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7.神秘的黑影

7.神秘的黑影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從那一天起,我就開始了規律的生活。網om每天早上去營部點卯,有事就寫寫畫畫幾筆,沒事就跑去訓練,實際上,作為那個時候的部隊哪有什麼文字材料,轉一圈混個臉熟,也就沒事兒了。營里其他人見我年紀小,好吧,我承認和以前相比我現在的確是小鮮肉,所以也沒什麼亂七八糟的事交給我,眾人知道我很是“謙遜”,對我也是格外照顧。嗯,這樣美麗的誤會,我就別解釋了。

    訓練的內容,就是以我前世的基礎訓練為主,當務之急,是要恢復我的身體狀態!

    在學武方面,很多人都有一個誤區,那就是總認為只要招數越精妙,武藝就越高,實際不是。無論哪個層次的武者,作為一切武技的基礎,最重要的,是體力。所以,我現在不求什麼武技,一門心思練體力。

    半個月後,我們到達了目的地廣寧,也就是現在的錦州。這里因為緯度較高,氣候已經比較寒冷,但有了固定的住所,肯定要比每天住在車上舒服。

    于是我的體能訓練抓的越發緊了。到立冬時,我練了恰好一個半月。這一個半月,我磨破了三雙鞋,手套兩雙。燕珠表妹給我做的沙綁腿也是一再加大。叔父和葉公都為我的毅力咋舌,多次說我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其實我就是換人了,可我就是不說∼姨夫卻不多說話,只是讓表妹在軍營伙食的基礎上,給我開小灶加強營養。

    軍營那邊,其他部隊都出去秋練了,也沒什麼新人,我就每天一如既往的吊兒郎當。om大家也越發混的熟了。我忽然有種錯覺,好像又回到了橫濱,每天在公司里跟大家嘻嘻哈哈干業務,回家就拼命鍛煉自己,那時候就是這麼單純而愉悅啊!

    年底前,其他部隊外訓回來了,營院里一下子熱鬧不已。但和我似乎沒什麼關系,我還是一如既往地過我的日子。不過葉營官私下找過我,說現在人多了,稍微注意點兒,別讓人說輜重營的書記快活如神仙。我……表示知道了。

    于是從那天起,我就把白天工作時間的戶外訓練調整到晚上,白天把自己圈在軍帳里做力量訓練。

    一晃到了元旦。這一夜營里加餐,除了哨兵,其他人都喝了酒。我對這種低度糧食酒興趣不大,端了端杯子,就溜出去做我的訓練了。隨著體能越來越好,我的強度也越來越大,開始每天跑小圈,現在每天要跑大圈,會路過營區所有的建築。不知為何,今晚我狀態格外好,一圈跑完,又跑一圈。

    而第二圈跑到後院營牢時,眼角余光一瞥,突然覺得不對!牢房門口居然沒有哨兵!清潔工的本能瞬間放大到極限!怕打草驚蛇,我沒有急于示警,決定先一探究竟!

    摸出離霜,反握在手里,解下腿上的沙袋,果然輕巧許多!我一個箭步沖到牆邊,背脊緊貼著牆壁,悄無聲息的向牢內探去。

    一進門,就看到癱軟在牆邊的兩名警衛,我悄悄摸過去,伸手試了試鼻息,嗯,沒死,看來是打暈了,里面的人應當不是窮凶極惡之人。om

    繼續往里潛行,牢里靜悄悄的,本來就沒什麼人,好像就前幾天大軍回來時帶回一個什麼奸細。不關我的事,我就沒操心,現在看來來頭不小啊!不過我記得,那奸細是關在甲三牢里,于是我徑直朝那邊潛行過去!

