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 82.番外(完)

82.番外(完)

作品: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作者:何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看到了防盜章的仙女們不要著急, v章購買比例是一半∼  這些小報社就靠這根編排娛樂八卦的筆桿子活著的。

    袁文很頭疼。

    從天行高層決定把喬菁菁分到她手下的那一刻起, 袁文就沒輕松過了。演技——糟心, 名聲——糟心,隱婚——糟心,現在又添了一樁糟心事。

    “你你你……你還在玩手機,你知不知道你的微博下面現在全是罵你的!”袁文氣得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喬菁菁捧著手機搖搖頭,極為誠懇地說了句,“不知道,我這就看看。”

    袁文看著喬菁菁無辜的臉, 一時間竟無語凝噎。

    袁文突然就想起她剛剛簽來的時候。

    喬菁菁那時才21歲,剛剛大學畢業, 青春可人天生麗質, 懵懵懂懂被星探拉到天行。

    那個時候的她,抿嘴一笑就像春風拂湖漣漪漾起,有著萬千風情,勾人得不可思議。

    袁文費盡心思才把人簽到自己手上, 安排給喬菁菁拍的第一支廣告就讓她爆紅。

    2014年的大街小巷幾乎都張貼起了喬菁菁一身碎花裙右手輕舉壓住遮陽帽愜意吹風的海報。海報里的她眼波如清漣漫境,活像一株半開在朝陽風露中的山寺桃花。

    那一年, 喬菁菁橫空出世, 成為當之無愧的宅男女神。

    華國著名的八卦論壇天涯, 逢開帖評點娛樂圈美人, 必定有她。

    她是無數人的夢中情人, 哪怕僅是一個空有臉蛋的花瓶。

    花瓶喬菁菁並沒有在意袁文看她的復雜眼神, 而是低頭認真打開手機里基本上沒用過的微博。

    剛剛打開微博就看見了新聞推送, 在經濟這一欄的頭條就是春風得意的顧江參加N省政府大樓竣工驗收儀式上的剪彩。

    他好看極了,好看到所有人都黯然失色,只要他往那里一站,就是人群焦點。

    曾經就有人背地里開過顧江顧總的玩笑,幸好他沒進娛樂圈,不然多少偶像小生的飯碗都要被搶走。

    站在他後面的是常年跟隨他的秘書海瑟,笑得極為溫柔可人,如果不知海瑟是他秘書,兩人看起來簡直活似一雙壁人。

    才剛剛回來,就又去了N省。

    而她這個老婆對老公的行程一無所知。

    喬菁菁眉頭挑了挑,不動聲色地翻過這條推送。

    她的微博並不常用,基本上都是助理在打理,除了隔三差五地打幾個廣告,沒什麼活躍度。

    她微博粉絲也大多數都是些僵尸粉。

    而恆淮作為高人氣的新晉小鮮肉,風靡萬千少女。這些少女,大多數都有一個標簽——網蟲。

    喬菁菁突然覺得有點不忍心點進去,她已經可以想象自己的微博底下是一個怎樣的修羅場。

    但是她下定決心以後還是點了進去。

    盡管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真當看到那幅場景時,喬菁菁還是被嚇到了。

    在她最新的微博下面,熱門評論基本上都是“9999+”的贊。

    清一色的都是些“喬菁菁我草泥馬”“贊一下喬菁菁在我□□被插一下”……

    更有些恆淮女友粉把她以往在劇里千篇一律的表情給摳出來做成表情包,再配上幾句罵人的話。

    而且表情包流傳之廣泛,讓喬菁菁措手不及。

    攻陷她微博的評論里面還混雜些邪教,“只有我一個人覺得他們兩個很配嗎?”

    “你不是一個人!!!”

    “+1”

    “加身份證號”

    ……

    “呵呵,樓上的最好都去看看眼楮。”

    她為數不多的幾個活躍粉絲還想奮力掙扎一下,卻被前赴後繼的恆淮大軍給嚇懵了。

    造孽喲,喬菁菁總算清楚地感受到“躺平任踩”這個詞背後深深的惡意了。

    喬菁菁捂緊自己的小心髒說不出話來。

    喬菁菁︰“趕緊闢謠啊!”

