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第28章 試探

第28章 試探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余皓第一次踫上這麼點菜的, 忙道︰“別點多了浪費。”

    “吃得完。”周N道,“你對我的飯量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眾人又笑,余皓說︰“好吧吃不完打包回去, 夠吃好幾天了。”

    “不能打包, 被我媽知道咱們來過她要瘋。”周N又朝領班說,“拿兩條沉香來。”

    領班拿了兩條余皓沒見過的煙, 周N朝余皓說︰“都揣你包里,我媽不會去翻你的包,回學校散給他們抽。”

    菜上了一大桌,周N給余皓倒茶, 說︰“想跟我談什麼?”

    服務生全部識趣地退了出去, 偌大一個皇宮般的包廂,只有周N與余皓兩個人, 這沖擊力實在太強了,令余皓一時有點回不過神來。然而周N擺起排場時,卻絲毫不像去陳燁凱家時, 讓余皓生出任何自慚形穢感。

    也許是這家伙吊兒郎當的模樣, 與自己一起坐在這里, 景象實在是太違和,違和得接近有點荒唐,仿佛畫風剎那就變了。

    自己前幾天還生活在央八接地氣的貧困生紀錄片里,眨眼間就穿越到了一個紙醉金迷的偶像劇中。

    “沒什麼。”余皓最後說道。

    周N壓低了聲音, 說︰“我告訴你個秘密, 余皓。”

    余皓︰“……”

    余皓不明所以, 靠近些許,突然緊張起來。周N卻神神秘秘地說︰“其實,今天這一切,都是假的,是騙你的!”

    “我爸不是雲來春的老板!今天是我花了兩萬多,讓大伙兒一起陪我演戲!回去你得幫我還**了!咱倆一起去洗盤子吧!”

    余皓瞬間一口湯噴了出來,周N哈哈笑,示意吃吧吃吧,不逗你玩了。吃到一半時,有人敲門進來,周N不耐煩地讓人出去,來人是個三十來歲上下的男人。退到門外,朝里頭恭恭敬敬地說︰“周總今天在外地。”

    “我就挑他不在的時候來的。”周N說,“很奇怪?”他又朝余皓道︰“我爸的司機。”

    “周總說。”那男人又道,“待會兒您要用車請吩咐,讓我陪您兩位去商場逛逛,過年也好買點東西。”

    周N說︰“不去,我自己有腿,把門關了,外頭吵死了。”

    司機以一個標準利落的動作關上了門,余皓說︰“別這樣,你對服務員都客客氣氣的,對你爸的司機怎麼這麼凶?”

    “他經常狗仗人勢欺負服務員。”周N嗤之以鼻道,“惡心他媽哭著說,惡心死了。”

    余皓只得道︰“我收回我的話。”

    周N又關切地說︰“多吃點,明天起我就不做飯了,讓你領略一下我媽驚世駭俗的益母草苦瓜炖帶魚湯。”

    接著,周N看余皓那表情,簡直笑得坐不直,余皓說︰“你一定是報復我!”

    “報復你什麼?”周N忍著笑,一本正經道。

    “報復我綁你回家!”余皓只覺周N一回家,就開始放飛自我了,跟在學校時仿佛有哪里不一樣,卻又說不上來。

    “吃吧吃吧。”周N說,“你要凱凱那條愛馬仕圍巾嗎,讓外頭司機給你買十條送過來。”

    “不需要。”余皓面無表情道。

    “你朋友知道你是……是……”

    “雲來春的少爺?”周N接話道。

    周N騎著自行車,讓余皓坐在前杠上,飯後慢慢騎回家消化下,余皓吃太飽快吃吐了。

    “嗯。”

    “高中里頭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周N答道,“大學里頭,一個也不知道。”

    “為什麼告訴我?”余皓稍側過頭,兩個大男生在自行車上,一個坐前杠一個騎車的動作貼太近,余皓轉頭就會不小心與周N親上。

    “不為什麼。”周N說,“老子喜歡。”

    “你為什麼這麼照顧我?”余皓突然又問。

    周N︰“喲你還來勁了,能不能別肉麻?”

    周N停下,一腳撐著自行車,說︰“余皓,你最近怎麼這麼奇怪?你到底想說什麼?不會真的想朝老子告白吧?我不是gay,喜歡的是女生!”

    余皓心里打了個突,忙澄清道︰“沒有!走吧。”

    周N懷疑地打量余皓,說︰“對了,余皓,你是不是gay?”

    余皓只得說︰“怎麼會!我也喜歡女生!”

    周N觀察余皓,狐疑地說︰“是嗎?”

