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邪世帝尊 > 第1046章 與子同舟

第1046章 與子同舟

作品:邪世帝尊 作者:幻之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節!    房間內的氣氛,因這一句話而變得有些凝固,空氣仿佛都涌動著無形的火花。

    葉朔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半晌,終是有些無奈的嗤笑一聲,在她身旁盤腿坐下。

    “好,就按你說的,這是個游戲,那你是覺得,在游戲里想干什麼都行,出賣同伴也行,殺了同伴也行,是嗎?然後如果到了真實的戰爭,你就立刻變得寧死不屈了?”

    喬曦瑩動了動嘴唇,剛想辯解,葉朔又一口氣的說了下去。

    “你現在能說得出這種話,那就是因為你根本就沒有當一個戰士,當一個軍人的自覺!游戲里你都能這麼朝秦暮楚,到了真實的戰場,威脅到的是你真實的生命,你真的會有做出犧牲的勇氣?”

    “就像以前我在學院里的時候,也總有人說,平時的測驗隨便做做就好了,反正也不是大考,他們也是覺得,到了大考的時候,他們一定會認真起來。但是結果呢?平時成績不好的人,到了大考照樣還是考不好,既然沒有付出過相應的努力,你憑什麼認為天上掉了餡餅就會砸在你頭上?”

    “是,可能這確實只是一個游戲,但是它是讓我們更加接近戰場,了解戰爭的殘酷!這樣的游戲,值得我們每個人用全力去對待!”

    這一連串的話,堵得喬曦瑩啞口無言。葉朔說完後,也是連喘了幾口大氣,表情漸趨緩和。

    “關于你的處罰,我已經想好了。小懲大誡。這段時間軍營里的一切內務,就都交給你負責了。”

    見她習慣性的噘起了嘴,又不禁寵溺一笑︰“別急著抱怨。到時候你干什麼活,我也干什麼活,我陪著你一起受罰,行了吧?”

    喬曦瑩又是發怔,又是一陣莫名的感動,猶豫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干嘛要這樣啊?”

    葉朔無奈的一拍腦門︰“誰讓你是我的將士呢?我的將士犯了錯,我這個主帥也應該受罰。而且,這也是為了讓你明白,不管你犯了多大的錯,隊伍都不會放棄你,我們始終都會陪你一起承擔。”

    “軍隊,會把每一位戰士都當成自己的親人。那麼戰士,是否也能同樣把軍隊當成自己的家?”

    這,就是他最終想出的處置方式。

    對于犯了錯的將士,他會嚴懲,但同時,他也會選擇陪著他們一起受罰。

    軍紀不能松散,人心也要維持,他願意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與將士們“甘苦與共”。但願這個方法,能夠如願增強軍營的凝聚力。

    喬曦瑩怔怔的望著他,在她那雙清澈的眼楮里,葉朔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

    自此以後,葉朔和喬曦瑩的“共同受罰生活”就開始了。

    小院里,喬曦瑩一臉哀怨的劈著柴,時不時就轉頭望一眼身邊的葉朔,似乎是在等他喊停。

    或許是由于太沒經驗,此時又極不專心,沒多會兒,喬曦瑩就發出一聲痛呼。可憐兮兮的豎起一根手指,木刺已經深入根部。

    葉朔卻並沒有選擇不聞不問,而是捧過她的手指,耐心的為她處理傷口。

    感受著這份呵護,喬曦瑩好像也沒有那麼害怕了。她靜靜的凝視著他,這個雖然同樣笨手笨腳,卻一直精心照顧著自己的人……

    那句到了口邊的“你行不行啊”,也不知不覺的咽了下去。也許,是她不願褻瀆了他此刻的專注,不願破壞了這靜謐的一刻。

    幾根柔柔的發絲灑落下來,飄拂在兩人之間,不知不覺,就在他們身旁系起了一個緣分的結。

    ……

    夕陽下,喬曦瑩在校場上呼哧帶喘的跑步。這同樣是額外的懲罰項目之一。除了打理內務,還要加跑一萬米。不限時間,跑完為止。

    起初,喬曦瑩並沒有什麼路程的概念,還拍著胸口,一臉豪邁的說︰“不就是一萬米嗎?小意思!看我的吧!反正干什麼都比做內務強啊!”

