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17.查寢

17.查寢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離開派出所時,余皓單獨留下,朝黃霆問︰“這案子能判嗎?”

    “你應該是沒事兒了,回頭開會,我一起把情況說清楚,不能再冤枉你。前提是施梁承認罪行……”

    “我說她的案子。”余皓哭笑不得道︰“我這個算啥?”

    “不好說。”黃霆如是說︰“醫療報告是個很有力的證據,但無法指證就是她爸爸的行為。得等檢察院提出公訴,施梁這個人非常狡猾,如果一口咬死不認,外加厲害的律師,案子會膠著很久。”

    余皓皺眉思考,黃霆道︰“現在咱們只能保護好她,余皓,我強烈建議你不要上她家住這一晚上……”

    余皓打斷道︰“我知道。我只是想讓她先安下心,不會住到她家去的。”

    余皓知道施坭現在充滿了強烈的不安全感,甚至對警察也未曾完全相信,恐怕事情會有反復,而且他始終擔心著夢境世界里的魔眼。

    “而且坭坭家萬一有監控的話……”余皓說。

    “沒有監控。”黃霆說︰“這一點我非常確定,否則也不會在你那件事上來回糾纏這麼久。”

    余皓想了想,又問︰“保姆呢?”

    黃霆說︰“她家保姆只有周一與周四兩天在,明後天都不會來。”

    那……魔眼到底代表著什麼?保姆嗎?余皓始終思考著。

    “總之,你好好開導她,明天晚上,我會讓同事過去陪她住一晚上,等後天。我們只能扣住他二十四小時,如果她願意與施梁對質,情況也許會有進展……”

    余皓打斷道︰“她不想再見到他,在不見面的情況下,能判麼?”

    “這是一起刑事案件。”黃霆壓低了聲音,嚴肅說︰“不是民事糾紛,證人缺席的話,將會失去一定的力度,我理解你想保護未成年人,但開庭的時候,她最好能到。”

    周N在餐廳前等位,叫到位了,便朝余皓喊了聲。

    “你盡量做一下她的心理工作,目前來說,她對你最相信。”黃霆又說︰“我讓同事去她家過夜,她始終堅持,要你陪她回去,否則她不回家。她的防備心一直很重,現在你說什麼,她都願意听,願意考慮。”

    “說得容易。”余皓難得地抬了次杠。

    黃霆卻笑了起來,摘下帽子,端詳余皓。

    “你是個治愈系的小伙子。”黃霆說︰“榮耀治療玩得怎麼樣?加入我們戰隊吧?”

    余皓︰“……沒空,期末考!”

    “勞逸結合嘛。”黃霆說︰“你們班主任正缺個奶,回去練練。”

    周N又喊︰“哎!余皓你做什麼?!給我快點!”簡直像個炸毛的大猴子。

    余皓只得匆忙過去與他匯合,施坭已經在餐廳里等著了,余皓與周N簡單交換了下消息,周N倒是理解的,說︰“我想想辦法。”

    余皓說︰“我在她家樓道里睡一晚上也可以。”

    周N說︰“哎別傻了,包我身上,待會兒說。”

    吃飯時施坭心情很沉重,余皓能看得出,她對未來充滿了焦慮,周N則一直在發微信,余皓想了想,和施坭聊起了英國文學,把施坭的注意力成功轉移了。結賬時,周N朝施坭說︰“坭坭,我想了下,還是別讓余皓住你家,今天在外頭住吧,我開兩間房,你睡一間,我和余皓睡一間。”

    施坭想了想,明白周N的意思,讓家庭教師睡自己家,萬一被人知道了也不好,于是說︰“要不我還是回家睡吧,我怕他打家里電話。”

    余皓看了眼周N,周N說︰“也行,我正好省一間房的錢,明天一早起來,我倆就上去找你,帶你去游樂場玩。”

    施坭︰“真的?!說好了!”

    周N道︰“當然,我答應的事兒,無論如何也會辦到。”

    余皓與周N在酒店前台開房,這家酒店就在施坭家樓下,開好房後,周N摸手機付款時,看見微信里一大堆消息。

    “查寢了,我得回去一趟。”周N馬上說。

    查寢?!余皓頓時抓狂,怎麼在這個時候查寢?差點忘了陳燁凱也是新官,新官上任三把火,雖然大家都夜不歸宿,可陳燁凱萬一要嚴肅處理,鐵定是得挨罵的。

    周N說︰“十點熄燈前,他會從四號樓開始查,我一回去馬上進你寢室,蒙著被子睡覺,一查完你們寢室,我就飛奔回我寢室去。”

    “這……”余皓只得說︰“好吧。”

    “西優——”周N展開了飛一般的速度,跑向地鐵站。

    余皓︰“……”

