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63.雞犬終互啄

63.雞犬終互啄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三天後,我們在黑森林集合的時候,一統計,戰損幾乎可以忽略,而戰果卻十分卓著!

    四隊人馬,共滅殺牛羊馬匹三十三萬五千余,抹去黑石炭部育齡人口四萬余。35xs對這項絕戶的命令,大多數人是不抗拒的,甚至執行的很愉快!

    因為草原人到了中原也是一樣的行為。今天的我們,只是把昨天他們的行為還了回去!

    而我們的身後,也開始有比較大規模的騎兵隊伍跟蹤,不論是不是黑石炭部的騎兵,我們的行為已經引起了草原諸部的恐慌。他們為了自身的安全,開始在自己疆域的範圍內加強了武裝哨戒巡邏。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下令全軍撤退。而後面的跟蹤部隊就那麼遠遠吊著我們。雖然不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影響,但這樣被圍觀總歸是不好的。

    于是,我命令全軍趕至高處,讓炙的火槍隊對著對方就是一輪拋射!

    彈丸帶著槍聲的轟鳴,透露出濃濃的警告意味。大多數跟蹤的部隊明白其中的意味,紛紛退去了。只有一支小隊還是不即不離的跟著。

    “那是土默特部的探子!”拉克申說道。

    我的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我們現在的身份就是土默特部的部隊嘛!

    于是我讓阿布魯帶著一個人,兩人兩騎趕往那隊土默特探子分隊,在眾目睽睽下靠近,說了些什麼,行了禮,又離開。

    其實,我讓他過去就說了一句話:“阿勒坦大汗交代的任務完成了,你們回去吧,不送了!”

    對面的斥候隊長不敢造次,只得唯唯諾諾。阿布魯兩人又大搖大擺的騎馬回來本隊,笑呵呵的說:“任務完成”。

    我對著阿布魯伸出大拇指道:“干的不錯!”阿布魯齜牙繼續笑著。

    全軍開始全速撤離,當然不是原路,而是向著西又跑了一陣,見沒有再跟蹤之人,方才全力南下!目標——張家口。網om

    這一路跑的不緊不慢,因為和葉思忠約定的時間還有四天,而路程只有三天的。我刻意在路上加緊了自身修煉,猿度式、蝠翼式、狼顧視一刻不停地加持著,慢慢的甚至成了一種習慣。

    這種騎馬顛簸、身體疲勞的環境正是提高鍛體功力的最佳時機,我幾乎是如饑似渴的汲取著每一分進步的空間,讓自己盡可能的提高!

    因為回去之後,必然還有兩場大戰!

    一路南下,草原漸退,而樹木漸生,氣溫也漸漸升高了!到了張家口北方的宣化附近,我下令全軍脫去皮衣,換上了本來的單薄軍裝。

    頓時,全身上下輕松了不少。那些草原人終日包裹在皮衣里,真的也是一種折磨啊!

    到了北門口,報上番號,守城官兵早已收到命令,立即開關放行。我命隊伍在城外五里扎營,帶著幾個心腹進了城,直奔城守府而去。

    等我到了門口,兩個人正在門口迎候,我定楮一看,不是別人,正是與我分兵而進的葉思忠!他已經回來了,旁邊一人似乎在去年年會上見過,應該是張家口主官賀鈺剛。

    二人听說我回來了,哈哈大笑著迎了出來,我也哈哈笑著迎了上去,先與賀鈺剛拱手為禮,又與葉思忠緊緊一擁!

    葉思忠笑道:“啟藍!我就知道你一定沒事!哈哈哈哈!”

    我也笑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周圍的人一起哈哈大笑,簇擁著進了城守府。

    府上早已備下了酒宴,我們落座時,涼菜已經上了,熱菜還沒起。我道了謝,對著賀鈺剛一拱手道:“城守大人,城外那些將士一路鞍馬勞頓,作戰勇敢,還望多加關照!”

    賀鈺剛哈哈笑道:“啟藍盡管放心,酒肉瓜果已經派人送出城,這會兒估計都快到了!”

    我再次道謝。35xs

    因為有話要說,我們一桌就我們三人,九鬼政孝、不悔等人則隨著其他人坐在外面大桌。

    坐下後,坐在主座的葉思忠道:“賀兄,這第一杯就請你先提吧!”

    賀鈺剛忙謙遜道:“那可萬萬使不得!我雖痴長幾歲,但思忠、啟藍功勞甚大,官位又高,無論如何不該我先!”

    我卻笑道:“有道是客隨主便,又道是長著為尊,賀兄先提絕對適宜!”

    葉思忠也笑道:“正是正是!”

    賀鈺剛又謙遜了兩句,方才站起來舉杯道:“承聖上天威、首輔英明,戚都督決斷,二位賢弟大智大勇,這次又再立新功!這第一杯,為兄便敬二位功臣!”

    我們連忙舉杯,一飲而盡。

    夾了兩筷子菜,葉思忠又站起來端杯道:“這第二杯,我便忝居啟藍之前了!”

