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高門庶女 > 第114章

第114章

作品:高門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趙文 記得, 上輩子建德帝是明年夏天崩的, 很突兀倒下, 之前並沒有臥病在床。

    只可惜,其時他身體狀況已經極為糟糕, 處理封地重大事務, 以及為顧雲錦母子謀求後路,已經耗盡了他全部心力,他也沒參與奪嫡,因此, 此前京城的發生具體事宜,他並無多加關注。

    不過,這也夠了, 除了血海深仇必須報以外, 趙文 並沒倚仗前世記憶的打算。

    即便沒有上輩子記憶,按照建德帝如今身體狀況,再結合京城局勢分析一番,他也必然會讓精兵潛伏進京的。

    幾萬兵將,要無聲無息潛伏下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提其他,只一個每日的吃喝, 便頗難掩藏。

    趙文 打算讓三千精兵潛伏在京郊據點, 那莊子已儲存下足夠糧食,菜肉之類也有商隊掩飾, 不難隱瞞。

    通州、宛平毗鄰京城,幾個秘密據點能藏下一萬人左右,至于剩下的數萬精兵,只得分別在昌平、順義之地匯合,分散潛藏下來。

    這兩處距離京城不過百里,急行軍不足一日便至,若說京郊數千精兵是應急之用,後面的數萬兵將,便是趙文 的最重要部署。

    若到了萬不得已之時,拳頭硬才是硬道理。

    趙文 親自提筆,寫了一封密信,將一應安排細細寫下後,末了,又再次囑咐馮勇須慎之又慎,絕不可暴露了行藏,讓人心生疑竇。

    用火漆封了信,趙文 將其交給徐非,徐非小心接了,謹慎放入懷里。

    今夜的隱秘之事還沒吩咐完,把大興那邊安排妥當後,趙文 又問道︰“坤寧宮可有異常之處?”

    徐非回道︰“回稟殿下,昨日太子被軟禁後,皇後焦躁不安,如今坤寧宮內很是壓抑。”

    他將有關的消息情報交到主子手里,想了想,又道︰“屬下以為,我們的人,可以開始試探。”

    趙文 從沒打算輕易放過皇後,很久之前,他便命坤寧宮探子仔細留意,尋找各種可乘之機,不過皇後到底經營了數十年,籬笆扎得還算嚴密,特別貼身伺候者,非心腹不能近前。

    只不過,如今太子遭遇了重大變故,坤寧宮人心惶惶,趙文 的探子發現了些許縫隙,或許能就此突破。

    趙文 頷首,“那就先試探一番,但絕不可輕易暴露。”

    徐非利落領命,告退出了外書房。

    趙文 沉思良久,方站起回了明玉堂。

    坤寧宮的日子,確實很不好過,上至一國之母章皇後,下至太監宮人諸僕役,皆沉浸在壓抑的氣氛中。

    其中,又以大宮女白露為最。

    “啪!”一聲響,皇後連茶水帶杯盞,一股腦仍在白露身上,她怒道︰“這般燙的茶水,也敢端上來給本宮,你是如何當差的。”

    距離太子被呵斥軟禁,已經過去了三天,建德帝卻絲毫沒有解禁東宮之意,皇後密切關注通州常平倉一事進展,任明蔚被關入大牢,原本也不敢攀扯太子,只是受了刑以後,他便支支吾吾起來了。

    看在建德帝眼里,更覺得太子難脫干系。

    皇後心急如焚,一再傳信催促慶國公府,只可惜建德帝正密切關注著這事,誰也不敢胡亂插手,章今籌很是費了一番功夫,卻收效甚微。

    這個時候的皇後,居于坤寧宮內有如囚籠中的困獸,她私底下甚至懷疑慶國公沒有盡力,偏如今娘家是唯一能借力的地方,她隱忍不能發,只得將一腔憤慨焦慮,往跟前貼身伺候的人撒去。

    往日岑嬤嬤在時,她心智不低,坤寧宮遇上挫折時,她既能屏退眾人安撫皇後,還與主子一同分析局勢,出謀劃策。

    皇後輕松很多。

    只可惜岑嬤嬤沒了,換上一個白露,相較之下,這大宮女顯得格外遜色。

    每每這個時候,皇後都會想起乳母,對白露不滿更添幾分,于是,白露便遭了殃。

    皇後瞥了眼已“噗通”一聲跪下請罪的白露,厭煩揮揮手,“下去罷。”

    隨後,皇後又吩咐道︰“下去傳了太醫看看,白露今兒不必過來了,好好歇息罷。”

    她勉強按捺心緒,語氣緩和了些。

    說實話,皇後也不是不知道施恩心腹的道理,只是她性情本高傲張揚,滿腔怒火之下,自然不會顧忌個把奴婢。

    白露謝了恩,低頭退了出去。

    離了正殿,攙扶她的小丫鬟道︰“白露姐姐,我替你跑一趟太醫署可好?”