    這種赤果果的惡意太讓人難以接受了。

    袁文︰“呵呵,第一時間就發聲明了。”

    然而並沒有多少人相信。

    娛樂圈里的事,假假真真,久而久之,公眾都不相信他們嘴里的話了。

    喬菁菁再度感受到什麼是無力,這是她第二次被緋聞支配。

    另外那次則是前世跟那個無辜的導演,那次的後果就是喬菁菁婚姻破碎,導演差點妻離子散。

    從此之後,她對所有想要炒緋聞的人敬謝不敏。

    當務之急,只能堵住那些狗仔的嘴。

    袁文動作很快,不到晚上就組織了一個飯局,邀請的都是些J市比較有影響力的八卦媒體當家人。

    這效率,這人脈,讓喬菁菁不得不折服。

    期間出了個小插曲,焦頭爛額的恆淮經紀人不知道從哪打听到袁文組了個這樣的飯局,立馬求上門來表示也想要參加這個飯局。

    其實這場緋聞里,喬菁菁跟恆淮是兩敗俱傷。

    恆淮雖然擁躉多,但他根基未穩,坐火箭一樣的走紅速度刺激了很多紅眼病。

    所以在恆淮無辜被扯進這場鬧劇以後,以前得罪過的人就開始往他身上潑髒水了。

    私生活糜爛、不止跟一個當紅女星曖昧、抓著女人裙角爬上來的……

    恆淮的經紀人又是個新手,頭一次遇到這麼大的爛攤子,他只能焦頭爛額。

    本來袁文對此是拒絕的,畢竟涉及她在圈中的人脈,同行相忌這個道理她還是明白的。

    但是恆淮遭此飛來橫禍全是因為喬菁菁,她又不能見死不救。

    飯局定在J市的一家高檔會所。

    除了他們這邊的,另外還有十幾號人,都是能在J市說得上話的八卦記者,還有幾個媒體客戶端的老總。

    袁文深知行情,一人給包了個極厚的紅包。

    那些八卦記者嘴里說著不敢,手上卻不動聲色地把紅包揣進衣兜。

    飯局上觥籌交錯,看起來相當和諧。

    喬菁菁舉杯跟那些油膩膩的人說了幾句道謝的話,全程帶笑,心里卻極端煩悶。

    她跟恆淮兩個人本來清清白白,就因為這些捕風捉影的媒體編排成了這個樣子,如今還要反過來求他們。

    這到底是個什麼道理?

    袁文卻不許她走,喬菁菁在圈里混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這幫狗仔。

    一直捱到八點多,那十幾號人都喝得臉酣耳熱。

    長袖善舞的袁文會意,又招了個服務生進來耳語一番,原先包房里站著的清一色男服務生便換成了身姿曼妙的旗袍小姐。

    喬菁菁胸更悶了,她忍受不了那個烏煙瘴氣的景象,就悄悄一個人走出來躲清閑。

    會所里往來的人並不多,喬菁菁站在走廊里百無聊賴地踢一個客人落下來的煙頭。

    不一時,她身後的包廂又傳來咿呀一聲,喬菁菁回頭望去,正好看見長身玉立的恆淮悄悄拉上門把手。

    他伸出手指輕輕放到唇角,做了個“噓”聲。

    喬菁菁笑了起來,無聲問道︰“你怎麼也出來了?”

    恆淮擺了擺手,臉上逐漸顯現出劫後余生的慶幸。

    他不說喬菁菁也知道,剛剛里頭有個喝高了的老總,就坐在恆淮身邊,想是認錯了人,當著眾人的面就在恆淮的大腿根掐了一把。

    當時席上的人欲笑不笑,憋得著實辛苦。

    喬菁菁就倚在走廊牆壁上跟恆淮聊天。

    “你好點了沒有?”喬菁菁意味深長地瞄準了恆淮的褲襠。

    恆淮腿一抖,無語地看了她一眼,不自在地並攏了雙腿,往後退了一退。

    他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好了。”

    海綿體組織輕微損傷,恆淮自己都不好意思跟醫生說是怎麼受的傷。

    “那湯你喝到沒有?”

