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高門庶女 > 第138章

第138章

作品:高門庶女 作者:秀木成林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越王得了副印後, 立即帶領一干心腹, 在親衛隊護持下, 迅速下了西山,往京營疾奔而去。

    當務之急, 須先持了副印, 接管京郊三大營,只要二十萬兵馬到手,大局初定。

    一干心腹不論文臣武將,個個跨馬而行, 拼命趕路,顛簸不能讓他們膽怯,諸人心內鼓噪, 熱血沸騰。

    勝利顯然並不能毫無波折便得到的, 沒多久,他們便在一條必經之道上遭遇了伏擊。

    突如其來箭矢如飛蝗一般密集,自兩邊高坡而下,驟不及防,瞬間讓越王一行亂了陣腳,慘叫聲四起, 夾雜著利箭沒入肉體之聲,以及鮮血噴濺的“嗤嗤”低響。

    “快!來人, 保護殿下!”

    親衛統領也非庸碌之輩, 他迅速反應過來,急急打馬到越王身邊, 一邊打落箭矢,一邊吩咐手下人殺上高坡,先把伏擊者從源頭滅了。

    趙文 派來的伏擊者固然百里挑一,但越王隨身親衛也未見遜色,犧牲了一部分掩護者後,很快便有人沖上高坡,高坡上立即混亂了起來,箭矢立即減少,下面越王一眾能喘口氣,順便分出更多人攻上去。

    伏擊者首領不等越王等人趁機離開,立即一聲令下,箭矢停下,高坡沖下一半人手,殺入人群。

    這些沖下去的伏擊者,是有明確目標的,除了緊著招呼越王所在那塊後,余下的,就直奔後面一干跟隨的心腹去了。

    親衛們當然先緊著護住主子,而越王這群心腹,是文臣多武將少,伏擊者一時猶如猛虎入羊群,等親衛隊反應過來後,他們已瞬間殺倒一片。

    越王恨得咬牙切齒,忙分派人手過去,才護住了剩下那部分。

    在此時,高坡上的伏擊者首領已搭弓上弦,閃著寒芒的利箭正對越王左胸,他箭術高明,能一弓發三箭,手一松,“咻”一聲劃破空氣的聲音響起,三支利箭聲勢若奔雷,眨眼間便到了越王近前。

    越王會武,但不算高明,他大驚之下,當機立斷擲出手中佩劍,打落其中一只利箭。

    一直護在主子左右的親衛統領奮力一擊,暫殺退圍攻他的兩名襲擊者,抬手格開了又近了一步的箭矢,不過他動作晚了些,只打中其中一箭。

    剩下的最後一支箭,不偏不倚,正正對準越王胸膛。

    在這個千鈞一發的時刻,跨馬跟在越王身邊的靖海伯大吼一聲,他奮力一躍,竟直接撲到越王身前,利箭“嗤”一聲悶響,沒入他的右邊肩胛骨。

    “外祖父!外祖父!”越王扶住靖海伯,目眥盡裂。

    “殿下,你快走。”

    靖海伯年紀不小了,已經快有六十,這一箭雖沒正中要害,但對他的損傷亦很大,他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勉強提著一口氣說︰“殿下,你別管我,先突圍要緊。”

    他大約也知道自己情況嚴重,掙扎著要回到自己馬上,以免妨礙越王突圍,看他的樣子,似乎唯恐拖累外孫,決定留下來了。

    越王陰柔的俊臉上,還沾著外祖父點點灼熱的鮮血,他儀態風度統統不顧,怒吼道︰“外祖父,你說的什麼話!”

    他怎麼可能留下外祖父在這?外祖父不過傷了肩部,只要醫治及時,肯定無礙的。

    越王吩咐心腹暗衛與靖海伯一騎,護著他,再接過身邊人奉上的配刀,厲聲喝道︰“統統給本王下來,全力突圍!”

