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喚汝 > 第一百章 辛者,苦也

第一百章 辛者,苦也

作品:喚汝 作者:皇英熙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喚汝最新章節!

    方才……他只想到了他的阿衍,只想到了宋白澤的意識會對阿衍怎麼樣,全然沒有想過宋白澤!

    是!他沒有想過宋白澤,哪怕一分,哪怕一毫,他都沒有。

    忽想起宋白澤在西海曾問過他的那句︰“我要是知道你愛的到底是我還是梟衍,我至于跟你說要分開嗎……你好好想想我說的話,好好想想……你愛的是我,還是梟衍。”

    他愛的當然是梟衍!

    毫無疑問。

    原來這個……是宋白澤要與他分開的原因麼?

    從一開始的接近,就是因為主觀上將他當做了梟衍,若是沒有梟衍這層關系,他是絕計不可能將目光多在宋白澤身上逗留哪怕一瞬。

    不過是因為長得一模一樣,他就錯認了人!

    他可真行啊他!

    他以為自己有所改變,可到頭來,他還是那個讓自己討厭的混蛋。

    他把宋白澤當成什麼了?

    他有什麼資格去知曉宋白澤的行蹤?

    從頭到尾,都是他錯了。

    若是他搞清楚了狀況,他也不會去招惹宋白澤,可他太心急,太想念梟衍,固執地以為那是梟衍的轉世,可他明明知道的,荒鬼一族沒有靈魂,死了便是死了,蹤跡全無……

    不過是殘留在世間的意念,意念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能存在多久呢,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意念也會逐漸減弱,直至虛無。

    若宋白澤一開始就記得梟衍的那份記憶,還可以說明那份留在世間的執念還曾深刻入骨,但宋白澤不記得了……

    種種跡象都或明或暗地表明……梟衍的意識越來越虛弱,不久之後,便會消失殆盡,從此,世間只有宋白澤,再無梟衍!

    可他的阿衍怎麼辦?

    那是他的阿衍啊!

    宋白澤從頭至尾都是最可憐最無辜的,他做錯了什麼,命運竟待他如此不公?

    他明明可以好好的當那個風流恣肆的宋白澤,大好的仙緣在前,卻偏生因了一場與他無甚關系的戰爭,被牽扯進了辛吾與梟衍之間。

    辛吾回到乾昶宮後,遣散了一眾宮人,閉門將自己關在殿內。

    他十分惱恨地抓了抓頭發,方才到底在想些什麼?他甚至……甚至想喚醒梟衍潛藏在宋白澤體內的意識。

    宋白澤會怎麼樣?如果梟衍的意識一點點壯大,宋白澤的意識就會消失,直至湮滅,不復存在。

    到時候,他的阿衍就會永遠陪在他的身邊了。

    可是……宋白澤呢?

    他分明是那麼無辜的一個人啊,憑什麼為了他的私欲,成為犧牲品?

    憑什麼?

    他憑什麼?

    原來他竟是這般可怕嗎?

    心底里藏著那麼一股強大的惡念!

    流荒見到辛吾時,被嚇了一大跳,要不是聞到他身上的味道,她都要認不出站在她家門口的這個家伙竟然是辛吾了。

    “天爺啊!”流荒驚道,“你這是怎麼了?”

    辛吾苦著一張臉笑︰“別喊了,我就是天爺。”

    “都成這副樣子了還能抽出心來,說一句玩笑,想來你這也不是多麼嚴重。”

    “不讓我進去麼?”

    “讓!來來來,”流荒閃開身子,“進進進。”

    辛吾將自己關在了乾昶宮三天,終于憋不住,跑來找流荒了。

    天上三天,人間三年。

    夏夏身高抽得快,如今已經是個十二歲多點的少年郎了。

    流荒喚夏夏︰“去給辛吾叔叔倒杯茶水喝。”

    夏夏應聲去了,回來時,辛吾瞧見他如竹節般抽長的身高,笑曰︰“才多久不見,夏夏已經長這麼高了。”

    流荒笑罵︰“哪能用天上的時辰算人間的?”

    “也是,”辛吾笑得一臉哀傷,“瞧我,腦子都迷糊了。”

    夏夏倒完茶,就回自己的房里看書去了,青衣尚在教課,未察覺到辛吾過來。

    “說說吧,”流荒將茶水推到辛吾面前,“你是怎麼回事?莫不是叫小澤離開這事給愁的?”

