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廢材來襲 > 第82章

第82章

作品:重生之廢材來襲 作者:葉憶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祁少榮石破天驚的出手,不止把莊昊鎮住了,也把天瀾學院的一眾學員給鎮住了。

    路名的手搭在了胡風的肩膀上,道︰“你徒弟兼修光明、黑暗兩種魔法嗎?怎麼沒听你說過啊!”

    胡風白了路名一眼,道︰“你算什麼東西啊?我犯得著什麼事都和你說。”

    “你徒弟是怎麼修煉的啊?居然沒爆掉,這麼好的苗子,落在你手里可惜了,要是我做他師父,我可以幫他在最短的時間內進入七級。”

    “那是我的徒弟,用不著你多事。”胡風冷哼道。

    路名朝著狼狽的祁淵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道︰“胡風,你這徒弟,好像不太好惹啊!”

    祁少榮怎麼說,也是祁家人啊!可是,這家伙對祁家長老出手,卻一點都沒留情面。

    胡風︰“……”

    胡風屁顛屁顛的走到了祁淵面前,道︰“祁淵老頭,我說你一大把年紀了,擅闖我們學院不太合適吧,你不但擅闖我們學院,居然還以大欺小,和學員打架,你和學員打架就算了,居然還毀壞學院的花花草草。”

    “你看這顆樹,這顆樹是我校在一千年前引進的珍貴古樹,距今已經有兩千年高齡了,居然給你劈斷了,還有這花,這花可是煉制大漢靈藥的幼苗,馬上就要成熟了,居然給你毀了,還有這草,這草是本校長辛苦種下的,你居然取毀壞本校長的心血,告訴你,你必須賠償一百萬金幣。”

    祁淵漲紅了臉,暗道︰胡風這家伙,當真不要臉,誰不知道,胡風摳門成性,天瀾學院都是一些便宜貨,這家伙居然有臉說,被他打壞的樹是珍貴古樹。“胡風校長,你這是獅子大開口了吧。”

    胡風挺著胸膛,義正詞嚴的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給的是友情價。你以為我天瀾學院是誰都可以擅闖的,擅闖了,還不交罰金,我的面子往哪里擱!”

    …………

    莊靈朝著莊昊走了過去,道︰“莊昊,你沒事吧。”

    莊昊蹬著眼,久久無法回神,“莊靈姐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莊昊的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但是,看到莊靈,卻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莊昊記得之前他撞見祁少榮的時候,莊靈曾說過,愛屋及烏?邪醫喜歡祁少榮,他如果想獲得邪醫的好感呢,和祁少榮搞好關系全是一條捷徑,莊靈一定是當時就知道了,可恨他當時沒有听懂莊靈的弦外之音,還當莊靈是在講冷笑話。

    莊靈看著莊昊,嘆了口氣,道︰“我只是隱約有些猜測,並不確定。”

    莊靈皺著眉頭,她之前是有些猜測,但是,祁少殺故布疑陣,又擺了她一道。

    莊昊咬著牙,道︰“難怪,難怪邪醫總是看我不順眼,難怪,邪醫總是喜歡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莊昊閉上眼,祁少榮這是在報復他嗎?就因為他退婚,所以,祁少榮這麼大費周章的耍他。

    莊靈看著莊昊鐵青的面色,心中涌起了幾分不安。“阿昊,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啊!”

    “根本就是一個人!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莊昊咬牙切齒的道。難怪了,難怪邪醫總說和祁少榮關系好,祁少榮也說和邪醫關系好,但是,祁少榮出現的時候,邪醫總是不見了。

    那天在皇家馬場他感受到,白己和邪醫之間建立起的一股特殊的聯系,後來,他又在祁少榮身上,體會到了這種感覺,原來,那並不是錯覺。

    …………

    祁少榮待在圖書館中,眼眸中一縷火光淡淡的閃過。

    易凡走了進來,道︰“少爺,我以為你會更沉得住氣一些的。”

    “契約解除不了,瞞不了多久了。”祁少榮道。

    易凡挑了挑眉,道︰“也是啊!”

