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幻魔獵手 > 第241章 豪車來接

第241章 豪車來接

作品:幻魔獵手 作者:樞元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向喜愛“點到為止”的林悠,今天居然打算為難一下對方,誰讓對方仗勢欺人,剛才一直扣押著他呢。

    于是林悠又一次說道︰“大聲點,我听不見。”

    “哥。林悠哥。”關三胖就跟沒吃飽似的。

    “怎麼?我說話不頂用是吧?叫你大聲一點!沒听見麼!”

    “哥!林悠哥!”

    “再大點聲!”

    “哥!!林悠哥!!”

    “誰是你哥?”

    “您是我哥!”

    “你哥是誰?”

    “我哥是林悠!”

    “記住了?”

    “記住了!”

    “服不服氣?”

    “不敢不服!”

    “那我現在能走了嗎?”

    “能能能,哥您請便!”

    關三胖徹底服了,三海市名聲赫赫的大佬管一個大學生叫“哥”,而且還被對方訓了個狗血淋頭。

    幸虧剛才保安們已經把普通客人驅趕得差不多了,不然今晚這糗事,估計明天一早就會傳遍三海市的大街小巷。

    而那些保安們之前的底氣現在也徹底沒有了。

    他們現在正好聲好氣的、一個個的與人商量,希望大家能刪掉手機中的照片或是錄像,也希望大家給關三胖留上點兒臉面。

    多數人還是很配合的,畢竟沒人想招惹這一方大佬,而且大家心里也明白,自己並沒有林悠那兩下子。

    只是誰也搞不懂,林悠到底做了什麼?

    他怎麼就能憑借一通電話,瞬間讓關三胖俯首稱臣了啊。

    盡管丁小亦好奇極了,一直跟在林悠身後追問。

    而林悠對內幕消息卻只字不提,只是呵呵笑道︰“低調,低調。”

    “低調什麼呀?你都讓大佬顏面掃地了,估計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三海市的大佬圈子里談論都是你的名字。”丁小亦一邊樂呵呵地說著,一邊暗自慶幸,慶幸自己沒把那“姓氏倒過來”的狂妄念頭講給林悠。

    同時她對林悠也完全換了個看法,她本以為對方就是個窮酸的小子,卻沒想人家實際上是個深藏不漏的高手。

    怪不得她媽總是勸他,要她對林悠好一點呢。

    原來如此啊,丁小亦算是徹底服了林悠。

    兩人並肩而行出了shadowclub的大門,林悠正打算與丁小亦告別,讓她自己先行回家,自己則還有事情要辦,卻忽然听到身後有人喊他的名字,回頭一看,居然是丁小亦的那班同學。

    看來那關三胖是真的怕了林悠,放走林悠的同時,也順便放走了這班少年。

    以崔萌為首的一行人,此時正興高采烈地往林悠這邊走來。

    林悠皺了皺眉頭,似乎並不想與他們多言。

    可他們卻一副見著偶像的樣子,紛紛上前與林悠致謝摟抱。

    尤其是那崔萌,她一上來就直接貼在了林悠身上,雙眼之中里充滿崇拜,一副恨不得現在就嫁給林悠的狀態。

    林悠見狀,一邊十分抗拒地扒拉著對方,一邊說道︰“不好意思啊諸位,我還有事兒先走一步。”

    接著他便甩開眾人,大步流星地往遠去了。

    可崔萌仍不罷休,她仍跟在林悠身後大聲喊道︰“唉!大神,你難道不需要我送你一程嗎?”

    “還有我啊,我也願意開車載您。”另一位少年也跟著吼道。

    “你那破車,大神才不稀罕呢,怎麼說也得是劉尊的雷文頓啊,那種檔次的車才配得上大神的身段。”

    之後說話的這位同學,真可謂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典範。

    要知道這班人中,唯一沒有對林悠表示崇拜的,就屬那面如死灰的劉尊了。

    讓劉尊開著自己的雷文頓送林悠一程?別開玩笑了,打死他都不干。

    他現在已經快恨死林悠了,這林悠一出現,先是破壞了他與丁小亦的關系,之後又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兒,間接給他下了個“一萬塊賠償金”的套兒,搞得他是顏面掃地、身敗名裂不說,就連丁小亦現在也完全不理他了。

    更別說同學們如今都崇拜林悠,一個個恨不得天天跟在林悠身旁的樣子。

    但曾幾何時,林悠的那個位置是屬于劉尊自己的啊。

    那種一大群人天天圍著他轉的日子,恐怕從今天開始就一去不復返了。

    今天的劉尊,真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雖然沒有被林悠直接打臉,但是卻丟掉了所有面子。

    而更加氣人的是,人家林悠能搞定關三胖那種大佬,單憑這點,劉尊就非常擔心自己這輩子都無法超越林悠。

    在對方面前,他早已注定是個loser。

    這種感覺太難受了,劉尊的心態已經快崩潰了。

    不過當他听到同學們的建議,建議他開車去送林悠的時候,他腦中立刻閃現出一副畫面,是他們幾人最初見面的畫面。

    劉尊依稀記得,林悠似乎是乘坐丁小亦的911來的。

    這也就證明了,林悠今天沒有開車。

    或者說這家伙根本沒車?甚至沒錢買車?

    好機會!嘲諷林悠的大好機會!劉尊登時又來了精神。

    于是他酸泡爛氣地與其他同學說道︰“喂,你們能不能有點骨氣,何必如此討好林悠,依我看吶,這林悠最多也就是能打,說不定他認識的人,就是曾經打敗過關三胖的高人呢,所以關三胖才如此害怕林悠,但話說回來,他能打也罷,認識高人也罷,依然不能改變他是個窮鬼的事實啊,窮鬼又怎麼能有資格進入我們的圈子呢,你們說是不是啊?總不能每天都讓他蹭吃蹭喝吧。”

    丁小亦一听率先不高興了,她嚴肅地反駁道︰“怎麼了?即使林悠沒錢,我們就不能與他交朋友了嗎?”