    “流荒,”辛吾沉吟道,“你有沒有想過……宋白澤不是梟衍呢?”

    流荒抬起眼眉看他,神色緊張︰“如何說?”

    “那日,他要走,我攔著,他問我,知不知道自己愛的是他還是梟衍,打從一開始,宋白澤就沒有完全認同自己是梟衍,我對他越好,他心里就越難受……起初,我認定了他是阿衍,便沒有將這個放在心上。”

    他又道︰“可後來一想……宋白澤原身是太墟靈石,長開心智是早晚的事情,只不過,再早之前,阿衍滯留在大荒的執念附在了靈石上,後來,隨著阿衍的修煉,靈石的意念也慢慢覺醒了……並且壓過了阿衍的意識,修成了宋白澤。”

    流荒低垂著眼眉,手指不自覺地在桌子上輕扣了幾下︰“所以,你的意思是……小澤體內有兩種不同的意念,一個是潛藏的阿衍,一個是他自己?”

    “是!”辛吾臉色憔悴,眼神卻十分篤定,“這種事情雖然玄妙,卻也不是稀罕事。”

    “辛吾,”流荒神色復雜,“要是你能接受小澤不是純粹的阿衍這件事,你也不會來找我,但現在,你將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是想做什麼?”

    流荒絕對是最了解辛吾的人,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隱約有些擔心。

    辛吾苦笑︰“流荒,我不會傷害宋白澤!”

    流荒猛然心痛,她最是了解辛吾,辛吾也最是了解她,他倆甚至不需要溝通,就算差著十萬八千里,也能將對方的心理給摸個差不多的十成十。

    “對不起,辛吾。”

    “不說這個,”辛吾笑得像個苦丁茶,“我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性子,你擔心……也是應該。”

    “辛吾,”流荒正色道,“我信任你!”

    “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對你的信任,超越任何人,你是唯一一個我可以放心將大荒交出去的人,若是我不在了,我完全不會害怕天下大變,因為我知道,還有你!我對你的信任,即使……有一天你親手殺了我,我也能相信你這麼做不是有意的,或者,是對的!”

    辛吾眼眶微熱,他顫著聲道︰“我對你的信任,也同樣。”

    “辛吾,阿衍是我的直屬部下,但我一直拿他當自己的親弟弟看,渴望他能回來的心,一點都不比你少,但是……若事情真如你所說,阿衍和小澤是在共用一個身體,你會如何?”

    “宋白澤是無辜的。”他道。

    “對,”流荒順著他說,“小澤從一開始就是無辜的,是被我們拖累的,所以,傷害誰,都不能傷害他。”

    辛吾抬眼,但見流荒一雙神色認真的雙眸。

    “我不會傷害他,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辛吾滿臉無助。

    流荒沉聲︰“我知道,阿衍是你的軟肋。”

    “阿衍善良,”辛吾一瞬間暗沉下來的眸子疏忽亮了起來,“他執著,堅韌,不服輸,宋白澤的靈智剛開,如何能斗得過阿衍,是不是……他自己主動退下來的?”

    說完最後一句話,辛吾的眼里全是淚水。

    “阿衍定不願意拖累別人,他退出了……你說是不是這樣?流荒。”

    辛吾的眼楮戳得流荒心里抽痛,那雙眼楮她再熟悉不過了,在鬼境的時候,那雙眼楮里流光溢彩,顧盼生姿,可如今……

    那雙眼楮里包含了太多不該有的東西。

    淚水,傷痛,無奈,自責,懊惱,還有無邊無盡的思念。

    他與梟衍之間的距離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思念,深沉無邊的思念。

    流荒眼眶微紅,緊握著辛吾的的雙手,幾度哽咽︰“阿衍是最厲害的鬼族將軍,除非是他自願,否則……誰也擋不了他的路。”

    “流荒,”辛吾控制不住地放聲哭出來,“我好難受,心里好疼。”

    流荒伸手抱住他,在他耳邊輕輕說︰“我都知道。”

    宋白澤出現前,辛吾已經接受了梟衍再也不會回來了的現實,他未曾習慣,卻可以逼著自己習慣,這一過就是八千年,期間,他不知自己經受了多少絕望,多少痛苦,多少淚水……

    當他終于可以坦然面對的時候,宋白澤出現了,與梟衍一模一樣的外貌,一模一樣的聲音,不經意之間的動作表情都像梟衍……是在做夢嗎?

