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廢材來襲 > 第262章 番外

第262章 番外

作品:重生之廢材來襲 作者:葉憶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對于易銘而言,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既生瑜,何生亮。

    從小莊雲做老大,他做老二,莊雲從小考第一,他考倒數第一,莊雲成了新的皇都七秀第 ,他成了第二。

    幾次挑釁一敗涂地之後,易銘牢牢的記著慕老爹的教誨,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等啊!等啊! 一直等了十幾年,就等著莊昊找個相好好搶莊雲的相好,可惜,人算不如 天算,莊雲一直沒有找相好。

    耐不住性子的易銘只好去找莊雲,問他為什麼不找相好,結果被莊雲冷嘲熱諷的一頓。 易銘有些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家中,易凡看著易銘問道︰“怎麼了?”

    “今天找莊雲那家伙打了一架,你看我的臉。”

    易凡看著易銘臉頰的淤青,皺了皺眉頭。

    易銘一拳砸在桌子上,“這混蛋,總是喜歡往我臉上招呼,我本來英俊帥氣的形象,都給 他破壞了,這個渣滓。”

    易凡無奈的看著易銘,道︰“你如果不總是挑釁他,他也不會打你了。”

    易銘滿是不滿的道︰“老爹,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

    易凡看著易銘,道︰“兒子,人生在世,有些人斗不過,就是斗不過,不要太執著比較好。”

    易銘看著易凡,不悅的道︰“老爹,你怎麼能長他人志氣,滅你兒子的威風呢。”

    易凡︰“……”

    易銘眯著眼眸,若有所思的道︰“這家伙都二十八了,還沒找相好的,他是不是有問題啊!”

    “你也沒找啊!”

    易銘不悅的道︰“老爹,你又幫他說話,我不找,那是我要等他找,他找了我再去搶,我 要是先找了,人家會以為我是花花公子的。”

    易凡點了點頭,道︰“也是啊!”

    “老爹,你當年追慕老爹的時候,才十幾歲吧。”易銘道。

    易凡點了點頭,道︰“是啊!”

    “你為什麼會追慕老爹啊!”易銘問道。

    “可能是因為一見鐘情吧。”易凡道。

    易銘深吸了一口氣,道︰“等不到莊雲那個混蛋找相好了,我決定了,先去找一個相好。”

    易凡有些不解的看著易銘,道︰“怎麼突然有這個想法了。”

    “因為我懷疑莊雲可能有問題,搞不好人家也會這麼懷疑我。”易銘道。

    易凡︰“……”

    易凡笑了笑,道︰“也好,你的年紀也差不多了。”

    易銘從小到大唯一做的正事,就是找莊雲的麻煩,不過,易銘覺得他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 做了,可以把莊雲的事情放一邊了。

    幾個月後。

    “莊雲,這個混蛋。”易銘滿是憤怒的癱坐在了沙發上。

    易凡不解的道︰“出什麼問題了?”

    “莊雲那混蛋搶了我的第六個交往對象。”易銘道。

    易凡滿是頭疼的道︰“第六個了啊!”

    易銘點了點頭,道︰“是啊!每次,我一對哪個家伙示好,他就過來搶,完了還說我沒魅 力留不住人,這家伙真是絕頂渣滓。”

    易凡︰“……”

    “事實上,華夏商行在雲國的商行出了一點問題,你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去那邊散散心。”易凡道。

    易銘朝著易凡,道︰“散心?”

    易凡點了點頭,道︰“是啊!”

    “這樣一來的話,搞得像落荒而逃一樣。”易銘不滿的道。

    “往好的地方想,你可以多見識一些其他國度的人,也許運氣好的話,你可以在那里找到 另一半。”易凡道。

    易銘沉吟許久,咬了咬牙,道︰“好吧,我去那邊看看情況。”

    慕亭軒走了出來,道︰“你把阿銘支走了?”

    易凡聳了送肩,道︰“讓他出去散散心比較好。”

    “你覺得莊雲是什麼意思啊!”慕亭軒問道。

    “我覺得他應該喜歡阿銘,但是,又不好意思開口。”易凡道。

    慕亭軒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你有什麼打算啊!”

    易凡插著腰,道︰“如果是一般情況呢,我會找那個人打一架,給他一個下馬威。”

    “但是,你恐怕不是莊雲的對手了。”慕亭軒道。

    易凡點了點頭,道︰“是啊!”他雖然要比莊雲年長二十多歲,可是,莊雲的資質實在太 逆天了,他完美的承襲了祁少榮和莊昊所有的長處,進入聖級的時間,比莊昊還要早上一些。 慕亭軒看著易凡,道︰“你承認的還真爽快啊!”