    恆淮的臉色格外精彩,喬菁菁為了表達歉意,包攬了全部醫藥費不說,還囑咐助理每天給他送湯,記在喬菁菁的賬上。

    剛開始恆淮還老老實實地喝了,直到他在湯里吃到了牛鞭,一根極其粗壯的牛鞭……

    喬菁菁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恆淮說著話,驀然,恆淮神色一肅。

    他那種怡然的神態全部收斂起來,恢復成那副端方的君子模樣。

    喬菁菁後知後覺地轉過頭,走廊里不知什麼時候走來一群人。

    基本上都是些J市財經新聞上能看見的老面孔,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是身著蔚藍長裙的海瑟。

    而被眾星拱月圍在當中的那人,正神色莫名地將視線投注二人身上。

    喬菁菁的合法老公——顧江。

    很快,他就發現這臭味居然是從自己的身上飄出來的。

    顧江的臉有點僵,面無表情地拿了浴袍進浴室。

    洗完澡後,他習慣性地張口想要叫人,然而別墅里頭空空蕩蕩的,連個鬼影也不見,只有清晨的陽光透過鵝黃窗簾灑到沉式裝修的茶幾上。

    他剛從N省回來,也沒告訴許阿姨一聲。

    至于喬菁菁,以前她在的時候總是主動出現在他面前,從不用他開口去叫。

    想起喬菁菁,顧江又蹙起那道眉,昨晚的事浮光掠影般從他腦海里劃過。

    不該喝那麼多酒的,人前失態了。

    他眉心鎖痕更深。

    然則事情已經發生,多思無益,他給海瑟打了一個電話。

    “昨晚的事——”

    海瑟跟隨他多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顧總,昨晚絕對保密。”

    顧江捏起額上細軟的肉搓了下,“還有那個誰。”

    海瑟會意,“恆淮,我知道,已經跟他的經紀人通過氣了。”

    顧江這才輕輕地“嗯”了聲。

    正要掛電話,話筒里卻傳出海瑟帶著絲絲緊張的聲音,“顧總,我能問一下,喬小姐她……”

    顧江沉聲道︰“海瑟,不該問的別問。”

    “對不起,顧總。”

    “嘟嘟嘟——”

    顧江放下電話。

    滿室寂然,空曠無聲。

    ***

    那些媒體人拿到紅包以後還算守信,很快就撤了許多八卦喬菁菁跟恆淮的稿子。

    這場風波總算安穩度過。

    劫後余生的喬菁菁回到劇組以後拍的第一場戲就狠狠打了那些想要看她笑話的人的臉。

    一條過。

    躲在攝像機位後看監視器的導演臉色也有點復雜,他還記得,幾天以前,同樣的位置,用了眼藥水的喬菁菁僵硬得連個哭的表情都擺不出來。

    第二場戲,仍然是一遍過。

    第三場戲,跟喬菁菁對戲的男主演忘詞了,拍了三條過。

    ……

    這一上午就在眾人各懷鬼胎的心思中過去了。

    烈日當空,驕陽如火,整個橫店都慢慢被盒飯的味道所籠罩。

    橫店影視城里有很多個劇組同時在拍戲,《碧海青天》劇組最為財大氣粗,租借了最大的場地。

    劇組里的盒飯也是別的劇組不能比的,有肉有蛋有素,味道也還可以。

    戲份重的演員比群演多了一瓶飲料跟一只大雞腿。

    喬菁菁那個隱形人男助理給她取來一份盒飯,她埋頭就吃了起來。

    味道一般,畢竟是盒飯。

    喬菁菁上午吊了差不多倆小時的威亞,餓壞了,也就不在意味道了。

    她咖位最大,而且比較喜歡清淨,所以有專屬的休息間。

    其實也不只不過是用布圍起來的,有個桌子椅子外加一台電風扇罷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