    他一定是在做夢,因為那是個永遠不可能再回來的人啊!

    可他就那麼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會哭會笑。

    是他回來嗎?是他回來了嗎?

    他不斷質問自己,瘋魔一般地質問自己,是……他的阿衍回來了嗎?

    可突然有一天,他卻悲哀地發現他的阿衍從未真正回來過。

    誰能告訴他,他要如何去面對這種失而復得?

    誰能告訴他,他要如何像以往一樣坦然接受梟衍已經不在的事實?

    原本……他已經習慣了的,他逼著自己習慣了的,這種絕望,有誰能與他真正地感同身受?

    “流荒,我怎麼辦?我能怎麼辦?”辛吾哭個不止。

    流荒喉嚨一陣陣發緊,幾次張口,都欲言又止……她能說些什麼?她又能說些什麼?

    語言是多麼貧乏的東西!

    高興時,它表達不出來;悲傷時,更是沒有一個詞能概括出那種悲涼的絕望。

    她只能一遍遍說︰“辛吾,我在你身邊,我在你身邊,辛吾。”

    辛吾這名字取得不好︰辛者,苦也,辛吾,苦吾。

    明明是個風流的家伙,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該死的明明是她啊!明明是她!

    為什麼死去的偏偏是他們的阿衍?

    大荒真是跟她開了一個好大的玩笑,重生與再造,竟要踏過兄弟為她死去時流下的鮮血!

    鬼王若要重生,就必須浴血!

    這血!不是自己的,而是鬼族軍團!

    這便是眾鬼存在的最大意義︰為鬼王而死!誓死效忠鬼王!流盡全身的血液,以求鬼王重生!

    王,如果沒有最忠實的信徒,就不配為王!

    換言之,若是有一天,夜鬼軍團將不再絕對效忠流荒,那麼大荒很樂意將她淘汰掉,重新孕育出一個更厲害更變態的新鬼王來。

    從前,流荒以為鬼王就要保護自己的軍團,自從梟衍死後,她才明白,鬼王是飲著他們的鮮血不斷壯大起來的怪物!

    辛吾說︰“我想念阿衍了。”

    流荒說︰“那就去看看他吧。”

    辛吾應聲說好,便去了大地之心。

    這是他八千年以來第一次踏足這片特殊的土地。

    他放不下梟衍,更不肯放過自己。

    那身黑  的鎧甲閃爍著冷耀的光芒,似乎是不甘心待在著冷冰冰的大地之心,又好像是在替自己的主人驕傲。

    即使過了千年未見,那身鎧甲仍準確無誤地刺痛了辛吾的雙眼,它說著無聲的話,講述著屬于梟衍的英勇一生。

    辛吾伸手摸了摸被鎧甲從頭到尾護著的梟衍的臉,冰涼卻柔軟的觸感,叫他渾身顫抖不止,這才是梟衍的身體,梟衍的溫度。

    辛吾淚眼模糊︰“阿衍……對不起,我,一直,不敢來……看你,對不起。”

    “你心里在怨我吧,將你丟在這不見天日的地心處,”他兀自說著話,明知道他听不見,依舊在絮絮叨叨,“有個人長得跟你一模一樣,青丘汶私同我說,你殘留世間的意識附著在他的身上,我還以為是你回來了……”

    “阿衍,你剛走那幾天,我一直在釀桃花釀,釀完後全放到了你這里,你看看,這周圍都堆得要放不下了,你那麼喜歡喝,我怕你不夠……”

    辛吾捂著臉放聲大哭︰“我以為再也不會釀了,可那天,與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來了,站在我眼前,能說會笑,我以為是你回來了,特別高興……高興得我一直都覺得恍惚。”

    “所以,我又釀了桃花釀,還和他一塊摘了桃花……”辛吾泣不成聲,“可後來我才發現,他不是你……你還是沒有回來。”

    “可你的意識還在他的身體里,阿衍,我若是不喚醒你的意識,你就要永遠消失了,可我若是喚醒了,又對他格外地不公平,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阿衍。”

    辛吾側躺在梟衍身旁,伸手將他攔腰抱住,靠在他的肩頭上。

    以前就是這樣的姿勢,梟衍剛走那會,辛吾終日將自己關在大地之心,就這樣抱著梟衍,要麼哭,要麼笑,要麼兀自說話……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