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甜愛滿滿,老公大人舉高高 > 第358章 沒有如果

第358章 沒有如果

作品:甜愛滿滿,老公大人舉高高 作者:蒙爺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我要拔針了哦。”

    帶著輕笑的聲音,甦瓷手背微涼。

    緊接著,棉棒帶著閆礫手的溫度落在她手背上。

    “還好吧?”扔掉棉棒,閆礫問甦瓷。

    甦瓷微笑點頭,開玩笑︰“閆醫生拔針還挺專業的。”

    閆礫愣住。

    反應過來,笑到停不住。

    甦瓷汗,別開頭。

    那個,他的笑點還真不是一般的,低。

    甦瓷沒來公司。

    景冉手里的幾份文件都是需要她簽名的,下午還有會議。

    一直不停給甦瓷打電話,對方卻一直關機。

    終于在中午,電話總算是打通了,只不過那邊傳來的聲音有些沙啞。

    “喂,景冉。”

    “甦總?你怎麼了?怎麼聲音這樣?你生病了?”

    “嗯,有點感冒,不礙事,今天不去公司了。”

    “好的,甦總。那你現在在哪兒?我過去看你吧?”

    “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

    剛掛斷線,“咚”一聲,辦公桌被輕敲了一下。

    景冉蹙眉抬起頭,然後愣住。

    身形高大的男人英俊帥氣,如混血般精致的輪廓讓人忍不住心悸。

    這人,不就是上次來找過甦總的那個嗎?

    回過神,景冉紅了臉。

    “咳咳,你,有事嗎?”

    “你們甦總呢?”顧牧深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淺笑,很是惑人。

    景冉臉頰更加紅,別開視線,低聲說︰“我們甦總病了,今……”

    “你說什麼?甦甦病了!”

    顧牧深聞言,猛地捏上景冉雙臂,听對方疼的低叫,他這才緩過神。

    “她在哪兒?家還是醫院?”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景冉搖頭,晃了一下手機,“只是剛才通過電話。”

    “知道了,謝了。”說完,顧牧深返身疾步離去。

    坐在車,一邊啟動,一邊撥出甦瓷的號碼。

    可她又該死的關機了!

    “靠!”

    把手機扔向眼前的擋風玻璃,顧牧深埋頭在方向盤上。

    慢慢平緩了呼吸,他再次抓過手機,一遍一遍的撥打甦瓷電話。

    另一邊,甦瓷盯著手心里的手機,猶豫著開機。

    想給溫瑾安打個電話,至少說句謝謝,畢竟是他送她來的醫院。

    可就在要撥出號碼的前一秒,有一個電話進來。

    她手一抖,按了接听鍵。

    瞬間,手機里響起一道焦急的男聲。

    “甦甦!”

    甦瓷本來不想理,可顧牧深的那句“甦甦”叫的太痛,讓她情不自禁在腦海中閃過他可能心急萬分的樣子。

    終究是不忍心,她把手機貼上耳畔,輕輕“嗯”了一聲。

    顧牧深大口的呼出一口氣,額上流下來的冷汗滑落過眼角,蜇人的微疼。

    胡亂的擦了一把,他盡量溫和著聲音,“甦甦,我听你公司的人說,你病了?很嚴重嗎?你現在在哪里?我去看看你,可以嗎?”

    他說的那麼小心翼翼,那麼怕她拒絕。

    甦瓷心里也不好受,也不計較他又去公司找自己這件事了。

    “不用了,只是感冒。”

    她說的簡單,語氣雖冷,但對顧牧深來說,這樣的態度已經算是恩賜。

    “拜托,甦甦,我去看看你,可以嗎?”

    “為什麼?”

    這一聲質問,讓顧牧深心碎。

    “對不起,甦甦。”

    除了這句微不足道的對不起,顧牧深什麼也說不出來。

    過去的事情,他不想解釋,也覺得解釋沒有用。

    他對不起她。

    他現在願意彌補,只是她好像不願意再給他機會了。

    “甦甦,你在哪里?”

    臉深深的埋在雙臂之間,顧牧深問。

    “顧牧深,你能不能不要再來打擾我?”甦瓷輕輕嘆息,說完,掛了電話。

    保時捷瘋狂的在路上疾馳,車上的音響開到最大,車窗因為高速運行而啪啪作響。

    顧牧深偶爾奮力的捶打著方向盤,狂肆的笑。

    不知是不是出現了幻覺,他耳邊猛然響起了誰的低語,“顧牧深!你慢點開,我要吐了!”

    “哧!”的一腳踩了剎車,車輪和地面摩擦間甚至起了火星。

    夜晚的丘山涼風刺骨,顧牧深打開車門,手握著**白蘭地,搖搖晃晃的走向觀景台,有好幾次都險些跌倒

    這里是充滿了他和甦瓷回憶的地方。

    可如今,會來這里的人卻只有他一個了。

    仰頭灌了一口酒,他把酒**狠狠擲在地上。

    碎片在腳邊炸開花,飛濺的酒液弄髒了他的褲腳,他毫不在意。

    這時,褲袋里的手機震動起來。

    掏了半天,他才把手機掏出來。

    眼楮里面一片霧色,也看不清打電話的人是誰。

    “牧深,你在哪兒?不是說好來接我的嗎?我的戲已經拍完了。”

    梁筱茉溫柔的能膩死人的聲音清晰的傳進顧牧深的耳。

    顧牧深冷笑,閉了閉眼,“好啊,我去接你。”

    “牧深?”梁筱茉听出顧牧深聲音不對,大驚。

    推開助理遞過來的外套,她拿了手提包,快步往自己的車走,“你在哪兒?牧深,你在哪兒?我過去找你!”

