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女總裁的私人保鏢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潑婦

第一百四十三章 潑婦

作品:女總裁的私人保鏢 作者:繁星似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那位女士皺眉說道︰“什麼素質啊,穿得這麼人模狗樣,結果是個潑婦。”

    尤同亮忽然沖出去,掐著女士的脖子,啪啪摔了兩個巴掌。

    “誰潑婦?你罵誰潑婦呢!”

    他這個慫卵知道肖灑厲害不敢惹他,只能拿個女人撒氣。

    尤母更不是個東西,她端起桌上的一盤炒菜,跑到門口,就往那位女士臉上潑去。

    這位可憐的女士滿臉滿頭發都是油乎乎的食物殘渣,她的脖子又被尤同亮掐著,惡心干嘔又嘔不成,難受極了。

    要說自己的兒子發狂欺負無辜的女人,尤母不制止也就算了,她好跑上去助紂為虐,潑了人女士頭一之後,還拿著盤子敲女士的頭。

    “賤-貨!你敢鄙視我!你也配?還敢說我潑婦,你這個賤-貨!老娘打死你這個賤-貨!賤-貨!”

    尤父看見自己的兒子妻子施暴,他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上官嵐兒驚呆了,嵐爸爸驚呆了,嵐媽媽也驚呆了。

    “你們兩個給我放手!”

    肖灑沖過去,把這惡毒的母子推倒一邊,那個終于獲救的女士,一步也不敢呆,立即調頭就落荒而逃。

    “老公!你看這小子竟敢打我!”

    “爸,你快點叫人來擺平他!”

    這母子兒子已經退到了尤父身後。

    尤父看著肖灑,咬牙說道︰“你當著老子的面,竟然敢打我的老婆兒子,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老尤,你誤會肖灑了,他當時只是把嫂夫人和同亮拉開而已,這哪里是打人啊。”

    嵐媽媽終于站在肖灑這邊,幫他說了一句公道話。

    然而這個時候的尤父對于肖灑已經恨之入骨,他已經什麼都听不進去了。

    就在此時,包房的大門被一腳踹開,個六高大的黑衣保鏢,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

    除了肖灑之外,當時屋里的幾個人一看這陣勢就慌了。

    肖灑走到上官嵐兒的身邊,小聲的安慰道︰“別害怕,有我在。”

    “你們……你們想要干什麼?”

    剛剛還一臉凶氣的尤父,這個時候底氣沒有那麼足了。

    此時從包房外又走進來了一個帶著墨鏡,拿著黑色拐杖,身材有些矮小,臉色看上去陰毒狡詐,看上去就像是黑澀會老大的人物。

    這種人要是放在影視劇里,絕對是一個反派人物,而且還一定是非常後期的那種反派。

    “媽的!從剛剛開始你們就一直在吵個不停,讓店員過來警告了還是不听,我讓秘書過來,你們竟然打得她頭都腫了,脖子也掐紅了,還把菜湯淋在她的頭上……你們簡直欺人太甚了。”

    大佬的戴著墨鏡,目光在包廂里掃了一圈。

    “誰干的?!”

    肖灑立馬伸出兩只手,一只指向尤同亮,只一指向尤母。

    大佬厲聲道︰“把那娘們衣服給我拔了,扔對面馬路上去,那小子的雙手打折,牙齒全部打掉!”

    這娘倆一听,嚇得臉都紫了,全身都在打哆嗦,之前那囂張的氣焰,早就丟在九霄雲外去了。

    尤父挺身而出,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華夏城市發展銀行濱海分行花山區支行的行長!”

    大佬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一個屁大點的行長在老子面前大呼小叫的!再說了,老子又不在你們濱海,又不在你們膠東,你以為把這頭餃搬出來就嚇到老子了?”

    接著催促道︰“別愣著了,趕緊動手,順便連這個行長一起,也給他點顏色看看。”

    六名身材高大的保鏢,立即想著尤家三人走過去。

    肖灑猛然上前一步,尤家三人頓時眼楮里邊閃過一些希望的目光,他們以為肖灑不計前嫌要挺身而出了。

    萬物那沒有想到,肖灑只是把路讓開了而已。

    “各位兄弟你們請,我就不站在這兒擋著你們了。”

    尤家三人頓時絕望了。特別是尤同亮和尤母,他們倆人更是追悔莫及,早知道就不應該毆打那個女秘書,想想也是,能夠這個地方的包廂來吃飯的,會是身份普通的人嗎?

    這六名身材高大的保鏢已經兩兩抓著尤家三人,正在準備往外拖。

    嵐爸爸和嵐媽媽這個時候哪敢多說什麼啊,他們二老也怕惹禍上身,特別剛剛看見了尤同亮嫖娼被捕的新聞,還有尤家母子蠻不講理,肆意遷怒毆打無辜路人之後,他們其實已經對尤家徹底的失望。

    “你們住手!”

