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高門庶女 > 第57章

第57章

作品:高門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春去夏來, 轉眼便進入了驕陽似火的暑季。

    顧雲錦早換上了薄薄的夏衣, 不過如今的衣衫, 再薄也是長袖長裙,且不能只穿一層。

    若是平常時候, 屋里放上個大冰鑒, 這種古代版冰箱,既可散發冷氣,使室內涼爽,又能放置些消暑食品, 適時涌上一些,小日子還是很好過的。

    古人可是很會享受的,不過, 這也僅限于頗富貴的人家, 因為冰塊極難保存,在炎炎夏日,更是彌足珍貴。

    這等愜意的小日子,顧雲錦暫時是享受不上了,因為她如今身懷有孕,且月份不小, 誰也不敢在屋里放在太多的冰,萬一沾惹了寒氣, 可不是件小事兒。

    顧雲錦待的地方, 就角落放上小小的兩盆冰塊,稍稍降溫, 然後外屋再多放一些,掀起門簾子,讓這邊也能涼快些罷了。

    她如今體內有時格外燥熱,不過還是默默忍著,不當母親體會不了,孩兒在母腹中一點點長大,骨血相連的感覺油然而生,滿腔疼惜自不在話下,有可能對孩兒不利的事,她統統都盡力避免。

    男人對孩兒的感情,倒是一點不比她輕,百般重視先不提,因顧雲錦常去前殿陪伴他,他擔憂臨時搬走冰鑒會留下寒氣,因此外書房的布置一如明玉堂,並沒多放一點兒冰塊。

    顧雲錦見男人處理公務時,額上沁出薄汗,她心疼,便提出自己不過來了。

    誰料趙文 听了,反而相當不樂意,他喜歡顧雲錦母子陪伴著他,哪怕只是靜靜坐著,也是好的。

    他搬出一大套理論,說老窩在明玉堂也不大好,應該出來走走,前殿的小花園子毗鄰外書房,亦屬于最重點的守衛範圍中,安全絕對無虞,他還能攙扶她一起走動。

    趙文 重點強調一句,說他不熱,他快活得很。

    她既是無奈,又是高興,便柔聲應了,男人方又歡喜起來,湊上前小心撫摸著她高隆的肚皮,與孩子互動。

    “孩兒今兒動了麼?”趙文 含笑,抬首與顧雲錦說話。

    “嗯,”顧雲錦點頭,道︰“方才來時,他調皮得很,小腳丫踹得我挺疼的。”

    這個孩子確實是個調皮的,最愛逗他父王玩耍,男人撫摸肚皮,與他說話時,他便懶懶地不愛動彈,一旦男人剛抬腳,他便常常撒歡兒般東打一拳,西踢一腳的。

    不過,若是他父王趕緊回頭,他又偃旗息鼓了,因此,男人頗為苦惱。

    趙文 聞言,既心疼顧雲錦,又惋惜自己沒趕上,低頭對掌下的孩兒說道︰“你娘懷你可吃了大苦頭,你要多心疼母妃,可知曉了?”

    他想了想,又覺得不妥,于是便補了一句,“不過你也不能拘束這,該活動手腳的時候,還是要多動動的。”

    顧雲錦听過很多次類似的話語,她覺得好笑又溫馨,不過男人說得十分認真,語氣再鄭重不過,他覺得,孩兒是能听懂的。

    他話音剛落,孩子便動了動不知道小手還是小腳丫,在母親的肚皮上撐起一個小小的鼓包。

    這鼓包雖小,不過卻挺明顯的,突起一塊,剛好在他父王大掌覆蓋下的位置。

    趙文 登時大喜,他小心翼翼撫摸著那個小鼓包,笑道︰“你可是知曉了父王說的話?”

    小鼓包撐了片刻,慢慢縮了回去,趙文 不舍地再撫了撫,片刻後,小鼓包又起來了,這回孩兒的動作又快又猛,顧雲錦驟覺一疼,不禁“唉”地輕呼一聲。

    趙文 忙對他兒子說︰“你又踹母妃疼了,怎地這般調皮?”

    他摸了摸小鼓包,溫聲囑咐道︰“你下回輕點兒可好?”

    男人表情一本正經,顧雲錦心下軟熱,她輕撫著腹中活潑好動孩兒,笑道︰“他說知道了。”

    趙文 抬首,二人俱滿目柔情,他語帶無奈,又很是疼惜,道︰“他每回都說知道了。”

    二人輕聲細語說著,間雜調皮孩兒的小拳頭提醒父母注意,親子活動持續很久,趙文 方依依不舍繼續回去處理公務。

    這般溫情滿溢的小日子過得飛快,轉眼顧雲錦懷孕進入八個月。

    她身子愈發笨重,便也不再往前殿去了,安心留在明玉堂,只每天定時定量在屋內,或者院子里的小花園出遛彎,進行適當的活動,好為不久後的生產打下良好基礎。

    趙文 從外書房搬了一大堆公文回屋,佔用了顧雲錦設為小書房的右稍間,作為日常處理公務的地方,擺硯蘸墨,除了需要于謀士們議事外,一般都不往前面去了。

    趙文 放心不下顧雲錦母子,他便常駐于此了,到了時候,便擱下狼毫,回內屋扶她出門轉圈,順道再與孩兒交流一番。

    這日,府里打理後宅的白嬤嬤來了。

    趙文 對這位母妃留下的老人頗為看中,詢問過顧雲錦後,便與她一起攜手出了里屋。

    顧雲錦從前見白嬤嬤的地方都在明堂,那地方正式,不過這回因趙文 在,他吩咐讓人領她到右次間去。

    相較起明堂的大氣卻客套,右次間則顯得更為隨意且私密。

    趙文 小心扶著顧雲錦進了次間,白嬤嬤正站在里頭等著,他先扶顧雲錦在羅漢榻一側落座,等她坐穩當了,才對正要規矩施禮的白嬤嬤笑道︰“嬤嬤,不是說過很多次了麼?無須如此拘禮。”