    施坭反而樂了起來,站在酒店大堂笑了半天,余皓突然被她情緒調動,也笑了起來,兩人相視而笑,仿佛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

    施坭︰“你送我回家吧。”

    余皓︰“行。”

    余皓收好房卡,帶施坭回到家,家里冷冷清清,施梁在天花板的吊頂裝了一排藍燈,原意也許是偏重現代感風格,打開時卻照得整個家里一股寒意。

    “我先洗個澡。”施坭說︰“你等等我,我還想和你說說話。”

    施坭去洗澡,余皓靠在沙發上,仍在思考魔眼,這家里真的沒有監控麼?會不會藏在什麼隱蔽的角落里?但既然黃霆說了,想必他經驗老道,有監控也瞞不過他。

    施坭洗過澡後散著長頭發,穿著睡衣,就像一只香香軟軟的小動物,找出兩瓶酸奶,一瓶給余皓,一瓶自己喝,再拿出早已藏起來的香薰蠟燭點著。

    余皓躺著看她,眉頭微微擰著,兩人一時無話,施坭被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坭坭,你有喜歡的男生嗎?”余皓問。

    施坭咬著吸管看余皓,搖搖頭。

    余皓笑著說︰“那女生呢?”

    “鹿瀟瀟。”施坭答道。

    余皓只是隨口一提,沒想到卻無意中分享了施坭的秘密,施坭想了想,說︰“你呢?有喜歡的男生嗎?”

    “啊?”余皓驚了︰“你……”旋即轉念一想,現在小女孩眼楮都很尖,說不定看出來什麼了。

    “我爸告訴我,你們輔導員說的。”

    余皓有點兒惱火,皺眉道︰“薛老師?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施坭只是幾句話,卻交代了很大的信息量,余皓據此推測,輔導員多半找他寢室的人問過話,而他只告訴過上鋪的室友,因為室友也是GAY。而為什麼輔導員會朝施坭的爸爸透露學生的隱私,也許是因為施梁還想給自己羅織更惡心的罪名,輔導員才不得已把自己的性取向說了出來。

    “周N是你男朋友嗎?”施坭又問。

    余皓說︰“他直男,直得跟電線桿一樣的。”

    施坭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咱倆都是苦命的人。”

    余皓本想說你還小,性取向尚未確定,話到嘴邊卻改口打趣道︰“愛情會來的。”說到這里,他突然想起了將軍的話。

    “希望吧。”施坭有點傷感地說,旋即又問︰“你是攻還是受?”

    “呃……”余皓尷尬了,說︰“我沒談過,不過我覺得我是攻,你覺得呢?”

    “嗯。”施坭說︰“瀟瀟說你像個鄰居家的大哥哥受,她最萌你這種了。”

    余皓心想現在的小學生也太懂了,自己讀小學的時候簡直稀里糊涂的。

    “要我幫你向周N表白麼?”施坭又說︰“直男也可以掰彎啊。”

    “我走了,你去睡吧。”余皓哭笑不得道︰“人家有女朋友!不要瞎操心了。”

    “最後一個問題。”施坭說︰“你為什麼願意幫我?”

    “幫你就是幫我自己。”余皓隨口道。

    “我知道你不是這麼想的。”施坭說。

    余皓笑了笑,答道︰“我的朋友把我從泥潭里拉了出來。他也想拉你一把,我只是在協助他。”

    施坭疑惑皺眉,余皓又說︰“幫你的人,是他,不是我。”他確實是被將軍召喚到施坭的夢里去的,如果沒有將軍,自己與施坭就不會得救。

    “誰?”施坭又問。

    “睡吧。”余皓不禁想起施坭剛說過的話,如果有喜歡的人,也許在一片黑暗上,手執火把等待著他的將軍,已經成為了他永遠不可能忘卻的記憶吧。

    “明天起床,說不定會迎來新生。”

    施坭看了余皓一會兒,說︰“我昨晚夢見你了。”說著喝完酸奶去刷牙,又說︰“和一只大猴子在一起。”

    余皓笑著下樓去,到酒店里,剛看了一眼手機,笑容瞬時僵住。

    陳燁凱的消息︰【馬上給我回寢室,馬上!馬上!】

    周N︰【被發現了,別管他,他不會把咱們怎麼樣。】

    余皓︰“……”

    余皓腦海中浮現出陳燁凱發怒的模樣,趕緊給陳燁凱回消息,說自己在高中同學寢室,現在熄燈了更回不去了,明天一早就回去。

    陳燁凱沒回消息,余皓忐忑等了半天,心中哀嚎完蛋了。周N發了一大堆語音,余皓便湊到耳畔听,大意是周N正躺在余皓的床上,蒙著被子吃零食,陳燁凱以為余皓生病了,便關切地過來掀被子。

