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一念佛魔 > 11.黑蓮之章(10)

11.黑蓮之章(10)

作品:一念佛魔 作者:金銀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殺了他……殺了那個僧人……”

    暗色中有如野獸般的怒吼聲叫囂不已,充斥著整座黑沉沉且空蕩蕩的大殿,使得殿內的空氣愈發窒息,壓力自外向內,又從內到外交織在一起,壓迫著樓迦王,所有的叫囂都以攻擊的形式體現,而非真正的聲音,從頭至尾,只有樓迦王自己才能夠听到和感受到。

    “殺了他……那個僧人對吾等有害……”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夠了!”樓迦王咬著牙,阻止體內持續不斷涌現的暴怒及其令他極難承受的壓力,他緊緊握住雙拳,努力對抗這股因殺氣聚集而愈發強大的力量,所有的負,所有的陰暗,正是這些未成形的魔物的食糧,若是殺意,便能成倍增長,樓迦王忍著身體幾乎要爆裂開來的劇痛,勉強壓制著體內躁動不已的力量……還不到時間,他還不能被完全控制,雖然他很清楚若是接納了這股力量,他就再也不需要承受這些痛苦,可是……唯有他,必須堅持下去,這是他付出巨大代價所換來的最後一絲希望,除了他之外,沒有人能夠代替他堅守,所以,此時此刻,他必須將這一切都應承下來,但那僧人……恐怕不是那麼輕易能對付的……

    他的一丁點心思都會被識破,于是黑暗中的吼聲對他道︰“汝勿需出手,交給吾等,吾等會設法侵入,只要有一絲空隙,懂了嗎?樓迦王,汝應知曉,若敢背叛吾等,後果汝必承受不起!”

    “勿需爾等多言,吾知曉!”樓迦王隱忍著怒意,低低地道。

    “那就即刻去辦吧……”黑暗凝聚,濃到無法消散,厚重得令人心生恐懼,這其中所誕生的力量充滿了支配欲,仿佛集結了這世間所有最為陰暗、丑陋、污穢和卑鄙的念頭,這些念頭匯聚成飽含詛咒以及攻擊力的言語,對樓迦王下了死令。

    待所有的叫囂全部消失後,獨自坐于殿內的樓迦王才微微松了一口氣,但他早已冷汗涔涔,只因全身氣力幾乎因方才的抵抗而用盡,可他不能在黑暗的監視中有半分松懈,于是開口喚道︰“阿吒長老,請你入內。”

    “是。”老者從來都是守在殿外,只要樓迦王通傳,他便立即進入。

    殿內明亮,老者看不見那些黑暗之物,卻也隱約能感受到殿內無比沉重的壓力,且這種壓力在越接近樓迦王的時候便會越覺得明顯,甚至他能感受到自身內力遭到悶悶地撞擊一般,而樓迦王自身應也在對抗這種壓力,否則他不會時常面色慘白且看起來虛弱至極,正如同此時,老者見狀心有疼惜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對著樓迦王躬身道︰“請王吩咐。”

    “今夜吾要宴請聖僧師徒二人,請他們務必赴宴。”樓迦王道。

    老者聞言微有遲疑,問道︰“宴設在何地?”

    樓迦王道︰“後花園。”

    老者一愣,抬眸看向樓迦王,樓迦王的目光筆直,透露出他想要達到的某種目的,且里面隱約帶有殺意,老者即刻會意,點頭道︰“是,吾王。”

    後花園,雖說是整座宮殿最為寬敞之所,且種植著相當多種類的植物,也是最適合宴請賓客之地,只可惜,那些植物都充滿了敵意,遍布毒刺和毒液,就連整日生活在宮殿里的他們也從不輕易去到後花園,仿佛那里連空氣都能攻擊人一樣。

    ------------------------------------------------------------------------

    “曇兒,方才教你的心法記住了嗎?”意拂悲在臨出門前,又低聲問了優曇一次。

    優曇點點頭道︰“記住了,師父。”

    “師父的珠串能替代佛印之力,保護你免遭污濁之氣,但萬一你有所不適,記得立刻默念心法,便可加強保護你的力量,明白嗎?”

