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62.神的右勾拳

62.神的右勾拳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有道是老馬識途,更何況是一匹滿心復仇的老馬。網om在阿西格的帶領下,我們的隊伍像一柄手術刀,庖丁解牛一般,在可能出現敵蹤的區域邊緣劃過,鋒銳的向敵人心髒直插過去!

    當然,路上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幾隊敵人的小規模斥候,我們的對策很簡單——不放走一個!

    一開始有的搞不清楚情況的敵人騎兵還仗著騎術好,想和我們迂回周旋,卻在炙那一隊人馬的火槍騎射技能下,無不死傷慘重!

    而等到他們回過神來,再想調頭拼命,情況已經完全在我們的掌握之下,他們的反沖鋒就像扔進大海的石子,掀不起一點浪花,就消失不見了。

    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得不再次提高行軍速度,因為這種分散的斥候小隊有兩種作用:一種是發現情況,主動向總部匯報示警。另一種作用,便是當某個方向的斥候小隊大面積消失,那就說明這個方向出現了大規模敵情,屬于被動示警。

    所以,我們一定要趕在對方斥候的收隊時間之前到達龍台金帳!

    于是我們不再休息,用戰馬能夠承受長途奔襲的最高速度向敵人大本營襲擊過去。就這樣,路上還不斷有戰馬嘶鳴著倒下,為了不暴露身份,戰士們還不得不親手殺了倒地的戰馬,含淚草草掩埋,騎上備用戰馬繼續趕路。

    就這樣,我們在第二天臨晨三點左右,趕到了黑石炭部龍台金帳十五里外的丘陵上!

    望著遠處連成一個小鎮的火把,輕松巡邏的衛兵,我知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所以,我命令全軍修整一個時辰。而後全軍突擊!

    其實在這種狀態下,戰士們都處在亢奮的狀態下,根本感覺不到累,但戰馬不行,戰馬的體力跟不上,這對將要到來的戰斗很不利,所以必須休息。

    一個時辰,已經是最短時限,再長,我怕會不安全,怕會出紕漏!

    戰士們都休息了,我坐在土坡上,披著披風,望著下面的燈火出神。om忽然身後傳來一個聲音:“我很好奇,你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我沒有回頭,我知道,是拉克申。他見我不回答,干脆坐在我旁邊,繼續自言自語道:“黑石炭部進攻你們的邊境,據說土默特部也被聯合了,所以我想……”

    他伸手指了指下面的龍台金帳,笑著道:“這里面住著的都是一些老朽、婦孺和貴族,即使全殲他們,對你們……不,對我們前線的戰事其實沒有什麼影響。但這支隊伍之所以千里迢迢喬莊而來,目的只有一個!”

    他伸出一根手指,這個不大的孩子笑著道:“你們要裝扮成土默特部,這是在兩個部落之間點火!”

    我看著他,笑著沒說話。他繼續道:“孫將軍,我不需要你承認什麼,但我希望你明白,我對你的感激就像天上的星星,數也數不清。”

    我笑著,沒有作聲。

    他站起來,望著下面的燈火道:“我本以為今生再也復仇無望,卻沒有想到,會在潦倒落魄到極點時遇到了你!你是我命運中的神使!孫啟藍將軍,我願意追隨您!相信此生一定不凡!”

    我笑著朝遠方扔了一塊小石子,問道:“哦!那麼拉克申,你能帶給我什麼?”

    他朝我單膝跪地,抬頭看著我道:“忠誠、智慧、奉獻!”

    我看著這孩子,他的眼楮里燃燒著熊熊火焰,我被打動了!我不知道草原上的規矩是怎樣的,于是我效仿西方的騎士效忠禮,拔出影秀,放在拉克申的肩上。

    “我接受你的效忠!”我沉聲道。

    “您一定會為今天的決定感到慶幸!主人!”拉克申道。

    “叫我先生!”我嚴肅的道。

    “是!先生!”拉克申道。

    不遠處的阿西格見我們這樣彼此認同,微微嘆了口氣,擦了下眼楮,扭頭回了自己的位置……

    沖鋒的時刻到了!我在黑暗中將騎兵分為兩隊,一隊我帶領,一隊龐屆元帶領。網om在一聲隱隱的號聲之後,我們的戰馬展開四蹄,向著燈火方向沖去!

    戰馬的四足都裹了布,跑起來聲音很悶,不再像平時那樣,馬掌打在地上“卡嗒卡嗒”的脆響,而是一種“噗噗”的聲音。再加上夜里忽然起了風,西風,我們的馬蹄聲正好逆著風,不會被吹響龍台金帳方向!

    真是天佑我也!

    等到對方的哨兵發現了不對,開始大喊大叫的示警時,我們已經逼近到了兩里地左右!對于下坡之後全速沖擊的騎兵,那只是一分鐘的事!

    黑暗中,龍台金帳里亂成一團!找不到衣服的,沒穿褲子的,呼兒喚女的,抱頭大叫的,形形*,百人百態,但卻始終沒有組織起有效的反擊!

    說實話,黑石炭部長期在呼倫貝爾海拉爾一帶稱王稱霸,只有他打別人主意,啥時候輪到別人琢磨他?所以龍台金帳的防御從根本意義上講,不過是紙糊泥捏,根本上不了台面!他們的防御更多的靠著威壓,不需要這樣真刀真槍!

