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王者榮耀戀愛系統 > 第168章 劍是劍,人是人

第168章 劍是劍,人是人

作品:王者榮耀戀愛系統 作者:我的雙魚座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溫柔嗎?”江一軍手握著莫邪劍,稍稍苦笑了一會兒,“如果溫柔吧,就不會死拖著節奏……”江一軍看著莫邪,“或許說不定大家會因為我而都受傷……”

    “不會的,雖然沒有什麼理由,但我知道你不會的。35xs小軍,你要相信自己啊!”莫邪看著此刻的江一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雖然干將的鐵匠鋪與林雪的訓練營只有一牆之隔,但其實正兒八經的去拜訪干將的話,也得要繞老遠的路。當然嘍,江一軍也可以像昨天晚上一樣,來個翻牆。但鑒于昨天差點被干將用劍給劈了,所以江一軍很明智的沒有選擇抄近路。

    “好了,我的事情暫時不聊了,說說你的吧,莫邪。”江一軍向莫邪提議道,“老實說,從我個人角度來看,干將完全就是一個鑄劍的劍痴,未必會關照到你呀?明明自己的妻子都被調包了,卻沒有任何發現。”

    “這個也不能怪干將,他除了鑄劍,很少關注其他事情的。因此,沒有發現待在他旁邊的是個冒牌貨,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莫邪朝著江一軍笑笑,雖然笑得很真誠,但笑容中卻有揮之不去的哀傷。

    江一軍也注意到了,于是便不繼續說下去,而是換了一個話題︰“那麼莫邪,你喜歡干將哪點啊?”

    “我喜歡他鑄劍的時候!”沒有一絲猶疑,很快的江一軍便從莫邪那里得到了答案。

    江一軍︰“咦?”

    “嗯,干將鑄劍的時候,是他最帥氣的時候,那專注是眼神,認真的態度,配上帶著節奏的鍛打……”

    說著說著,莫邪竟有些痴了。惹的江一軍不得不打斷她︰“哎,完全不能感同身受呢,莫邪。”

    “不是說認真的男人最吸引女孩子嗎?”莫邪回過神來,看著略帶疑惑的江一軍,奇道。

    “話是這麼說的,畢竟我也是男人嘛,所以這方面還是很了解的。”江一軍的潛台詞是,自己作為男人,也很認真哦,換句話來說,自己其實很受女孩子歡迎的(雖然這多半是江一軍自己的幻想),“但除了這個以外,干將就沒有其他吸引你的地方嗎?”

    “怎麼說呢?大概這就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吧!”莫邪沉吟了一下,“就像星戀和雪雪,都是聰明的女孩子,但卻都喜歡上了像小軍你這樣的笨蛋啊!”然後莫邪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眼楮突然忽閃忽閃的,“啊,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互補吧,因為自己智商高,所以就找一個笨蛋吧。網om是這樣嗎,小軍?”

    “……”是個頭,什麼互補?江一軍看著一臉天然呆的莫邪,恨不得把別在腰間的劍給扔了,而且大抵是知道了莫邪為什麼會輸給一個冒牌貨了——就這情商,也沒誰了;以及為什麼喜歡上干將了,兩個都是足不出戶的家伙——換言之,就是兩個情商都不高,至少在對待自己的方面簡直出奇的一致。丈夫是拿真劍來捅人的,妻子則是用話語來捅人的。

    好歹自己可是冒著生命危險來讓你們夫妻團聚的,而且自己可是放棄了與校花的約會來幫助你的。結果,就變成笨蛋了!?果然,好人難做啊。

    “對了,莫邪,有件事,我一直抱有疑問,為什麼你不自己回去啊?哪怕干將旁邊有個冒牌貨,嗯”江一軍瞥了一眼莫邪,若有所思,“難不成,莫邪你這個正牌,怕了一個冒牌的?”

    “哪有!”莫邪有些激動,以至于別在江一軍腰間的劍也不停的抖動。

    “喂喂,冷靜一下,莫邪。別忘記了你現在可是不帶劍鞘的,萬一你太激動,那麼我的腎,啊呸是我的腰。好像也不對,反正就是那個意思。”江一軍看到腰部的衣服劃出一道裂口,擦了擦額頭。

    “不知道為什麼,反正現在我就是進不去鐵匠鋪嘛!否則的話……”莫邪頗有些惡狠狠的樣子,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已經與干將重新相認,並且把那把假的莫邪給給一劍斬斷了。

    “估計是那個冒牌貨,施展了什麼力量阻止你和干將見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有些麻煩。”江一軍分析了一下,然後看到一臉擔憂的莫邪,笑了笑,“放心吧,莫邪,老實說,也多虧是我,否則的換成是星戀的話,指不定是直接打上門去了!”

