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45.道歉

45.道歉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霸王龍一步一步轟然作響, 一步跨過近五六米距離, 朝著他們窮追不舍, 驀然又發出“嗷”的一聲, 震得越野車上擋風玻璃不住顫抖, 余皓道︰“這槍對它根本沒用!”

    “對著眼楮打!”周N吼道,“鼻孔也可以!”

    “瞄準不了!”

    那霸王龍碩大的頭顱揮來揮去, 撞上大樹便將樹干捶得粉碎, 越追越近,余皓不停開槍,其中一槍不知道打中它何處,霸王龍一聲狂吼, 徹底被激怒了,再次加快速度,然而倏然間,整個世界猛地一震!

    霸王龍、越野車,甚至周遭的樹木連著泥土,都隨之彈跳起來。

    余皓︰“地震了?”

    緊接著意識世界又往下一沉,周N瞬間反應過來︰“他在坐飛機!遇上氣流了?”

    “什麼意思?”余皓沒坐過飛機。

    世界顛簸了幾下, 霸王龍搖搖晃晃, 竭力站穩,朝他們追來。

    “挺住!”周N吼道,“馬上沖過去!”

    左前方是一道瀑布, 匯為濕滑的小溪, 流淌過十余米後, 水流又一頭扎下將近二十米高的斷崖,形成另一道瀑布。

    周N︰“各位旅客!我們的飛機在爬升過程中遇到一些氣流,有些顛簸——”

    周N猛打方向盤,原地轉向,余皓瘋狂大喊,那霸王龍的腦袋已經懟到了車後座來,接著周N將油門踩到底,越野車“轟”一聲沖了出去,與霸王龍拉開距離,沖過那溪流,霸王龍狂吼一聲追來,周N轉向,又沖了回去!

    余皓被潑了滿臉水。

    周N咬牙,兩人被冷水一沖,全身濕透,車輛在瀑布下馳過,霸王龍迅速張嘴,朝瀑布里一咬。

    周N朝那霸王龍喊道︰“請您回到你的座位上,並系好安全帶。衛生間暫時關閉——”

    就在這一刻,整個意識世界又是驀然一顛,霸王龍頓時站立不穩,摔了一跤,溪流地面全是被沖得十分光滑的岩石,霸王龍一摔倒,那龐然大物頓時借著水流沖力、側摔時的墜落力被沖出數米遠,倏然發出一聲嘶吼,被送出了溪流盡頭,朝著二十米高的斷崖摔了下去。

    周N把車開出瀑布,余皓只見霸王龍亂抓亂撓,無奈哀嚎一聲,掉下山崖,腦袋還在猛甩。

    周N︰“謝謝!”

    余皓跑到斷崖一側朝下看,只見那霸王龍摔得暈頭轉向,從崖底水潭爬出來,跌跌撞撞地跑了。

    周N捋了下短發,與余皓對視一眼,余皓點點頭。

    余皓︰“你真厲害。”

    周N︰“那是當然的。”

    昏暗天幕下,周N坐在岩石邊,叼著根草桿,藏青色襯衣敞了三顆扣子,卷著袖子,陳燁凱穿時斯文修身帥氣的襯衣,一換到周N身上就被穿得跟打手似的。

    周N用一根樹枝,憑記憶在地上畫出了雨林地圖。

    “不知道他坐多久飛機。”周N說,“這一帶咱們已經找過了,除了旅館之外沒別的地方。”

    “中間還沒去過呢。”余皓站在齊膝深的溪水里,赤著上半身,洗自己那件弄髒了的白襯衣,擰干,這里沒有太陽,衣服濕透了上身很難受。

    周N說︰“這、這和這兒……全著火了,不用去了。剩下中央地區,和咱們來時的一整條路。”

    天色更黑暗了些,越野車的車頭燈開著,兩道燈光照向溪水中的余皓。密林中現出數道黑色的影子。

    “周N?”余皓說。

    倏然間數只美洲豹朝坐在岩石上的周N撲來,周N背後頓時現出一道盾牌,“當”的一聲,擋住了美洲豹的利爪,周N就地一打滾,將背後浮現的盾牌抓在手中,緊接著更多美洲豹沖出,將他按在了溪水里!

    “去拿槍……”周N舉盾,被按進水中,嗆了口水,兩腳用力一蹬,余皓大喊一聲,馬上轉身沖向越野車,然則越野車上已停了三只豹子!

    美洲豹雙目發出綠光,同時開口咆哮,朝著余皓撲了上來!余皓涉水躲避,將手中濕透的襯衣甩了起來,抽向美洲豹!

    “滾!”余皓吼道,繼而轉身,更多的豹子纏了上來,然則下一個瞬間,奇跡發生了!

    身在半空的豹子被那條襯衣一抽,倏而猶如被無形的球棒擊打般,橫飛出去!

    余皓︰“???”