    “我同修光明、黑暗兩種魔法的事情暴露了,也許,你的事也瞞不了多久了。”祁少榮道。

    易凡笑了笑,道︰“可能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祁少榮同修光明、黑暗,他同修冰火,他和祁少榮關系好,難免有想象力豐富的人,全疑心到他頭上。

    易冰、易火先後出事,楊曼已經容不下他了。楊曼派出來的三個人,都給他暗中弄死了,想來,楊曼應該已經發現他有問題了。

    祁少榮和祁淵的戰斗影像被人錄了下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傳遍皇都,皇都七秀再次重淅排名,祁少榮擠下了二皇子、四皇子位列第二,炙手可熱的程度,直帶第一的莊昊。

    祁少榮在秘境之中,雖一戰成名,但是,難免有取巧的嫌疑,這次祁少榮對戰祁淵,徹底奠定了祁少榮高手的地位。

    一時間,天瀾學院,上下流傳的都是關于祁少榮的傳說。

    …………

    胡風將祁少榮和千面叫到了辦公室,將兩人打量了一遍又一遍。

    祁少榮打量著胡風,道︰“師父,你有什麼事嗎?”

    “徒弟,你會光系魔法,怎麼不和師父我說啊!”胡風問道。

    祁少榮懶洋洋的道︰“不高興說!”

    胡風︰“……”

    “師父,你應該懷疑過的吧,其他家族的儀器,不足以測出暗系魔法天賦,但是,祁家作為四大家族之一,家族之中測試魔法的儀器,還不至于,如此簡陋。”祁少榮淡淡的道。

    “你是因為?”

    “我是因為暗系魔法和光明系魔法,相互沖突,所以,才沒有測出來的。”祁少榮道。

    胡風點了點頭,道︰“我說呢,我說祁家的老頭子,應該不至于如此糊涂才對的o”

    胡風的目光轉移到了千面身上,“小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祁少榮的光明、黑暗同修啊?”

    易凡偏著頭,道︰“我們是好朋友,我當然知道了!”

    胡風黑著臉,隨口扯道︰“祁少榮是光明、黑暗同修,不要跟我說,你同修冰火?

    易凡倏然抬起了眼眸,看著胡風,沒有說話。

    胡風被易凡看的一陣頭皮緊繃,“這怎麼可能?祁少榮這樣的,有一個就夠恐怖的了!”

    祁少榮看了易凡一眼,轉開話題,道︰“師父,听說,你敲了祁淵一筆?”

    胡風點了點頭,道︰“是啊!祁淵那家伙,真是過分啊!趁著我去找路名說理,居然跑來鬧事!”

    “我听說,師父,你敲了祁淵一筆啊!”祁少榮道。

    胡風得意的笑了笑,“是啊!來我天瀾學院鬧事,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師父,我听說,你跟祁淵要了一百萬金幣的賠禮,不是徒弟我說你,要的太少了,太過小家子氣了。”祁少榮道。

    胡風干笑了兩聲,道︰“祁家高手不少,總要給他們留些臉面的。”

    胡風摸了摸胡子,頓了頓,道︰“徒弟,你這只光明獨角獸不錯啊!我听說……”

    祁少榮看著胡風,道︰“師父,你听說什麼了?怎麼不說了?”

    “我听說莊昊送了邪醫一只獨角獸!”胡風道。

    “就是這一只,好吃懶做,不堪重用!”祁少榮踢了踢腳邊的獨角獸道。

    胡風︰“……”

    胡風看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獨角獸,道︰“還是個幼崽呢,這可是能成聖的妖獸,好好養著,將來會是一個不錯的保鏢。”

    “希望如此吧!”祁少榮道。

    胡風盯著祁少榮,道︰“你鬧的太過了,現在外面不知道多少人盯著你呢,再成為七級麾魔法之前,你就待在學院里吧。”

    祁少榮點了點頭,道︰“好!”

    …………

    莊謙背負著手,在屋里轉來轉去的。

    莊仁泉看著莊謙,道︰“阿謙,你這是干什麼呢?”

