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凍天冰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嚴冬已至(1)

第一百四十八章 嚴冬已至(1)

作品:凍天冰仙 作者:奇妙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破曉的清冷晨色中,帶著一絲寂寥。冰若裹著裘衣,在及膝的沉厚積雪中一步一步地走著,呼出的氣息在寒冷的空氣中交織成蒸騰的雪白霧網。她神色寧靜,一頭黑色長發在冷風中飛揚,與滿世界白色呈現鮮明對比。

    自從冬天來臨後,胡阿棣就縮在墓窯最深處再也沒有出來過,他說只要接近風口,那寒意就會將他凍死。對這個說法冰若不以為然,因為她體會過外面的氣溫,是很冷,但並不像胡阿棣說的那麼冷,冷到可以把活物都凍死。

    連續好多天,冰若都沒有在林中找到過活物,她仍然堅持每天都出來尋找,她不信這種溫度下真的沒有動物出沒森林了。越往前走,冷風愈疾,空氣愈寒,但是這對冰若來說並不算什麼,她在爬至坡頂時聞到了令人興奮的血腥味,心中大喜,終于有活物出現了,盡管是一只受傷流血的活物。

    冰若加快腳步向坡下跑去,坡下是一條不知名的河流,一路上積雪漸漸變得稀薄,她一路疾奔,腳後濺起一片翻飛雪雨,一直跑到了坡下河畔。

    河畔的淺薄水面上有許多浮物,散發著濃烈的血腥味,冰若用長長的樹枝在水中撥動著那諸多浮物,尋找那隱藏在雪堆之下的崎嶇地面,以及可能冒出來的血腥來源。

    她終于看見了那血腥來源,一個巨大的黝黑的身形半掩在血漬斑駁的雪堆里,綿軟而無生氣,蓬松的黑色絨毛已經結冰,腐朽的氣息緊附其間。冰若隱約瞥見它無神凹陷的眼窩中爬滿蛆蟲,咧嘴內滿是黃牙,但真正嚇到她的,是這只動物尸體的模樣,竟與她的黑子一模一樣,盡管它已經衰敗至此,冰若還是能看出黑子的輪廓。

    可是它怎麼可能是黑子呢?黑子應當遠在大蒼國武平縣的蘭若寺內與白奶奶為伴,怎麼可能死在這里呢?思及此,冰若自嘲一笑,一定是林中的一只普通黑色野狗,與黑子長得像而已。

    她哪里知道,眼前的這只黑狗尸體正是她的黑子。黑子畢竟不是凡犬,白奶奶過世後,它自覺壽數將至,只想在死前見冰若最後一面,于是尋著冰若的氣息,拖著病體跋山涉水,一直堅持挨到了亡命海邊,倒在海水之中,尸身一路飄洋過海至雪霧冰原,被饑腸轆轆的野獸拖至林中準備果腹,結果那野獸還未開始吃它的肉,便凍死了。隨後,黑子的尸身又在野獸凍死的河畔隨著冷風與流水,飄至此處。

    冰若轉過身,邁開步子往回走,忽而听見有人在叫她,轉眼一看,河對岸有個藍色的人影正在一棵松樹旁朝她呼喊,正是一身藍色鎧甲的白名。

    冰若見到白名,一陣欣喜,旋即發足繞著河岸跑動,白名也朝著冰若的方向繞岸而奔。

    二人相見又驚又喜,一邊走路一邊訴說著各自經歷。

    “藍甲兵團的士兵全部鑽到亡命海里去了,沒人管我,我就跑出來了。”白名說道。

    “鑽進亡命海?不會淹死嗎?”冰若驚道。

    “這群怪人,我看根本就不是活人,真是受不了,我已經快要被逼瘋了……我好想念武平縣,好想念蘭若寺,還有奶奶……”

    “哎……”

    二人路過黑狗尸體,白名余光掃見了,頓住腳步,直直看著它。

    “怎麼了?”冰若問道。

    “冰若,你沒看見那只黑狗嗎?”

    “我看見了,已經死了好久的樣子。”

    白名蹙起眉,向那黑狗走去,冰若急忙跟著他。

    二人行至黑狗尸體旁邊,白名蹲下身定楮查看,忽然失聲痛哭起來,肩膀聳動,淚如雨下。

    冰若一時莫名其妙,然後似乎想起什麼,輕輕拍著他的肩膀安慰道︰“別那麼難過,它不是黑子。”

    “你……你怎麼……知道,它不是?”白名泣不成聲。

    “黑子怎麼可能過得了亡命海?你別難過了,就算它真是黑子……它已經活了二十多歲了,對一只狗來說,也……”

    “我奶奶走了……”白名忽然打斷道。

    冰若一怔,忙道︰“何以見得?”