    易凡聳了聳肩,道︰“武力這東西,又不代表一切。”

    莊家。

    莊昊看著莊雲,滿是無奈的道︰“你又把易銘看中的人給搶了嗎?”

    莊雲滿不在意的道︰“是啊。”

    莊昊滿是無奈的道︰“你總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厚道啊!那些人你又看不上,轉手就G開 了。”

    莊雲眯著眼眸,道︰“他討好別人的樣子蠢透了,而且,他的眼光也不怎麼樣。”

    莊昊托著下巴,道︰“這世上優秀的人總是少數,一般人都是蠢貨,你應該稍微把要求放 低一些,我在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和你母父把你養的老大了,算算時間,易銘也差不多該開 葷了。”

    莊雲擰著眉頭,滿臉的不悅。“這家伙葷腥不忌,就是個白痴。”

    “易凡好像把易銘支到雲國去了。”莊昊遲疑了一下道。

    “雲國,他去雲國干什麼?”莊雲問道。

    “不知道啊!那邊的商行出了點問題,當然,也有可能是去找伴侶,雲國那地方靠近精靈 森林,有不少精靈美人。”華夏商行這些年和精靈族的交往很密切。

    “父親,他會看上精靈美人嗎?”莊雲問道。

    莊昊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啊!不過,他對伴侶的要求,倒是不怎麼高,精靈女王早就 想往華夏商行的高層塞人了。”

    莊雲眯著眼眸,道︰“那個傻瓜,一定抵制不住誘惑。”

    祁少榮走了進來,道︰“阿雲走了。”

    莊昊點了點頭,道︰“他可能要去雲國一趟,如果,他真的要去雲國一段時間,那我們就 會有一段時間獨處了。”

    祁少榮看著莊昊,滿是無奈的道︰“你這家伙在想什麼呢?”

    莊昊撇了撇嘴,道︰“當初我養阿雲這個臭小子的時候,可沒有想過,他會像個討債鬼一 樣,一直待在這里二十多年啊!他也該學著長大了。”

    “我們兒子很老練好嗎?”祁少榮滿是無奈的道。

    “都這麼大了初吻還在呢!哪里老練啊!”莊昊滿是無奈的道。

    祁少榮︰“……”

    祁少榮翻了個白眼,道︰“你說話小心點,咱們兒子的實力,可不比你差,給他听到,小 心他跟你急。”

    “這家伙雖然厲害,但是,眼下比我還差點呢,不過,這家伙要打贏易凡,倒是綽綽有余……”莊昊笑了笑道。

    原國很多地方有傳統,其中有一個,就是為了獲得岳父的認同,女婿需要向岳父挑戰,戰 勝岳父,大多數情況之下,岳父都會放水,莊昊不確定要是莊雲和易銘成了,易凡會不會放水,不過,估摸著無論易凡是不是會放水,都沒多少勝算。

    祁少榮︰“……”

    易銘看著面前的人,煩躁的抓了抓頭發,“你怎麼來了?”

    “我听說這邊的生意出了問題,所以來看看。”莊雲道。

    “你來之前就不知道,我已經過來解決問題了嗎?”易銘插著腰問道。

    莊雲點了點頭,道︰“听說了,不過,我覺得以你的能力,要解決糾紛可能會有點問題, 所以,我過來看看。”

    易雲插著腰,忍無可忍的咆哮道︰“莊雲,我告訴你啊!我忍你很久了,你個王八蛋,這 麼大了還沒開葷,你是不是不行啊!”

    莊雲眯著眼眸,道︰“你不是也沒有嗎?照你這麼說,你不是也不行?”

    易銘滿是不以為然的道︰“我沒開葷,還不是因為你……每次都攪局。”

    莊雲︰“……”

    易銘擺了擺手,道︰“我現在沒空和你說話,我要走了。”

    “去哪里?”莊雲問道。

    易銘看著莊雲,沒好氣的道︰“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很煩人啊!”

    “沒有,大多數人,都以和我能搭上話為榮。”莊雲傲然的道。

    易銘︰“……”

    “讓開。”

    “去哪,我跟你一起去吧。”

    “我現在要去宴會,你這家伙沒被邀請,就識相一點躲遠點吧。”易銘道。

    “你覺得邀請了你的宴會,會不邀請我?”莊雲道。

    易銘不悅的看著莊雲,道︰“你這家伙,什麼意思啊!算了,我不和你多說了,听著,今 天宴會上會有很多美人,我今天一定要開葷,你再來攪局,小心我跟你拼了。”

    莊雲︰“……”

    易家。

    一只鷂鷹落在了窗台前,易凡取下了鷂鷹腳上的小竹筒。 “果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了啊!”易凡滿是無奈的道。

    慕亭軒朝著易凡,問道︰“怎麼了嗎?”

