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回到大唐當皇帝 > 第八十八章 秘密地道

第八十八章 秘密地道

作品:回到大唐當皇帝 作者:玉樓銀海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幾個唐軍上前,兩個吐蕃監軍被帶走了,臨走的時候,還頻頻回頭,用哀怨的眼神,傳遞著他們內心的想法。

    其實他們不必擔心,李俊現在真的不打算殺他們,不僅現在不會殺,在今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他也不會起殺心。

    從本心來講,李俊是個很善良的人,真的。

    可刀光劍影的戰場上,哪里容得下善良的人。

    要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會把那些吐蕃士兵全都消滅,實在是留著他們,會破壞他之後的計劃。

    糧草這種東西,要多少都不算多,那承諾送給吐蕃的糧食,早就入了李俊的口袋。

    當然,李俊從來都是一個大善人,吐谷渾的存糧只取五萬石,剩下的就留在伏俟城了。

    既沒有全面大掃蕩,也沒有讓吐谷渾的老百姓沒飯吃,這樣的處理方式,已經夠意思了。

    接下來,他就在這永嘉倉鎮守,靜候著武延宗的消息了。

    張掖城,古絲綢之路的要塞之一,其城市勃興就源自于西漢年代對西域諸國的經略。

    漢武帝元鼎六年,取張國臂掖,以通西域之意而得名。張掖城自此之後就成為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關塞,戰略重鎮。

    這里水草豐美,六畜興旺,糧食產量十分可觀,在大唐朝都是很有名氣的塞上江南,富庶之地。

    因張掖城得名的張掖河,在歷史上也叫黑水、羌谷水,現在武延宗就在這條河的一頭,眺望著對岸的張掖城。

    從伏俟城開始,他和陳矯就與李俊分開行路,李俊前往吐蕃位于大非川邊緣的永嘉倉,截殺勿齊禿的運糧隊。

    而武延宗則帶著陳矯星夜兼程,去前線和都護牛師獎匯合。

    李俊的種種計策,總要有專門的人負責解釋清楚。

    眼看就要抵達都護府的控制範圍,面前的這條河卻說什麼也過不去了。

    這一次二人秘密行動,並且听從了李俊的意見,化妝成吐蕃商人。

    李俊交給他們兩個木制憑證,上面用吐蕃文字寫了通關二字。

    根據熟悉吐蕃內情的吐谷渾守軍交代,這是往來的吐蕃商人遺留在這里的。

    絕對是如假包換的吐蕃邊境通行證,不摻一點假。

    有了它們,陳矯和武延宗一路暢通無阻,沒有受到一點的阻礙。

    可現在,情況是大變了,不好辦了。

    眼前,吐蕃碉樓赫然出現。

    碉樓前面有十幾個士兵,負責盤查往來的行人,他們面容嚴肅,不只要檢查憑證,還要搜身,吐蕃軍人站在城門兩邊,鐵槊一對橫起來,檢查一個,放走一個。

    武延宗注意到,每一個行人走過關卡,吐蕃士兵都要擼起他們的袖管,檢查一遍,確定無誤才一個一個放行。

    武延宗奇道︰“陳都護,這是在檢查什麼”

    與陰沉著臉的武延宗不同,陳矯神色輕松,勒住馬韁,怡然說道︰“查刺身。”

    “刺身”

    “是,吐蕃人尚武好勇,十個成年男子,十個半身上都有刺身。”

    “原來如此。”武延宗撫著自己光溜溜的手臂,一陣肉疼。

    現在都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他到哪里去搞一個刺青過來。

    馬蹄逡巡,武延宗急的要命。眼看時間一點點流逝,城門前排隊的人越來越少,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陳都護,盤查這麼嚴密,你是怎麼過來的”

    陳矯笑了笑,調轉馬頭︰“跟我來!”

    要想通過眼前的關卡,只有面前的這一條小路,陳矯沒有往前走,反而帶著武延宗往旁邊的草叢里去。

    兩人將戰馬拴在道旁的小樹上,踩著遍地青草,往曠野的深處鑽。

    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時間,眼前的青草叢仿佛沒有盡頭,可他們兩人的目的地卻到了。

    就在武延宗沒有注意到的腳底下,一座石像赫然出現。

    神像灰白的身上,青痕斑駁,雜草附著其上,武延宗蹲下身子,將青苔一點一點的扣下來,總算看清了神像的面容。

    奇了怪了,吐蕃的地界上怎麼會出現漢人供奉的神像

    “這里怎麼會有蔣侯爺的神像”

    陳矯把衣衫下擺塞到腰帶里,方便行動。

    “十幾年前吐谷渾人樹立的。”

    吐谷渾人拜漢人的戰神塑像

    這件事听起來怎麼如此魔幻,他難以置信,抬頭一看,陳矯也把濕滑的青苔扒了個干淨,叫道︰“過來搭把手!”

    “好!”

    二人勁往一處使,咬著牙努力,石像竟然真的開始挪動。

    吱吱……吱吱吱……

    石像的身子整個背了過去,一個黑黑的洞口,赫然出現,陽光一照,里面的情況一清二楚。

    不必陳矯多言,武延宗也明白了,這個石像是做什麼用的了。

    原來在這座沉重的石像底座下,竟然隱藏著一條密道!

    茫茫的一片荒草地里,只有他們兩個人,武延宗有點發虛。

    他懟了懟陳矯,疑惑道︰“陳都護,我們進去,這石像怎麼辦”

    他打開雙手,做了個旋轉的動作。陳矯憨厚的笑笑,說道︰“不必擔心,一會自有人過來把它恢復到原位。”

    銼刀和火舌子相擊,火花飛竄,陳矯點好了蠟燭,二人傾身進入洞穴。

    武延宗顫顫巍巍的走下了石級,四處看看,這才發現,這條密道並不是臨時修建起來的。

    道路兩側的石壁打磨的很光滑,壁頂處固定了燭台,上面的白燭也有點燃過的跡象。

    陳矯以手護住火苗,點燃了兩壁的燭台,火光微顫,照亮前路。

    二人迅速前進,一路上,這條要緊密道的來歷,也經由陳矯的話語,逐漸清晰。

    一切都是武延宗多心了,這條密道,既不是吐蕃傾情相贈,也不是唐軍頂著巨大風險,秘密開挖。

    多年以來,四處雲游的他,居然遺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這里曾經是吐谷渾的舊地,吐谷渾在此處的統治,長達一百二十年,這條密道,其實出自他們之手。

    在吐蕃和大唐反復爭奪吐谷渾舊地的戰爭年代,身處夾縫中的吐谷渾貴族,早就預知了自己的命運。

    他們選中了張掖河沿岸,這一處幾個國家的邊境交匯處,開挖密道,為的就是能夠在情勢危急的時候,金蟬脫殼。

    雖然最後這樣的計謀並沒有成功,吐谷渾舊貴族,不是身死非命,就是落入吐蕃之手,但這條密道卻是完完整整的保留了下來。

    並且,除了吐谷渾貴族,沒人知道它的存在。

    萬幸的是,流散的吐谷渾貴族,跑到大唐的也不少,這條密道才最終被唐軍知曉。<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