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魔法師拉斐爾傳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怎麼?有膽子犬吠,沒膽子動手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 怎麼?有膽子犬吠,沒膽子動手了?!

作品:魔法師拉斐爾傳 作者:殘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不說這些士兵們的點頭稱是,和軍官的又一陣交代。

    拉斐爾他們繼續開赴聖赫利爾海港的港口,書記官遠遠地就看到船只之上的神徽印記,對著身旁的一名士兵附耳說了幾句話,這名士兵就領命而去。船員們看著港口位置有著各色船只停靠,碼頭之上也是人聲鼎沸,人來人往,心中更是火熱了幾分。手頭上的動作也顯得更加勤快起來!

    船只緩緩的停靠在了聖赫利爾海港一處空位之中,因為船上有貨物的緣故,範倫鐵恩就停靠在臨近木質走道的方位,通常這種位置會比普通船位的費用更高,不過只是多幾枚銀索爾的事情拉斐爾還是負擔得起的。

    船員們做著船只的停靠事宜,這一次停靠費茲捷勒會花費一些時間修整,船員們也能夠難得的多出好些天的假期,所以為了能夠更好地休養生息,大家對于這最後一件事情都顯得十分上心。

    那名大腹便便的書記官抱著一本厚厚的黑皮書籍來到了甲板之上,神色傲然,絲毫沒有如同先前那位軍官的敬畏之心。

    “誰是這艘船的船長?”書記官趾高氣揚的出聲說著。

    “我,是我。書記官大人。”身為商人的費茲捷勒一直都為眾人處理這方面的事宜,所以穿過船員們走了過去,只是看到這名書記官的表現心中也有幾分不喜。但,商人的和氣生財讓他還是扯出一臉和熙的笑容。

    “恩?”書記官上下掃視了費茲捷勒一眼,點了點頭。“從哪兒來的?”

    “易卜拉欣港,書記官大人。”其實這種書記官沒有爵位,只是因為佔據一個方便的職位,這些商人圖方便就叫得順溜了。而通常這些家伙也就不會為難他們了。

    “易卜拉欣港,听說那兒不是被一伙海賊們給入侵了。前些日子大帝才調派海軍前往此地,你們不會是海賊派來的細作吧?”書記官這話語說出來讓費茲捷勒的臉色有些不好,首先他們還真的是跟黑旗海賊團有所牽連。其次,書記官這句話可謂是包含禍心,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他們這船人可都要被下黑牢的!

    “書記官大人這些話可不能夠亂說!”費茲捷勒本來要從腰間取下錢袋的動作都為此停了下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個書記官的表現讓費茲捷勒感覺到了不對勁。

    “我亂說嗎?至于是不是我亂說那就要讓我們來查查看了!”書記官說著,遠處傳來一陣十分整齊的腳步聲,一隊身穿深紅色盔甲的士兵邁著十分整齊的步伐向著他們這兒走來。這些士兵手持著長槍,讓圍在碼頭等待工作的一些苦力們紛紛一哄而散。

    看到士兵們的到來,這名書記官立馬腆著肚子來到領頭士兵的前面,點頭哈腰的說這些什麼。

    “最近到底發生了事情,怎麼軍方抓著神殿的人不放過?”苦力們紛紛小心的看著不遠處的士兵們,看了一眼周圍,小聲的說著。

    “噓這種事情可不能夠亂說。你想被抓起來嗎?安分點,看看能不能夠干個幾單。”一旁的同伴立馬捂住了他的嘴巴,眼神四處瞄著。

    “例行檢查!”這些士兵無視船只之上印刻的那些神徽,大搖大擺的走了上來,一副剛正不阿的模樣。

    “把貨物搬上來。”還好在毒龍島的時候就將所有的違禁品放在了其中,調換了一批更加值錢的藥品,否則這次倒是有些麻煩了!尤其這些士兵怎麼看都不像是檢查而是要找茬!

    士兵們很不客氣的將封裝完好的箱子打開,檢查其內的藥品,甚至還隨意丟棄在船只之上,海員們紛紛對這些粗魯的士兵們怒目而視,範倫鐵恩也冷冷的看著這些家伙手頭之上毫不客氣的動作。不過這些士兵們顯得毫不在意,似乎根本就是在等範倫鐵恩他們動手一般!

