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玄門異事錄 > 第一章 玉盒

第一章 玉盒

作品:玄門異事錄 作者:神棍書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書到此本就應該完結了,可是我一直在琢磨完結篇寫什麼,中泰斗法還是抓鬼,為了這個問題也是絞盡腦汁,因為短篇人氣過低,不想寫太多,因為精品內容自然是就在下半年的新書《古道》中,集風水奇術,神墓古國,山海經傳說為內容而成!

    既然想不出來,那就出門溜達,三四月的麗江依舊是白天熱晚上涼,我每天就是古城文昌宮和酒店兩點一線的路線…文昌宮很靜很適合寫書寫到精神焦慮的人去,某一天,我記不清楚了,往常一樣古城回酒店,看到一間茶舍,準確來說是茶廠茶葉的批發門店,奇怪來來回回一個月了為啥我就沒看見過這個“免費品茶”的茶店呢!

    不要誤會,我不是佔便宜的人,對于這種所謂的免費,我是不信的,哪有免費的午餐,只不過我的茶也喝完了,對于我這樣一個茶人來說,沒茶是不行的,就在頭腦風暴的一瞬間,茶店內喊讓進入喝一杯茶,沒有什麼猶豫進嘍,反正在古城一個所謂高陽茶葉店被坑一次了,當肯定不能上兩次。

    流程就是進店,客氣,喝茶,閑聊…然後就持續了一個禮拜,我依舊還沒有買茶,但是每天幾乎都去喝一次…有點無恥了…其實主要是我沒定什麼時間離滇,所以也就在琢磨走的時候在買,這期間聊天聊到了我的職業是個新晉文寫手,然後就聊了一些,都是九零後的女孩,按照我的年級他們還的確。

    既然聊到了這個問題,那麼自然本人也想問問他們喜歡看哪種文,作了一些了解,他們也搜索了我的作品,不過女孩子麼都不怎麼喜歡恐怖類的,多少有一點失望…

    再次喝茶的時候,有個胡姓妞,古靈精怪的,經常看斗字開頭的,也看散文類,說真的當我看到她的那個散文書的時候挺詫異的,畢竟像她那個年紀的喜歡這種沉澱文的真的不多,閑聊之余聊起了我短篇完結問題,丫頭問道,你會寫盜墓麼,回答當然是會,也就是這麼一問,我想起來這次來雲南路過昆明古玩城見張守一的徒弟鄭一時,他給我講的一個故事…一個關于龍的故事…我驚詫到,難道這個世界上真有龍麼,鄭一笑了笑示意我喝茶慢慢听…

    故事是從張守一三人團再重聚開始的,在那個特殊時代張守一由于身份原因被下放到了東北,在哪里認識了兩個好兄弟姜晨人稱姜大胖,其實他也就長得比較塊大,肚子有點油膩,另外一個是楊華比較沉默寡言,而且身手超級好,據說他跟姜晨算是一個大院的孩子,他們的感情不亞于戰場上那種戰友情…後來因為一些事情,他們逃出了東北,他們不清楚的是文革也快結束了,再後來他們分開了,這一分開就是五年,五年三兄弟天各一方,分開後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逃跑被抓住後有多麼嚴重的後果,張守一表示自己要回道觀找師傅,而姜晨和楊華準備南下,由于二人沒有固定地址,索性就要了張守一的地址,相約時局穩定了兄弟三人一定要重聚,就這樣一下分開了五年…

    五年變化也很大,撥亂反正,等等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張守一也跟著師父雲游各地,因為一些政策原因,師父也就沒有去做什麼大廟當家,時不時就是各地道觀溜達,然後由于自己好酒,就搞了一個酒館,自己釀酒自己喝也賣…張守一就在這酒館一邊打理一邊自學道經,因為師父此時已經多少有些酒毒過深,就這樣一年後師父羽化了。