    劉尊卻道︰“你看看,你看看,社會經驗太淺,根本不懂階級矛盾。”

    “少跟我扯階級矛盾那套,現在可不是上課,你也不是我們的老師。”丁小亦氣鼓鼓道。

    “怎麼是扯呢,這是明擺的事實啊,階級矛盾,貧富差距,這都是阻礙我們成為朋友的關鍵因素啊。”劉尊為了諷刺林悠,可謂是東拉西扯、胡說八道起來。

    接著他又舉例說道︰“這麼說吧,咱們就拿日常交際中的請客吃飯來說,假如我今天請林悠吃了頓貴的,明天又請他吃了頓好的,可他林悠卻很少回請我吃飯,即使偶爾有那麼幾次,也只是在路邊攤請客罷了,你們說我心里能好受嗎?久而久之,我還願意與他做朋友嗎?人不能總吃虧吧,禮尚往來是朋友之間最起碼的事情,你們換位思考看看,這個說法有沒有道理。”

    “還有啊,假如說咱們每天談論的都是些豪車名表啥的,或者逢年過節的時候,咱們大家考慮的都是出國玩一趟啊,去海島度個假啊,可林悠呢,他估計只能與大家探討溫飽問題、和他對小康生活的向往問題,大家說這樣能聊到一起去嗎?明顯不能,對不對啊?”

    劉尊這一番話,把丁小亦的鼻子都氣歪了,她指著劉尊罵道︰“你妹,你這破嘴,與那該死的關胖子差不了多少。”

    “呵呵,說不過我就人身攻擊,丁小亦你有意思嗎?”劉尊攤攤手,眼里充滿了不屑。

    而這世界上,還真就那種“跟著瘋子揚土”的人。

    劉尊那一番話,卻確實說到了其中幾位同學的心坎里去。

    他們在生活中也確實有一些類似的經歷,不過那只他們運氣不罷了,畢竟不是每個窮人都是那種愛貪便宜的家伙,林悠18歲以前的時候,就是一個“不愛貪便宜的”最好的例子。

    只不過現在林悠不在場啊,背後說人是非也幾乎不用付出代價,于是支持劉尊的幾人此時站了出來,紛紛表示劉尊說的極有道理。

    貧富差距,階級矛盾,這就是擺在眼前的赤裸裸的問題。

    而劉尊見到自己又重新找回了一些擁簇,立刻發動了第二輪反攻。

    他率先說道︰“一個武夫,同時還是個窮鬼,我劉尊第一個表示,不願與那林悠成為朋友,所以我建議啊,大家應該齊心協力把這種蹭吃蹭喝蹭玩的家伙趕出我們的圈子,避免發生‘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事情,畢竟我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朋友圈子,不應該被那林悠給破壞得七零八落。”

    “嗯嗯,我支持劉尊!”

    “我也支持!”

    “我最討厭愛佔便宜的窮鬼了!”

    “我也是,我也是,我初中的同桌,就天天都琢磨著偷我的東西。”

    丁小亦見狀,近乎咆哮著吼道︰“我相信林悠不是那種人!況且了,你們憑什麼說人家是窮鬼啊!你們了解人家嗎?你們知道人家的家庭背景嗎?一派胡言!你們這些人,腦子都壞掉啦!”

    劉尊聞言卻呵呵一笑,抬手指了指此時正漸行漸遠的林悠說道︰“他不是窮鬼?他若不是窮鬼,為何蹭你的車啊?為何他身上的行頭,看起來像是上個世紀的東西?如果他不是窮鬼,為何連打車都舍不得,難道他家住在附近嗎?還是因為太窮,所以他只能步行回家呢?”

    “你!”丁小亦語塞了。

    因為她心里清楚,林悠的家庭環境確實好不到哪去。

    而且她也听媽媽說過,林悠確實來自夏都市的一個普通人家,是她媽媽的遠房表親。

    之所以來三海市投靠他們,也是因為林悠成績不好,家里也沒錢沒勢,所以只好請她爸丁浩江幫忙,這才念上了江北大學的攝影專業,所以他爸爸丁浩江才那麼看不起林悠。

    這些可都藏在丁小亦心里的、血淋淋的事實啊。

    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些事實,丁小亦才沒有底氣與劉尊爭論到底。

    同時她也是一個不善于說謊或編故事的姑娘,所以她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幫林悠編出一個完美無瑕的身世故事。

    對不起啊都怪你我嘴笨沒辦法幫你贏回些面子丁小亦有些喪氣,在心中和林悠道起了抱歉。

    可就在這時,道路那邊傳來一聲汽車引擎的嘶吼,那排氣筒的聲浪听起來高級的不得了。

    緊接著路上又出現了一道紅色光影,速度快得讓人咂舌。

    “那那是一台法拉利恩佐麼?”有人認出了紅色光影的本來面貌。

    “是啊,好像就是恩佐。”劉尊死盯著看了一會,確定了那台超跑的身份。

    “等等等等那恩佐怎麼停在林悠身旁了啊?”另一位同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嗨,說不定是問路的啊,這很正常,大驚小怪什麼呀?”劉尊撇了撇嘴,心里則祈禱,林悠你千萬不要上車。

    可誰曾想,林悠俯身與車里的司機交流了兩句,隨即便點了點頭,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這邊一幫人登時全傻眼了。

    心說那林悠不是個窮鬼來的麼?為何有人開法拉利恩佐來接他啊!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