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38.便請君入甕

38.便請君入甕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不知道薛汴、孔尚賢二人來赴宴時是什麼心情,看著他們趾高氣昂的樣子,我心里感慨萬千。35xs都說宴無好宴,會無好會,你來就罷了,還不知道低調些,大張旗鼓,爭風賭氣,這不是擺明了讓我們搞小動作嗎?這多不好意思啊,送上門來的禮物,不收,那不是太沒誠意了!

    不曾想,這薛汴和孔尚賢還沒落座,就再次發生了沖突———為了座位。

    在華夏的封建社會中,許多事物都有尊卑高低之分,就連東西南北、前後左右也不例外。在座次上,歷朝歷代對尊左還是尊右是很有講究的。因為根據舊時禮制習俗觀念,等級制度森嚴,左右為區別尊卑高下的標志之一,普遍實行于各種禮儀之中。由于君主受臣子朝見時,南面而坐,左東右西;臣子北面而立,卻是左西右東,朝臣依官位由尊至卑一字排開,在這里就有了區分。

    有的朝代尊右,官位高者在東,卑者在西,這就是尊右賤左;有的朝代反之,恪守尊左賤右。歷史上各代情況不一,據考核史籍,夏、商、周、晉幾個朝代,也包括春秋戰國、南北朝、五代十國,都是文官尊左,武將尊右;在漢、元、清三個朝代,還包括三國時期,則普遍尊右;而在秦、唐、宋,包括我們現在所在的明朝等幾個朝代,卻是毫不動搖的尊左。

    于是座位之爭就開始了。按理說,公、侯、伯、子、男,僅從爵位上講,似乎是衍聖公更高一些,應該居左。但陽武侯薛汴祖上卻是實職,真刀真槍拼出的鐵卷金書,比起靠著孔聖人名頭一代一代混卷子的孔尚賢似乎又高了很多,也看似應該居左。而且說白了,這兩人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都是囂張跋扈慣了,何曾讓過人?在他們看來,不爭饅頭爭口氣,這方面絕對不能認慫了!

    而座位這方面,本來擺成圓桌也不是不可以,但為了營造更加熱烈的氛圍嘛,我們專門把兩張桌子擺的分出了主次,而且離得很近,這些細節,卻都是有著認真考量的。

    兩人就在左席處僵住了,誰也不服,誰也不讓,就那麼斗雞似的懟在一起。網om見這情況,巡撫楊本庵自然不好說什麼,那可不就得我出馬了?

    我連忙走上前,客氣笑道︰“二位!二位!何必為這等小事置氣?依我看,坐哪都是坐!何必相爭啊!”

    那衍聖公孔尚賢斜著眼楮掃了我一遍,方才不屑的道︰“你又是誰?小小年紀,還敢穿著四品官服!”

    我微笑著不做聲,楊本庵楊大人卻開口笑道︰“來來來!我給二位介紹——這位,便是受聖上指示、首輔委派的欽差——孫啟藍孫大人!”

    听到聖上兩字,那孔尚賢只是眉毛挑了挑,但听到首輔二字,臉上的肌肉卻是劇烈抽搐了幾下。

    年初,因為自己搜刮民財、沿途販賣貨物一事,首輔已經專門敲打了自己,並啟奏聖上,將自己每年上京面聖,修改為三年上京面聖一次。這已經是極大的警告,誰知道自己剛一開口,便扇了這位首輔大人心腹的臉!這!這如何是好!

    正在孔尚賢躊躇之際,那薛汴眼珠一轉,卻是極其熱情的過來,熟人似的拉著我的手,哈哈大笑道︰“久聞孫大人威名!今日方得一見,薛某甚感榮幸啊!”

    我見這人這麼有禮,立即也拉著他的手道︰“薛大人承祖上勇武,乃我輩武人楷模!快請坐!容下官給您斟酒!”說著,把薛汴請到了左席上座上,言笑甚歡,卻連眼角都不掃那衍聖公孔尚賢一眼。

    薛汴心中大喜,心道這個小子果然上道,回來可以好好打听打听路數,倒是可以結交一番。他哪里知道,我自然是上道,不然如何能當了決定他生死的判官?

    那孔尚賢氣得臉色發青,當場就想發作,但轉念又一尋思,分明是自己先行無禮在前,這小子薄待自己也屬人之常情,旁邊那麼多人看著,再加上巡撫楊本庵還在上面高高杵著,自己若是太過分,只怕面子上也不好看。om于是只得悶悶的哼了一聲,坐在了下首的右席上。

    等二人坐定,我和薛汴又客套幾句,便轉身返回自己的席上。扭頭時,我的目光與楊本庵略微一觸,卻快速分開,不過,我們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出了喜悅之情。

    等眾人紛紛坐定,音樂響起,兩隊綠衣侍女踏著樂點,從後廂里飄然而出。打頭的不是別人,卻正是我面授機宜的青蓮與玉荷,與眾不同,著著一紅一紫的衣裙。再加上刻意裝扮,顯得格外妖嬈。而且話說回來,這兩個女子已經雙十年華,在古代應該己經嫁為人婦多年,身上多了成熟的韻味,卻比那青澀的小姑娘更誘人。

    薛汴和孔尚賢二人眼楮都看得直了!兩人雖然家大業大,但終歸是在鄉里,又有多少美女讓他們挑?盡管數量不少,但質量上卻不忍卒睹。更何況,我昨日那麼傾囊相授,兩姑娘又學的精細,自然多了鄉下姑娘難以夢見的風情。這一出場,就引得薛、孔二人坐立不穩,生怕這倆女子落入別人坐席。

    可正如他們所願,兩位把他們魂兒都勾走的美女,卻正分別落座在在他們身邊。薛汴、孔尚賢一時間大喜過望,喜不自勝。青蓮、玉荷坐定之後,滿滿給二人斟了一大杯酒,端起來送到嘴邊。兩人笑的眼楮都眯成了一道線,此時莫說是酒,便是毒藥,估計二人也二話不說干了!