    這也難怪,人們總會習慣性的認為,自己正在做的事是最困難的。對于未知,卻失去了應有的敬畏。

    這會兒,看她的步伐,東倒西歪,好像立刻就會癱倒了下去,額頭上布滿了黃豆大的汗珠,面頰潮紅如血,雙腿移動得越來越慢。會死!她覺得自己會死!

    正在她步步落後的時候,在她的背部,忽然被人輕輕一推。

    葉朔加快腳步,跑到了她身側,一面含笑調侃道︰“還行嗎?我听說天聖學院,現在連初等部都已經引入萬米長跑了,連他們都能通過,你該不會連一群初等部的孩子都不如吧?”

    喬曦瑩心底的好勝欲燃了起來,猛的一甩頭︰“誰說我不行了?我還能跑兩個一萬米呢!你不信啊?我跑給你看!”

    就這樣,這場初次的萬米跑,就是葉朔時而推,時而哄的拉著她跑完了。

    晚間和同伴交流時,簡之恆無奈扶額︰“大哥,沒人跟你說初等部跑一萬米,那是校運隊的加強訓練!”

    嗯?是校運隊嗎?葉朔也記得簡之恆說過,校運隊成員,都是學院里的體育特長生。他們做的訓練,強度自然是要比普通學員高好幾個數量級的。

    所以自己一個不小心,就給那個小丫頭練超標了麼?葉朔有些尷尬的扯了扯嘴角。還不忘加一只雞腿“賄賂”簡之恆,拜托他千萬不要泄露給喬曦瑩。

    ……

    慢慢的,喬曦瑩再做起內務來,手腳已經麻利了許多。在她有模有樣的洗完一盆衣服後,就興沖沖的推給葉朔,要听他的夸獎。

    葉朔簡略翻看一番,指著幾塊還清晰可見的污漬,向她努了努嘴。而後當著她的面,他將衣服重新浸到了水里,用實際操作示範給她看,應該怎樣打肥皂,怎樣用力。包括一盆水渾濁到什麼程度,就應該立刻更換等等。

    當初在佣兵工會,他曾經被風渝罰洗衣服。後來到了培訓班,那也是一個對內務有著魔鬼般要求的地方。那個時候,由于心里帶著抵觸,葉朔一直都是應付了事。直到這次和喬曦瑩一起干活,景物相似,而人不同,反而讓他真正體會到了一種勞動的樂趣。

    有時他也會暗自想著,如果現在陪在自己身邊的人是玎莎,他應該會感到更幸福吧。能和她在一起,即使只是做著一些最簡單的事情,即使只是在定天山脈的村落里耕地種田,他也會感到知足。

    果然生活是否美滿,不在于你擁有了怎樣奢侈的享受,只在于你心愛的那個人,是不是能夠陪在你身邊。

    “好為人師”的葉朔,一番連說帶比劃的洗衣示範結束後,喬曦瑩不甘示弱,也是一把扯過他手里的衣服,翻來覆去的檢查著。

    “喂,你這里沒洗干淨喔!你這個人,到底會不會洗衣服啊?一看平時就是好吃懶做的對吧?”——來自喬曦瑩的翻身說教模式開啟。

    “嗯?這里啊?你不知道,這里是衣服上本來就有的花紋!”——來自葉朔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你少來!這明明就是一塊油漬!你說說你,洗衣服洗不好也就算了,你還說謊!小時候你師父沒教過你不可以說謊嗎?”——來自喬曦瑩的“報復”模式開啟。

    圍繞著一盆衣服,不時有陣陣歡聲笑語,從小院間往復飄來……

    ……

    針對喬曦瑩的處罰,除了包辦內務和長跑加練外,對于她每日的飲食,也被限制了只能吃青菜。

    進入試煉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負責做飯的廚師,每餐做出的已經不再是黑暗料理,而是一頓可以說非常豐盛的佳肴了。看著一桌子的美食,自己卻看得到吃不著,喬曦瑩淚水漣漣。

