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69.九門禁街虎

69.九門禁街虎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世上有一種人,就是生而彷徨,他們不知為何而生,也不知道為何而死,只知道仍然活著,或者已經死了。om比如三和大神,比如網紅,他們活著,但卻已經死了。

    我帶著一行人走下二樓,回到大廳。只見原來滿屋子的客人都聚集到幾面牆邊,中間空出一大塊空場地,或坐或立著幾個潑皮無賴。

    為首的一個三十歲上下,一身地痞流氓標配的黑褂子,頭發刺刺著,嘴里叼著根牙簽,大喇喇的坐在拽到鋪面中心的凳子上。四處張望著,臉上帶著流里流氣的笑,吆喝著︰“你們這兒誰是掌櫃的啊!還不出來見本官?”旁邊幾個流氓小弟一起起哄,高喊著掌櫃的出來!掌櫃的出來!

    我正要上前,青蓮卻輕輕拉了我一下,示意由她解決,我點點頭,便立著不動,的確可以先看看,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青蓮走上幾步,听他之前自稱本官,便朗聲道︰“這位官人面生的緊,不知道怎麼稱呼,在哪里高就啊!”

    那混子哈哈大笑,帶著後面的一眾小弟都笑的樂不可支。一個瘦高小弟高叫道︰“你們連我大哥都不認識,居然敢在大柵欄開鋪子!”

    另一個矮胖的也叫喚道︰“今天不說清楚道道,你們的店便開不得!”

    那帶頭的混子聞言,更是翹起了二郎腿,一臉倨傲的望著青蓮。

    青蓮微笑道︰“哦!還有此規矩?我們開店,是正兒八經到府衙里注了商號、繳了質押、納了稅銀的,卻不知我們違反了哪一條王法,不能在這偌大的京師里開店?我倒是想討教討教!”

    那帶頭的混子一拍大腿,右手二指戟指著青蓮道︰“在這一畝三分地上,我九門禁街虎陳慶便是王法!不按照我的規矩來,我說不能便不能!”

    玉荷走上前幾部,掩著嘴呵呵呵的笑了一陣,見是個潑皮,也不想多費事,便開口答道︰“你便是禁街虎?那老娘便是薛剛!得了!沒工夫跟你們這些潑皮混子夾纏不清!來啊!”

    後面呼的上來幾個店員,我打眼一掃,里面還有之前安排在府里留守的兩名下忍,此刻都做店員裝束。35xs我心中有數,便微微一笑,並不作聲,繼續環抱著手臂看熱鬧。

    玉荷一指那混子道︰“給我把這些個混子叉出去!一人打斷一條腿!我看誰還趕來鬧事!”

    這一嗓子一出,周圍的群眾哄堂大笑,紛紛叫好!那幾個店員呼的就沖了上去,一人拿一個,看身手居然都是練家子!青蓮他們從哪里招來這麼些能手?

    我心里一動,仔細觀瞧時,原來全是伊賀的路數。不過招式比較稀松,應該是石川五右衛門那邊招錄的新人,在這兒幫襯著吧!

    只見那幾個混子小弟幾下被打倒在地,被人用腳狠狠踩在地上,一個勁兒哀嚎。那帶頭的混混卻有幾下子,攻擊他的下忍幾次出拳都被他格擋或閃過!哎呦不賴啊!只見他朝著對手面門虛晃一拳,下忍躲避之時,那混子卻跳出圈子,高叫道︰“你們敢打我的人!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青蓮笑道︰“你不是禁街虎麼?不認得我女武松了?”

    這句話引得周圍又是一陣大笑。那領頭的混子高叫道︰“你們敢打我!你們知道我姨夫是誰麼?”

    玉荷叫道︰“怕不又是哪個洞里的什麼虎吧!我管你姨夫是誰!今日一樣廢了你!”

    那九門禁街虎陳慶指著玉荷高叫道︰“好啊!你敢攻訐朝廷命官!告訴你,我姨夫那是兵部尚書李再興!你辱罵朝廷命官,今日我便帶人來封了你的店!你等罪人等著受死吧!”

    這話一出,青蓮、玉荷有些吃不住了。這陳慶既然敢當著眾人喊這話,必然有所依仗。萬一他姨夫真是兵部尚書,二品大員,實權人物,還是我的頂頭上司,那她倆可得罪不起。于是一起回頭,悄悄望著我的臉色,卻都不做聲了。

    陳慶一看自己的喊話果然有效,頓時威風起來!高叫道︰“你們這些刁民!竟敢攻擊本大爺!還不把我的人放了!等著官兵來,你們便活到頭了!”

    壓著混子小弟的幾人聞言,見我不發話,便只得抬起腳,讓那幾個混子小弟爬回了自己老大身邊。網om

    等他們站起來,卻越發叫囂起來,嚷嚷著什麼官兵來了,封我們店之類的話語。

    我微微一笑,走上前笑道︰“原來是李大人的貴外甥,真是失敬!失敬!”

    陳慶斜眼看我我一眼道︰“你個小白臉又是誰?”

    我笑道︰“區區不才在下,正是這家店的東家,孫啟藍。”

    那陳慶默念了幾遍我的名字,叫道︰“沒听過!我管你什麼啟藍!今天到了我這里,一樣讓你叫爺爺!”

    我聞言大喝一聲︰“區區草民,竟敢攻訐朝廷命官!來啊!給我把他們拿下!一人打斷一條腿!”

    我身後的不悔、九鬼政孝頓時前撲而出!不悔直奔陳慶而去,九鬼政孝則奔著幾個小弟去了!

