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輕風紫墨畫離姝 > 第六十一章 酈山密室

第六十一章 酈山密室

作品:輕風紫墨畫離姝 作者:醉里無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普通人的血根本不可能馭得了法寶”

    秦貊開口說道。

    林輕墨隨口回道︰“那你就當我不是普通人唄,我爹爹可是清越真人!”

    她實在不明白,這種事情有什麼可問的。

    秦貊一把將林輕墨拽了過去,“據我所知,只有身負血咒的人才能做到!”

    林輕墨將秦貊推開,氣憤地說道︰“什麼亂七八糟的血咒,那是什麼東西?”

    如果不是自己引血助他結陣,此時這個毒皇怎麼可能還能如此安然無恙地質問她。

    見林輕墨一臉不信的模樣,秦貊由著她將自己的手抽離,然後說道︰“一種禁術,有的修仙人為了讓自己的速度加快,消耗自己的血肉,以自己和他人的壽命換取靈力,期望能夠早日修得仙體。”

    林輕墨一臉不恥,“那不就是你嘛,結血陣用無辜之人的性命助自己修得仙體!”

    如果不是上次他們到的快,覓山下整個村莊的人早已變成一堆白骨。

    “呵”

    秦貊冷笑一聲,並不回話,起身往洞內走去。

    “怎麼,你這什麼表情,敢做不敢認嗎!”

    林輕墨跟在秦貊後面,邊走邊說。

    待兩人走進洞內,秦貊隨便找了一個位置閉目休息,全然不理林輕墨凶狠的目光。

    “真是個白眼狼,早知道剛才不幫你了!”林輕墨忿忿說道。

    秦貊又是冷笑一聲,淡淡回道︰“你不幫忙,先死的肯定是你。外面的情況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建議你保存體力,不要說廢話。”

    說罷閉目打坐,再也不理會她。

    說到體力,林輕墨方才想到,自己好像突然沒有之前那麼餓了,精神也好了不少,好像剛才不是在放血,而是在吸收靈力。

    真是奇怪。

    林輕墨在遠離秦貊的地方坐下,看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再看看黝黑的洞里,決定練習一會兒虛無心法。

    興許,自己的身體就是因為有心法的加持才能堅持到現在,否則以自己以前的體質,可能這會兒連爬都爬不起來了。

    黝黑安靜的洞內,一個身穿黑衣的瘦小少女和身穿藍衣的男子靜靜打坐,平穩的呼吸聲響起,時間,好像慢了許多。

    酈山

    從大殿離開的酈山掌門胥逸翮走進一座空曠的庭院,大手一揮,院內平地上出現了一棵大樹。

    大樹之下,一個低矮的石門出現在眼前,胥逸翮將身上的掌門黑袍攏了攏,彎腰從石門走了進去。

    深不見底的狹小甬道里死一般的寂靜,胥逸翮從身上摸出一個火折子,十分熟練的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點了一下,一盞油燈便燃燒了起來。

    空氣中彌漫著濕重的霉味,香油燃燒的淡淡香味夾雜在當中,讓這冰冷黑暗的地方有了一絲的溫度。

    胥逸翮高大的身影在甬道里拉出一條長長的影子,沉穩的腳步聲響起,轉眼之間,便走到了另一個石門前。

    “前輩,我來了。”

    胥逸翮在門前低聲說道,見門後沒有聲音,便伸手拉動旁邊的機關,  聲響起,笨重的石門打開,一個寬敞明亮的房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與甬道不同的是,屋內不僅燈火通明,溫度適宜,而且屋內擺設齊全,除了生活必需的床和桌子、椅子外,甚至還有一個比尋常書桌大了不少的書桌,桌後坐著一個面相溫潤的男子,後面的書架整整齊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書籍。

    “前輩,這幾天還好嗎?”

    胥逸翮走向書桌前。

    男子對胥逸翮視若無睹,手中握著一只毛筆,流暢的在書桌的紙上揮筆。

    見他口中的“前輩”並不理會他,胥逸翮走到書桌前,低頭看了過去。

    只見潔白的紙上,繪著一個女子,縴腰細眉,眼楮笑得如同天上的月牙一般美麗,明明是墨筆所繪,卻仿佛自帶這世間一切的顏色。

    美好的不可方物。

    男子最後將筆尖的墨勻了一些下去,然後輕輕在畫中女子的額頭一點,如水滴般的胎記出現在了女子臉上。

    “前輩的畫功真是愈發的精進了,這畫真是栩栩如生啊!”

    胥逸翮贊嘆道,與之前對待長老們的態度不同的是,胥逸翮看著男子的眼神帶著由衷的敬意,如果沒有在大殿上的事情,會讓人誤以為他只不過是個本份謙遜的讀書人,而不是為了掌權血洗同門的酈山掌門。

    男子用手小心翼翼的將畫紙拿起,然後輕輕的向紙上吹了幾口氣,見墨干得差不多了,又細細的看了幾眼,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似乎是習慣了男子的態度,胥逸翮轉身坐到放著茶壺的桌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淡淡說道︰“今天酈山來了兩個不速之客,有一個是軒轅公主,還有一個魔族的人,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我在水鏡中還看到了他們的同伴”

    杯中的熱水繚繞上升,胥逸翮呷了一口,繼續說道︰“一個竹妖,一個您應該認識,三清門的首徒沈如風,跟著他的,還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

    說到這里胥逸翮停住,看向男子,只見男子仍然一副充耳不聞的樣子,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剛繪好的畫。

    笑容,在胥逸翮臉上出現,他一邊把玩手中的水杯,一邊繼續說道︰“她的名字,叫林輕墨。”

    男子溫潤的臉龐登時崩住,眼光從手中的畫離開,看向胥逸翮。

    “你再說一遍,她叫什麼?”

    胥逸翮將水杯放下,直面男子質疑的眼神,重復說道︰“林、輕、墨”

    像是被擊垮了最後一絲的理智一般,男子將自己珍之、重之的畫一把拍到桌子上,向胥逸翮大聲吼道︰“你想干什麼!”

    胥逸翮慢慢站起身來,向男子輕聲說道︰“噓,前輩莫要激動,否則您體內的毒,可能會控制不住的!”

    “她現在在哪!”

    男子緊緊盯著胥逸翮。

    胥逸翮並未直接回答,而是從懷中摸出一本薄冊子,放到書桌上,“您知道我一直想干什麼,雖然您這麼多年都被囚禁在這里,但我對您也一直恭恭敬敬,衣食不缺,旁的不說,如果當初不是我在靈山以命相搏救回了您的性命,此時,您又如何能夠再次有和家人團聚的機會呢!”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