    “曦瑩不哭,等吃完以後,我再做一頓夜宵給你補充能量!”顏雪夢悄悄鼓勵著她。

    “呃……啊?不要啊?”喬曦瑩一反應過來,嚇得連忙擺手。比起雪夢的廚藝,她寧可現在多吃點青菜,先填飽了肚子再說。

    在葉朔面前,同樣只放著一盤青菜。作為主帥,他每天要處理的軍務有很多,其他將領都勸他多吃一點。但葉朔卻堅持要陪著喬曦瑩受罰。“自己答應過她,要說到做到”。

    並且,他還不住把盤里有限的青菜,更多的夾到喬曦瑩碗里。

    這個舉動,對喬曦瑩來說還是相當暖心的。只不過他夾菜的時候說出來的話,就不是那麼討人喜歡了。

    “曦瑩啊,多吃點青菜也是為你好。你看你都這麼胖了,臉都圓了,吃點素的減減肥吧。”

    “你……你的臉才圓呢!”喬曦瑩都快氣哭了,“男生怎麼可以拿女生的身材開玩笑!”

    “行,那就多吃點菜,長長肉!”

    “啊啊啊你真的夠了!難怪你找不到女友呢!哼!”

    餐桌另一端,陸鴻羽打量著兩人,臉上不知不覺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自己這個師妹,以前在乾元宗都任性慣了,誰都管不住她。現在可好,竟然有人能把她制得服服帖帖了。這樣也好,以後自己就可以少操點心了……

    ……

    日復一日。

    喬曦瑩的態度,從最初的抵觸,到逐漸的適應,再到後來,她已經可以笑對處罰了。

    她做內務的動作越來越熟練,洗過的衣服不僅干淨,還有一股淡淡的好聞的香味。甚至連葉朔都說,她已經可以做一個好妻子了。

    在听到“妻子”兩個字的時候,喬曦瑩的臉略微紅了一下。第一時間在她腦飄過的,是一道連她自己都辨識不出的影子。

    隊伍也有人戲稱,這段時間由于喬曦瑩的努力,他們的日子過得好多了,希望“內務女神”可以一直做下去。當然這樣說的人,都挨了喬曦瑩一個狠狠的白眼。

    至于加跑訓練,葉朔雖然已經听簡之恆說過了真相,但當初畢竟是他曾信誓旦旦向喬曦瑩要求的一萬米,如果告訴她是自己搞錯了,說不定她惱火起來會直接揍自己一頓。這樣想著,葉朔索性將錯就錯,每天到了時間,還是在校場上嚴格陪跑。

    這樣的高負荷訓練,對喬曦瑩倒是很有些好處的。據說,她近期都已經成功的提升了一個小境界。

    雖然這只是在虛擬世界,不過她的身體素質確實是提升上去了,等回到現實,再次突破也只是早晚的問題。

    喬曦瑩發現以後,還興奮的說,就算回去了,她也會把這個跑步的習慣繼續延續下去。又能“瘦身”——女孩子對減肥的藝稱呼——又能晉級,何樂而不為?葉朔還曾戲稱,小丫頭這是跑出癮來了。

    不過對于陪跑的葉朔,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體內的靈力波動,依然是停滯不前,沒有一點將要突破的樣子。但葉朔倒也很看得開,畢竟他本身的境界,可比喬曦瑩要高得多了,這點運動量,也肯定是滿足不了他。等以後有時間了,他倒是可以試試突破自己的極限。

    這一天,就到了處罰的最後一天。

    喬曦瑩又是熟練的洗完一盆衣服後,正認真的將手的襯衣擰干。想到今後就不用再過這種勞碌的日子,在興奮之余,她竟也有了一絲微妙的不舍。

    只能說,人的習慣還真是奇怪的東西。至于舍不得的,究竟是這樣平凡樸實的生活,還是陪在身邊的那個人,就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怎麼樣,偶爾依靠自己的能力做一點事,是不是也挺開心的?”葉朔正坐在她身旁,微笑著打量她的側臉。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兩人已經很有了種默契,有時候他只要看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猜到她在想些什麼。

    听他開口,喬曦瑩也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一手托著臉頰,認真的打量葉朔。

    “以前我總覺得……你是個笨蛋。”

    “……喂!”葉朔有些冤枉的喊了起來。自己幫她做了那麼多,就換來一句你是個笨蛋?

    “不過,”喬曦瑩甩了甩頭,調皮的一笑,“你還是個努力的笨蛋。”

    氣氛在這一刻,竟是變得有些曖昧。金色的夕陽,流連在兩人的身上,記錄著這一刻的美好,將時間濃縮成了一幅昏黃的畫卷。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