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姑娘請定步 > 第九章風聲鶴唳,暗流涌。

第九章風聲鶴唳,暗流涌。

作品:姑娘請定步 作者:書靈奪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商九原地打坐恢復,後面跟上來得曲裳氣喘吁吁。

    見得地面有幾處半截尸身,她臉色沒有驚慌,唯有一絲苦意。

    這人速度實在太快了,應該說是他的劍太鋒利了。

    商九呼氣二十四,吸氣三十六,蓄養真元十二。半柱香時間過去後,他收功起身而立,目視前方,若有所思。

    曲裳坐在一邊,放下包袱,喝水解渴。

    四野秋風吹襲,天意涼涼。地面草葉隨風飄蕩。

    遠處一個人影快速奔來,商九迎了上去,片刻後,看清人影來者正是寸頭男子,長得一副賊眉鼠眼。

    老鼠面色有點發白,上前拱手,道︰“那群車隊昨晚又遇襲擊,襲擊的人數大約有上百來人。”

    商九哦了一聲,等待下文。

    老鼠伸守入懷,拿出一件物什,遞給了商九,聲如螞蟻,道︰“九爺,襲擊者中暗藏血衣衛。”

    商九摸著手里一塊玉牌,正面刻有血衣二字,字跡蒼勁挺拔,大氣磅礡,一看就是出自名門大家之手。反面是一副龍魚圖案,張牙五爪,面露威嚴,頗有雄霸天下之神韻。

    曲裳走至近前,伸手悄然奪了商九手里玉牌,愛不釋手,口中連道︰“好寶貝,真是個好寶貝。”

    商九未去理會,她喜歡拿,便拿去就是了,此物對他可有可無。

    不過,倒是證實了一件事情,王都禁軍大統領蕩四海似乎也參與了進來。

    商九杵劍而立,沉思片刻,道︰“結果如何”

    老鼠面色略帶一絲驚懼,緩慢說道︰“雙方死亡人數各半,不過,安守仁被打傷了,傷勢頗為嚴重。打傷他的人是一名手捧玉扇的高手所傷。此人武功特別陰毒刁鑽。”

    商九負手重疊,目光瞥了一眼正在使勁摸著玉牌的曲裳,一聲招呼也懶得打,便提劍前行。

    曲裳見他急步去了,玉牌藏入袖口,背著大包袱,連忙趕了上去。

    老鼠想幫一下她忙,卻被人家怒瞪一眼,那意思是你該干嘛便干嘛去,我的東西你踫不得。

    老鼠神色訕訕,苦澀一笑,人長得怪,就是不討人喜歡。

    過了午時,商九等三人行在山野間,看到前方不遠有一處村莊。

    一盞茶時間,他們邁進了這個不過百戶的小村莊,卻發現村里異常的安靜,村戶門口一些工具東倒西歪亂放著,而且門前窗戶基本上破了一個很大的洞。

    往村口一路行進,越是給人一種蕭條破敗的景象。

    走到一半,商九停下腳步,有一間屋子里剛才發出一絲異聲。

    他面朝左側一間屋子,快速走去,迅速推開了門,門打開的瞬間,商九目光一凝,隨之快速一劍飛去,同時人沖上前去,一名披頭散發的女子落入了他的懷中。

    剛才這名女子竟然用一條白綾,上吊自盡。

    女子猛喘了幾口氣,雙手推開商九,悲聲哭泣,“你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讓我去死,我不想活了……”

    商九走出門口,眼神示意曲裳去安慰一下這名女子,為何選擇輕生

    都是紅塵苦命女子,曲裳一番心理疏導下,很快得知了幾分結果。

    原來是該死的馬賊,不久前殺害了他的哥哥,他兄妹倆人自小相依為命,父母早亡。如今哥哥被馬賊殺害,她已心生絕望,以死告別這個給她帶來痛苦的世界。

    商九明白了前因後果,手中一劍飛射出去,瞬間猛插在前面土牆之上,不過片刻,土牆轟然倒塌,灰塵漫天。

    劍有靈性,再次飛回他的手中。

    這一幕看得在旁的老鼠,眼皮猛跳,這一劍要是捅在自己心口上,焉有命在。

    曲裳听得外面土牆倒塌之聲,急跑了出來,面色不解。“九爺,你這是”

    商九撫摸著手中劍身,語氣平淡,道︰“看劍器鋒利否!”

    曲裳愕然一聲,“九爺,你劍看完了,屋內女子如何處理”

    商九漫不經心收劍回鞘,向前走去,口里忽說了一句︰“你不是一直想找個人陪你聊天嗎”

    老鼠豎起一根大拇指,嘿聲一笑,“還是九爺英明。”

    曲裳重剁了一下腳,回到小屋,再次一番勸說下,女子目光多了些東西,起身和曲裳走出了這個家。

    曾經的開心和不開心,重頭開始。

    從此世上多了一名俠義女子,少了一位輕生的姑娘。

    江湖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我是誰,我到何處去另外一種人,我認識誰,何處是吾家。

