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第26章 歲末

第26章 歲末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你干什麼?!”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余皓頭上全是咖啡,狼狽不堪, 看了一眼發現是陳燁凱。

    陳燁凱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咖啡廳, 突然怒喝道︰“是不是想打架!”

    陳燁凱一聲吼, 那中年男人頓時被嚇住了, 當老師的陳燁凱凶起來氣勢極強, 上次吼過余皓, 沒想到這次更恐怖。余皓怕周N,卻更怕陳燁凱, 因為周N一發怒直接就照臉上一拳過去,對方挨了一拳還沒反應過來。而陳燁凱發怒時簡直是摧毀了對方的心理防線。

    “付錢。”陳燁凱指著滿地的咖啡說,“你這個垃圾。”

    那客人喘息,瞪著陳燁凱,陳燁凱穿著休閑西裝外套, 如同蠻不講理的富二代般,客人剎那就慫了, 看著陳燁凱。

    “你敢不付錢?!信不信老子這就打死你!”陳燁凱的聲音就像雷鳴一般, 用上了在階梯教室吼人的八成功力,余皓瞬間感覺花房咖啡里的落地玻璃都要被颶風摧毀了。

    那客人馬上一語不發, 手機點開微信,付款,收錢的店員掃了下, 說︰“四杯香草咖啡。”

    客人咖啡也不要了, 快速走了。

    周圍一片靜謐, 余皓去找紙巾擦臉。店員說︰“下一位。”

    陳燁凱離開咖啡台前,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余皓低聲朝店員說︰“我去清理。”

    “辛苦了。”店員是個剛出社會的大男生,摸了摸余皓滿是咖啡的頭發。

    余皓一邊擦咖啡台,一邊朝陳燁凱坐的地方看,他什麼時候來的?今晚一直在點單,沒注意到他。這種狂風驟雨般的挫折余皓見多了,以前送外賣還有被人直接把門摔臉上的,自我調整一下就好,不是所有的客人都這樣,而世界上也總是好人多。

    陳燁凱與一個女人正在喝咖啡說話,余皓認出來了。那是林教授林尋的妻子,先前學院匯報演出上介紹的“梁老師”梁金敏。梁金敏今天戴著一副墨鏡,與陳燁凱在角落里低聲說著什麼,陳燁凱一臉嚴肅,沉默地听著。

    八點多來咖啡廳里見陳燁凱,戴著墨鏡,她以前是明星麼?怕被人認出來?余皓看了幾眼,梁金敏在咖啡廳里只逗留了一小會兒,便起身走了。

    近九點時,余皓單膝跪地,用抹布開始擦地,陳燁凱走過來,在咖啡台外說︰“不做了,走吧。”

    余皓抬頭,笑了笑,說︰“不做不行。”

    “我給你找份活兒。”陳燁凱道,“你這樣也不行,哪有時間學習?”

    花房咖啡里幾乎沒客人了,余皓站起身,跪久了頭暈,按著咖啡台緩了一會兒。陳燁凱說︰“吃飯了沒有?去換衣服,帶你吃飯去。”

    余皓固執地說︰“得把今天的活兒做完。”

    他沒有拒絕陳燁凱,怕他生氣,也沒有答應,感覺到陳燁凱的心情非常糟糕,雖然表情平靜,身周氣場卻是凝固的,被拒絕後,陳燁凱又走到一邊坐下。

    余皓打了杯咖啡,讓店員端過去給他,直到九點四十,兩人開始打樣清點,店員問他︰“明天還來麼?”

    “當然。”余皓答道。

    “你家里人?”店員示意陳燁凱,問。

    余皓擺擺手,不想多說,脫下圍裙,換上衣服,關燈時陳燁凱還在角落里獨自坐著,沒有看手機,只是安靜地發呆。

    “嗨!”余皓笑著說,“走了。”

    余皓打包了兩盒沙拉,一盒給陳燁凱,說︰“我自己做的,你嘗嘗。”

    陳燁凱一語不發,帶余皓下樓去,余皓說︰“出口在這邊。”

    陳燁凱掏出車鑰匙,按了下,一輛寶馬亮了燈。

    余皓︰“……”

    陳燁凱全程沉默,余皓又說︰“以前我打工的時候,踫上的麻煩比這多著呢,沒什麼。”

    駕駛座前,擺著一個淺紅色的香水**,車里嘀嘀聲響個不停,余皓還以為自己踫壞了東西,頗有點手忙腳亂。

    “系安全帶。”

    余皓系上安全帶,聲音停了。

    陳燁凱臉色陰冷得可怕,打方向盤,開去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火鍋店,余皓把安全帶扣上,又說︰“我不吃了,我晚飯吃過了,老師。”

    陳燁凱又在路口轉彎,準備回學校。

    余皓觀察他臉色,說︰“你今天心情不好嗎?”