    莫邪稍稍有些不解,不過江一軍也沒有多解釋,而是轉而吩咐莫邪︰“等我們進之前,莫邪你先回到劍中,等我了解清楚,或者見到那位冒牌貨再說。”

    “嗯!”莫邪點點頭,她也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強來,尤其是自己也搞不明白為什麼突然出現了一個冒牌貨。

    快到鐵匠鋪的時候,莫邪回到了劍中,然後在劍世界里有些擔憂的看著江一軍,因為即便還沒有進去,自己已經感到一股排斥力。網om而佩帶著莫邪的江一軍自然也感同身受,右手緊緊握住劍柄,然後左手打了一個響指。

    莫邪就感到排斥力一下子消失了,仿佛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然後江一軍低聲說道︰“別看我這樣,還是經常鍛煉的。這是將我淨零的招術外放,在身邊形成一個淨零的防護罩,這樣一來,那股排斥力就被淨零給抵消掉了。”

    “那小軍你還害怕星戀的閃電?”莫邪奇道。

    江一軍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對于星戀,別說是這種淨零防護罩,就算是淨零的原版——我用手直接抓著星戀,也不管用。用手抓的話,效果還要明顯,可惜的是……不如說還不如不用手抓呢,一抓就是直接被電到了。”江一軍想到了自己被星戀各種電,身體一寒,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星戀的話,感覺可以寫一本名叫《電劈江一軍的一千零一種方法》了。”

    “噗嗤。”莫邪一笑,跟著劍也隨之抖動了一下。然後看到江一軍進去到了鐵匠鋪,于是住嘴不說,因為此刻莫邪已經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干將。

    而江一軍稍稍整理了自己的表情,向干將打了一個招呼︰“嗨,干將,你好啊!”

    “嗯,我很好。”干將看到江一軍,似乎像忘記昨天還見過江一軍的樣子,不咸不淡的應對著江一軍的招呼。

    而江一軍那笑容直接固定在了臉上。哪有人是這樣打招呼的——“你好啊。”“我很好。”而這突然的干將式打招呼,一下子把江一軍擊打了。他杵在那里,看著戴著防護面具,手里拿著錘子的干將,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去。

    不過,也幸好江一軍不是一個人來的,眼見著他往那里一愣,莫邪抖動了一下。

    “哦哦,干將你好哦,我也很好呢!不過,干將你是不是忘記了我,江一軍,昨天差點被你拿劍劈了,後來又在你吃了一頓燒烤的江一軍。”江一軍反應過來,指了指自己,重新介紹自己起來。

    干將摘下面具,拿起錘子,一把扛在自己的肩上,上前一步。而江一軍下意識的往後面退了一步,看著眼神似乎有些陌生的干將,小心翼翼的戒備著。

    然後干將似乎想起了江一軍,“哦”了一聲︰“小軍啊,你今天怎麼又來了?”

    “又?!”江一軍尷尬的笑了笑,然後上前一步,“怎麼不歡迎啊?”

    “哪有,只不過這里只是鐵匠鋪,除了買武器,或者修武器的人會來,一般都冷冷清清的。”干將解釋了一下,然後示意江一軍坐下。

    見此,江一軍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一張小板凳上︰“要說武器嘛,我倒也有一把劍。不過,事先說明,這可不是我從你這里偷的。”想到昨天晚上,干將因為誤以為自己是盜劍賊,就一言不合的打起來,心里有些發毛。而且今天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可沒有什麼人來救場——星戀和林雪正在游樂場玩的十分盡興呢!