    易凡眯著眼眸,道︰“沒什麼,阿銘和莊雲去了精靈族舉辦的宴會,兩個人同時看上了一個精靈美女,想要邀請對方跳舞,但是,精靈美女無法和兩個跳舞,所以,阿銘和莊雲就喝酒決勝負。”

    “又是喝酒決勝負啊!當年,他們就經常這樣,阿銘拿著果汁當酒,幾次喝的差點尿褲子。”慕亭軒滿是無奈的道。

    易凡揉了揉額頭,道︰“他們把精靈族的極品珍釀千日醉給喝光了,醉的神志不清了,然後,滾床單了。”

    慕亭軒揉了揉額頭,道︰“我早就告訴過阿銘了,喝酒這個東西要適量。”

    易凡的手中燃起了一團火焰,信紙就這麼化為了灰燼。“不關喝酒的事情,是莊雲這家伙早有預謀的,就算不喝酒,只怕也是這個結果。”阿銘怕是真的喝醉了,不過,莊雲這小子焉壞焉壞的,八成是沒有。

    慕亭軒︰“……”

    “不管怎麼說,莊雲這家伙也不差就是了。”慕亭軒道。

    易凡︰“……”

    慕亭軒抱著雙臂,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十分復雜的神情。

    易凡看著慕亭軒,道︰“想什麼呢,你好像很有感觸的感覺。”

    慕亭軒笑了笑,道︰“沒什麼,我只是想到,當年,我教咱們兒子搶他死對頭的相好,少爺教咱們兒子嫁給他死對頭,現在看起來,少爺的建議比較靠譜一些。”

    易凡︰“……”

    易銘怒氣沖沖的走進了屋,一腳踹開了擋路的桌椅。

    易凡看著易銘,道︰“怎麼了啊!”

    “莊雲那個混蛋,我要殺了他。”易銘道。

    易凡揉了揉額頭,道︰“想法不錯,不過,莊雲沒那麼好殺。”

    “那家伙趁我酒醉,居然對我做那種事……”

    易凡笑了笑,道︰“兒子,或許你可以這麼想,莊雲這家伙長的真不錯,要找個像他那樣的牛郎,要很多錢的。”

    易銘黑著臉,道︰“我要是找個牛郎,那一定是我上了他,而不是讓他……”

    易凡拍了拍易銘的肩膀,道︰“事已至此,多想無益……”

    “他說要負責,負他們媽的哪門子責啊!”易銘滿是不滿的道。

    易凡︰“……”

    “被一個像莊雲那樣的人看上,真說不好是好是壞啊!”易凡道。

    易銘有些狐疑的看著易凡,道︰“老爹,你在說什麼呢,這不過就是酒後亂性,莊雲他沒看上我。”

    易凡笑了笑,道︰“你搞錯了,莊雲他是早有預謀的。”

    “老爹,你在說什麼呢?”

    “莊雲那小子,小小年紀就早戀,老早就盯上你了。”易凡道。

    “老爹,我們是死對頭。”

    “莊雲是個什麼樣的人啊!若是他不喜歡你,就不會處心積慮處處針對你了。”易凡道。

    易銘︰“……”

    “回來了。”莊昊看著莊雲道。

    莊雲點了點頭,道︰“是啊!老爹,你可以給我準備婚禮了。”

    莊昊抱著雙臂,看著莊雲,道︰“你確定易銘願意嫁給你?”

    “我睡了他,一定要負責的。”莊雲道。

    “你覺得他會接受你的負責?”莊昊問道。

    莊雲倏然抬起眼眸,注視著莊昊,問道︰“老爹,當年,你和祁老爹是怎麼訂婚的啊!”

    “這個,你祁老爹喜歡美人,而你老爹我剛好長的帥。”莊昊道。

    莊雲冷冷的笑了笑,道︰“碧流雲叔叔可不是這麼說的。”

    莊昊︰“……”這個不孝子。

    “老爹,你那麼壞,祁老爹為什麼會嫁給你啊?”莊雲問道。

    莊昊聳了聳肩,道︰“自然是因為我魅力大啊!”

    祁少榮走了出來,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嗎?我還真不知道。”

    莊雲朝著祁少榮,道︰“爹爹,我知道其實莊昊老爹能追上爹爹您,是因為他永無止境的騷擾您,糾纏您,按照碧流雲叔叔的說法,父親大人是最強硬的狗皮膏藥,黏上了揭都揭不下來”

    祁少榮︰“……”

    莊雲笑了笑,話鋒一轉道︰“雖然方法有些無恥,但是,不得不說,是個辦法……”

    祁少榮︰“……”

    所以,莊雲是想追隨莊昊的腳步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