    “恩,貨物檢查完畢了,沒有什麼問題!”看著一地的藥品,這名士兵領頭說了這麼一句話。費茲捷勒雖然心下十分的不滿,不過還是帶著笑意的走上前去,“大人既然已經檢查完畢,那麼我們是否能夠正常停靠在海港之中?”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商人們在很多時候對于這些事情都會選擇息事寧人。民不與官斗,這句話不管放在哪個時代都是真理!

    “大人,船艙之內我們還沒有檢查呢。說不定這些家伙把那些違禁品放在船艙之內呢?”一旁的一個士兵高聲說著,語氣之中帶有戲謔的味道。

    “哦,對。差點把這地方給忘記了。很抱歉,船長先生。船艙我們也要檢查一遍,這也是為了聖赫利爾海港的安全。畢竟你們是從易卜拉欣港來的,我們不得不小心謹慎點,請您諒解!”兩人就如同唱雙簧一般,一唱一和的演著戲。

    “大人,您不覺得有些過分了嗎?”即便費茲捷勒再怎麼隱忍,看到對方這麼的肆無忌憚,臉上也露出一片陰沉,語氣也帶上了怒氣。

    “怎麼,你們想要違背聖赫利爾海港的政令嗎?”看著費茲捷勒的模樣,這名軍官一點都不感到害怕,相反還一臉正義凜然的說著,一副不畏強權的忠臣模樣。

    “大人,我希望你能夠慎重考慮一下,這絕對是為了你們好。”費茲捷勒這句話听在這名軍官的耳中總有一種逞強和強撐的味道,為此甚至出手推搡了費茲捷勒。

    “鏘鏘鏘!”海員們看到費茲捷勒被這名軍官如此無禮的推搡在地,面色整個都陰沉了下來,這些日子以來他們本就過得十分無趣,這些家伙無疑給了他們一個宣泄口。這些海員們都曾經在海上為生計拼搏過,身上都沾染有血性,被人在頭頂上拉屎可沒有繼續容忍的理由。

    阿瓦尼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費茲捷勒,然後加入對峙的人群之中,他干了這麼多年的佣兵,還是第一次跟這些帝國士兵對峙上,平日里他們也是見到這些家伙都會乖乖避讓。不過現在?船艙之內的拉斐爾給了他們奮起反抗的勇氣!

    他們很清楚,以拉斐爾的脾性,一定不會為這種事情怪罪他們!

    “你們做什麼?!這可是公然妨礙公務和非法進攻!怎麼?都想要嘗嘗我們聖赫利爾海港的牢飯不成?”這名軍官一點不露膽怯,一把抽出自己身側的長劍,身後的士兵們則紛紛拿著長槍對向海員們。

    “你們聖赫利爾海港的牢飯好吃嗎?”一道年輕的聲音從船艙之內傳了出來,聲音十分的慵懶和不屑。讓船員們紛紛更具勇氣,將乃兵之膽,拉斐爾的無所謂的態度讓船員們十分受用!

    “好不好吃,你進去吃吃看不就知道了。”這名軍官看到從後面走來的是一個年輕人,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以為又是哪位不識好歹的神殿人員。這些日子他可是抓了不少這種人,以為仗著神殿的名聲能夠讓他們感到忌憚,但下場自然都已經呆在了聖赫利爾海港的監牢之中。

    雖然不清楚上頭為什麼要抓捕這些神殿人員,但他們也懶得理會。抓住一個神殿人員他們一個小隊能夠分到一百枚金索爾,這就足夠了!他們最近的行為可是為了他們累積了一筆不少的金索爾了,等到在干個幾票他們就打算回到鄉下,看看能不能從哪個貴族的手中買下一塊農田也當一個莊園主,過些天清閑的小日子!

    所以在听到有一艘印有神殿標記的船只時,這支留守的小隊可是興奮壞了。這一個人一百金索爾,一艘船少說也有個百八十人,抓上這麼一船的人,他們就直接奔向小康了!

