消她心頭之恨!

    因一直恨恨的盯著施老太太,眼見她從地上爬起來,也有了防備,不待她撲過來,已拉著施寶如往一邊一閃,施老太太撲空之下,摔了個狗啃泥,把嘴巴都摔破了,滿嘴的血。

    立刻又殺豬般的哭起來,“殺人了,殺人了——,你們父子幾個就干看著不成,還不快活活打死了這賤人淫婦,偷了人生了野種,還敢對婆婆下手,半點不知悔改,還有什麼事情是她做不出來的!老大,你倒是快動手啊,你手里的刀難道只是擺設不成”

    施延昌讓施老太太哭得火氣蹭蹭直沖腦門,知道張氏到了這地步都有恃無恐,不過是吃死了他忌憚常寧伯府,終究不敢把他們母子怎麼樣。

    不止如今,這麼多年以來,她也壓根兒從來沒看得起他過,所以才敢婚後還肆無忌憚的與常寧伯偷情,才敢至今都半點不知害怕與悔改,——簡直就是吃定了他只會雷聲大雨點兒小,其實什麼都不敢做!

    那他今兒少不得要好生證明一回自己,少不得要讓賤人淫婦知道,今兒便是他們母子三人的死期,他們死了也白死了!

    念頭閃過,施延昌已持刀上前,沖著張氏便狠狠扎了下去,“賤人,我現在便殺了你,看你還怎麼狡辯,還怎麼有恃無恐,以為有你那奸夫大哥給你撐腰,我終歸只能打落了牙齒和血吞!我現在就殺了你!”

    張氏見他撲過來,唬得忙一把推開了施寶如,尖叫起來︰“施延昌,你瘋了不成,都還沒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就喊打喊殺,就不怕回頭殺錯了人後悔嗎”

    又喝罵眾下人,“你們都是死人不成,還不快上前攔住這瘋子。”

    一面罵,一面左躲右閃,奈何男女天生力量有差,一個不慎,便被施延昌在手臂上劃了一刀,立時鮮血淋灕,痛不可擋。

    眾下人見狀,便越發害怕,越發不敢上前了,都是女人家,哪里能是老爺一個大男人的對手啊,何況他手里還拿著刀……

    這一遲疑間,施寶如嚇得哭得更大聲了,施遷也一直在哭,林媽媽既要抱著他,又想上前去保護張氏,嘴里還哭罵著眾丫頭婆子,“今兒要是太太和哥兒姐兒有個什麼好歹,你們都等著全家一起陪葬吧!”

    心里後悔死了為什麼要先把其他下人都打發去新宅子那邊,只留了貼身的丫頭婆子們伺候,好歹也該留幾個男僕,眼下不就不會這般凶險了

    眾丫頭婆子雖都怕極了施延昌手里的刀,卻更怕全家一起陪葬,到底還是蜂擁了上前,想要幫張氏去。

    奈何施老太爺與施二老爺並不可能一直在一旁干看著施延昌孤軍作戰,忙也加入推搡起眾丫頭婆子來,再加一個施老太太,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又是掐又是咬又是抓頭發的,眾丫頭婆子哪里是對手

    院子里一時間簡直亂作了一團。

    還是張氏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忽然響起︰“寶兒……你別嚇娘,你別嚇娘,啊……”

    才唬得眾人暫時都停了下來,這才看見,施寶如讓張氏抱在懷里,胸口上正不停的往外冒血,已是奄奄一息。

    嘴上喊打喊殺是一回事,真出了人命又是另一回事。

    當下施老太爺施老太太與施二老爺都唬住了,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便是當初金氏母子被沉塘,也得先經過族人和金氏娘家的同意,張氏身份比金氏高出十倍不止,娘家亦高貴出十倍不止,如今卻直接出了人命……這下可該如何收場

    只有在混亂中本是想刺張氏,卻不慎刺中了施寶如,手里的刀還在滴血的施延昌仍滿臉的狠戾,對著血抖個不住的張氏恨聲道︰“現在你還要狡辯麼再狡辯我就連另一個野種一並殺了,屆時你那奸夫還要感謝我呢,你信不信”

    張氏滿身滿手的血,也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還是施寶如的,滿腦子嗡嗡直響的抱著大口喘息著,連話都已說不出來的女兒小小的身體,心都要碎了。

    含淚恨恨看向施延昌,聲音里淬了劇毒一般,“你今日有本事便把我們母子主僕所有人都殺了,那我反倒高看你一眼,不會再拿你當沒用的窩囊廢,否則,只要我們這麼多人里有一個人活著,你和你們施家所有人,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斷子絕孫吧!”

    她這話一出,施延昌還沒說話,施老太爺先叫起來︰“老大你別听她的,她是故意激你的,只是誤殺了一個小野種,便是真打起官司來,我們也不會有事,可若這麼多人都死了,可就真要賠上我們全家了,那也太劃不來了……你可千萬別沖動!”

    施老太太忙也道︰“是啊老大,為淫婦野種賠上全家,也太劃不來了,我們拿上淫婦的嫁妝,再讓她那奸夫好好賠償你一番,以後有的是好日子,可千萬沖動不得啊!”

    只有有過同樣遭遇的施二老爺聲援施延昌,“大哥,我明白你的感受,淫婦野種不死,根本難消你心頭之恨,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做弟弟的支持你!”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