    “嗯。”陳燁凱注視前面的路。

    余皓心想听下歌?主動伸手,按了下車上的外置音響,想放首歌听,陳燁凱卻伸手把它關了。

    余皓︰“……”

    余皓只得朝窗外張望,經過紅綠燈時,余皓又說︰“我打工就打到月底,過年之後一定認真念書。

    “近幾天很煩躁,不是因為你這件事。不過,林教授幫我把課題批下來了。”陳燁凱終于開口,說,“今年得發至少三篇論文,我需要一個助手,過完春節,你來幫我忙吧,別再去咖啡廳里打工了。”

    余皓笑道︰“我一個大一生,能幫上你什麼忙?”

    “問卷,調查,取樣,文獻檢索。”陳燁凱說,“你能做的事兒很多,余皓,你的專業課很好,你總得學會自信起來,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呢?”

    余皓︰“不是不相信我自己,我只是……”

    陳燁凱打方向盤調頭,說︰“你不想接受我的幫助,對不對?你把它看成我對你的施舍,如果是這樣,我也沒法再找你幫忙了。你知道嗎,余皓,以我從前的脾氣,是從來不會去照顧別人內心的。”

    “我知道。”余皓笑著說。

    陳燁凱今天的口氣強硬,失去了以往彬彬有禮的態度︰“你看到的對人和藹可親的我,都是裝出來的,只有對不熟的人面前,我才會這麼假。對朋友而言,我總是有話直說。”

    余皓又說︰“我懂。”

    陳燁凱道︰“所以來幫我忙吧。”

    余皓答道︰“幫忙可以,我不收錢。”

    陳燁凱一怔,繼而哈哈笑了起來,無奈搖頭。余皓的意思很清楚,這不是施舍,那你也別付我費用。

    陳燁凱說︰“行吧,不過不用這麼快給我答復,你還是再考慮下。”

    余皓“嗯”了聲,車開到學校,停在宿舍樓外,余皓拎著兩份沙拉下車,陳燁凱說︰“那是我的晚飯,你不是給我的麼?”

    余皓以為陳燁凱不吃,剎那傻了,說︰“你還沒吃晚飯?”

    “當減肥了。”陳燁凱指指副駕,示意他留下一份,余皓才知道剛才陳燁凱想帶他去吃海底撈,也許只是想聊聊天,無奈只得回宿舍吃他的冷沙拉。

    十點周N給宿舍里打了個電話,問他吃什麼,今天過得怎麼樣,怕他沒人管在寢室里餓死了。余皓一邊吃沙拉一邊說沒什麼事。

    “真沒什麼事?”周N說,“聲音怎麼听起來不對?”

    “你在查房嗎?”余皓笑道。

    周N說︰“對啊,查房。”

    余皓說︰“來打游戲吧。”

    周N便掛了電話,今晚沒人上游戲,只有周N帶著余皓上分,玩了一晚上,兩人互相不說話,周N選了個刺客,余皓騎著一條魚,跟在周N身後,連著玩了兩個多小時,周N掉線了,余皓又困得要命,微信告訴周N,自己不玩了。

    周N也沒回復,余皓刷著手機,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梁金敏戴著墨鏡的模樣,又想起了自己小學時的班主任,偶爾大白天的也會戴著墨鏡來給他們上課,她倆的氣質有點兒像,一時卻又說不出來原因。

    空曠的寢室里一片安靜,學生幾乎全回家去了,只有零星幾個宿舍還亮著燈。余皓終于感覺到了寂寞的滋味。

    花房咖啡的打工還在繼續,余皓思來想去,如果年後陳燁凱並未改變主意,他很想去當他的課題助手。陳燁凱是個好老師,能教給他許多知識,也許更能幫助他拓寬眼界,只是……他會不會把自己當成了前任?余皓最忐忑的點,實際上在于這里。

    他還怕昨天的客人今天又來尋仇,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事情並沒有發生,不過晚上也許還會來……

    “兩杯熱拿鐵。”周N整個人幾乎要壓到收銀台里頭來。

    余皓大叫一聲,剎那笑了起來,說︰“你怎麼……你不是回家了嗎?”