    被子一掀,陳燁凱和正在被窩里啃泡椒雞爪的周N四目相對。

    根據周N繪聲繪色的描述,當時的場面相當詭異,余皓卻听得想撞牆。

    最後周N的語音說︰“我把雞爪不小心掉了點在你床上,你回來自己洗洗吧,買了瓶冰紅茶我沒喝,放你桌上了。”

    余皓︰“……”

    陳燁凱始終沒有回余皓消息,就像一把利劍懸在他的頭頂,余皓只得不住強迫自己快睡,輾轉反側,直到將近十二點才入睡。

    同樣地穿過金光,面前現出施坭的夢境,巨響聲中,冰層炸開,施坭的尖叫,將軍的大喊,驚濤駭浪狂涌而來,攜著尖銳鋒利的碎冰,形成一股覆蓋天地的颶風!

    余皓在意識世界里睜開雙眼的剎那,周遭一片混亂,背後力量噴薄而出,形成翅膀,下意識地一抖便避開了從天際墜落的怒冰,沿著黑暗的大海飛掠而去!

    天地間已盡成汪洋,千萬巨大的海怪在水中咆哮,飛躍,頭頂冰山如同隕石雨般,狠狠砸向大海!整個意識世界開始瓦解,崩毀,大海化作黑色,堅冰層被從天而降的冰山砸得四分五裂。冰蓋在怒海中漂移,海水沖天而起,一座懸浮在海上的冰山即將四分五裂。高崖上,將軍掛在冰壁上,兩腳猛蹬,無處著力。施坭著急地抓著大猴子一手,試圖將他拖上去。

    就在他們背後,六只海怪咆哮著從海底飛出,于空中飛騰,繼而一起轉頭,朝著冰山上的二人,張開巨口,猛吞而下!

    “放手——!”將軍怒吼道。

    “我不!”施坭焦急地喊道。

    六只海怪同時當頭沖下,剎那間“唰”一聲,余皓高速滑翔掠過,將兩人同時一拖,飛離冰山,一秒後在他背後,海怪狠狠砸下,冰山頓時四分五裂!

    “怎麼現在才來!”將軍惱火地喝道。

    “睡不著!”余皓喊道,“失眠了!不好意思!”

    將軍︰“……”

    施坭騎在余皓背上,將軍兩腳環著余皓的腰,倒吊在下方,余皓吃力地掠過海面,如同一枚斜斜墜海的炮彈,還要不住抬頭注意天頂墜下的巨大冰坨!

    “怎麼變成這樣了!”

    “飛高點!”將軍吼道,“當心!”

    背後無數海怪嘶吼著,一時窮追不舍,余皓疾飛的氣浪在海面上激出一道白線。

    余皓︰“太重了!飛不起來!你先下去吧!”

    將軍︰“開什麼玩笑!”

    余皓嘴角帶著笑意︰“剛才我還听你大喊放開我呢!”

    “那不一樣!”

    三人在怒海上飛翔,余皓力量有限,掛了一只將近兩米長的大猴子,背上騎著施坭,越來越貼近水面,將軍抓狂道︰“要掉下去了!”繼而不住朝高處猛爬,余皓馬上喊道︰“不要動啊!”

    “你故意整我!”將軍差點被浸進水里,余皓艱難拍打翅膀,提升高度,施坭突然喊道︰“燈塔!”

    遠方大海上出現一座燈塔,余皓道︰“怎麼還有一座?”

    “噗、咕嚕嚕……”

    余皓一不小心,貼得太低了,將軍整個腦袋被浸在水里,嗆了幾口海水,躬身怒吼道︰“余皓!”

    “我真的盡力了!”余皓叫苦道,他確實努力在不斷撲騰往上飛,還要不斷躲避從天而降的冰山和背後窮追不舍的海怪,又喊道︰“我要轉向了!抱緊我!”

    將軍終于忍無可忍,兩腿夾緊了余皓的腰,朝上一抱,瞬間與余皓貼在一起。

    “轉。”將軍整只大猴子纏在余皓身上,在他耳畔說道,低沉的聲音與呼吸的氣息,令余皓心髒頓時不受控制地狂跳。說時遲那時快,燈塔彼岸的海面,數十只個頭更大的巨型海怪破冰而出!

    霎時余皓恢復平衡,展開雙手,在空中突然轉向,避開接連墜下的數座冰山!

    轟!轟!轟!

    接連三聲,海面噴出滔天海浪,將軍與施坭同時大叫,余皓一側身,從浪牆中破開,一式俯沖穿了過去!再猛一拔高,于海怪群合圍的剎那準確無比地穿過無數觸手的縫隙,“咻”一聲掠過!