    一個美婦人出現在了包房門口。

    大佬立即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鐘總,這些一直吵個不停打擾我們談生意的家伙,我正讓手下把他們都扔出去呢。”

    雖然說是談生意,但是看大佬這卑謙的態度,他一定是有求于美婦人,屬于弱勢的一方,而美婦人才是強勢的那一方。

    肖灑當然看見美婦人的時候,暗自吃了一驚,這不是鐘姐嗎,昨天晚上自己還到她家去看風水呢,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里又見到她。

    看見尤行長在這個包房里,就已經夠讓鐘慧吃驚的了,沒想到竟然還在這里見到了肖灑。

    鐘慧今天中午本來是接受合作伙伴邀請,到望海樓來吃飯,順便應對方請求,談一談擴大合作的關系。

    她這個合作伙伴,是南方某省的,離著膠東省還挺遠。

    結果剛坐下沒多久,隔壁的包房就鬧個不停,讓服務員過去提醒一下,沒有任何想過,反而越鬧動靜越大,不知道在爭吵些什麼,一點兒也不讓人安心。

    合作伙伴受不了,拍了秘書過去。

    結果人家隔壁包房直接把合作伙伴的秘書弄得是死里逃生回來。

    合作伙伴氣得不行,親自帶著人過去。

    鐘慧害怕合作伙伴一時沖動,所以隨後也跟了過來,結果首先看見的就是尤行長,然後就看見肖灑。

    “鐘總,救我!救我啊!這是個誤會!”

    尤父在大聲的呼救道。

    他當然認識鐘慧這位富姐,她可是銀行的大客戶啊!當時看見了鐘慧,他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一樣。

    鐘慧馬上向合作伙伴求情道︰“齊總,你先讓手下放人吧,我認識他。”

    齊總不甘的說道︰“老子看在鐘總的面子上,就暫時放過你們,但是你們打我秘書這件事情,必須要給我說法。”

    尤父諂媚道︰“齊總,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們願意出醫藥費,還有精神補償十萬……五十萬!”

    他見這齊總不是個善茬,而且看這架勢和口氣,極大可能有黑道背景。

    關鍵他是外省的,自己制不了他,而他卻隨時可以對自己下手。

    所以尤父也只能夠花錢消災了,說到底自己的婆娘和兒子就是理虧,誰讓他們二話不說就把人家的秘書一通亂打。

    “算你們識相!”

    齊總也見好就收,他估計這位銀行行長和鐘慧也有很大的業務關系,所以他也不想為了這點小事非要教訓這個行長出氣,最後把和鐘慧的關系鬧僵。

    尤母這個見識短淺的女人,一想到一下子50萬就沒了,頓時心疼得不得了。

    她看著尤父,指著肖灑,說道︰“老公,那錢應該讓這小子出,如果不是他過來鬧事,會有這麼多事情嗎?”

    上官嵐兒不服氣道︰“伯母,難道是肖灑逼著你們去打那個無辜的姑娘的嗎?要不是肖灑出手阻攔,恐怕你們母子二人,早就把人家姑娘給打死了。”

    “你給我少說兩句,你這個臭婆娘!”

    尤父真是氣死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這個齊總不再追究,只要他離開了,那教訓肖灑是必須的,肖灑人就在濱海,跑得了嗎?反而這個時候又吵吵嚷嚷的,萬一這個大佬齊總一生氣,又要讓他的人動手干怎麼辦。

    鐘慧看了看尤家,又看了看肖灑,她似乎明白了什麼,于是先讓齊總還有他的人回到隔壁包房去,自己一個人留了下來。

    齊總和他那六個高大的黑衣保鏢一撤,尤家三口同時松了一口氣。

    尤母當即凶神惡煞的向肖灑發難︰“你這個小畜生,都是因為你,要不是因為你,會鬧成這樣嗎?”

    嵐爸爸看不下去了,開口道︰“咱們總得實事求是吧,我看你們家有點太過分了。”

    尤母一看連一直像條狗一樣巴結自己的姜家夫妻二人,現在都敢這樣和自己說話,心里更是火大︰

    “好啊!我算是想明白了,搞了半天,你們才是一伙的。原來今天這餐飯就是你們聯合起來害我們設的局!”

    那邊尤母像個潑婦一樣大贊八方,吵吵嚷嚷的,這頭尤父則是向鐘慧道謝。

    他感激的說道︰“真是多謝鐘總您了,要不是您及時出現,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鐘慧問道︰“你們和肖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怎麼鬧得這麼一發不可收拾。”

    尤父回答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

    都說家丑不可外揚,所以他沒打算告訴鐘慧什麼原因。

    尤母看著鐘慧,驚訝道︰“鐘總,原來您也認識這個小畜生?”

    鐘慧點了點頭︰“當然,不僅認識,我們還是好朋友呢。你一口一個說他是小畜生,那我該是什麼呢?”

    尤母駭然。

    尤父立即說道︰“鐘總,內人口不擇言,你不要見怪。”

    鐘慧卻認真的說道︰“我听你們的口氣,似乎很看不起我們肖總……也罷,我就和你們說一說面前的這位肖總吧。”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