    “找我?”顧牧深說完,把手機扔下山。

    一個人站上觀景台,他突然俯身下去。

    氣流對沖著他的臉,有種像被刀片凌遲的痛感。

    如果他早知道失去甦瓷之後,就永遠也帶不回她。

    如果他早知道失去甦瓷會讓他,這麼痛苦。

    如果他早知道失去甦瓷,他會寧願不存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他早知道,他是那麼愛她……

    “梁姐!”

    慌慌張張的小助理跑到梁筱茉車邊按住車門,急道︰“梁姐,你去哪兒?”

    “去哪兒?”

    梁筱茉雙眼都是空的,機械的重復了一遍助理的話。

    她不知道。

    不知道去哪里找顧牧深。

    可她知道,她必須要找到他。

    忽然,一個地方閃入腦海。

    梁筱茉咬緊下唇,苦笑。

    她恨,恨自己如此的了解他。

    了解他和甦瓷的回憶。

    “明天的戲幫我推後。”

    梁筱茉推開助理,關了車門,車子箭一樣的飛出去。

    真的在丘山看見顧牧深的車時,梁筱茉說不出心里是什麼感覺。

    解了安全帶推開車門,風頃刻襲來。

    她先是快步走,然後飛奔起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裙子,腳上還是10厘米的高跟鞋。

    最後她索性把鞋脫了扔下,把裙角挽起在膝蓋處打了個結。

    這樣的不顧形象,只為了那個男人。

    一個只會跟她床上纏綿,卻一輩子也不會愛她的男人。

    顧牧深已經醉死了,四仰八叉的躺在觀景台上。

    他的手搭在酒**的碎屑上,掌心和手背都被割出了很多小口子,可他好像沒有知覺一般。

    梁筱茉站在離顧牧深幾步遠的地方看著他。

    粗重的呼吸一時難以停止,鼻尖酸的不像話。

    別開頭,等到情緒穩定,才向他走過去。

    赤著腳,她為了能離他近一些,也站在那些碎屑上面。

    腳心被割破,血混著塵土讓她尖利的疼痛。

    可她嘴角卻綻出一抹笑,那笑更像是絕望。

    或許某種意義上來說,她也是個瘋狂的不顧自我的人。

    “牧深,我們回去好不好?”

    粱筱茉輕輕摸著他冰涼的臉,近乎呢喃,她知道顧牧深听得見。

    過了好久,顧牧深才慢慢睜開眼。

    瞳孔先是一片迷離,而後恢復焦距。

    他微微側過頭,看她,嘴角勾起邪笑,“好啊,回去吧。”

    酒店,總統套房,kingsize大床上,顧牧深把梁筱茉壓在身下,眼中猩紅一片。

    “牧深,你眼里是我嗎?”粱筱茉撫著顧牧深的臉,輕聲問道。

    顧牧深勾唇,俯身湊近她的臉,“你說呢?”

    她多希望他回答是,那麼就算再難,心再疼,她都能義無反顧。

    勾住他的脖頸,她笑,隨即听到顧牧深嗜血般的笑聲。

    這是他的報應。

    顧牧深眼神黯淡,閉了眼。

    ……

    甦瓷換好衣服,把病號服放在床上,拎著手提包走出病房,迎面正遇上閆礫。

    下班了,閆礫一身休閑裝,更顯陽光親和。

    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他朝甦瓷走過來,自然而然的接過甦瓷手里的包。

    “哎?”

    “我正好下班,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甦瓷想拒絕的話還沒說完,閆礫已經徑自去按了電梯。

    咬咬唇,她只好跟上。

    恍惚上了車,直到閆礫出聲提醒她系安全帶,她才回過神。

    “你家住哪里?”

    車子穩穩的駛離醫院,匯入車道,閆礫微微轉頭問道。

    問完,又加了一句,“你放心,這絕不是搭訕的手段,我只是單純的送你回家。”

    “我沒那麼想。”

    閆礫給人的感覺真的很親切,甦瓷漸漸放下防備,輕笑,“去綠錦園吧。”

    甦瓷說完綠錦園,就將頭轉向車外,所以並沒看見閆礫眸中閃過的驚訝。

    綠錦園嗎?

    如果他信息無誤,她肯定不可能住在綠錦園。

    那她這是要去找,溫瑾安嗎?

    真是有趣。

    一路駛向綠錦園,車上兩人格外的沉默,誰也不開口說話。

    快到綠錦園的時候,閆礫猶豫了一下,還是給溫瑾安發了條信息。

    車子按照甦瓷說的停在溫瑾安家樓下,此刻,閆礫更加確信自己的想法。

    甦瓷道了謝,打開車門下車。抬起頭,那扇窗戶卻是黑的。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