    莊謙看著莊仁泉,道︰“三叔,你知道嗎?邪醫和祁少榮是一個人。”

    莊仁泉點了點頭,淡然的笑了笑,道︰“听說了,這事現在都傳遍了。”

    祁家人的八級長老去找祁少榮,結果,讓祁少榮硬生生轟成了重傷,祁家四少祁少榮開一代先河,同修光明、黑暗兩種完全相克的魔法,居然還達到了不低的水準,實在讓人驚嘆啊!

    “我原先以為你大哥,你沒顯露真正的實力,祁少榮雖然厲害,但是,比起你哥來,還是差了點,現在看來,倒是來必啊!”

    莊仁泉搖了搖頭,祁少榮目前的實力比起莊昊來,只怕還差了一籌,但是,人家的醫術不簡單啊!不過話又說回來,祁少榮的醫術不錯,莊昊的馭獸資質也不差,其實,兩個人還挺登對的,可惜……

    莊仁泉呵呵笑了笑,道︰“祁少榮就是邪醫,這樣一來,很多事情就可以解釋了,為什麼祁少榮和邪醫躺在一張床,一點都不奇怪啊!”

    莊謙揉了揉鼻子,道︰“三叔,你還笑的出來。”

    “為什麼不能笑,你哥和祁少榮還真有緣分啊!你看他們從小就有婚約,你哥又喜歡上了祁少榮所扮演的邪醫。”

    莊謙擰著眉頭,道︰“大哥退婚了!”

    莊仁泉點了點頭,道︰“是啊!你哥退婚了!不過,你哥和祁少榮人建立了婚契,祁少榮風華絕代,你大哥還真有可能胡攪蠻纏,不肯放手,怨不得祁少榮不信任你大哥。”

    “邪醫怎麼會是祁少崇呢?”算起來,邪醫來給三叔看病的時候,似乎是大哥剛剛退婚不久,邪醫那個時候,對他們的態度,實在稱不上友善,剛剛被退婚,想友善也友善不了吧。

    莊仁泉搖了搖頭,道︰“只真怕現在祁家已經炸開了鍋了,祁家居然把這麼個魔法天才趕出了家門。”當然,他們在家也沒好到哪里去,祁少榮這家伙,好像有些記仇啊!

    “你大哥在哪里啊?”莊仁泉問道。

    莊謙皺了皺眉頭,道︰“在後院打拳。”

    莊仁泉深嘆了一口氣,道︰“你哥這家伙啊!每次一不順心就打拳,一不順心就打拳,有屁用啊!”

    莊謙︰“打拳總比打人好啊!”

    莊仁泉︰“……”

    …………

    莊昊握著拳頭,一拳一拳砸在牆壁上,腦子里一團亂麻。

    “莊少爺,我實在有些不明白,你怎麼就那麼信任我,你有沒有想過,我們之間或許有仇呢?”

    “放心吧,我是有操守的醫師,我不會因為你追了我朋友的婚事,就公報私仇的,更何況,少榮長的傾國傾城,人又聰明絕頂,他可以找到更好的,不過,莊少,你也長的不錯。如果少榮見到你。他一定後悔,沒有吃了你再退婚。”

    “三爺不要誤會了。我們是躺在一張床上,但是,什麼都沒做。你不用擔心我給你們家莊昊戴綠帽子,哦,不過現在他和少榮沒關系了,就算有什麼,也輪不到他管了。”

    “莊昊,你說你有一天,會不會後悔退婚?”

    “我和祁少榮沒有一點感情基礎,我不贊成這樣的盲婚啞嫁,不論祁少榮是不是個廢材,我都會退婚的。”

    “莊少爺。很有個性呢,無論如何,請你記住,你說過的,不後悔。”

    莊昊滿是嚴肅的看著祁少榮,道︰“我心如鐵石,絕不後悔。”

    …………

    莊昊閉上眼,往事一幕摹浮現在眼前。

    一直以來,祁少榮就這群冷冷的看著他,看著他沉迷,看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做蠢事,祁少榮一直以來,都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看待他的呢,他莊昊在他祁少榮的眼里,是不是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笑話。

    “大哥,你還好吧?”莊謙看著被砸的坑坑注窪的訓練牆,又看了看面目猙獰的莊昊問道。

    “我還好吧?我好的很!”莊昊咬牙切齒的道。

    莊謙︰“……”這話听著好沒說服力啊!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