    身在江湖要麼隨波逐流,要麼屹立鰲頭。

    商九對于江湖只有幾句,劍去不留名,劍來不留聲。

    一劍在手,求個肆意灑脫。

    大約一柱香時間過後,三人來到一處官道上,在往南行三百余里,便是到了安陽地界。

    前面有一個臨時搭建的茶棚,四人走上前去,選擇了一個比較向後的位置,分別落座。

    老板是一個干瘦的老頭兒,做事很麻利,很快給他們端了一壺熱氣騰騰茶水,順手倒滿杯中。

    商九慢悠悠品了一口,目光卻是注意到了前排一伙人身上。

    那些人手掌起了一層很厚的繭子不說,而且手間隱約有青筋暗浮,一看這些人就不是尋常百姓,應該是個中橫練高手。

    為首一人,面色顯白,目光銳利,緩緩輕搖手中玉扇,嘀咕了幾句。

    其他人等靜坐一旁,不發一言。他們坐在那兒,給人一種莫名無形的威懾。

    坐在商九身邊的老鼠,眼皮微跳,似乎發現了什麼。

    那群人默默喝完茶,丟了幾文錢在桌上,便一聲不吭大步而去。

    這時,老鼠喝了口水,嘴巴有點發顫道︰“九爺,這些人有可能是昨夜刺殺……”

    商九抬手打住,道︰“小心隔牆有耳。”

    果不其然,那一波人走後,坐在茶鋪的另一波人開始起身而去。

    老鼠苦笑一聲,“這群人,也太謹慎了吧。”

    商九伸出一只手,輕彈了一下身側女子頭上一片落葉,道︰“你喚何名”

    女子臉色微紅,輕輕低頭,道︰“我叫春蟬。”

    商九放下手,抿了一口茶水,起身提劍,目視有一群過路客朝茶棚而來,道︰“我們早點走吧,別壞了老板生意。”

    言外之意,喝個茶別一直霸佔著座位。

    眾人迅速起身,曲裳放下一碇銀子,他們便朝官道安陽方向行去。

    路上遇到馬商,給了幾張銀票,騎馬而上,本來需要半日路程才能趕到安陽,這一下卻是提前了幾個小時。

    眾人下了馬,望著眼前這座安陽城,有著幾分震撼。

    兩道山脈之間,一座雄城很是突兀地拔地而起,高聳入雲,將這兩道原本並不相連的山脈完美地連接在一起。

    其實在距離安陽還有十余里之遙的時候,商九等人就已經可以依稀看到這座雄城的輪廓。整座安陽依山而建,從正面望去,層層疊疊的甕城沿著山勢向上堆砌,足足有五層城牆如同梯田一般依次排列,足以讓任何想要從正面攻陷這座雄城的敵人望而卻步。

    商九等人下了馬,守城士兵一通仔細詢問檢查後,四人才得入了城。

    入城方知還是城下。

    城內地勢呈梯田狀,一層比一層高。抬頭望去,那最高一處,必然是安太守家人下榻之地。

    站在最高處,不僅可俯視千家萬戶,更可明察保生。而且風水地理佔了盡,養氣宜人不說,就是個人心胸久之也會變得開闊大氣。

    商九等人走了一圈,發現城內給他一種外松內緊之感。

    他帶頭尋了一處名為雲音的客棧,步入客棧大門,才覺這小小客棧已是人滿為患。

    天字號和地字號房間卻是一間都沒有了,人字號就剩下區區兩間爾。

    如此緊俏下,他們也只能勉為其難入住了。

    總比睡在大街上強吧。

    商九三人在上面飲食,老鼠在下面打听了一二,上來道︰“原來是安陽叛軍臨郡南武郡正大量陳兵對岸。”

    安陽轄地河伯亭,便是與南州叛軍一河相望。

    對岸如此大的動靜,這邊當然知曉一二,周圍方圓幾百里每家每戶都開始舉家搬入安陽城。

    畢竟,只有安陽才能給他們帶來幾分安全感。其他地方已經不是單單安全感,還得是人家地方郡守願不願意收留他們。

    風聲鶴唳下,一場秋雨而至。給本來心情低落的清河郡百姓,雪上加霜。

    天幕上已經是烏雲密布,山雨即刻而來。

    商九打開窗戶,抬頭看著天邊,自語一句︰“秋雨時節,削骨皮。”

    曲裳走進門來,听到這話,笑道︰“九爺,你要削誰呢”

    商九手指朝上一指,平靜道︰“我不削人,人自削。”

    秋風一吹,風中裹挾了冰涼的雨滴,醞釀了許久的冰冷雨絲終于從天而落。

    絲絲縷縷的雨滴敲擊在屋檐上,青瓦上,街道上,石牆上,濺起無數細密的水花,整個安陽城仿佛籠罩上一層白色的霧氣。

    原本蒙了一層塵土的青石板街道,在雨絲浸潤之後露出了本來的深青顏色。

    有個老人背著劍匣走在這濕潤的街道上,撐著一把已經泛黃的油紙傘,步伐不緊不慢。

    秋雨遠沒有夏雨那般激烈,敲擊在傘面上只是出沙沙的聲音,好似是秋風吹動枯葉。

    他忽然停下腳步,伸手接了幾個雨點,掌心傳來沁涼感覺,面無表情,自言自語道︰“秋雨時節,好殺人。”

    <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