    一氣兒喝了三杯,兩人酒氣下肚,熱氣上涌,又聞著這倆女子身上香氣極為誘人,登時就有種按捺不住沖動,看看著就想上下其手。楊本庵重重咳嗽一聲,又清了清嗓子,薛汴和孔尚賢方才忍住,回頭望著楊本庵。

    卻听楊本庵道︰“薛、孔二位賢弟!這二位女子,乃是我家中自幼養大的歌姬。然而她二人雖名為歌姬,但實際上,我卻視如己出,一直當做姑娘養著。”說著頓了頓,眼神慈愛的掃了兩位姑娘一眼,方繼續道︰“不過,既然她們與兩位賢弟有緣,便讓她們侍候著二位賢弟,但求一個衣食無憂的未來罷了!青蓮,玉荷,可要好生侍候二位大人,你們的前途,可就著落在他們身上了!”

    青蓮、玉荷立即柔著聲音,含羞帶怯的道了聲︰“是!”卻又雙雙給面前的“未來老爺”再斟了一杯酒!薛汴、孔尚賢聞听楊本庵有將二人相贈之意,明知道楊本庵是為了清丈土地一事,但為了眼前的美人,便退一步也是值了!于是更加沒有顧忌,而且似乎越發控制不住自己,巴不得這就拉她們入室,一快朵頤!

    而就在此時,楊本庵卻發話了︰“二位賢弟,為兄尚有一事相商!”

    那薛汴似乎反應慢些,尚未答話,孔尚賢卻已不耐煩的道︰“不就是清丈土地一事嗎?我願繳納三百畝土地稅負!若無他事,我便先告辭了!”

    看得出,我們下在酒中的“佐料”已經見效了,這孔尚賢已經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舉止言行,而玉荷也在此時嬌媚一笑,卻又做不依不饒之狀道︰“孔大人,玉荷這麼大個人,卻只值三百畝的稅負,說出去羞煞人呢!”

    見時機來了,我心中暗叫一聲“好玉荷”!便接口道︰“孔大人雖算得上有錢,卻也不過就是爾爾,三百畝已是極限,你還不知足?他又不是薛大人,如何拿的出那麼許多?”

    這話說得薛汴驚喜交集,他與孔尚賢號稱山東兩只虎,一直的願望就是處處壓對方一頭,但雙方山高水遠,一年兩載也見不著一回,又上哪里去打壓對方?今天來這里,雖然不是什麼高興事,但這個小欽差著實有意思,幾次三番給自己長臉,爽!

    于是薛汴哈哈哈哈大笑數聲,紅著雙眼指著我道︰“孫大人!孫欽差!孫賢弟!你是最知我的!他孔家攢雞毛湊撢子才出三百畝稅負,我,陽武侯,薛汴,出一千畝稅負!”

    青蓮聞言,激動的尖叫一聲,頓時就撲在薛汴懷里,一個勁兒撒嬌,惹得薛汴更加激動,仰天大笑不止。

    而玉荷卻受了氣一般,哼的一聲,撇下孔尚賢,憤憤的道︰“我們姐妹自幼事事公平,憑什麼要去人家了,卻分出了高下?青蓮就值一千!我卻就值三百!哼!”說著,扭過頭去,卻不看孔尚賢。

    說道這里要講一下,我們在二人酒里下的東西,乃是東瀛伊賀忍者專用的興奮劑,又摻了一些“東西”,再加上些海狗油,這酒一溫燙,任哪個男人喝了都要眩暈癲狂,因為這藥就是直接對著神經去的,人根本就難以自持。再加上兩姑娘衣服的燻香里也夾了不少“貨”,更是勾的薛汴、孔尚賢魂不守舍,且格外激動!而且由于兩人身份特殊,可遠遠排在其他人之前,隔得尚遠,根本影響不到別人。

    酒、藥、女人,加上新仇舊恨、恩怨交織,那孔尚賢哪里受得了,扯著玉荷衣領大叫一聲︰“他薛家出一千畝,我便出兩千畝!”

    不等別人答話,我哼的冷笑一聲︰“就憑你,也出得起兩千畝?你還道自己是薛兄麼?”

    薛汴高興的幾乎癲狂了,右手食中二指直戳戳指著孔尚賢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憑你個收破爛賣一路的東西,也配跟我爭!”說完扭頭看著我,哈哈笑道︰“孫賢弟!這廝若出的起兩千畝,我便出四千畝!但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

    我哈哈大笑道︰“哥哥!卻別那麼比,跟他比,丟了自己身份!”

    薛汴喜得站了起來,端著酒杯就要過來跟我踫杯,嘴里還嘟囔著︰“賢弟說的是!咱們喝酒!跟他孔尚賢同席,那是自降了身份!”

    孔尚賢听得這話,心頭無明業火越燒越旺,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仿佛山洪決堤!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抽出腰間佩劍,就向著薛汴後心刺去!

    我見狀,高叫一聲︰“薛兄小心!”立即身體前撲,緊緊抓住薛汴雙臂!我這一壓是運上了柔息功的,薛汴想躲背後的劍,卻也被我壓得動彈不得!見得劍到,我還假做去拉薛汴,實則腳下一絆,反將薛汴向著劍鋒方向斜斜推了過去!

    只听“噗嗤”一聲,那劍,直戳戳扎進了薛汴後心!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