    “我養過黑子一段時間,我知道它多麼有靈性,你離開之前讓它好好陪著奶奶,它絕不會丟下奶奶自己來找你……這說明……”

    冰若心中一沉,這一茬她還確實沒有想到,不過她斷然不會相信這只黑狗就是黑子。

    “好啦,它不會是黑子的,我們趕緊回墓窯吧,那里暖和。”冰若邊說邊扶起了白名。

    白名將信將疑地隨著冰若離開了河畔,往墓窯走去。

    他們來到墓窯,卻感到周遭有一股詭異的氣氛,空氣中彌漫著美妙但奇怪的梨花清香。冰若仔細回憶這個熟悉的香味是什麼時候聞到過,猛然想起,是在雪霧冰原見到洛風時他身上的味道。

    “洛風!洛風!你在哪里?你出來!”冰若雙手籠于唇邊原地繞圈大聲呼喚,白名看得滿臉驚詫。

    “冰若,洛風也在雪霧冰原?他人呢?你怎麼知道他在附近?”

    冰若不答,繼續叫著洛風的名字,許久無人回應,她急急下到墓底,白名也忙跟著下去了。

    他們一路疾走,終于在胡阿黎的石雕前看見正對著雕像佇足詳觀的洛風,依舊清雅無雙一襲白衣,在這寒冷冬季看上去甚是單薄。

    “洛風,你可算又出現了,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里?”冰若驚喜問道。

    洛風偏過臉,淡然一笑,似是一點也不驚訝,他又看了看白名,問道︰“藍甲兵團情況如何?”

    白名驚得張了張嘴,不可思議道︰“那些人鑽進亡命海了……洛風,你什麼時候到雪霧冰原的?你不會也是坐大千船來的吧?還有你怎麼知道我是從藍甲兵團出來的?”

    洛風笑而不答,冰若猛然發現他的左手上拎著個黃橙橙的包裹,與那裝夏南朝的玉璽的包裹一模一樣。

    裝玉璽的包裹,不是應該被夏弦帶回大蒼了嗎?

    “你手上……是什麼?”冰若顫巍巍伸出手指,指了指洛風左手上的物件。

    洛風微微向下掃了掃那包裹,揚唇一笑︰“這是夏南朝傳國玉璽。噢不,傳國二字只是個傳說,其實這個玉璽只有一百多年歷史,算不得真正的傳國。”

    “它怎麼……會在,你手上?”冰若的心撲通撲通跳得厲害,她忽然生出一種很不好的預感,緊張得說話都結巴起來。

    洛風正色道︰“洛家祖先受恩于夏南朝歷代國君,世代守護夏南朝。當年夏南朝三萬大軍跨度亡命海的百艘巨船都是洛家準備的,自是知道關于玉璽和財寶之事,代代相傳。”

    “可是你以前為何從未告訴過我?”冰若質問洛風道。

    “因為我也是剛知道不久,現在我不是告訴你了嗎?至于有些人,卻是明明知道一切,還瞞著你。”

    “你……什麼意思?”

    “冰若,你好好看看這個胡阿黎,你不要問我怎麼知道他叫胡阿黎的,你看看他。”

    冰若越來越緊張,牙齒都開始打顫,她說︰“他長得像夏弦,我知道。”

    洛風冷冷一笑,又道︰“所有人千辛萬苦來到雪霧冰原尋寶,都有自己的目的。夏弦,亦不例外。”

    “洛風!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當年,他是為了……你、和我!”冰若不知為何,听到洛風這樣的語氣說道夏弦,竟是氣得渾身血氣翻涌難以克制。

    洛風沉下臉,直視冰若雙眼,一字一句說道︰“為了守護朋友,而放棄安穩的生活,與你我不辭萬里跑到這麼個鬼地方?冰若,你真的信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夏弦,武平縣衙的一個小捕快,他是胡阿黎的後人,他是為了找到玉璽和財寶,為了復國,他自始至終只是在利用你和我找到這個東西。他費盡心機讓你愛上他,這樣他就能輕而易舉得到玉璽,然後,帶著玉璽,用最冠冕堂皇的理由,離開你……”

    白名震驚的雙眼看向冰若,他從冰若的眼中看到了八個字——風雲變幻、天塌地陷。

    http://../book/70582/2916047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