    左右兩路騎兵向兩支鋒利的劍,直插入龍台金帳內部!所到之處,四處放火,不留活口,寸草不生!

    我帶領右路,一騎當先沖入了地方大本營!開始幾乎沒有遇到阻攔,殺到三重營帳以後,開始遇到零星的有組織的抵抗。

    一個衣衫不整、卻著了大部分騎兵甲的敵方騎士,呼喝著帶領一隊哨戒騎兵向我側翼襲來!敵勢不強,但速度極快,如果讓他們沖到跟前,勢必對我們的隊形造成影響!

    我奔馳中高叫一聲:“炙!”

    就听見一聲槍響!那帶頭的騎兵立即仰頭墜馬!接著又是一排槍聲,那一隊哨戒騎兵頓時死傷過半!余者立即四散而去!

    于是我們盡力前沖,同時我方士卒開始用韃靼人的語言高喊:“呼倫貝爾是土默特的土地!黑石炭滾出去!”“呼倫貝爾是土默特的土地!黑石炭滾出去!”

    這是我讓翻譯們交給其他戰士唯一會的一句話。但效果很好,千軍萬馬一起喊出來,當真是響徹雲霄!

    我們此行來龍台金帳,目的並不是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是要制造影響。就龍台金帳里那些老貴族,殺死是十個,也不如消滅一個育齡男女強!所以我們在龍台金帳里大肆放火,大喊大叫,看著四散奔逃的敵人騎兵,自然有人會把這個消息帶給尼蘭,我想我們的目的達到了!

    等到整個龍台金帳開始燃燒,天色已經開始放亮了。我們最初的意圖就是就這,但我總覺得,千里迢迢跑來,就這麼象征性的打一架就結束,似乎太草率了!

    于是我把首要人物叫到一起商議。拉克申道:“對草原人來說,最大的財產是牛羊!我們應該向四周擴散,毀滅他們的牛群羊群!”

    我點點頭,這是個很好的辦法,也只有深仇大恨才能想到這個。

    阿布魯道:“我們可以向腹地進發,擴大搜索範圍!”

    我又點點頭,還是不說話。

    大家都很奇怪,我到底想要什麼。阿西格老于事故,又是智囊級的人物,他看了看我的表情,心中有數,捻著山羊胡試探著道:“當年忒沒真西征時規定,對攻克的部落和城市,凡是高于車輪的男子……”說到這里,便沒了聲息。

    我接口道:“便都不存在了!”這正是我想听到的。想要一勞永逸,就要釜底抽薪!毀掉一百個龍台金帳,也不如消除一百個成年男女有價值!

    我繼續說道:“從現在起,全軍分為四隊,向四方搜索。凡是高于車輪的男女……不用我解釋吧!三天後,在昨夜露營的黑森林處集合!”

    眾人略一沉默,立即領命去了!

    拉克申跟在我身後,等眾人都去了,低聲道:“先生,你似乎很著急,這樣做的確見效最快,但後遺癥也不小啊!”

    我沉默了一會兒,對這個聰明的孩子,我還不是很放心,所以想了想才道:“我曾經說過,願以一人之名節,換邊陲三十年安寧!”

    回頭看向拉克申,繼續道:“我只是兌現諾言罷了。”

    拉克申毫無畏懼的迎上我的目光,過了一會兒笑道:“先生似乎對我還有顧慮。這很正常。漢人有句話,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先生總會明白我的。”

    我點點頭,我喜歡這種明事理、知進退的人。我繼續向前走著,拉克申跟著我。我有意無意的問道:“你覺得,這些草原民族……嗯,我不是針對你,你覺得前景如何”?

    我說這話,其實是想考考拉克申,看看他的見識到底如何。

    拉克申微微一笑,笑聲里充滿了蒼涼,這不像是一個十幾歲孩子的笑聲。他想了想方道:“隨著火器的興起,馬背上的民族已經逐漸勢衰,總會被淘汰的!”

    我心中一驚,這孩子的見識竟然如此超前?

    拉克申猜到了我的疑惑,笑著道:“我自幼便按父親要求,游離中原。還曾去過西方,去過不列顛群島和西班牙。見證了他們的崛起,和海軍的雄壯威武。”

    他往前走了一步,幾乎和我並肩,緩緩道:“我知道先生要問什麼。未來是屬于大海的!只有大海才有著無限的可能。”

    拉克申繼續道:“我曾隨著一支奧斯曼船隊出海,見證了他們貿易、戰斗、劫掠,也看到他們開拓新的疆土,建立新勢力,尋找新的資源。”

    “所以先生,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大海,因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與眾不同!你的眼楮里對現實沒有訴求,所做的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嗯,諾言吧。你的表情告訴我,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絕不是眼前的小泥潭!”拉克申最後道。

    這孩子的最後幾句話,已經深深說進了我的心里,我決定,這樣的人一定要用,而且要毫不懷疑的用。

    于是我扭頭望著他問道:“那麼,你願意隨我出海嗎?拉克申?”

    拉克申單膝跪地,右手捶胸道:“是的!我願意!船長!”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