    那陳慶剛才威風,到了不悔手里,卻不過是一合之將!見不悔沖向自己,他沉腰坐馬一拳向著不悔遞出,抱著的是逼迫不悔變招的意圖。卻不想,不悔自練習鍛雷訣開始,招式越發硬朗!見他一拳打來,不悔不偏不倚,也是一拳擊出,直奔著陳慶的拳鋒正面懟了上去!

    只听 嚓一聲脆響!那陳慶大吼一聲,抱著自己的右臂就往後倒!听聲音,不悔是廢了他的右臂!兩步追上前去,一腳把陳慶踩在地上,卻回頭看著我。

    我點點頭,不悔抬起右腳,一腳跺下!

    “ 嚓!”

    陳慶方才還在喊著,這會兒兩處重傷,直接昏厥過去!

    其他幾個混混也已經被九鬼政孝料理了,正躺在地上哀嚎!

    周圍的人鴉雀無聲。這幾下兔起鶻落,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事情已經結束了!

    我在這安靜的環境里笑著道︰“把他們扔到街上,馬路中間,給我當街示眾!”

    幾個店員這才反應過來,幾步走過去,一人提起一個,幾下扔到了街上!

    我向著周圍做了個四方揖道︰“高興的日子,不能讓這幾只臭老鼠攪和了!我宣布,今日到店消費的顧客,都可享受八折優惠!感謝諸位光顧!”

    這些客人們噢的叫出了聲。八折听起來不多,但一支五十兩紋銀的手勢也可省下十兩來!頓時開始急急忙忙的排隊。

    我向著青蓮、玉荷一打眼色,示意她們繼續做生意,又回頭叮囑九鬼政孝,盡快多派兩個頂用的人來。九鬼政孝應了,我們便準備往外走。

    門外忽的又是一陣糟吵,原來卻是來了一隊城防軍。

    走到近前,帶頭的隊長喝問道︰“誰人在鬧市里打斗!?”

    那陳慶已然醒了,右腿、右手沒有知覺,便爬到了小隊長身邊哭叫道︰“劉隊長!是我啊!陳慶!”

    那姓劉的隊長低頭一看,這個血呼啦差、不似人形的家伙,可不就是京師里出名的頑主陳慶!

    此時這狗東西趴在地上,看意思右手右腿都被人廢了!劉隊長心里一轉,就知道肯定是陳慶上門滋事,被人打了!但他心里也暗罵,這陳慶不是東西,可他親姨夫卻是兵部尚書李再興!這打人的不知道死活麼!

    于是抬頭喊道︰“何人在京師下此重手、致人殘疾!”

    我站在台階上,朗聲道︰“是我讓打的!”

    那劉隊長一驚,打了人還這麼底氣足,必定不是等閑之輩。抬頭看我,見我穿著覲見聖駕後通常所換的常服,腰間又墜著金色腰牌,心知得罪不起,便拱手問道︰“不知這位大人怎麼稱呼,為何將人打至如此境地!”

    我笑道︰“他欺行霸市,敲詐勒索,侮辱朝廷命官,又攻訐朝廷命官,我只是替天行道罷了。”

    劉隊長沉默半晌,道客氣問道︰“不知他侮辱的是誰?攻訐的又是哪位朝廷命官?”

    我笑道︰“就這麼個腌潑才,也敢冒充兵部尚書親眷!他侮辱的便是兵部尚書李再興。至于他攻訐的朝廷命官,便是我了。周圍的客戶都是人證!”

    周圍的人一起道︰“是這潑皮無賴鬧事在先,東家只是防衛而已!”

    又有的叫道︰“只是打的輕了!”不一而足,卻全是向著我說話。

    那劉隊長心中來火,心道若不是看你是個官兒,我早就把你拿下,交給兵部尚書處置了,你還在這煽動起哄!但忍了又忍,又拱手問道︰“不知大人怎麼稱呼!下官眼拙,並不認識大人!”

    我笑道︰“本官孫啟藍!乃無名之輩,你沒听過絕不足為奇!”

    那劉隊長愣了一愣,拱手問道︰“可是在關外大破二十萬韃靼人的孫啟藍孫將軍?”

    我笑道︰“哦!你認識我!正是區區不才在下!”

    那劉隊長立即低頭拱手恭敬的道︰“下官不敢!下官對大人敬仰至極!只是不知竟在這里遇見!”

    周圍的客戶听到我是打敗了韃靼人的孫將軍,一時間群情激奮,高呼著“孫將軍!”“孫將軍!”這些人了,是被關外的草原人嚇破了膽,之前大兵壓境時,京師一日三驚,韃靼人三字端可醫小兒夜啼!

    我們這一次打破韃靼人于關外,草原震動,各部落紛紛上表求和求商,一時間我們的威名傳遍朝野,所以此時听說是我,都格外激動!

    我做了個四方揖,笑道︰“各位!感謝仗義執言!孫某記得了!”

    一時間周圍都是“孫將軍不用客氣!”“孫將軍為民除害!”之類的話語。我只得拱手道謝。

    陳慶一听是我,知道我是當朝首輔的紅人,心知陳慶這次是踢到了鐵板上,頓時也啞了。劉隊長朝我一拱手道︰“孫大人您忙!下官自然壓解這伙混子到府衙審問!叨擾了!”

    說完,回頭對著手下道︰“把這幾個不長眼的東西帶下去!”便轉身走了。兩個差役上來抬起陳慶,跟著去了。

    我心道,好一出鬧劇。

    回到問海閣,鳶和慕容沁跑過來,噘著嘴說這麼好玩的事兒不帶著她們!不厚道。我只得苦笑。

    吃過晚飯,我正在院子里練習虎賁式,忽然喬漢生進來通稟,說兵部尚書李再興著人來送書,邀請我明日到府上一敘。

    我笑道︰“哦!這麼快就來了!好!回書,孫某明日必到!”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