    周N道︰“兩杯熱拿鐵!”

    余皓忙給周N打單,掏出手機,掃自己的微信,周N卻粗暴地把他的手機拿走了,說︰“掃我的啊。”

    余皓只得掃周N的,周N的手機屏幕碎了,又看還有誰來了,周N說︰“一杯給你的,自己喝。”說著端走熱咖啡,到落地玻璃牆邊去看手機。

    轉身時,余皓看見周N脖子上有幾道抓痕,說︰“怎麼了?”

    周N擺擺手,徑自去坐下,用碎了屏的手機玩王者。余皓又看見周N座位一旁有個行李箱,心想這是什麼意思?

    整整一天,周N除了去洗手間和吃午飯晚飯,就像被焊在了座位上,直到余皓下班,周N才說︰“走吧,回寢室。”

    余皓搭上最後一班公交車,詫異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周N一臉煩躁,說︰“不想在家里住,一回去就吵架。”

    余皓隱約猜到,又說︰“脖子怎麼回事我看看。”

    “我媽抓的。”周N讓余皓看了一會兒,把衣領拉起來,說,“別看了。”

    “……”

    “寢室里有碘酒。”

    “知道,上回治你腳帶回來的。”

    余皓︰“這……”

    周N回了寢室,脫了上衣,打著赤膊,肩背肌肉瘦削,輪廓性感,肩寬腰窄的,灼熱的體溫幾乎能隔著空氣感覺到,余皓紅著臉,給他脖子後上碘酒,心想幸好周N看不見自己的表情。

    “怎麼和你媽打起來了?”

    周N說︰“回去又要給她做飯,還得被她罵,不吵等什麼?”

    周N回家,老媽要看成績單,周N就告訴她全都過了,結果她堅持要看,周N只得調網站出來,但校園網總是很爛,期末查成績的又多,快要癱瘓。周N的媽等了許久,懷疑他騙她,找了個404網頁充數,母子二人就吵起來了。半夜四點的時候,周N總算打開網頁,過去把她叫醒,讓她睜大眼楮看看……

    余皓心想你就不能好好和你媽說話?

    然後周N的媽就哭了,其間又扯到周N的爸,不歡而散後,周N在家里無聊一整天,母親控制欲又強,下班回家看他總是捧著手機,又吵了起來。周母就把他手機一把抓過來摔了……

    接著,就打起來了,周N推開他媽,他媽就在自己兒子脖子上抓了幾下。

    那會兒周N正帶余皓上分,打著打著掉線,余皓馬上道︰“都是我不好。”

    “不關你事!”周N不耐煩地說,“你能不能別總是這麼慫?咖啡店里頭被人潑了一身,看得老!子!肺!都要被你氣炸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啊?”余皓道,“你怎麼知道的?”

    周N把碎了屏的手機遞過來讓他自己看︰“上微博了都。”

    余皓看了眼,還好轉發不多,想必是當時在場的客人拍了下來,還被本地推了一把。听到爭吵的過程,余皓覺得很愧疚,但周N回寢室來,他又忍不住有點小開心。

    “住幾天消氣了,就回去吧。”余皓說。

    “不回。”周N說,“你去當她兒子吧,一個神經病,一個慫包,她肯定喜歡你。”

    余皓︰“……”

    周N翻身上床,余皓忙給他墊上毛巾,周N躺好,余皓也翻上去,余皓趴著,周N躺著,兩人腦袋對著腦袋。

    “你這是第一年,自己一個過年吧。”周N說。

    “嗯,對啊。”余皓抬眼看周N,周N的鼻子很挺,從床欄間看見他仰躺的五官輪廓,那感覺竟是有點陌生。

    余皓以為自己早已習慣了獨處,但臨到過年時才發現,今年他沒有家,也再沒有親人了,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孤獨感。

    “回去吧。”余皓說,“你媽一個人在家怎麼過年?”

    “她找了個男朋友。”周N隨口道,點進王者,說︰“待會兒看見凱凱和立群別告訴他們我回來了。”

    余皓說︰“那去你爸家?”

    周N︰“我爸再婚了,進啊,帶你推塔去。”

    打完兩盤游戲,周N突然想起什麼,問︰“那天你想找我談啥?”