    “我實在懶得跟你動粗。既然你是按照帝國律法行事,那麼我就跟你講講帝國律法。我,拉斐爾亞伯拉罕,實權男爵,神授男爵。按照帝國律法,除非我作奸犯科,否則帝國士兵無權對我個人以及名下財產以強迫的手段進行收繳!”他實在是懶得跟這些士兵們在這兒打太極,這一船的貨物對他來說也無足輕重,即便真的被這些士兵全都收去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先前收買黑旗海賊團旗下的海賊,雖然花費了不少金索爾。但是對比本杰明所留下的那批金索爾,完全是無關輕重。為此拉斐爾還給杰克肯威他們留下了一百萬金索爾當做發展資金。所以說,這一船的貨品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只能算是零錢而已……

    不過自己手下被人打了,那就不同了。作為老大,在這種時候連一個屁都不敢放,那還當什麼老大?

    實權男爵,證明拉斐爾手中擁有領地以及一切自主的權利。這種貴族即便是出自偏遠小鄉鎮也遠比那些虛餃貴族說話更有分量!神授男爵,這東西的分量就比實權男爵更加的尊貴,這需要由三個神殿提名,三位神祗同意才能夠獲得的一個身份!

    這玩意可就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了!也是拉斐爾在珀金港的所作所為讓三基佬很是滿意才得到了這個身份!拉斐爾的這個身份讓他在面對更高階貴族的時候無需行禮,相反那些家伙還要對拉斐爾屈身行禮喚上一聲,“尊敬的神授男爵冕下!”

    而神殿方面,別的神殿不好說。三基佬的神殿成員在自己的面前也要謙遜有禮,不能有絲毫的逾越!不過因為是三基佬賦予的神授男爵,以三基佬的團結和威望,其他神殿的成員看在三基佬的面子上也不敢再自己的面前大放厥詞!

    “哈哈,什麼狗屁實權男爵。這種身份的人在聖赫利爾海港不知道有多少,一個鄉下來的小貴族都敢在這兒叫囂了嗎?真以為我們聖赫利爾海港的軍隊是被人嚇大的?”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僵局,又是幾對身著深紅色盔甲的士兵向著這兒趕來,為首的幾人都騎著一匹高頭大馬,顯然比身前的這個軍官身份更高。

    “而且還什麼神授男爵,你也就只能夠唬一唬他們這些不明真相的家伙了。奧托雷帝國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神授貴族了,還神授男爵,你說你是神授騎士我還覺得靠譜一些!”又是一聲不屑的嘲笑聲,這些人的年紀普遍年輕,臉上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模樣,看上去應該是一些鍍金貴族。

    一個家族的人員眾多,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有相應的爵位劃分。所以那些有實力的貴族會讓一些旁支或者無望成為繼任者的人找一個鍍金的地方,而軍隊往往是他們的首選。運氣好活下來,有點功績,上面的人就會為他們運轉一番,通常也能夠得到一個虛餃騎士的爵位。如果具有天賦和能力,家族可能還會分出更多的資源進行培養。

    這也就造成了整個貴族圈之中盤根錯節,一個石頭投下去隨便砸到一個家伙,他的後面可能都會有一個如何了不得的家族。

    見到拉斐爾被這些家伙如此侮辱,船員們紛紛身子前傾,就等待拉斐爾一聲令下跟這些家伙廝殺在一起了。拉斐爾給他們的福利待遇優渥,性格好,帶人寬容,實力強,腦子好,有前途!這讓這些船員早就想要在拉斐爾的面前表現一番了!

    如果能夠長久的傍上這棵大樹,他們的後半輩子還有什麼需要愁的?尤其拉斐爾本身就是一名領主,跟著他混如果未來能夠分得些許田地那就能夠更好的娶妻生子,也不用再海上這般漂泊了!

    “是嗎?”拉斐爾笑著,從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件刺有金邊的白色長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長袍的袖口位置印有三神各自的神徽,體內的聖潔之力見,其上光芒閃耀,一道瑩瑩白光在拉斐爾的周身浮現,顯得神聖異常!

    “這……難道這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家伙真的是神授男爵?”這些二世祖有些遲疑了,抓捕一些不知名且沒有神殿的聖職者他們還是有這個膽子的,要是公然抓捕一個神授男爵那麼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神殿的人肯定會立馬發瘋的!那後果可不是他們所能夠輕易承擔的!

    “怎麼?有膽子犬吠,沒膽子動手了?!”拉斐爾說著,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語氣冷冽的說著。他本身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無法做到被人指著鼻子罵還笑臉相迎的!

    感謝書友ong森一百起點幣打賞。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