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71.難道是緣分

71.難道是緣分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從小不怕辣,辣妹子從小辣不怕。網om嚴格來說,我也不怕,只是一時半會兒有些招架不來。嗯嗯,就是如此。

    我陷在無語中久久無法開口,這妹子,只怕到了現代也是個小辣椒,更何況在這封建保守的明朝,肯定是異類中的異類,他父親擔心的婚嫁之事,倒的確是個比較撓頭的問題。

    李再興清了清嗓子,嘆了口氣道︰“看到了?這就是你說的風骨!”

    我笑了笑,笑著道︰“我倒覺得令愛毫不造作,十分可人!”畢竟,作為一個現代人,更能接受這樣的“為非作歹”,比起那些弱柳扶風、貴妃出浴嬌無力的女子,更喜歡李華梅這樣、頗具現代感性格和氣質的女子吧。

    李再興聞言,頗為愉悅的“哦”了一聲,眉毛挑了挑,端起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又拿起筷子,熱情的道︰“來來來!吃菜吃菜!”說著又給我夾了一個叫花童子雞的雞腿,笑著道︰“男兒志在四方,來!這雞腿你嘗嘗!”

    我連忙謝過,夾起這雞腿時,卻總覺得哪里不對,他的話里話外好像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幾口吃完雞腿,什麼味道沒嘗出來,心思都在剛才的人和事上,就像豬八戒吃人參果,愣是不知道吃的什麼味兒。

    又吃了幾口,李再興忽然問我道︰“啟藍,對北方的軍事,你怎麼看?”

    我心道,戲肉來了,但我不能上來就和盤托出啊。便放下筷子,喝了口茶道︰“不知大人指的是哪個方面?”

    李再興听到我的語氣轉換,知道我這是要談公事的意思,便笑道︰“只是私人閑聊,啟藍不必拘束!”

    我連忙拱手道︰“啟藍明白!只是不知前輩向考校晚輩哪方面的認識?”

    李再興見我實在客氣,又想了想,覺得年輕人身上少些驕氣也好,變不再糾結,笑著道︰“你們最近這一仗打的十足威風!狠狠剎了草原人的氣勢,最近,已經有十幾個草原部落上書請封,估計是被你們掃滅龍台金帳,特別是”

    他定定看了我一眼,方繼續道︰“特別是你清理黑石炭部後方的舉動,讓草原人大為驚懼,因此你這招雖然有失狠辣,但確是穩定北方的最好辦法!”

    我拱手道︰“前輩,晚輩曾講過,願舍一人之名節,換北方三十年和平!如今首輔改革力行,正是百廢待興、砥礪奮進,一掃前期頹喪勢頭的大好時機,最需要和平穩定。om啟藍不在乎別人看法,只願以雷霆手段,顯菩薩心腸!盡己所能,給北方一個和平!還望前輩理解!”

    頓了頓,我繼續道︰“至于身後如下評價,那自由得後人去評說吧!”

    李再興喃喃的念了兩遍︰“以雷霆手段,顯菩薩心腸啟藍,你雖年幼,但氣度高潔,情懷深遠,尤其為國為民,披肝瀝膽,忠勇無雙,本人是十分敬佩的!”

    不等我說話,李再興笑容微微一收,卻略微將身體前傾、壓低聲音道︰“只是啟藍,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你這樣鋒芒畢露,只怕只怕于今後留下病根!”

    我輕輕的哼著笑了一聲,笑道︰“前輩所言極是,不怕您笑話,自從晚輩于遼陽破敵,亦或是在山東清丈土地,已然有宵小之輩不安分。不過都被打發了、沒有聲張而已。”

    敢說這些話,其實我也有自己的考慮,李再興是出了名的中間派,並不倒向任何一邊,做人正直誠實,所以我說這些話,未必沒有爭取支持的意思。

    李再興眉毛一挑,哦了一聲道︰“竟有此事?我竟絲毫不知!是何人所為,你可有懷疑對象?”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而不語。

    李再興看我的樣子,也是低頭沉吟不語。良久方道︰“你是懷疑”

    我微笑道︰“我誰也沒有懷疑,只是兵來將擋、水來土屯罷了!”

