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庶門風華 > 第二百二十章、懟回去

第二百二十章、懟回去

作品:庶門風華 作者:千年書一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待青玉青雲兩個離開後,那位戴著狼面具的男子看向了另一位戴著鷹面具的男子,“寧靜兄,你在想什麼?還有,方才你怎麼不作聲?”

    “豈止寧靜兄不做聲,沒看訥言兄這半天也沒開口嗎?”戴著狐狸面具的男子向另一位戴著猴子面具的人問道。

    “我說你們兩位,難道真的沒看出這兩人是誰?”戴著猴子面具的人問道。

    “誰?”戴著狼面具的人問道。

    “哦,我知道了,原來是他們。”另一個戴著老虎面具的人拍了下自己的腦袋。

    見此,戴著鷹面具的人瞪了一眼戴著猴子面具的,倒是沒說什麼。

    原來,這位戴著鷹面具的男子就是陸鳴,最近幾年,每年的元宵節家宴結束後,他都會邀三五好友知己什麼的出來聚聚,大家在一起喝喝小酒,吟詩作賦,待天黑後再來燈市逛逛,找尋點作詩的靈感,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而這所謂的三五好友,自然也不是普通人,比如這個戴猴子面具的就是吳哲,陸含的丈夫,陸鳴的妹夫;而這個戴著狼面具的人則是門下省左相徐長興的兒子徐鈺,另一個戴著狐狸面具的人是戶部尚書石光裕的兒子石曦。

    除了這幾個人,還有治國公府的世子趙鴻,也就是戴著老虎面具的人,趙鴻的母親是陸端的胞妹;剩下那個則是朱氏的娘家佷子朱晉,這兩個都是陸鳴的表親,只不過朱晉的年齡小些,也不是嫡長孫。

    說來也是巧,這幾個人可可就是一個多月前在松麓書院和顏彥對辯的人,原本徐鈺和石曦就覺得顏彥說話的語氣和聲音很熟悉,這會見了陸鳴和吳哲的態度,也猜出了顏彥的身份,也就明白方才為什麼一直是顏彥開口了。

    “原來是她呀,哼,人盡可夫的貨色,幸好二表哥沒有娶她。”朱晉忿忿說道。

    上次在松麓書院他就被顏彥堵的啞口無言,為此他耿耿于懷了好久,偏今日又撞上顏彥和陸呦兩個夫妻和順的樣子,所以一怒之下有些口不擇言了。

    “怎麼說話呢?”陸鳴訓了他一句。

    “不是吧?她都這樣對你了,你還這麼維護她?”朱晉瞪大了眼楮。

    “這是兩回事,畢竟當初是二哥退親在前,你還想人家怎麼對你?”吳哲說了一句公道話。

    “咦,有點意思,寧靜兄都沒有開口維護,反而是訥言兄替她說話了,有點意思。”本來只想看熱鬧的徐鈺忍不住揶揄了一句,他是嫌熱鬧不夠大。

    “就是,我看你應該改名叫多言,叫什麼訥言?”朱晉見有人站在自己這邊,也跟著嗆了一句。

    “好了,還看不看燈市了?對了,陸鳴,听說你們家今年的謎面是那個女人出的,不如我們幾個去看看她到底出的是什麼?”趙鴻到底大兩歲,息事寧人地說道。

    “真的嗎?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借此做點文章?”朱晉眼楮一轉,想出了一個主意。

    “不好吧?真鬧開了影響的是陸家的聲譽。”吳哲又插了句嘴。

    “放心,我不會針對陸家的,也不會被他們抓住把柄的。不過我倒是有幾分好奇,如此粗俗不堪的女子居然入了太後和。。。”

    “打住,這種話是輕易能說出來的?”陸鳴又訓了朱晉一句。

    “好了,反正閑著閑著,不如我們就去看看陸家的花燈吧。”徐鈺提議道。

    他听父親提過這位顏家大姑娘,也親自見識過她的口才,因而對她的才學心下也頗為嘆服,所以一听陸家的謎面是顏彥擬的,頓時有了興致。

    話說到這,陸鳴也動心了,他倒不是專程想去看看顏彥擬的謎面,而是想看看能不能踫上別人,再來一場偶遇什麼的。

    于是,這幾個人也跟著往前走了。

    說來也是巧,顏彥幾個此時也站在了陸家的花燈前,他們一行趕到的時候,可巧李稷帶著李穗、李稹、李穡幾個正站在花燈前猜謎呢。

    除了他們四個,貌似還有兩位公主,這六個人也都戴著面具呢,顏彥先認出了他們的聲音,只不過她沒有主動現身,而是拉著陸呦退後了幾步,她想听听別人對她擬的這幾個謎面有什麼看法,因為旁邊還有好幾個外人呢。

    不知是不是顏彥出的謎面有點難,謎面是兩句詩,謎底是地名,卻又沒有言明是燕雲十六州,因而一般人很難聯想到那去。

    “‘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言。’這個跟地名有關系嗎?這句詩出自賈島的《題李凝幽居》,這李凝的幽居在哪里?”李穡問。

    “還有這句,‘雲中誰寄錦書來,燕字回時,月滿西樓’這句詞到底出自哪里,我怎麼沒見過?”李稹也問道。

    “別不是杜撰吧?這年頭,號稱有才學的人太多了,可真正有詠絮之才的有幾人?”朱晉可巧趕上了,閑閑地接了一句。

    這話他當然是說給顏彥听的,因為他看見顏彥就在離攤位一丈來遠的地方站著,多半也是想听听別人對她謎面的評價,這願望他得滿足啊。

    “杜撰如何,不杜撰又如何,不過就是一個謎面,也沒非說要前人的名句。”李穡不愛听了。

    他倒也不清楚這謎面就是顏彥出的,他只是看不慣朱晉的張狂樣,而且對方一來就點明了詠絮之才,豈不是正好暗合了近期顏彥傳出的這些名氣和才氣?

    偏這又是陸家的攤位,因而李穡連片刻的猶豫都沒有,直接憑本能把話懟了回去。

    再說了,本來嘛,一個謎面,誰也沒規定一定要用前人的詩句,自己寫的詩作怎麼啦,有本事也自己寫去啊,誰也沒攔著!

    不對,等等,難道這些謎面是顏彥做出來的?

    還別說,這句“雲中誰寄錦書來,燕字回時,月滿西樓”確實像是出自女子之手,保不齊還真就是顏彥寫的。

    一念至此,李穡細細打量起眼前的這幾人來,雖然這幾個人都戴上了面具,可一看對方的裘皮錦袍和頭頂的發冠,不用問也知道是貴族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