    我們一起撫掌大笑。

    葉思忠道:“我這次北上,托啟藍賢弟的福,走了簡易的一路,來回也就十多天,到土默特部龍台金帳一陣燒殺,留下些黑石炭部的物件,便撤軍了!這麼多年,這倒是最有趣、最解氣的一次!”

    說完高舉酒杯道:“第二杯,便祝此次戰事大獲全勝!”

    我們再次舉杯,一飲而盡!

    又吃了兩口菜,該我敬酒了,我便舉起酒杯道:“二位哥哥過譽!小弟此次北上,也是到黑石炭部龍台金帳一陣燒殺,末了又干了些別的事,所以回來晚了,還望二位哥哥原諒!”說完,當先一飲而盡,他們兩人也喝了。

    此時眾人說的正開心,葉思忠便笑問道:“啟藍,你的鬼點子一向最多,說說你又干了些啥?莫非看上了哪個草原姑娘?”

    說完,他們二人對視大笑。我笑了笑,卻不開口,兩人見狀,又是三杯黃湯下肚,更是不依不饒,纏著我說。

    我實在拗不過,便將收服拉克申、找到黑石炭部龍台金帳,攻擊驅散所屬人口的事說了,末了,我又簡單說了四處派兵,剿滅黑石炭部牛羊、以及黑石炭部高于車輪人口一事。這事說不上對錯,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所以我說的很簡單。

    可等我說完,屋里面靜悄悄的,幾乎落針可聞。葉思忠和賀鈺剛目瞪口呆的看著我,三名斟酒服侍的侍女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良久,葉思忠端起酒杯對我道:“我記得啟藍說過,願舍一人之名節,換北方三十年安寧!如今言出必踐,真乃大丈夫!哥哥代大明百姓敬你!”

    賀鈺剛也連忙起身舉杯,我們三人一飲而盡!

    氣氛復又熱烈起來,是夜盡歡而散。

    第二天,我們收到薊州通報,黑石炭部與土默特部先後收到線報,已互相起疑,彼此斷了聯絡,拉開五十里扎營。我方正與土默特部積極聯系,擬合力攻打黑石炭部!

    這消息真是振奮人心!黑石炭部一定心懷憤懣,土默特部也未必沒有疑心,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查證事實。

    甚至不排除土默特部抱著將錯就錯、一舉擊潰黑石炭部這個是敵非友、臨時媾和同伴的想法!

    戚都督最後指明,讓我二人嚴密扎營,守住敵方後路,不要輕舉妄動。

    我和葉思忠議定,我們二人分別引軍,在城池東西兩側分別扎營,守住路口,山頭也派了哨兵。

    第二天,又收到情報,黑石炭部開始向西北方向機動,靠近土默特部東。我方由薊州、錦州、遼東三個方向向黑石炭部擠壓。

    黑、土兩部仍然保持著克制,尚未正面交鋒。

    第三天夜間,一隊“土默特部”斥候騎兵越過雙方警戒線,要求尋找一匹走失的戰馬,黑石炭部斥候分隊不允,雙方由語言沖突上升至肢體沖突,最終刀兵相見,黑石炭部斥候三個分隊被殲滅,余眾逃回。

    第四天情報說,黑石炭部派員上門討要說法,被半路隱蔽的“土默特部”殲滅。黑石炭部不再克制,派兵突襲了土默特部左營,雙方開始發生小規模戰斗!

    當天下午,我軍采取密集推進戰術,進一步擠壓黑石炭部空間。黑石炭部無心戀戰,北撤至小金山一帶。

    當天夜間,一隊“黑石炭部”騎兵偷襲了土默特部糧草大營!盡歡糧草以鐵車裝盛,但車上均被澆了火油,一把火焚燒的慘不忍睹。

    第五日上午,土默特部出兵,與黑石炭部交鋒于小金山麓,雙方留下二千余尸首,各自退兵。

    至此,黑石炭部與土默特部已打出了真火,不用我方再推波助瀾。接下來三日,連續發生了五、六次中小規模交鋒!我方在黑石炭部以東吊著,策應土默特部攻勢!

    戚都督又捎來秘密命令,著我二人“相機而動,擴大戰果。”

    我接到命令,立即快馬趕到葉思忠處。葉思忠正等著我,見我來了,立即讓我去了他的帳篷。

    我們二人對面而坐,葉思忠問道:“啟藍,你說這相機而動,是怎麼相機法?”

    我笑道:“那自然是誰弱幫誰了!”

    葉思忠皺眉道:“誰弱幫誰?”

    我靠近道:“黑石炭部被三面夾攻,處在弱勢,我們可扮做援兵,遠遠威脅土默特部後軍。”

    葉思忠接著道:“待土默特部混亂、黑石炭部主動進攻時我們卻調頭遠遁,待二者打的熱鬧時……”

    “我們再回來坐收漁利!”我笑著說。

    葉思忠與我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二人各自收拾兵馬,全軍攜帶著韃靼人的皮衣,從張家口開拔,向著黑石炭部、土默特部的身後悄悄推進過去……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