    白嬤嬤堅持施了禮,才笑道︰“殿下,禮不可廢。”

    作為被秦王攙扶著進門,還先對方一步穩穩坐著的顧側妃聞言,只眨了眨一雙美眸,好吧,她就是個不拘禮的。

    不過,顧雲錦與白嬤嬤不熟,二人只匆匆地見過寥寥數面,她便沒了搭話的打算,只保持微笑地端莊坐著。

    趙文 無法,只得溫聲喚了起,並賜座。

    廖榮在旁邊短了一個藤墩子,放在羅漢榻下首幾步的地方,白嬤嬤謝了座後,便就著墩子坐了。

    趙文 與白嬤嬤說了幾句後,便問道︰“嬤嬤此來,可是有何事?”

    白嬤嬤雖名為下僕,但在王府地位不低,早在趙文 就藩後,她便進入榮養狀態,居住在一處院子里,起居皆有小丫鬟伺候,即便說是打理後宅,也是把一下關,分派一下活計罷了。

    今兒她特地到明玉堂來,肯定另外有事。

    白嬤嬤看一眼顧雲錦那邊,見她腹部高高隆起,喜意便掩不住了,笑道︰“再過兩月,小公子便要出生,這是大喜之事。”

    她向來嚴肅的臉松乏下來,臉上紋路舒展,又笑說︰“側妃娘娘很快便要臨盆,老奴已將產婆、乳母等人仔細揀選出來了,乳母能緩些,不過這產婆,是否先送過來。”

    說起這個話題,趙文 薄唇微揚,心情格外愉悅,只不過,白嬤嬤的最後一句問話,卻讓他沉吟起來。

    按規矩,王府里的女主子生產,確實是由王府里先重重篩選產婆、乳母,最後確認人選後,再送到主子身邊伺候。

    不過問題是,雖然之前已將京城方的探子基本拔除了,但零星幾個剩下,卻還是會有的,顧雲錦母子在趙文 心中的地位不用多說,他怎麼放心在府里選貼身伺候的人。

    只不過,產婆、乳母卻屬于特殊人群,趙文 的心腹里,沒有這類型人才。

    然而這問題,只要有心,也是能解決的,趙文 親自主導,命心腹們在外頭暗暗搜尋,不拘遠近,但身份背景、祖宗幾代都要查得清楚明白,當然,手藝也是必須的。

    只要沒有被人知悉這行為並滲入,其實在外面尋找的,比王府里頭更讓人放心。

    徐非等人使用重重障眼法,確保萬無一失,挑中者又經過反復篩選,已將產婆選好了,即將生產的婦人也妥善安置,待她們生下孩子後,便能從中挑選乳母。

    這事秘而不宣,府里的選人也照常進行,以便掩人耳目。

    白嬤嬤是不知道的,她記掛小主子,興沖沖幫忙選了人,如今顧雲錦即將生產,她上明玉堂請示,卻讓趙文 罕見地犯了難。

    人肯定要用暗地里選的,但面對白嬤嬤,男人肯定不會像旁人一般直接打發,直接說,他又有些不忍傷了白嬤嬤一番心意。

    趙文 話語頓了頓,顧雲錦卻一笑,她順著兩人的話接上去,對白嬤嬤道︰“嬤嬤有所不知。”

    “我這頭回生產,娘家也頗為惦記,早幾個月特地來信說,選了些伺候的人送過來。”她看著白嬤嬤,接著說︰“我先前擔憂路途遙遠,要是出了岔子就沒人手使喚,便沒有告知嬤嬤。”

    “這人路上因事耽擱了些時日,早幾日才剛到了大興。”顧雲錦面上有些歉意,又說︰“倒是讓嬤嬤白勞神了。”

    能讓她一個側妃費心把事圓回來,並細細解釋的,也就一個白嬤嬤了。

    趙文 看過來的眼神有笑意,不過他卻順勢點了點頭,對她的說法表示贊同。

    顧雲錦暗暗嗔了他一眼,也不知道為了誰。

    白嬤嬤認真听了後,立即應是,道︰“有娘娘的母家費心,自是再好不過。”她想了想,道︰“只是這些人老奴先不遣散,若娘娘再要人使喚,便打發丫鬟過來便可。”

    路途遙遠,畢竟要估計個水土不服啥的。

    顧雲錦笑道︰“嬤嬤說的很是。”

    這事決定下來後,白嬤嬤便告退了,趙文 命廖榮送她回去。

    接下來,他便扶著顧雲錦了出門,二人攜手繼續每日幾回的遛彎活動。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