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女總裁的私人保鏢 > 第二十七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第二十七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作品:女總裁的私人保鏢 作者:繁星似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光頭臉色變了變,陳家在雲海可是一個龐然大物,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死,畢竟他辛苦打下來的基業,可不想就這麼會徽了。

    想到這里,便硬著頭皮對肖灑道︰“肖爺,陳天朋打也打了,把事情做的太絕也不好,不如……”

    “是嗎?不能做的太絕嗎”

    肖灑卻是淡淡說了一句,光頭立時嚇尿了,小心翼翼地道︰“肖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陳家畢竟勢大,您跟陳家死磕也沒什麼好處,而且我們也的確是收了陳家的錢了,按照江湖道義,可以從輕發落……”

    光頭小心地看著肖灑,生怕一個小小心又惹得這位殺神性起,連他都給拆了。

    肖灑卻是冷哼了一聲,“我又不是混子,不要跟我講什麼江湖道義,這里是我的地盤,就要守我的道義!”

    霸氣!

    張揚!

    狂妄!

    看著肖灑那絲毫不退讓,光頭心里一緊,一種莫大的壓力襲來,讓他額上也不禁見汗了。

    肖灑淡淡掃了他一眼,道︰“如果陳家找你麻煩,你就說是我讓你這麼做的,你叫他們找我便是。”

    光頭听到這話,點頭應是,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

    他為肖灑已經得罪了陳家這個龐然大物,如果肖灑再不出來罩著他的話,那他就只有哭的份了。

    “好了,現在是我要跟你了結恩怨。”

    肖灑說著便一步步朝著陳天朋走了過去。

    陳天朋看著肖灑走向了自己,身子猛地顫了顫,嘴巴里發出了‘  ’的聲音,卻是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陳大少,你說什麼?麻煩大聲點兒好不好?我听不清楚啊。”

    肖灑嘴角突然泛起了一抹冷笑,光頭看了不禁心頭一顫,那種魔鬼的微笑又來了,他知道,接下來可就是陳天朋倒霉的時候了。

    “怎麼?你現在很害怕嗎?剛才不是很囂張,還說要廢我一只胳膊嗎?”

    走到陳天朋身前,肖灑蹲了下來,而陳天朋卻嚇的瑟瑟發抖,看著肖灑的眼神滿是驚恐。

    他身體拼命地蠕動著,想要逃離這可怕的深淵,而肖灑就這樣站著不動,任由他鼓搗,這一刻,陳天朋像極了一只可憐的小爬蟲。

    ‘ 當’一聲,突然間從陳天朋口袋里滑落下了一個白色的**子,里面是一粒粒粉狀的東西。

    陳天朋臉色一變,急忙想要撿起來,可早被眼疾手快的肖灑一把給抄在了手中,“這是什麼?”

    打開蓋子聞了聞後,肖灑突然間冷笑了起來,

    “奇淫合歡散?陳大少你可真有雅興啊,居然會隨身帶這個。”

    陳天朋臉色巨變,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媽的,老子早就跟你說過,甦佳佳是老子看上的女人,叫你不要招惹她,你偏是不听,你當老子在跟你開玩笑啊?”

    肖灑突然間聲音變的無比嚴厲起來,炸雷般的怒吼聲在陳天朋耳邊響起,讓他耳膜嗡嗡作響。

    “你不是想玩嗎?我听說這種奇物服用一粒普通人都受不了,不知道如果有人全部服用下的話,會強悍到什麼地步呢?我真是好期待啊,嘿嘿!”

    說著肖灑便打開了**蓋,將里面的東西一粒粒給倒了出來。

    陳天朋一听,身子抖的更厲害了,嘴里也發出了如同野獸一般的唔唔聲,眼楮里滿是驚懼!

    而光頭和那些手下身子都忍不住顫了顫,這招夠狠啊……

    “喂,你……你不要啊……我們有錢,我們可以給你很多很多錢,你放了陳少吧……”

    陳天朋那個跟班嚇尿了,不住對著肖灑備哀求道,如果陳少出了什麼事,那他回去還不被打斷兩條狗腿啊。

    肖灑卻哪里會听他的,反而加快了手中動作,陳天朋還想躺避,卻被肖灑一把掐住了咽喉,生生將那大半**白色粉末給塞了進去,直嗆的陳天朋口水橫流,樣子看起來,淒慘無比。

    奇物就是奇物,這半**子藥業服下之後,陳天朋便直接有了反應,當著所有人的面,面色一度變的妖異的紅,某個部位也越來越大,眼看著就要撐破束縛了,陳天朋顫抖著雙手撕扯著自己衣服,嘴里發出了野獸般的悶哼聲,由于藥效太烈,衣服一下被抓破,他還扯掉了自己的皮膚,汩汩鮮血了出來……

    眾人看到這里,全部都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氣,尼瑪,這也太歹毒了吧……

    “嘿嘿,陳天朋,你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這不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肖灑說完後便招呼光頭,將陳天朋丟出去,光頭早被肖灑那一手給嚇破了膽,現在哪里還敢說半個不字?

    便屁顛屁顛招呼手下去抬陳天朋,可是就在他們將要有所行動的時候,肖灑突然間瞧到了那邊正躺著的李冰月,眼珠子一動,接著嘴角便揚起了一抹笑意。

    “慢!”