    張守一料理完師父的後事,總覺得這酒不是好東西害了師父,索性改成了茶館,是不是他也給周圍的鄉里鄉親開點中藥方,口碑那也是在外的,在說說大胖和楊華,二人南下倒騰東西各種被打擊,二人想這也不是辦法,索性一路奔向了關中直接參與了土耗子的行列,別說這二位也真是有天賦,很受西北土皇的賞識,不過二人不想一直授人以柄,而且這種行當說不好哪天就被埋在下面了。

    二人一合計,找張守一他們尊稱的三哥去,一番好找,在一個茶館見到了張守一,三兄弟也是當晚推杯換盞,東北的過往,誰也沒在提及,第二天酒醒,三人商量做點正經贏生…原本大胖說投資茶館擴大,但是被張守一阻攔了,雖然他不怎麼會做生意,但是他也明白這種行當不怎麼賺錢的,畢竟那個年代喝茶品茶少之又少…

    二人很听張守一的,畢竟在東北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把他當作領頭人了,現在依然是,後來張守一提議他們可以開設古玩店,但是不能去盜墓,可以走街串巷收那些老物件,大胖一想,對啊誰家里沒有那麼一兩件老東西,雖然經歷過破四舊但是不見得就都打壞了,而且此時人們的生活生活水平很低,拿老東西換成錢何樂而不為,想好了說干就干,二人在市里盤了個古玩店,大胖去搞了一個二手的偏三摩托,就這樣經常會簡單一個胖子駕著偏三摩托追村里大黃狗的畫面…

    美好的生活總會被各種各樣的原因打破,誰也不例外,三人在一塊的之後的那半年算是最平靜估計也是張守一這一生過的最舒服的半年,在那半年里,茶館被大胖二人粉刷一新,古董店事業也算是有起色,在那一帶也算混的挺開闊。

    哥三每天晚上喝著酒吃著菜,倒也有那麼幾分快意人生,想著什麼時候兄弟三人在成了家那日子也真是舒坦了。

    話說下半年的一個中午,大胖超子興沖沖的抱著一個包裹往茶館趕,等茶館沒什麼人了,就早早掛了停業的牌子在大門上,直接拉著人說有大喜訊宣布…

    一幫人看著他那得瑟的樣子也不說話,就那麼看著他,搞的他好沒面子的說,只好乖乖打開包裹,頗有幾分得意說自己搞來了一個寶貝,不過這個寶貝自己一時半會打不開,所以等三哥回來給看看。

    這是中午時候,一個年輕女子來找她說自己有個祖傳的盒子,听祖上說是從大內流傳出來的,一代傳一代,只不過到她爺爺那一代,因為文革意外死亡,就沒人知道這個東西怎麼開了,可是祖上有祖訓,五百年後必須開啟拿出里面的地圖,尋找祖上的墳墓進行遷墳,她找了很多人都沒辦法眼看時間將近,死馬當活馬醫了,如果大胖能打開,有豐厚的報酬不說,墓里的東西隨便他挑,大胖一想五六百的大墓那好東西一定很多,而且還有豐厚報酬就答應了,可是這女子拿出盒子大胖鼓搗了半天也沒辦法,就說讓女孩回去,等他研究一下,女孩答應了臨走之前告訴他,千萬別用外力破開,不然一定會爆炸。

    此話一出,直接打消了大胖想拆的心思了,雖然他半信半疑,不過曾經下墓下多了,也對中國老祖宗的消息機關相當的佩服,想到這里他在仔細看了看這個盒子,外觀有些神仙浮雕,既然如此那就找張守一去,他見多識廣的一定知道這東西是什麼,索性直接關門挎山摩托呼嘯而去,只是他沒有發現此刻在不遠處有一雙眼楮看他走後,也消失了。

    大胖這貨正說的起勁呢,張守一從二樓上完晚課下來了,直接很狗腿閃過去道︰“三哥忙完了?。”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見是他們,張守一問了一句,同時因為今天的一個打卦張守一眼中有著一絲兄弟二人不曾發現憂慮。