    他掃了眼前諸多伏擊者,這賬只得日後再算。

    一時間,越王一方士氣大振,迅速收攏人手後,雖艱難,但歷經一番血戰,親衛們到底也護著主子,突圍而出了。

    伏擊者沒有追趕,對方人數其實要多出不少,他們是靠地理優勢,及一開始的箭陣先聲奪人罷了,任務既已完成,首領便下令迅速救治己方傷員,並押解上俘虜,一行人飛快打馬,往西南方向奔去。

    京師京營又稱三大營,包括五軍營、三千營及神機營。

    五軍營是步軍,三千營是三千騎兵組成的,而神機營,則專司火器。

    京營這三部分組成,是由百多年前的太祖定下來的。

    太祖對火器興致勃勃,寄以很高的期許,只可惜現實上不大給力。如今制作工藝粗糙,啞炮、炸膛不在半數以下,且這火炮笨重,運輸極艱難,射程卻不遠,而所謂木倉械,更不見蹤影。

    神機營形同虛設,只有個名頭在,現今依舊是冷兵器的天下。

    三千營騎兵固然精悍,但人數不多,因此京營中,一貫是由五軍營為重,五軍營的提督內臣周陽勝,也穩坐京營頭把交椅。

    越王一行突圍而出後,直奔京營,目標便是這個周提督。

    只要拿下他,基本大局便定了,伏擊者的主子是誰,越王心知肚明,他對秦王恨得咬牙切齒。

    周陽勝剛剛接到建德帝駕崩的消息,他正要趕往西山,不想,卻听下邊人稟報,越王已到了轅門。

    他眉心一跳,越王來得也太快了。

    “走,出去看看。”

    越王為何而來,不言自喻,只是周陽勝也沒絲毫怠慢,該迎出去就迎出去。

    五軍營提督內臣之下,設二武臣,越王岳父成國公就是其中之一,建德帝駕崩時,他剛好前往西山稟事,因此也隨女婿一並返回。

    一進轅門,成國公立即命人找軍醫來,周陽勝出來時,剛好看見被匆匆抬走醫治的靖海伯。

    越王一眾頗為狼狽,不少人身上負了傷,衣衫染血,面上猶帶殺氣,顯然是剛剛經過一場惡戰。

    兩皇子之間,這麼快便開始了短兵相接?

    周陽勝久經官場,又領軍多年,目光毒辣,一眼就看明白了八九分,只是他也不多說,只上前按規矩給越王施了禮。

    他狀若無事,越王一行卻不能如此,時間緊迫,早一步處理妥當,才是上策。

    成國公大喝一聲,“周提督,你可認得此物?”

    周陽勝蹙眉抬頭一看,越王已經副印取出,托于掌中,他一驚,“這是……”

    他當然認得這個玉寶,數年前,建德帝大病後唯恐有變,遂將副印交到張貴妃手里後,還特地給周陽勝打過招呼。

    作為建德帝的鐵桿心腹,周陽勝當年對主子的想法心領神會,若是當年真變天了,越王手持副印來接手京營,他肯定二話不說從了。

    但問題是,如今幾年過去了,局勢早已今非昔比,主子的心意也必然不是一成不變,再見到這枚副印,周陽勝躊躇了。

    偏偏,建德帝已經崩了。

    從,還是不從?

    周陽勝固然忠心,但如今老主子已經沒了,他走的是仕途,當然得想想自己的後路。

    兩位皇子中,周陽勝其實對秦王更欣賞,秦王少年就藩,二三年時間,便將藩地兵將收復得妥帖,要知道軍隊這玩意,

    其實更講究實力,要想讓下面人心服口服,非手腕過人本領過硬不可,若不然,憑你是皇子藩王,也能把你供起來。

    秦王文能治理藩地政務,勸農桑,務積谷,百姓安居樂業;武能統領麾下兵將,如臂使指,北拒韃靼,護一方平安。

    相較之下,一直留在京中黨爭奪利,孜孜以謀取帝位的越王,就明顯遜色多了。

    不提太子,其實周陽勝更偏向秦王,只是思緒百轉千回後,對建德帝的忠心仍然佔了上風,既然這副印前幾年已打過招呼,那越王應是從正常渠道取得的,畢竟,這玩意也非別人輕易得見。

    越王將玉寶交到周陽勝手上,他仔細辨認過真偽後,暗嘆一聲,立即跪地,認了新主。

    周陽勝一下跪,越王心中大定,他忙俯身,親自將對方扶起來,“周提督無需多禮,你盡忠職守,父皇在天之靈得見,必萬分欣慰。”

    隨著這新的主從關系出爐,京營被越王持副印接掌的消息,便如同長了翅膀一般,飛速被軍中大小將領知曉。

    “既然提督大人已認出印信,我等自然要遵從大行皇帝遺旨。”

    某衛統領頷首,如是對身邊的副統領說道,而他面前這位副統領年約三旬,生得濃眉大眼,正是先前雪災時,與趙文 合作過的西平候世子胡欽中。

    胡欽中頓了頓,半響方道︰“統領大人,胡某並不以為如此。”

    “哦?這是為何?”

