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明海殤 > 234.土色的城市

234.土色的城市

作品:大明海殤 作者:就差一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離開索科特拉島時,我們的艦隊進行了全副武裝。因為據長期在這邊購買寶石的陳奎說,東非這邊很不太平,很不太平……

    具體怎麼不太平法,陳奎沒說,我總覺得他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我也沒追問。

    三天後,當我們的視線中除了赤紅的土地之外,也開始影影綽綽的出現了城市痕跡的時候,老塔克告訴我,“乳香和沒藥之邦”——摩加迪休到了。

    摩加迪休又名摩加迪沙,來源自古波斯語,華夏古代史稱之為木骨都束。很多人知道這個城市源自一部一九九三年的米國電影——《黑鷹墜落》。所以人們的印象中,這座城市應該是充滿了戰火、恐慌、饑餓與死亡的恐怖地方,但事實上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真正的摩加迪休絕非如此。

    雖然從遠古時代起就有人類移居到摩加迪休,但因此地的氣候非常不適合耕作,故長期以來皆是以畜牧業為主要產業,至中世紀時仍主要經營畜產品。

    自公元九世紀時,一批阿拉伯人遷移至此,摩加迪休便成為東非地區與北方交流的窗口。現代的考古學家曾在摩加迪沙一帶挖掘出非常多來自古代古代華夏、錫蘭與安南的錢幣,這充分說明摩加迪休的貿易對象曾遍及至這些地區。

    其中,來自華夏的錢幣大都屬于宋代的產物,也有部份屬于明代與清代的物件。據說三寶太監鄭和就曾幾次到達這里。摩加迪休地區除了生產礦物資源,還輸出木頭、象牙、貝殼、奴隸與鐵礦至其他地區。

    直到十三世紀以後,位于東非近海離島的基爾瓦基西瓦尼港作為大辛巴威地區黃金的主要吞吐港,急速發展並遮蔽了摩加迪沙與其他北方港市的光芒。但上千年的發展之後,摩加迪休依然煥發著自己獨有的魅力。

    當然,遠觀和實際接觸是有區別的。這座建在赤色土壤之上的城市從海上看很美,但是船只到了跟前、靠近摩加迪休港一海里的位置時,導航員卻告訴我們無法繼續前進了,必須在此地將人與貨物轉載至駁船,在運送到港口的碼頭上!

    納尼不能寄港的港口是什麼鬼但是老塔克很快解釋了我的疑惑——摩加迪休的港口水深不夠,水深只有兩米多,所以除了小型駁船之外,一般船只都無法進港!

    我一頭黑線,看著人們將我們準備出手的貨物一箱箱從大船上搬到駁船上,再一次次來來回回運送到港口,重新再次裝車,我鄙視的道︰“這樣多沒有效率有來來回回運輸的精力,為什麼不把港口的水道挖深一些呢”

    老塔克灌了一口朗姆酒,含糊不清的道︰“河道挖開了,這些駁船又該怎麼營生呢”

    在我詫異的時候,老塔克輕蔑的笑了笑道︰“駁船隊的收入七成要上繳給碼頭管理者——這里沒有城主,都是一個一個派別在管理,不存在統一行政。所以船長,這河道是不會挖開的!”說完,發出一陣一切盡在不言中的笑聲。

    我無語的點點頭,看著那些駁船的船夫一次次來回在大船與土地之間, 黑而瘦弱的脊梁在貨物的重壓下變得扭曲,但是這依然阻擋不了他們多跑一趟、再跑一趟的熱情。

    我微微嘆了口氣,記憶中摩加迪休的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了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這座古老的城市才迎來了新的港口。非洲落後,也是有原因的吧!

    乘坐小型駁船上了岸,頓時我就被眼前的交通工具震撼了!駱駝!是的!大批的駱駝!難怪摩加迪休還有一個奇異的稱呼——唯一駱駝比人類還多的城市!

    我抓著韁繩,翻身上了駱駝背。鳶和嵐吆喝著,兩人一起跳上了旁邊的駱駝。在腳夫的牽引下,足夠多的駱駝被牽引到我們跟前,滿足了所有人員和貨物的運輸要求......