    “明白了。”

    “那好,我們走吧。”意拂悲拉住優曇的小手,推開門走出閣樓。

    閣樓外,老者已提前等候,見到意拂悲和優曇出來,便恭敬有禮地道︰“請容許我為二位帶路。”

    “勞煩長老。”意拂悲回道。

    ------------------------------------------------------------------------

    後花園與蓮池一南一北,相較于滿目烏黑的蓮花池,後花園是一座真正意義上的花園,遠遠地就能瞥見鮮艷明亮的色彩四處點綴,這恐怕是婆羅門族地里唯一僅存的色彩了,只是如此鮮艷的色彩存在于一片烏煙瘴氣中不免突兀,是以意拂悲第一眼見後就意識到這片花園並不普通,于是他忽地彎下腰一把將優曇抱了起來,讓他也能看得清楚,然後用只有優曇才听得見的傳音低低地道︰“那些花你千萬不要踫,必要之時就默念心法。”這麼說著,他口中才道︰“曇兒,這里的花是不是很漂亮?”

    優曇聰明至極,他點頭附和自己的師父道︰“是呀,好漂亮,沒想到這里還藏著那麼漂亮的一座花園。”

    “的確讓人意想不到,阿吒長老,此處花園也是銀邏在打理嗎?”意拂悲問老者道。

    老者搖頭,回答道︰“銀邏只負責外面的菜園和料理三餐。”

    “原來如此。”意拂悲點到即止,優曇卻忍不住問道︰“那今晚銀邏會跟曇兒一起吃飯嗎?”

    “抱歉,銀邏目前還不能上桌。”老者回答他道。

    “這樣啊……”優曇露出些許失望的表情,不過也出于禮貌的緣故,沒有再多言。

    三人進入花園,就見居中一張圓形石桌上已經布置好了餐具,另外還有呈三角布置著的燭台,老者走近石桌,對意拂悲和優曇抬手示意道︰“請二位先入座,我即刻去請王前來。”

    “有勞。”意拂悲說著,便把優曇放下來,牽著他去到老者示意的那兩張椅子上,椅子偏高,優曇爬上去坐端正,兩條腿懸在半空,意拂悲坐在他身旁,環視周遭極為鮮艷的花花草草。

    身在其中,令人有一種身在花海中的錯覺,不得不說這樣的艷麗仿佛讓意拂悲看見了從前的善勝城,那時城中便是如此風景,只是這樣的景象出現在此時這座陰暗無比的宮殿之中,只會令人覺得過分詭異而已。

    “師父……這里的花……感覺都好奇怪……”優曇也一樣四處看著,不由輕輕地道。

    意拂悲聞言只對優曇道︰“你只需謹記為師的話,知道嗎?”

    “知道了。”優曇點點頭,正襟危坐,他相當懂事,知道師父必定有自己的打算,他只需做到不拖累師父便好,所以他什麼都不想,盡管銀邏不能來令他感到失望,但所有的事都要以師父此行的目的為最優先考慮才是。

    意拂悲自是對自己教出來的徒弟感到很是放心,他現在所要注意的,便是這周遭如此龐大的花和草,宴請在此,既是危險又是威脅,在這座宮殿里,一舉一動本就都受到監視,這些監視來自陰暗之中,而陰暗又無處不在,就算是在這片看似明亮的花海當中,卻也因天色漸晚的緣故而從中滋生起黑暗,然後逐漸蔓延,那些黑暗如同觸角般,一點一點沿著地面爬向石桌的方向,然後又沿著桌腳筆直向上,意拂悲裝作並未留意到的樣子,彈指將石桌上的燭燈點亮,那黑色觸角頓時縮了回去,意拂悲順便點燃其余兩盞,就在這之後,樓迦王自花海的盡頭處現身,他身後依然是大片的黑暗,如同霧氣般將他整個籠罩在其中,便當他出現在後花園的那一刻,絲絲縷縷的暗影便自花海叢中竄了出來,仿佛那黑霧擁有巨大的吸力似的,于是,就見千條萬縷的黑絲與他身上的黑霧自動相連,只讓這黑色的霧氣顯得愈發龐大,愈發醒目。

    優曇也看見了慢步走來的樓迦王,包括他身上所覆蓋著的巨大黑霧,但優曇頓時一驚,只因在黑霧映入眼簾的一剎那間,便有一股巨大的沖力排山倒海而來,優曇尚來不及默念心法,已覺心口劇痛,他忍住疼痛,咬緊牙關,凝神默念起心法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