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天道神鑒 > 第一百三十章 六弦滅嘲風

第一百三十章 六弦滅嘲風

作品:天道神鑒 作者:葉天遲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那人(身shen)子一縱,手上長劍挑去,氣貫長虹。狂沙文學網 妄涯(身shen)子一閃,手上一握,一把長刀斜著砍去。那人長劍接過,“叮叮”幾聲刺過。

    妄涯(身shen)子低伏,長刀猛劈而去。那人長劍直點,瞬間化開了妄涯的十多刀。這兩人本來都是修為頂尖的高手,劍法刀法無不入化臻之境。妄涯此刻雖說(身shen)受重傷,但拼命之下,那人也難與佔上風。

    那人(身shen)子退開兩步,右手一沉,長劍如靈蛇吐叉般刺過數十劍,妄涯長刀直卷而去,與長劍一接,“叮”的一聲彈開來。他向後一退,手上捏決,竟憑空消失了。

    那人臉上微變,手上長劍挑開,雙眼環視周圍,全(身shen)肌(肉rou)也緊繃起來。樹影斕暉,風吹草動,塵土也慢慢飛揚起來。

    這時,從上方虛空中一刀伸出,猛然對著那人劈下。那人臉上微變,(身shen)子一斜,手上長劍直刷刷向上刺去。只听見“嘶”的一聲,長劍直穿而入,幾滴鮮血“滴嗒”掉下。

    妄涯臉上大變,手上長刀一卷,(身shen)子向後翻出,退開了十余步。那人直縱而上,長劍刺去。妄涯臉上一寒,道︰“原來是你!”手上一握,向著那人劈去。

    那人長劍連點而去,劍舞紛飛,仿如一朵雪中梨花,朦朦朧朧。而妄涯(胸xiong)口一個細小血洞,鮮血滴滴流出,見那人,來勢凶猛,臉上又青又白,右手一握,長刀接去。

    那人,長劍一拔,“叮”的一聲,架住妄涯長刀,直拔橫甩,竟把妄涯長刀甩出。妄涯手上長刀脫手,(身shen)子便在地上一滾,那人隨後的一劍也刺在地上。

    妄涯手上抓起一把沙子,猛的向那人扔去,(身shen)子急忙爬起,手上一凝,數十把風刀也向那人劈去。

    那人冷笑一聲,手上一彈,數十道無形劍氣激濺而出,“嗤嗤嗤”幾聲,直接彈開風刀,沒入妄涯體中。

    妄涯臉上一白,(身shen)前十多個血洞猛然(射she)出鮮血,(身shen)子向後摔開幾步。那人緩緩走上前,長劍旋起,看著妄涯。

    妄涯嘴上鮮血流出,(胸xiong)前數十個血口猙獰可怖,鮮血也不斷涌出。妄涯見那人走近,臉色煞白一片,道︰“你是李知塵!”

    那人奇道︰“你說我是李知塵?”妄涯臉上猙獰,右手點住(胸xiong)前血口,擦去嘴角鮮血,眼中看著眼前這個獨孤長恨,道︰“能看出我的隱(身shen)不多,能一劍傷我的人也不多。李知塵在天畫樓破我隱(身shen),一劍傷我,這個恥辱,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手法和他一樣!你一定就是李知塵!”

    李知塵微微一笑,道︰“隨你說吧!不過,已經太遲了!”妄涯死咬著牙,道︰“這一切都是你的設計?騙我偷襲渡鴻那老禿驢,大意之下,被他所傷。又以神通變化成獨孤長恨的模樣,偷襲于我。現在,我也只能任你宰割了。”

    李知塵道︰“不錯!你們的設計也到此為止了!”妄涯臉上(陰yin)寒,突的哈哈大笑起來,道︰“你以為破開這個千眼鬼域後就能怎樣?以我妖主之神通,再多的你們也是無用的!”

    李知塵微微一笑,長劍指出,與妄涯脖頸不過一寸,道︰“你們到底有什麼(陰yin)謀?想把我們騙去哪?”妄涯冷笑一聲,雙眼(陰yin)寒一片,道︰“實話說于你听,千眼鬼域是對付佛宗,女巫族的,另外一個無邊鬼域,死亡鬼域分別對付雲道宗,天武宗的!即使你們能出得了鬼域,也會自動走進去的!我們本來早就成功了!”

    李知塵眉頭一皺,道︰“走進去?去哪里?”妄涯哈哈笑道︰“去尋找死亡吧!”李知塵冷哼一聲,道︰“那你先去吧!”長劍一挑,便要刺下。

    這時,妄涯(身shen)體一震,(身shen)上金色花紋顯現而出,“嘎”的一聲長鳴而出,一頭巨大的金鳥也展翅飛出,雙爪猛的向李知塵抓出。

    李知塵臉上大變,長劍擋在(身shen)前,“叮”的一聲,巨鳥雙爪印在長劍上,長劍猛然崩裂,李知塵臉上一白,(胸xiong)前一悶,退後幾步

    巨鳥雙翅一展,便向天空中馳飛而去,嘎嘎叫道︰“李知塵,來(日ri)必報今(日ri)之仇!吾走也!”雙翅一振,竟飛入雲天而去。

    李知塵臉上一沉,嘴角一絲鮮血流出,(胸xiong)前仍火辣辣的痛,手上長劍早已斷裂粉碎。他看著妄涯飛去,道︰“居然還有氣力反撲。”凶獸臨死反撲,最是凶猛,何況以妄涯的本體是龍生九子的嘲風。