    余皓思緒瞬間混亂無比,剎那腦海中涌出無數個念頭,周N確實是鐵打的直男,但他在火車上那一刻,已經隱約察覺到,自己有點喜歡上他了。無論……他是不是夢里的“將軍”。

    余皓被這麼一問,瞬間慌張起來,仿佛在某個時刻里猝不及防地被打亂了所有的計劃,他馬上回了一句。

    余皓︰“你被男生喜歡過嗎?”

    “沒有!”周N惱火地說。

    “我又沒說你喜歡男生。”余皓哭笑不得,“被男的追又不是你自己能決定的。”

    周N認真道︰“沒有。”

    “走吧走吧。”余皓又催促道。

    “紅綠燈啊!”周N說,“你在往哪兒看?”

    余皓與周N突然都笑了起來,余皓笑得伏在車把上,周N一腳踩著腳踏,另一腳撐地,笑了一會兒,突然抬手摸了摸余皓的頭。

    余皓明白了,周N也許是把自己當作一個需要照顧的弟弟——保護欲是男生的天性。

    “我有喜歡的女孩。”余皓突然說。

    “哦。”周N心不在焉地看馬路兩側的車,“然後呢?”

    余皓說︰“沒膽子表白,實在太窮了。”

    余皓本來以為周N會發表點什麼感慨,周N卻突然石破天驚一聲道︰“干得好!”

    余皓︰“……”

    周N說︰“誓死當個單身狗!自由自在多好,對吧。沒事兒干嗎給自己添堵呢?”

    余皓一時實在無法評價周N的這個人生信條,只得說︰“說得對。”

    明天就是除夕了,傍晚周N與余皓回家時,看見周媽與一個男人坐在沙發上,周N看也不看他們,徑直去洗澡,周媽去切水果讓余皓吃,忙招呼道︰“來來來,余皓你坐。”

    周N洗完出來時,見自己的媽拉著余皓在說︰

    “……個老白眼狼當年還讓小白眼狼學醫……”

    余皓朝周N投來求救的目光。

    周媽︰“哎喲,就沒听說過嗎?勸人學醫,天打雷劈,勸人學法,千刀萬剮……”

    周N怒吼道︰“進房!”

    余皓趕緊溜了進去,周媽的魔音灌耳總算消失了。

    末了,余皓拿出《高等數學•下冊》,趁著不打工先看看書。

    周N說︰“這是我的地盤,你能不能把課本收起來?”

    余皓說︰“我數學太爛,不預習學不會能怎麼辦?”

    周N︰“我教你,這是我的地盤,把書收起來!看見就覺得,惡心他媽……”

    “哭著說。”余皓道。

    “不,給惡心開門。”周N道,“惡心到家了。”

    余皓只得收起書,與周N對視,就在此時,隔壁房間突然傳來……周N媽的……叫聲。

    “你還是看書吧。”周N道。

    余皓這一輩子,從來沒踫到過這麼尷尬的事,只得說︰“對不起。”

    周N︰“沒關系,那男的最久一次也就三分四十秒。”

    余皓︰“……”

    說是這麼說,三分四十秒在這種時候感覺也很漫長,如果只是通常的情況也就算了,數秒後,那男的說話實在太不堪,聲音高亢且充滿激情,搭配著余皓能想到以想象不到的詞以及方言,余皓馬上四處翻耳機戴,周N再忍無可忍了,出去粗暴地敲門,怒吼道︰“惡心他媽,有本事給惡心開門啊!”又踹了一腳門,聲音馬上就安靜了。

    周N回房,撿起漫畫,朝余皓說︰“我把他給嚇射了。”

    余皓才知道門上那個洞是這麼踹出來的。

    入夜,外頭又開始下雪了,周N與余皓蓋一床被子,周N裸著上半身睡。手臂擱在被子外,手上系著余皓給他編的手繩,手腕上的金輪小飾品于夜里倒映著窗外微弱的光芒,一閃一閃。

    余皓看了眼手鏈,再看周N,周N沒有打呼嚕。

    “周N,你睡了嗎?”余皓小聲道。

    周N迷迷糊糊道︰“什麼?”

    余皓︰“沒什麼。”

    他翻了個身,背朝周N,心里全是周N白天說的話,以及將軍在夢里,看見他曾經愛過而無法自拔的人。

    “我這麼保護你,感不感動?”

    “是,我很感動。”

    “喜歡這個人渣,還不如喜歡我,對不對?”

    “我也曾經期待過,會不會有一個人,在無數次太陽升起後,還能站在我的面前,再一次找到我……”

    “只可惜,夢就是夢,也只能是夢,太陽升起時,咱們就得告別了……”

    “周N,你睡了嗎?”