    好吧,盡管陣勢挺嚇人,但是費用著實不貴!所以我們就愉快的接受了這次異域風情的體驗之旅。

    當駝鈴響起,駱駝開始邁著特有的散漫步伐前進,前面有瑪維和向導帶路,我們並不擔心會迷路,我便饒有興致的四處觀察著周圍的景象。

    街道上隨著駱駝隊的行走而變得塵土飛揚,但路邊的人們卻完全不在乎!他們興致勃勃的看著駱駝背上的我們,一如我們看著他們。雙反顯然各有各的興趣。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牲畜排泄物的氣味,一群群的牛羊在路上穿行而過,伴隨著的總有一個吆喝著追逐牛羊的孩子。不少居民在住房旁便設欄養牛,隨處可見擠牛奶的婦女,大著嗓門兒向鄰近的人們販賣著鮮牛奶。

    每隔幾步就有一個小吃攤兒,百分之七十左右是出售魚類制品的。自古以來,摩加迪休的居民就喜歡吃魚,魚的吃法有很多種,不對過來自華夏的我們而言,這些本地人的“魚類料理”實在堪稱粗鄙,甚至是“惡心”,換了我,估計是絕對不會吃這種街邊攤的。

    前方的路旁聚集著不少人,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不知道里面在干嘛。我十分好奇,對著瑪維喊道︰“那邊在干嘛瑪維”

    瑪維回頭喊道︰“船長,那是伏鱷藝人在表演!”

    鳶和嵐頓時興趣大起,高叫著︰“去看看!去看看吧!先生!”

    兩人獨特的語調喊出話來格外具有殺傷力,周圍的男男女女紛紛側目,望著駱駝背上的兩人。她們卻渾然不覺,只是雙眼放光的望著我。

    我知道,摩加迪休周邊湖泊很多,湖中鱷魚隨時可見,堪稱“鱷魚王國”。鱷魚腸是摩加迪休原住民招待賓客的珍貴菜肴。至于伏鱷表演嘛......我的確沒有看到過,那就看看吧!

    隨著駱駝隊的走近,原本圍觀的群眾頓時讓開一條道,他們都知道,能騎著這樣大隊駱駝的絕對不是普通人。再看看我來自東方的長相,就知道我一定是初來此地的貴客。于是伏鱷表演的藝人周圍就只剩下我們一群人,別人都退的遠遠的,並不過來。

    那藝人見來了大主顧,也表演的更加起勁兒!只听旁邊敲著小鼓的家伙把手中的鱷魚皮鼓敲得“邦邦”想,臉上小胡子都翹的老高!那表演的藝人則牽著一只巨大的鱷魚,從後面繞了出來。

    這條鱷魚體長至少在兩米五左右,青褐色的皮甲,寒光森森的牙齒,渾濁的眼楮翻動著,不知道正在瞄準哪只“食物”。

    那藝人對著我們哇哩哇啦的說了一大堆話,我听不懂,據向導翻譯,這藝人的大概意思是吃這口飯很不易,都是刀頭舔血,隨時有喪命的可能。請各位客官多賞幾個錢!

    我點點頭,笑了笑,扔給那藝人一枚銀幣。

    那藝人見地上彈起的錢幣是銀色的,頓時激動的臉色黑里透紅!他平日里死里活里掙扎一天,才不過就是賺幾十個銅板,算是勉強糊口。今天這大主顧,一上來就是一個銀幣!按照規矩,都是看完之後表演,當然也有看之前給的,但看完後如果覺得精彩還會再表示一些!頓時這藝人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準備表演。

    只見他先是跳到鱷魚跟前,裝模作樣的罵了鱷魚幾句,假模假式的踢了鱷魚兩腳。那鱷魚死眉瞪眼的也不動作,于是這藝人蹲下身去,雙手抓住鱷魚的上下嘴唇,往開一扳!

    那鱷魚的大嘴頓時張開了半人高!嶙峋的牙齒令人不寒而栗。那藝人收回一只手,拍了拍鱷魚嘴,鱷魚又听話的準備合住大嘴巴。

    就在鱷魚嘴巴即將合住之時,那藝人似乎有什麼東西落在了鱷魚嘴里,他大叫著伸手去抓!一直胳膊就那麼伸進了緊閉的鱷魚口中!幾乎同時,鱷魚的大嘴“嘎 ”一聲合住了!