    意識世界已成一片汪洋,高聳的山巒化作孤島,海水還在不斷漫延,淹沒海港處所有的村莊。斷木飄零,唯獨燈塔下的一塊平台覆滿積雪。

    伴隨著大喊聲,三人朝著雪地里一沖,扎了進去,安全落地。

    將軍頭發、眉毛上全是雪,最先從積雪中爬起,將余皓抱了起來,再轉身尋找施坭,清開積雪。施坭冷得發抖,黑色的海水從四面漫來,逐漸侵蝕積雪平台。

    “走!”將軍道。

    余皓牽起施坭,轉身跑向燈塔,施坭抬頭,眼中帶著畏懼,不願靠近。

    燈塔底下,出現了一扇黑色的大門。

    “快打開門!”將軍讓施坭回過神,施坭道︰“我不知道怎麼開。我不會!”

    萬里浩瀚海洋中的海怪正朝著燈塔匯聚,施坭退後,說︰“這是哪兒?”

    余皓怔怔注視那道門,四周海水飛速漫延,海怪朝著燈塔不斷匯聚。

    “坭坭。”余皓突然說,“這是你家的書房。直面你的恐懼,與他戰斗吧!”

    施坭深呼吸,望向余皓,余皓說︰“老師會守護著你。”

    余皓伸出手,施坭把手放在余皓手心,三人走近那扇黑鐵巨門,“嗡”一聲余皓與施坭穿了過去,將軍卻一頭撞在了門上。

    余皓︰“……”

    將軍在門外怒吼道︰“什麼意思!”

    余皓馬上抬頭,推起門閂,將軍以肩硬扛,扛出一條門縫,鑽了進來,看著余皓不說話。

    “我想走了。”將軍如是說。

    余皓︰“真的對不起了!”

    余皓在看到門的一剎那便隱約猜到了這是什麼地方——施家的書房。

    而他的身份是施坭的家庭教師,所以他獲準進入這間書房,也即是說在施坭的意識里,他擁有自由出入的能力。但將軍沒有這能力,因為將軍不曾進過施家書房。

    “我給你揉揉?”余皓忙道,心想換了是他他也炸,帶著施坭狼狽奔逃半天,左等右等戰友遲遲不來,來了以後先是喝一肚子海水,又在門上撞了個包。

    他單膝跪地,看將軍額頭上撞的地方,被將軍沒好氣地擋開了,他卻鍥而不舍地看,揉了幾下,將軍才一臉不情願地起來。

    外面突然安靜了,將軍回頭看了眼,余皓說︰“走吧。”

    “我要休息!”將軍說,“你沒來那會兒累死我了!”

    余皓便與他坐下來休息,抬起手,手中釋放出溫暖的白光,按在將軍額上。施坭則走開到一旁,抬頭看這座高塔。將軍隨口說了經過,余皓才知道,將軍先出現在夢境時,魔眼的力量突然增強了,它召喚海水升上半空,再凝結成冰山,朝大地砸了下來。冰蓋破碎,水位不斷上漲,成千上萬的海怪冒出海面,開始追殺將軍與施坭。

    將軍帶著施坭四處逃竄,從一座冰山上逃到另一座冰山,更遭遇海嘯,被推得越來越遠,再差一點,就要墜進潛意識里去。

    “潛意識的邊界在哪里?”余皓問。

    “海里。”將軍答道,“被怪物拖進大海深處,就再也回不來了,問你個事兒……”將軍說著伸長手臂,將余皓摟到身前,在他耳畔極小聲道︰“現實里處理得怎麼樣了?”

    余皓側頭注視將軍,一人一猴貼得很近,嘴唇幾乎快挨到了一起。

    “我沒生氣。”將軍說,“只是不想讓她听見才想單獨與你說。”

    余皓突然明白過來,極低聲地朝將軍交代了大致經過。將軍只是沉默听完,余皓又說︰“咱們要怎麼打?”

    “她信任你,你也得信任她。”將軍湊到余皓耳朵上以嘴唇貼著,臉上毛發讓余皓有點癢。

    “到了頂層,按我交代的辦……”將軍說,“一定能贏。”

    余皓听完,猛地轉頭看將軍,眼中現出欣喜,將軍又問︰“懂了?”

    余皓點頭,此時,按在地面的手掌突然一陣冰冷,兩人馬上低頭看地面,海水正沿著門縫不斷地滲進來。

    將軍馬上與余皓起身,順著燈塔的樓梯一路往上,只見燈塔的內牆全由書架構成,無數書本在架子上咯咯作響彈跳,書頁張開,現出其中的利齒,擇人而噬。將軍側過身,讓施坭走在自己與余皓中間,擋住了書架。

    外頭再次傳來撞擊聲,燈塔開始劇震,余皓感覺到了危險。

    “咱們得快點了。”

    “我背你。”將軍朝施坭說。

    施坭說︰“頂上有什麼?”

    “你爸爸。”

    這是余皓的猜測,將軍又說︰“我們會設法打敗他,你得相信我們。”

    施坭點了點頭。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