    余皓側頭看了眼周N,周N沒動靜,過了一會兒,輕輕地“嗯”了聲。

    “沒睡?”余皓又問。

    周N的眉頭皺了下,余皓說︰“我……還是想和你談談。”

    周N睜開眼,一頭毛躁,說︰“什麼?余皓?!你說什麼?”

    余皓意識到剛剛周N應該是才睡著,那聲“嗯”也許是夢話,被自己吵醒了,現在像是炸了,忙道︰“沒什麼,你繼續睡吧。晚安。”

    周N掀開被子,整個人坐起來,說︰“余皓!你到底要說什麼?你說,一次說清楚,否則我揍死你!”

    說著周N伸手開臥室燈,燈一亮,兩人同時大叫,連開燈的周N自己都有點受不了,趕緊又把燈關了,換開台燈。

    “你說。”周N抓了件短袖t恤套上,盤膝坐在床上,怒氣沖沖地盯著余皓,對視片刻,周N說︰“今天必須把想說的說完,否則咱們都別睡了!”

    房里一時安靜無比,只有窗外下雪的“沙沙”聲。

    余皓終于在這靜謐之中,注視周N雙眼,緩緩開口。

    “陽光里有我,風里有我,天地間有我,夢里也有我。”

    周N︰“?”

    周N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誰的詩?”

    “你的。”余皓的心跳仿佛停止了,“你是將軍嗎?”

    周N一臉疑惑,說︰“什麼鬼東西?余皓,你沒事吧?剛剛做夢了?”

    這完全是余皓意料之中的反應,他的心跳愈發劇烈起來。

    余皓︰“你來過我的夢里,周N,你是將軍。”

    “等等等。”周N表情抽搐,說,“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在我跳下夢里長城,墜入潛意識前的一刻拉了回來。”余皓不安地說,“周N,你帶我點燃了我夢境世界里的烽火,第一次保護了我,讓我不再想放棄生命。第二次來的時候,你帶我回到我夢境的中樞,第三次進來,你幫助我奪回了圖騰,讓我恢復了我自己。”

    周N那表情極其復雜,余皓翻來覆去,連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後來你進了施坭的夢里,為了救她,讓她也奪回了圖騰……”

    接著,余皓將自己在夢里遇見將軍的整個過程,從頭到尾朝周N說了一次。周N听了余皓這麼一個匪夷所思的故事,說︰“哦我在你的夢里做了這麼多事啊,等,你不會以為我有什麼超能力,能進別人的夢里去吧!別鬧了,睡吧……”

    余皓不安地說︰“這是我的幻想,我有 癥,是不是?周N,我太混亂了!”

    周N看著余皓,似乎在思考。

    兩人陷入沉默中,周N仿佛下了個艱難的決定,說︰“你認真的?太荒唐了!”

    余皓眉頭深鎖道︰“我覺得最近一直有點精神分裂,是不是很嚴重……算了……”余皓又放棄了,說︰“回去我得去找精神病科醫生。”

    “等等!”周N抬起一手,說,“你沒有 癥!課上教過, 癥癥狀的主要表現有分離和……”

    “轉換。”余皓說。

    周N說︰“你不屬于 癥的描述情況。”

    余皓不安道︰“可如果你不是將軍,那我就有精神病不是嗎?”

    周N終于反應過來,抓狂道︰“你這不是挖個坑讓我跳麼?!你讓我決定要不要把你送精神病院?”

    余皓忙澄清道︰“我沒有挖坑!我是真的懷疑,我快瘋了!這些天里,我反復想了許多,從邏輯上來說我自己都無法推翻自己。首先,當我對你形成印象時,你才能進入我的夢里,于是我對你的第一印象是‘鐵人’,因為你練的項目是‘鐵人三項’。所以你在我的夢里,出現的形態是‘鐵人’。”

    周N扶額,說︰“我只是無意中看見你在學校後門外面的小賣部買東西,拉開背包,里頭裝了一包炭!”

    余皓有點茫然地說︰“所以你找我借了個火,想看看我有沒有打火機,證實你的猜測,對不對?”

    周N承認道︰“是,就是這樣。我問你,當時,你是不是還有求生的念頭?期望著最後有人來挽回?那個人也許是我?因為只有我有可能知道你的行蹤,對吧?”

    余皓答道︰“對,在我的心里,那會兒還有著最後的求生欲。我潛意識中期待著你會發現不對,來挽救我的生命……”

    周N道︰“對啊!所以你做了那個奇怪的夢,很正常,虧你還記得這麼多,睡吧,別胡思亂想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