    李再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低聲道︰“啟藍,你在山東清丈土地的事,我听說了。手段雖然不雅,但確是一心為國。這一點倒與首輔不謀而合,難怪他那麼欣賞你,兩年內四遷其官,也是世所罕有啊!”

    我點頭嘆道︰“只怕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李再興奇道︰“啟藍,你年紀輕輕,何故言語間如此蕭條?”

    我仰望著天花板道︰“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35xs我此刻方懂了戚都督兩句詩詞的意味啊!”

    李再興感嘆道︰“看來啟藍雖正值上風,倒是頗有隱退之意。我曾听說,你在海外有產業,看來是早有打算,我倒是多慮了!”

    我對著李再興一拱手道︰“前輩體恤,晚輩心領。只是晚輩向來認為人各有命,不必強求。心安處便是家,何必執著身在哪里,所為如何。”

    李再興哈哈大笑道︰“心安處便是家!高品格!高心氣!啟藍,我再敬你一杯!可惜相見恨晚!相見恨晚那!”

    我們一起舉杯,又是一杯黃酒下肚,肚子里又是熱浪滾滾。

    剛放下杯子,門簾“呼啦”一聲響,我以為是李華梅,抬頭看時,卻是一個中年婦人,四十來歲的樣子,體態豐腴,面色紅潤,一看保養的很好,身上燻著桂花香,氣度高華,眉眼之間倒有七分像李華梅,看年齡氣度,相必是李再興的夫人、李華梅的母親,這李家的主母吧!

    只見這李夫人眉宇間帶著氣,進門後,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就往里走。李再興笑道︰“夫人便回來了?你不是去清玉閣轉悠了?怎麼如此之快?快坐!來人啊!”

    自有小廝進來,快走過去扯過一把椅子,端端擺在李再興微微下首的位置。

    李夫人氣道︰“前兩日我去清玉閣,看上一串藍寶石串子,名字喚做海之淚的。當日錢沒帶夠,又不好說賒欠之語,今日去了,卻已賣了!同樣的貨色短期內竟沒有了!你說氣不氣人?”

    李再興轉頭,有些愕然的望著我,我剛要開口,門簾呼啦一下又開了,這次進來的人腳下帶著風,吹來一陣淡淡的幽香,不用回頭便知道是李華梅這瘋姑娘。

    卻听她驚喜道︰“爹!娘!你們看!好看不好看?”

    我回頭時,卻見李華梅將海之淚戴在脖頸上,那幽幽的藍光映著無暇的面龐,當真是明艷逼人!

    卻听李夫人驚訝道︰“華梅,這這不是海之淚嗎?怎麼就就到了你這里?”

    李華梅笑了兩聲,瞥了我一眼,哼了一聲道︰“這是這家伙給我的工錢!”

    李夫人急問道︰“什麼工錢?”

    李華梅笑的像只小狐狸,抿嘴道︰“他吃了我做的飯,自然要付錢那!”

    李夫人笑罵道︰“你那一桌子飯,也不過就是二三兩紋銀的成本。這一串海之淚,底價都要二千兩紋銀!你的飯如何值得這麼多!”

    李華梅大訝道︰“這麼貴?我還以為是尋常玩意!這我可不敢要!”說著就要摘下。

    我連忙道︰“不必!送出之物,哪有收回的道理?寶劍贈英雄,花紅送淑女,乃是天經地義,華梅妹妹不必客氣!權當是飯資吧!”

    李華梅笑嘻嘻的道︰“那我可真收下了!不過我可不是什麼淑女,我是俠女!”