    張守一給他們泡了一壺茶,茶葉是今年的新茶,喝起來苦中帶著一絲甜。

    喝一口茶,大胖拿出了那個包裹著的東西,一個綠油油的東西來,超子遠看著挺像一塊玉。

    張守一接過來一看,這東西還不光是玉的。這是一個方形的盒子,大不過玩具魔方那麼大。這盒子一共八個面,其中四面是玉的,四面是青銅,其中青銅的那個面上刻著不少文字,這文字張守一太熟悉了,可以說也是這個文字當初讓師父受傷,其實師父死一半是酒一般是傷。

    張守一沒說話,示意大胖解釋,大胖放下茶杯說道︰“是一個女子送過來的,你給瞧瞧里頭的門道。”

    “怎麼,遇到不干淨的東西了?”張守一以為是大胖收貨的東西遇到什麼鬼物件了,這事他們不是沒遇到過。

    大胖說道︰“不是,我曾經也經常下墓,只是這個東西給人的感覺陰森森的,說不上來,而且上面的畫估計咱們這幾個人也就三哥能看懂。”

    這上面的文字,大多數都是張守一所不認識的,古代文字並不是很發達,所以文字的發明往往只用于一些重要的詞匯,比對著宗門典籍的記載,他還是找到了其中一個熟悉的字體,在這方黑子的其中一面的一行字中,張守一找了一個“閩”字。

    “我不是很能確定這東西是干什麼的,但我有點懷疑我們看到的恐怕還不是這東西的本來面目,如果我沒猜錯,這東西應該是一個盒子,真正重要的東西在這個盒子的里頭。”說著張守一便去找了一個手電,幾個人進了光線較為黑暗的屋子里,拿手電對著玉的那一面一照,卻見光線從這頭穿了進去卻在另外一頭沒有穿出來。

    回到門口,張守一指著那方形盒子的頂部那個孔說道︰“你們看這個紐,應該不是後天加工的,有點像是一個鑰匙鎖。古代有很多工藝可以達到巧奪天工的地步,大胖你做這一行久了應該知道。”大胖听著點頭表示同意,說道那個女子也說是個盒子,就是不知道這東西叫什麼怎麼開,張守一听了接著說道︰“如果說這是一個裝著東西的盒子,那麼這個紐就極有可能是一個鑰匙開關,這東西也叫做八卦玲瓏鎖,只有找到正確步驟口訣才能完全打開這個盒子。”

    大胖笑道︰“本來我想著直接找個鎖匠就完事了可是…。”

    不等他說完張守一搖搖頭道︰“八卦玲瓏鎖最為巧妙的地方是它只有一次開鎖的機會,只要你步驟一錯,這玩意就會有一個內部自損系統。曾經我們門派也有這樣一個類似的東西,據說是開山祖師爺那一輩傳下來的的,師祖有令不到門派生死存亡誰都不許打開這個鎖,一直傳到了我師傅那一代給毀在那群紅兵手上了,他們拿了去用刀子硬撬,結果里頭也不知道裝著是什麼東西當場就給炸了。”

    大胖尋思著問道︰“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找不到這鑰匙豈不是永遠也打不開里頭的東西?”

    “也可以這麼說,這東西寶貴的不是這盒子,而是這盒子里頭的東西。能用這麼巧妙的工藝保存的東西想必是非常重要的,還有,這東西上面畫的這匹馬其實不是馬,而是龍馬。”

    “龍馬?”

    張守一點點頭道︰“不錯,這就是龍馬,河圖的名字就是照著這匹馬取得。有段記載叫做《龍馬記》,上面是這麼寫的︰龍馬者,天地之精,其為形也,馬身而龍鱗,故謂之龍馬。高八尺五寸,類駱有翼,蹈水不沒,聖人在位,負圖出于孟河之中焉。傳說中伏羲氏觀天下、看龍馬之身,出河圖。”他接著說道︰“你們看這馬身上的圖案,其實就是八卦圖的原型,這東西確實有點不簡單。”

    整整一個下午,他們幾人都在研究這玩意,到了天黑,那個方塊盒子並沒有還給大胖,張守一在床上一直在研究著,不知不覺的他竟然睡著了,接著便做了一個夢…………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