    統領很詫異,側頭看過去,只是他話到一半,便不能繼續說下去了,雪白刀光一閃,他人頭落地,鮮血噴涌,碗口大一個疤,他只能十八年後再當條好漢了。

    胡欽中手里握著方才迅速抽出的配刀,刀身垂下,還在滴滴答答淌著血,他頭上臉上濺了不少血液,也不在意,只隨手一抹。

    其實,更看好秦王的,不僅僅是周提督,還有西平候父子。

    自打京城奪嫡之勢愈烈,胡氏父子難免格外關注三位皇子,太子就不說了,經過一輪仔細的觀察分析,秦王與越王之間,二人將目光放在秦王身上。

    西平侯府表面不動聲色,是個鐵桿保皇黨,但實際方向已經向秦王傾斜。

    如今建德帝已崩,越王來接掌京營,這是最後一次站隊機會了,胡欽中當機立斷。

    他頭頂這位統領,是提督周陽勝的心腹,胡欽中不可能策反對方,于是他利落一刀,將對方放倒。

    自從看好秦王以後,胡欽中也適當布置了一番。他殺了統領之後,就著營房里的冷水洗了手臉,略略整理一番後,若無其事出了營房,把房門掩好,並迅速去聯系自己的心腹。

    由于他早有準備,順利放倒了統領的幾名心腹,整個衛便掌握在手中。

    接著,胡欽中馬不停蹄,去尋找他的父親西平候。

    京營的兩位武臣,一位是成國公,而另一位則是西平候,兩父子早已密議過多次,乍聞越王接掌京營之事,父子二人的反應大同小異。

    等胡欽中迅速趕到父親處時,西平候胡振山的動作已經結束了,他手底下本有三個親信衛,又借機掌控了兩個,加上兒子這一個,父子兩人手上共有六個衛。

    胡振山見了兒子,二人對視一眼,也不多說,立即吩咐下去,命手下將士立即悄悄準備行裝,半個時辰後出發。

    父子倆曾經仔細分析過秦王越王,越了解,越篤定,即便越王持印信來接掌京營,他們可不相信,秦王會毫無準備,束手待斃。

    他們認為,勝利必將屬于秦王。

    今日一旦他們听了越王指揮,他日恐怕討不了好,歷來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父子二人相當有默契,要在這情況不明之時,做一回送碳人。

    京營共有四十八個衛,胡家父子掌握了六個,他們不大滿足,打算渾水摸魚,趁著這個人心浮動的時刻,多多將軍士納入手中。

    條件也是現成的,所謂悄悄收拾準備,不可能無聲無息,畢竟六個衛足足有將近三萬人,這種事主要是瞞上,附近肯定有人察覺,立即便往自家統領處稟報了。

    在這種時候,這些人收拾著干什麼,不言自喻。

    人有從眾心理,有時候勢單力薄,就算心里有想法,也只得按捺下來了,畢竟槍打出頭鳥,但是胡振山父子這一動作,就讓他們的心活了起來。

    這些建德帝的心腹,未必就人人看好越王,軍營更崇拜純粹的力量,越王一味只待在京城爭權奪利,委實比不上秦王英武。

    這駐扎在附近一圈統領,或主動往這邊打听的,或由胡振山煽動一番的,西平候此人委實是個人才,居然短時間內就堅定了對方心意,成功策反了這些統領。

    越王還在與周提督初次會面,好好籠絡一番,不想此時,胡振山已經領著下面一干人,拔營起寨,迅速從另一側離去。

    等消息傳到越王周提督跟前時,老狐狸胡振山已經走出老遠,這兩人如何震怒不說,卻已無法追上去並截住對方了,只能眼睜睜看著看京營空了近一半。

    胡振山帶走京營二十個衛,足足將近九萬人,基本都是精銳部隊。

    他們還打了太子的名號,說有儲君在,越王並未名正言順,那副印來路不明,不可輕信。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