    拐過前面的拐角,就是甲牢,第三間就是關押奸細的房子,隱隱約約我听到一些響動,仿佛是撬鎖的聲音。依大明律,牢頭不拿牢門鑰匙,要提人,必須主管犯人的部門和牢頭一起方可。這個來救人的主不清楚門道啊!技術含量真低!就那麼個破鎖子,意聊敲淳沒姑喚  垢依淳熱耍窟踹酢N醫蚪蠐形兜目醋拍歉齪謨案 鞫氛 簦 復我丫 焱笨 耍 疵慌ゥ苑較潁 執砉嘶帷U飧霰吭簦 倚南耄 媸峭佳忌 啤br />
    看了十分鐘,劇情還是那個劇情,我有些不耐煩了,今天的訓練還沒完成呢!于是,我繼續向著黑影的方向潛過去,我決心打暈他,交給營官審問。卻不料,我的潛行意識沒有退步,身體卻跟不上,抬腳的時候高度不夠,起步時腳尖在地上微微蹭了一下!

    那黑影撬鎖不行,感官倒是極其警覺!只見他耳朵微微一動,察覺了我的存在,看也不看就朝我的方向一揮手!我認識這個動作,因為我也熟練的很!看手法居然是個高手!于是我也看都不看的就地一滾!只听“當”的一聲,一枚暗器貼著我的頭頂釘在身後的牢門上!我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這力度好大!大意了!我不是從前的我,他也不是我認識的他!太冒失了!

    只見那黑影一擊不中,閃電般向我撲來!看動作,他的身手相當敏捷!被他纏住絕難脫身!心思電轉,我起身時左手結結實實從地上抓了一把土,就在他靠近我到一米左右時,我猛的將手中的土向他臉上一揚,口中高喊:“有刺客!”身體卻急忙向後退卻!

    那黑影沒料到我會出此損招,差點兒被眯了眼楮,等擦干淨臉上的土,我已經在三丈開外!又見我高喊,知道今天已經沒有機會救人,便狠狠瞪了我一眼,朝我又一揮手臂!我以為他又扔暗器,暗罵無恥的同時猛的向左一躲,卻不料他只是虛招,見我無力追趕,那黑影一個縱身,便穿窗而去!

    我坐在地上驚魂未定,片刻後,一隊哨兵便已趕至,我知道肯定追不上,但還是指明了那人逃遁的方向。待葉思忠趕來時,我已經從甲牢的牢門上拔下了那只暗器!

    那是一只苦無。

    這是東瀛忍者的東東啊。我把苦無遞給葉思忠,簡單說了情況,他點點頭,拿著苦無所有所思,我就定定的立在那兒,等他說話。片刻,葉思忠突然笑著說:“知道你勤力,跑你的步去吧!一個時辰後到營部大帳來!”說完調頭走了。

    我聳聳肩,管他呢,先跑步。剛才一激動,這會兒腎上腺素狂涌,我蒙頭又跑了兩大圈,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拖著腳步去了中軍大帳。

    霍!居然全在!中軍大帳里,把總以上的軍官悉數在列,見我進來,都將目光投向了我,幾個最熟悉的年輕軍官還對我投來了愉快的笑容。我眨了眨眼,引起一陣低笑聲時,我已站到了屬于自己的角落。

    “啟藍,你過來。”葉思忠叫道。

    我應諾一聲,走到他的桌前站好,葉思忠非常鄭重的看著我說:“你把方才的情況再講一遍。”

    我大感無趣,都是清楚的事情好伐?但老大開口,我只能又講一遍,其中還添油加醋的把笨賊開鎖不利的事說了半天,整個大帳笑成一片。

    “肅靜!”葉思忠怒了:“軍帳里豈容你嬉笑打鬧?拉出去,丈責二十!當值軍官王雙丈責四十!”

    啊!要打我啊!我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對!這不是葉思忠的辦事作風!有蹊蹺!他這樣要演戲給誰看?好吧,你要演,我便配合你!

    于是我大呼冤枉,一邊挨打,我一邊大喊大叫,什麼我是忠臣該重獎啦,昏人讓功臣錯吃棍子啦,營官有眼無珠之類啦的渾話,整個營帳里盡是盡力忍耐的笑聲。

    打完棍子,我和當值軍官又被拖進帳篷,葉思忠指著我們叫道:“戴罪之人,還敢辱罵本官?即日起,你二人奪去原職,就給我定定的看著牢房!出了一點差錯,我唯你們是問!叉出去!”

    我們二人被拖死狗似的扔出了營帳,里面又是一陣笑聲。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既然你要當周瑜,我便當一回黃蓋吧!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