    白露搖了搖頭,“不必了,我沒怎麼燙著。”

    冬季衣裳本就幾層,白露了解皇後性情,還特地穿厚了些,一盞茶水不多,扔過來時又撒了些,她只覺肩部有小許疼痛,也不厲害。

    回去抹點藥就好了,坤寧宮如今境地,一個宮女的小燙傷,還是不要討人嫌的好。

    小宮女嘆了一口氣,“這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白露沉默了,或許問,到底還有沒有盡頭吧。

    小宮女還有差事,將白露攙扶回屋後,便匆匆折返了。

    白露解了衣裳,肩膀上臂部位有隱隱燙紅,也不算很痛,她嘆了口氣,絞了冷帕子敷上,便心不在坐在床沿發呆。

    主子的脾氣,她不是不了解,為人奴婢的,受點氣也不是說忍不下去,白露唯一擔心的,就是太子沒能登上大寶,皇後會跟著一起遭殃。

    白露當坤寧宮大宮女已多年,她不但清楚皇後與張貴妃的仇怨有多深,甚至連主子與秦王之間那些不和諧,也知道不少。

    這兩者顯然不能與皇後共存,一旦秦王或越王登上帝位,便是坤寧宮覆滅之時。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白露作為皇後心腹,怕是逃不掉陪葬的命吧。

    白露站起,行至妝台前的黃銅鏡前,昏黃的鏡面雖不清晰,但仍能分辨出一張年輕女子的面龐。

    她才二十五歲,她還不想死。

    白露恍惚間,忽听見房門外起腳步聲,隨即便有人輕輕敲門,喚道︰“白露姐姐。”

    她一驚回神,忙道︰“誰?進來罷,門沒拴。”

    隔扇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嬌小人影進了門,白露定楮一看,這人有些面熟,但不大認得。

    她想了想,這好像是負責灑掃庭院的一個小宮女,兩人不熟。

    白露有些愕然,“你……”

    那小宮女卻十分自來熟,掏出一個小瓷瓶子,笑道︰“白露姐姐,听說你燙傷了,我想著屋里有一瓶子好藥,就趕緊給你送來了。”她面露關切,“白露姐姐燙得可厲害?”

    白露作為坤寧宮大宮女之首,說實話,日常逢迎討好她的人不少,她也是司空見慣,只不過眼前這小宮女,神態卻十分自然和熙,說話親切無本分掐媚之意,她剛顧影自憐後遭人關懷,不禁心生好感。

    “只是有些許紅,並不厲害。”白露笑了笑,“我有慣常用的藥,用那個就好。”說到底,也是因為身份差別關系,一個粗使小宮女,能有多好的藥,她明日還要當差,傷處可耽誤不得。

    “你的先留著吧,以後有了急用,也能拿出來。”白露對小宮女的好意心領了,婉拒了以後,又溫聲安撫兩句。

    她話說著,那小宮女卻早拔了瓶塞,把藥膏挑出來,十分熱情要給白露抹上。

    瓶塞剛打開,一股清新藥香便溢出,沁人心扉,這藥的品質估摸也不算太低,白露猶豫一下,便由她去了。

    藥膏剛抹上去,白露卻一怔,方才幾乎還有些火辣辣的感覺,就這麼淺淺抹一層,竟立即痛意全消,肩膀抹了藥膏的部位清涼清涼的,格外舒適,她立即低頭一看,發現那些許紅腫竟消卻不少。

    淺綠色的藥膏晶瑩剔透,藥效立竿見影,白露卻登時一驚,再抬頭看向小宮女時,眸光帶有防備。

    此藥效果,竟比皇後賞給她的還要好出不少,這絕不是一個粗使小宮女能擁有的,白露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了,她心中防備頓生,沉聲問小宮女,“這藥哪來的?你又是何人?”

    小宮女恍若未聞,抹完藥以後,順手把藥瓶子塞到白露手里,笑道︰“白露姐姐,你留著抹。”

    她對白露問題避而不答,只嘆了一口氣,自顧自地說︰“東宮形勢嚴峻,坤寧宮的日子怕是只能壞不能好了,我們這些做奴才的,好處沒享到,卻眼看要一起遭殃。”

    白露垂下眼瞼,她知道了小宮女從何而來了,無非就是那兩處地方。

    小宮女面帶憂愁,壓低聲音道︰“白露姐姐,太子殿下經了這一遭,再奮起了已無可能,畢竟,陛下龍體……”只怕時日不長。

    剩下那半截子話,兩人都明白,白露心中一顫,小宮女又勸道︰“說來,皇後娘娘並不是個多好的主子,白露姐姐,你得多為自己打算打算。”

    小宮女語帶蠱惑,卻正中白露軟肋,她的心亂了,連對方什麼時候離開也不知道,立在原地思前想後,手里的藥瓶子攢得緊緊的。

    又過了幾日,白露再次燙傷,她這回倒是遭了池魚之殃,皇後怒斥傳話小太監,砸碎茶盞時,剛沏好的茶水濺了一點到她的臉上。

    這可比不得隔著厚棉衣燙,白露趕緊告退,先冰水敷了,又翻出那個小藥瓶,把藥膏抹上,才沒有起水泡。

    白露並沒在意傷處,她正憂心忡忡,坐立不安。

    那小太監是來傳話的,通州常平倉一案飛速查明,建德帝當朝下旨斬了任明蔚,任家抄家,一家老小流放西南三千里。

    案件水落石出了,建德帝卻絲毫沒有放出太子的意思,很明顯,太子的冤屈並沒有得到洗刷,在皇帝眼中,東宮仍是插了手進去的。

    哪怕沒有直接證據。

    奪嫡,其中很重要一環,拼的就是帝心,皇子哪怕不得皇帝寵愛,那也不能讓他厭惡吧,太子本來實力便遜色一籌,若是再遭了厭棄,那基本就沒戲了。

    最糟糕的情況已經出現了,白露低頭看一眼手里的小藥瓶,抿唇神色凝重。

    晚膳後,房門再次被敲開,那小宮女面帶關切進門,噓寒問暖。

    白露正色道︰“你是誰的人?無論你們有何打算,在此之前,我有兩個條件。”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