    馴獸的藝人頓時發出了震天的吼叫,嚇了我一跳!鳶和嵐更是嚇得尖叫不止!炙已經掏出了火槍,準備開槍救人了,瑪維和老塔克卻微笑著伸手攔住了他,輕聲道︰“接著看!”

    之听那藝人叫了一會兒,見周圍的人都嚇得夠嗆,突然就停住不叫了!他笑嘻嘻的拍了拍鱷魚鼻子,那咬人的鱷魚便再次緩緩張開了大嘴,那藝人的胳膊竟然完好無損!

    原來,這鱷魚有一塊兒的牙齒是被敲掉了的!這藝人將胳膊伸進去的位置已經成了固定套路,只要這鱷魚為了有飯吃、不改變劇本隨意磨牙,那藝人的胳膊就完全沒事!

    眾人這才輕輕松了口氣,那藝人又站起身來,牽著鱷魚走到我們駱駝前,深深的作揖。我見這藝人 黑的臉龐之下,赫然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後面敲鼓的應該是他父親吧!心中不忍之下,我想扔給這孩子一枚金幣,至少等讓他安生一段時間,吃幾頓飽飯吧!但是我隨手摸出金幣之後,卻又停住了手!

    並不是舍不得,而是......怕我的金幣給這孩子惹來殺身之禍!這個窮鄉僻壤里,有幾人曾經見過金幣若我這樣堂而皇之的扔給這半大的孩子,只怕我們前腳走,後腳就有人惦記著他。

    想了想,我從懷里抽出一塊帕子,將那金幣包了包,扎緊之後,方才扔給了那孩子。那孩子不明所以,從地上撿起了帕子,打開之後,兩眼放出了無比驚奇的光芒!

    但是看到我放在嘴唇邊、表示安靜的手勢,他頓時明白了!在這摩加迪休港里,最可怕的不是鱷魚,而是人......

    其他人也多多少少扔給這孩子一些銅幣、銀幣之類的,這孩子也是一一收了,來回行禮。連他的父親也站了起來,向我們用十分別扭的動作表示的謝意。

    此時我才發現,他的父親只有一條腿。另一條腿則在膝蓋位置用褲子打著個結。

    不出意外,這條腿應該是被鱷魚咬掉的吧!我微微嘆了口氣,示意可以離開了。

    駝鈴再次響起,我們的隊伍繼續前進。不大會兒便來到了摩加迪休最大的宿屋——帕婕拉的旅店。

    老板帕婕拉是個五十多歲的大嬸,她穿著傳統的本地服侍,那腰肢......嗯,保守估計至少有我四五個粗!我暗暗的感嘆幾聲,咂了咂舌頭,鳶正好看向我,我輕聲道︰“你以後不會這樣吧”

    鳶生氣的咬了我一口!

    我哈哈笑著拜托糾纏,進了旅店。

    吃飯住店自不必多說,不大會兒便到了晚上。折騰了一天,又是好不容易到了陸地,我便琢磨著今晚不練功了,好好的踏踏實實睡一覺。

    就在收拾停當、準備睡覺之時,我的屋門突然被輕輕的敲響了!

    其實剛才我就听見了一個輕微的腳步聲走到我的門口,但我以為是侍者,就沒在乎。此時敲響了我的門,我突然覺得情況有些不對!

    于是我悄悄提起了吞光劍,坐在床沿上沉聲問道︰“是誰”

    門口沉默了一陣,才傳出一個小小的聲音。他的語言我听不懂,但我隱約覺得,應該是個孩子。

    于是我走過去,將吞光劍藏在身後,輕輕的拉開門。

    是那個孩子——伏鱷表演的藝人!

    這孩子換了一身土黃色的衣服,見我開門,向著我咧嘴一笑,又說了句什麼,我听不懂,但是我知道是他爸爸讓他來的,于是便對他一笑。

    這小家伙也笑了笑,伸手遞給我一個東西,行了個禮,便扭頭跑了。

    我張開手掌,是一個紙團!

    輕輕打開,頓時大吃一驚!

    因為,寫的字我完全看不懂......

    23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