    我只能無奈笑著,一屋子人都笑,李華梅不好意思,跑到李夫人身後,扯著衣服開始不依不饒,不許笑她。眾人也只得依她。

    李夫人嘆道︰“我看上的串子,卻歸了我女兒,罷罷罷!這也是有緣無分!”

    我笑道︰“若是夫人喜歡,或者有其他要求,盡可以跟我說,我讓他們給您盡快雕琢一只就是了!”

    李夫人奇道︰“串子是清玉閣的,怎麼你讓人雕琢?”

    我笑著拱了拱手道︰“承蒙您不嫌棄,清玉閣卻正是在下的一點產業!還要多謝您的惠顧!”

    這句話一出,李華梅和李夫人一起長大嘴巴,長長的啊了一聲,方道︰“鬧了半天,你才是清玉閣的東家?”

    我笑道︰“只是為貨物找了個合適的銷路,不值一提!”

    然後不等他們接話,繼續道︰“听管事的說,最近從錫蘭進了一批紅寶石,莫三比克、索法拉也有新品,質地更佳,色澤也更好,不如我著他們以紅寶石為底料,加上些許細軟金銀,再打造一只給您,如何?”

    李夫人驚喜萬狀,笑道︰“那如何使得?你已經贈了華梅這孩子一串,我這一串,便當是買吧!”

    李再興也道︰“店面經營不易,啟藍不必推辭!”

    我笑道︰“既如此,便只收物料成本吧!”

    于是一屋子人盡皆歡喜。

    李夫人也沒了進門時的氣,估計是怎麼看我怎麼順眼。忽然她覺得奇怪,怎麼李華梅一個姑娘家在混在這里,還絲毫不認生的。眼楮在李華梅和我之間掃了幾圈,又和李再興對了一下眼神。確認過眼神之後,忽然扭頭望著我笑著喚道︰“啟藍那!”

    我連忙應道︰“晚輩听著呢!”

    李夫人點了點頭,非常慈祥的笑問道︰“你家里幾口人?都有誰啊?”

    我心里一跳,呀!這是干嘛?見父母問家庭情況麼?我卻不好不答,便如實答道︰“晚輩母親早喪,父親與大姐前些年鬧倭寇時歿了,二姐已嫁人。一直是我姨夫,還有我父親的義弟——我義叔父一家把我養大。”

    房子里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李華梅默默無語,李夫人擦了兩下眼角,低聲道︰“想不到你也是個苦命的孩子!那你家里這些人,現在都在哪里?”

    李再興在桌子下面捅了李夫人一下,示意別再刨根問底了,李夫人瞪了他一眼,表情不依不饒,李再興頓時沒了聲息。

    我笑著答道︰“目前,全家人都在南洋,幫助我打理遠洋貿易呢!”說著,看了李再興一眼。

    李再興會意,知道我的意思。李夫人卻不明所以,問道︰“那你就自己一個人在這住著?也沒個人照顧?另外,你可曾許下親事啊?”

    我咳嗽了一聲道︰“同住的還有我義兄,就是陪我來的那個人。平日里我多在軍營里居住,也不用什麼繁瑣照顧。至于親事”

    我笑道︰“家人不在,我又繁忙,卻是一直沒有琢磨。”

    李夫人聞听此言,掩口笑了幾聲道︰“那便好!啟藍那!你以後要多和我們華梅親近呢!”

    我笑著答道︰“晚輩還要向李小姐多加學習討教武藝呢!”

    李華梅歡樂的笑道︰“行吧!看在這串子的面上,我就多教你幾手功夫吧!”

    一屋子人又笑了起來。李再興笑著招呼李華梅坐下,于是一個小桌坐的滿滿當當。酒菜涼了,下人們又換了一桌酒菜。于是這一桌便飯,硬是吃成了自助餐。

    飯間也只是說些家長里短,卻沒有人再提陳慶的事情。

    又是幾杯酒下肚,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李華梅英氣勃勃的笑臉,為什麼我有一種心動的感覺?

    難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這難道,就是緣分麼?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