    李知塵望著妄涯飛出的方向,(身shen)子一縱,便追了上去。此時正是位于半山之間,而妄涯展翅之下,便向山尖飛去。

    李知塵幾縱之下,躍過山道,便已來到山角,往上望去,只見一片雲霧團團,樹木雜生。李知塵腳上在岩壁上一彈,直沖而上,便到了山頂,眼見妄涯仍未飛上。臉上松了一口氣,看向山頂。

    只見山頂上為一個盤地,周圍也有幾株樹木,而山頂上一個山洞尤如城門,對著朝陽而開。李知塵看了看,便緩緩走進。

    山洞中並非(陰yin)暗一片,四周空闊而干燥,四角長著一些青苔,想來山上雲煙如此,青苔也不難長出。一條小道通向里面。而洞壁上開出一個個小洞,光亮透入。李知塵緩緩走進小道,只見小道中頗為干淨,徑直通向前面一個大門。

    李知塵緩緩走進,望入大門後,只見大門後是一個房間,一把虎椅,兩張桌子,周圍壁上嵌住數十枚夜明珠,虎椅前有著一個七八丈的祭壇,祭壇中雲煙一片,白霧繚繞。

    李知塵望向祭壇,道︰“出千眼鬼域的通道應該就是這祭壇了!只不過倒有可能直接通向妖主。還須小心為是。”又看了看周圍,卻沒再發現什麼。

    這時,通道上一個促緊腳步聲傳來,就要走進里面。李知塵眉頭一挑,看向了中間那把虎椅,只見虎椅擺在正中,對著祭壇,一個黑色毛皮披上,墊在椅上。

    妄涯手上按著(胸xiong)口,(身shen)上鮮血淋灕,而臉上蒼白一片,幾無人色。步伐踉蹌走進門後,只見門後空空((蕩dang)dang)((蕩dang)dang),祭壇對著虎椅。

    妄涯看到祭壇,臉上大喜,急忙走上前去,緩緩坐上虎椅,口中舒出了一口氣,眼光對著祭壇,手上緩緩結著印,口中念道︰“以此片天地為引,開外方世界,成時空隧道。送我離開千眼鬼域!”手上一指,一道白光(射she)進,祭壇上煙霧便翻滾起來。

    祭壇上煙霧一升,便在眼前一丈外化開,一道青銅門也憑空顯現而出。青銅門上刻著幾枚鬼眼,幽暗無比。後烏黑無比,看不見任何東西。卻能從中感受到詭異和恐怖。祭壇上白霧也直沖入青銅門,門上幾枚鬼眼也亮了起來。

    妄涯見青銅門打開,臉上大喜,道︰“可以走了!”急忙站起。而在妄涯站起時,(屁pi)股下卻突的傳來一聲“咚”的聲音。

    妄涯臉上一變,看向虎椅,手上緩緩伸去,掀開虎椅上的毛皮墊。手上卻不知道撥到什麼東西,“叮”的一聲脆響。而妄涯臉上瞬間白成一片,看著虎椅上的一個東西,眼中驚駭絕望一片。

    只見虎椅上“咚”的一聲,數十道風刃猛然(射she)出,直絞而上,直接包圍住妄涯。“ ”的一聲炸響,聲音直徹而去。而空中一團血霧也爆開來,妄涯的人卻已憑空消失,只剩下滿天的血霧。

    李知塵的(身shen)影緩緩從一邊牆角上顯現開來,看著一團血霧,臉上駭然一片。而那張虎椅,祭壇也在瞬間化為一片飛灰,只有面前一扇青銅門仍存在著。

    李知塵緩緩走近,看向地上落下(身shen)一個東西,臉上仍驚駭不定,道︰“好一把冥山六境琴,如果有人懂得琴譜,那麼……”

    只見地上落下一把五尺木琴,古樸優雅,正是李知塵在妄涯那騙走的冥山六境琴!

    李知塵緩緩呼出一口氣,只見地上血霧一片,也沾上了木琴。木琴靜靜的躺著,仿如一把普通的木琴般,讓人忍不住想彈上一彈,可是除了李知塵,誰也想不到這把木琴傾刻間便把擁有嘲風本體的妄涯化為灰燼,連一點碎片也沒留下。

    而背後一個青銅門立在原地,門中黑暗無比。門上鬼眼也點著青光,仿如活物。李知塵小心翼翼抬起冥山六境琴,仔細端詳著,道︰“之前把冥山六境琴放在椅子上,又以毛墊緩緩蓋上,妄涯坐下時,便壓住了琴弦,只是那時他太大意,未能感受到這點,他坐起來時,彈動琴弦,只是讓琴弦輕彈一下,後來他撥開毛墊時,又彈到琴弦,這才致死。沒想到這把冥山六境琴竟如此恐怖,只是輕輕彈上,便把周圍催毀了!”

    李知塵緩緩把冥山六境琴收起,想起開始時拿出冥山六境琴,蛟童就要去觸踫,不由得心有余悸,若是那時讓蛟童踫到,恐怕自己和蛟童都要在傾刻間落得跟妄涯一個下場。

    李知塵看向周圍,只見四周僅剩下兩張桌子,一把青銅門,而那祭壇也在冥山六境琴中化為粉碎。李知塵走近青銅門,望了進去,只感覺青銅門中黑無際涯,十分詭異,難以預測出什麼。

    李知塵心道︰“也不知道天龍寺主那邊怎麼樣了,按理也應該成功了。這門也不能輕易進去,先去看看他們,集合了佛宗後才能進去。”(身shen)子一動,便向門外走去。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