    說完,江一軍從腰間抽出莫邪,擺在干將面前。

    “這是莫邪?!”畢竟劍的材質,式樣什麼的都是莫邪,而打造這把劍的干將自然最清楚不過。而見到這把莫邪劍的干將,皺了皺眉,捂著頭,似乎很痛苦的樣子,而汗珠從頭上滑下來——明明自己鑄劍的時候,都不曾有汗水,為什麼自己見到了莫邪劍,會變成這樣,明明莫邪她……

    而听到干將的聲音,另一把莫邪劍出來了,與此同時,寄宿在劍的莫邪也一同出來,一把拍了拍干將的肩膀︰“干將,你沒有事吧?然後他是……”說話的時候,不留痕跡地瞧了瞧拿在江一軍手里的莫邪,微微一愕,隨機調整過來,看向江一軍,問道。

    “這位是江一軍,是教官的朋友。”看到自己的“妻子”過來,干將似乎恢復了原樣,原本想伸出手抓住江一軍手里的莫邪,也重新縮了回去。

    而對于干將前後的表現,以及“莫邪”神態,江一軍都看在眼里,只不過面色不顯。不過,他也能確定到底誰是真的莫邪,誰是假的莫邪——那位站在干將旁邊的莫邪,神態怪也就算了,畢竟看到與自己一樣的莫邪劍,但那說話時陰陽怪氣的語氣,和惺惺作態的姿勢,怎麼看都不讓人覺得是一位胸賢惠的妻子吧(請原諒江一軍對于一些人的看法,多數還是以貌取人,雖然在莫邪這件事情上,確實沒有錯)。

    “咦,這不是莫邪劍嗎?”假莫邪一蹦一跳地來到江一軍和干將中間,擺出一副驚奇的樣子。

    而江一軍看在眼里,忍住心中的不適感,也學著眼前的冒牌貨,擺出好奇的神情︰“哎,真的耶,不會我這把是真的,而你這把是假的吧?!”語氣夸張至極,連江一軍都覺得那不是自己發出來的,但好歹抵消掉了冒牌貨給自己的不適感。這大概也算是以毒攻毒吧!

    結果假莫邪還沒有表態,干將出來解圍了︰“那不可能,莫邪劍是獨一無二的,而寄宿在其中的劍靈,也就是我妻子更是獨一無二。就如同小軍你現在見到的,便是我妻子的靈魂。而小軍你手中的莫邪劍的確與我也的一樣,但卻沒有劍靈,只此一點,便可以分出真假。”

    听到干將的話,莫邪抖動了一下,準備出來與那個冒牌貨當面對質,卻被江一軍死死的用淨零握著,不讓她出來。江一軍瞧了一下不停顫抖著莫邪劍,看了一臉戒備的冒牌貨,以及此刻不再看江一軍和手中的莫邪的干將——這位醉心與鑄劍的丈夫在冒牌貨出來之後,就把全部的目光集中到了冒牌貨身上。這讓江一軍好一陣吐槽,呵,妻子活的好好的時候,不關注她,等到她變成了劍靈,就各種秀恩愛,而且他媽的竟然還是對著一個冒牌貨。真心令人頭疼。

    “那如果我說,我的這把也有劍靈,那麼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江一軍說話的時候,故意瞥了一眼假莫邪,而听到江一軍的話後,莫邪停止了顫抖,似乎在等待干將的回答。

    而干將也會過頭來︰“那絕無可能。而且,即便是真有劍靈,也不是我的妻子莫邪!”干將斬釘截鐵的說道。

    而一旁的假莫邪顯得很N瑟,向江一軍挺了挺胸。而江一軍氣不打一處來,在心里暗罵︰這冒牌貨,看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然後冒牌貨開口了︰“哎呀,小軍哪,我可是干將他最得意的作品。王者大陸上,不乏有些人模仿莫邪劍,你的話,說不定被人給騙了呢。”假莫邪伸出手,想要從江一軍手里拿莫邪劍,“要不要讓我丈夫來幫忙把這把劍重新鍛造一下啊?”

    “免了,謝謝你的好意。不過畢竟是我花錢買來的,就算是所謂的冒牌貨,我也認了!”江一軍冷冷的回應著冒牌貨,同時收起莫邪劍,重新插會腰上,然後回身看著干將,“在我看來,一把被鑄劍師苦心孤詣鍛造出來的劍,才不是什麼作品——劍是劍,人是人。莫邪,你的那把劍能否扛住我的這把莫邪的一擊呢?干將,告辭!”

    假莫邪面色一變,而咀嚼著江一軍的“劍是劍,人是人”的干將看到已經飄然離去的江一軍,遠遠的說了一句︰“小軍,受教了!”

    (本章完)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