    肖灑突然間叫住了他們。

    光頭等人遂停了下來,疑惑地看著肖灑。

    “好了,你們都背過身去,不許偷看。”

    肖灑說著間,便走到了李冰月跟間。

    ‘嘩啦’一下,肖灑沒有任何猶豫地便撕開了李冰月的上衣,露出了大片大片醉人的風光。

    那些小弟一個個眼楮都瞪大了起來,一個個都流著口水看著這潔白如玉的通體,雖然只露出了冰山一角的玉肭,可殺傷力無疑是巨大的,這些人都移不動眼楮了。

    肖爺就是強悍啊,竟然要直接在這里上這美女警花?

    真是強悍到爆啊,要不怎麼說自己跟人家差距就是大呢,看人家這覺悟,已經做到了忘乎所以的境界,絲毫不把自己這些人放在眼里啊。

    不過他們可有眼福了,嘿嘿……

    “如果你們不想眼珠子被挖出來,盡管看好了!”

    肖灑突然間轉過了頭來,冷冷地說道。

    那些本來正流著口水等看好戲的混子們,在听了肖灑這話這後,全部都嚇了一跳,同一時間都背過了身去,並且死死地閉上了眼楮。

    肖灑也不管他們,自顧自地將李冰月上衣撕成了幾塊碎片後,這才輕輕地解開了她的一條扣子……

    看著那吹彈可破的玉膚就呈現在自己眼前,肖灑心也不禁怦怦跳了起來,尼瑪,母暴龍雖然脾氣不怎麼樣,不過這身材確實是沒的說啊,他差點都忍不住……

    不過有便宜不佔王八蛋,肖灑嘿嘿笑了聲,吧唧在李冰月那光潔的額頭上吻了一口,然後又狠狠掐了她屁股一下!

    身體卻是馬上電閃到了一旁,目不斜視,負手而立。

    “啊!”

    李冰月一下驚醒了過來,發現了自己的情形之後,先是吃了一驚,然後立馬便捂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沖著肖灑怒目而視。

    肖灑卻是聳了聳,雙手一攤道︰“這可不關我的事,這都是那個陳天朋給弄的,他這個禽獸剛才偷襲你,將你擊暈之後,就野性獸大發,自己服用了c藥,想著跟你魚水之歡。”

    “可是在關鍵時候,我大喊了一聲;放開那個女孩,然後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對陳天朋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陳天朋終于是翻然醒悟,痛不欲生,十分悔恨自己犯下的罪行,大罵自己不是東西,就自己煽自己嘴巴,諾你看,他自己都把自己打成豬頭了……”

    肖灑指著陳天朋,臉不紅氣不喘地諮道。

    光頭等人心里大罵,尼瑪,這肖爺也太無恥了吧?這種睜眼說瞎話的話他卻說說的這麼理直氣壯?還能再不要臉不?

    李冰月自然也對肖灑說的嗤之之鼻,不過,剛才這陳天朋的確是說過要將她那啥的話,李冰月可是一個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現在又看到自己衣服成了這樣,額上明顯還有一個唇印,而那個陳天朋又真的像c藥發作的神情……種種跡象表明,罪魁禍首就是這個陳天朋!

    “居然敢對姑奶奶使壞,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看姑奶奶不打碎你的蛋,絕望!”

    李冰月氣氣沖上腦,也來不及去思考肖灑話語之中的漏洞了,一下彈跳而起,長腿猛地劈下,目標正是陳天朋的命根!

    “啊!”一聲淒厲極點的慘叫聲響了起來,撕心裂肺!

    李冰月這腳勢沉力穩,又快又狠,別說是人的蛋蛋了,就算是鋼筋水泥,在她全力一劈之下,只怕也得給她劈出一個窟窿來啊。

    听著陳天朋那慘絕人寰的叫聲,在場諸人一個個都不禁倒抽了口冷氣。

    包括肖灑!

    他不禁暗暗擦了把冷汗,這妮子可趙夠火爆啊,如果讓她知道自己耍了她,她會不會也這樣對付自己?

    自己那玩意兒如果使上暗勁的話,是不是能夠抵住那必殺的一擊?

    想了許久,肖灑還是覺得有點懸。。

    “女俠,腿下留情啊,我家老爺可還指望著少爺傳宗接待呢……”

    陳天朋那個小跟班哭喪著臉道,他連死的心都有了,尼瑪,這算個什麼事啊,他今天是出來修理人的,結果自己反被打了一頓,陳少更慘,蛋直接給碎了……

    李冰月卻是冷笑一聲,“傳宗接代只怕是不行了,不過好生護理,應該能夠保住一點男人之風,敢惹姑奶奶,這就是下場!”

    這話好熟悉啊,似乎剛才不是誰在說過嗎……

    真是一個比一個囂張……

    諸人听了這話,心里都忍不住打寒,而陳天朋則是直接給嚇暈過去了。

    “把他拖出去脫光衣服,丟大街上!”

    肖灑卻是笑嘻嘻地對著光頭道,“敢惹我們李警官,這就是下場,你們都听好了啊,以後可注意了。”

    心說,果然母老虎屁股是摸不得的,不過似乎自己還摸了兩次……嘿嘿……

    光頭等人領命而去,李冰月卻是冷冷地看著肖灑,“別得意,今天的事情我會調查,到時候如果發現誰做了什麼手腳,我會一一追究責任,到時誰也逃不掉!”

    說完之後,狠狠瞪了肖灑一眼。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