    余皓想了想,答道︰“沒什麼,睡吧,我明兒得去上班。”

    兩人關了燈,黑暗靜謐里,周N突然又說︰“晚安。”

    “晚安。”余皓帶著笑意,這是他搬過來後,與周N一起過的第一個夜晚。許多事他不願去多想,也不敢多想,但就在這個夜晚里,他的生活仿佛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忽明忽滅的星光。

    “你在天花板上貼的這些熒光星星真好看。”周N抬頭端詳余皓前幾天給寢室的裝飾,又說,“活得像個小姑娘似的,還這麼浪漫。”

    余皓沒听見,他睡熟了。

    這天起,余皓依舊每天去打工,周N則在宿舍里睡到中午兩點,去花房咖啡找余皓,要麼就在萬達附近隨便找個地方上網,下班時間準時來接余皓。隨著過年時間越來越近,客人則又漸漸少了下來。最後一天,余皓領到了薪水,意外的是,老板還多包了個紅包,總計三千,頓時讓余皓有點熱淚盈眶。

    “你男朋友快來了。”店員說,“你先走吧。”

    余皓正在心花怒放地數錢,听到這話趕緊澄清,那店員小哥說︰“還說不是?”

    “到底為什麼會這麼說?”余皓還沉浸在錢里,滿腦袋全是錢,“而且要說也是那天那個……才像霸道總裁不是嗎?”

    “那天你看見他的時候,眼神一下就亮起來了。”店員小哥低頭洗咖啡杯,扣起來,笑道,“和我去接我女朋友下班的時候,她的表情一樣的。”

    余皓心想那是什麼眼神,恰好周N又來接他,朝那店員小哥點點頭,小哥說︰“空了帶我上分啊。”

    周N比了個“ok”,把余皓接走了。

    余皓︰“買的什麼?”

    “春聯和福。”周N無聊地說,“寢室里貼的。”

    余皓在超市里選青菜,周N推著購物車,余皓把肉、菜放車里,兩人就像過年的小兩口在外頭買菜,這幾天都是零度,把肉菜封好,放在陽台避光的地方,可以吃好幾天。

    周N︰“多買點兒,晚上吃火鍋。”

    余皓︰“買我夠吃的就行,你回家過年。”

    周N︰“不。”

    余皓︰“你媽一定不是真心想和你吵架。”

    周N警告道︰“再說這個咱們年也別過了,你是不是連寢室也不讓我住了?行,我出去睡橋洞去。”

    余皓知道周N是個紙老虎,心里還是很想回家過年的,就只欠個台階下。雖然他很想和周N在一起過年,但他更希望周N這個年能過得快樂。

    余皓與周N在地鐵上,又像小兩口快吵架時一般,如一場雨將下未下,余皓有種提著拳頭,躍躍欲試的緊張感,尋找著周N的破綻。

    “我想和我媽過年還沒這機會呢。”余皓出了一招。

    “行,那你去當他兒子。”周N防守得滴水不漏。

    回寢室後,周N一直不說話,在寢室外貼了春聯,余皓去貼福,過來時見周N正在偷偷整理紅包,這時候周N的電話響了,周N只是看了一眼,給掛掉。再打,再掛,最後關機。

    余皓心想關機有什麼用?最後還不是要打到寢室里來。

    今天開始吃火鍋,周N下樓去了,電話果然打來了,余皓心里只覺好笑,接了電話,果然是周N的媽。

    “周N吶?”

    余皓道︰“他下樓買煙去了,我讓他待會兒回電話?”

    余皓搬了把椅子,坐在進門處,對方一听就說︰“余皓啊?你是余皓嗎?你好呀你好!”

    聲音非常熱情,根本不像會撓自己兒子脖子的女人,還很有禮貌,一直說給余皓添麻煩了,余皓忙謙讓,解釋都是周N在照顧他,周N的媽並不知道余皓發生的事,先是查了通戶口,再問有沒有女朋友,家里做什麼的,學習成績怎麼樣。

    余皓一一答了,心想多半想讓我幫你哄兒子回家去……果然聊完幾句,周媽開始哽咽,朝余皓道歉,自己最近心急,心里難受,說了周N兩句,就吵起來了。

    “阿姨知道錯了……發消息給他他不回,打電話給他他也不接……”

    “你倆自己在外頭過年,多難受啊。周N長這麼大,從來沒在外頭過過年。”周媽說,“家里菜都買好了,就等他回來,余皓,你替我朝周N說說,我還給他買了新衣服,你們一起來好不好?你帶他回來過年。”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