    緊接著他意識到了什麼,掄開那襯衣,襯衣掃過的地方,豹子紛紛被抽得飛起,朝四面八方摔去。

    “周N!”余皓一解圍,馬上奔向周N,一襯衣將按著周N的豹子給抽飛,周N尚在掙扎,壓力頓解,從溪水里彈了出來不斷咳嗽,余皓一聲怒吼︰“來吧!”再沖上前,襯衫橫飛,所有豹子剎那如天女散花般伴隨著哀嚎,飛了漫天!

    “這是什麼騷操作?”周N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余皓道︰“走啊!”

    周N馬上轉身,上車,余皓驅逐豹子後,翻上車去,周N立馬開車,駛離了瀑布。

    兩人驚魂猶定,彼此對視,余皓說︰“這件襯衣,也許就是……他給我的守護光環?”

    周N皺眉道︰“什麼意思?想起來了,這襯衣是你上台穿的那件?哦——”

    余皓︰“你哦什麼?”

    周N說︰“他是不是看見你在台上唱歌的那天,才愛上你的?”

    余皓︰“沒有的事!”

    周N︰“那你怎麼解釋——”

    驀然又一聲狂吼,車剛開下山,雨林中,霸王龍一頭沖來,周N猛打方向盤,余皓吼道︰“又來了!”

    周N抓狂道︰“我真是受夠這個夢了!”

    “我有辦法!”余皓喊道,“照我說的辦——!”

    霸王龍撞開一條路,于昏暗的夜色中沖向密林空地上的越野車,轟隆,轟隆,每一下踏中大地都發出巨響。

    泥地盡頭,周N開啟遠光燈,引擎“嗡——嗡——”轟鳴,余皓緊張不已,赤著上身,雙手持那白襯衣擋在身前,站在車前燈的光照範圍之處。

    周N緊盯著霸王龍,霸王龍一聲咆哮,一頭沖向越野車。

    剎那,余皓如斗牛一般,將白襯衣一揮,一抖,霸王龍頓時偏離了前進方向,撞進了密林里!

    周N︰“……”

    余皓迅速轉身,周N翻找越野車上磁帶,塞進音響里。

    “咚咚踏!咚咚踏!”

    “buddy,you\'re a boy make a big noise——”

    周N︰“來點音樂!”

    余皓︰“別鬧!我要緊張死了!”

    霸王龍震響聲中再沖來,余皓跟著音樂節奏一抖襯衣,霸王龍“嗷”的一聲又沖向另一側樹林,狠狠地撞了上去!

    “we——will we——will,rock you!”

    周N︰“喲呵——”

    余皓︰“……”

    霸王龍再爬起來,一時拿不準是否再沖上前,像條狗般甩甩頭,周N跳過車前蓋,說︰“給我也玩玩!”

    余皓把襯衣扔給他,躲到周N身後,霸王龍憤怒無比,怒咆著沖上,下一刻,周N干淨利落地一抖襯衣,霸王龍一個踉蹌,撞進樹林里,周N卻追了上去,霸王龍剛開口,周N卻喝道︰“給我起來!”

    周N一揮襯衣,抖向霸王龍,霸王龍被抖了個四腳朝天,直飛起來,隨著周N撒開襯衣,霸王龍從兩人頭頂飛過,重重摔進了十米外的密林內,緊接著重擊聲、翻滾聲,又“轟隆”一聲,整片樹林垮了下去,居然是一道峽谷邊緣。

    余皓與周N直喘氣,周N把衣服交給余皓,說︰“穿上,走吧。”

    越野車駛過密林,周N專注地開著車,間或看余皓一眼,余皓倚在副駕駛上。

    “困了?”周N問。

    “有點兒。”余皓答道,“在夢里睡著了會怎麼樣?”

    “不知道,你可以試試……話說咱倆衣服換換?”

    “不換。”余皓簡單地拒絕了他——周N沒看過陳燁凱的那張照片,他不知道他倆出現在陳燁凱夢里時的衣著,代表了這個意識世界里,主人的什麼情感。此刻余皓的心情也非常復雜。

    周N︰“不換就不換,這麼盯著我看做什麼?”

    周N只得作罷,車拐出密林,余皓道︰“你往哪兒開?怎麼越開越遠了?”

    “你看。”周N說,“潛意識邊界有光。”

    余皓忙坐直,朝遠處望去,果然,在自己來時的天青山頂附近,隱約有天光投下。

    “那兒你去過沒有?”周N問。

    “我就是從山上下來的。”余皓答道,“沒覺得啊。”

    “那你下來前,那東西出現過嗎?”周N又示意余皓看山頂與山脈相連的另一個方向。

    余皓看見了一座吊橋,而吊橋的一頭,則出現了一座孤峰,孤峰上,一道天光猶如光柱,從厚重的雲層間隙中投下,落在山頂上。

    余皓喃喃道︰“那座山已經被閃電劈中毀了!”

    “避風港重建了。”周N打方向盤,開車上山,“這次對了。”

    車馳到山腰,出現了他們曾經吃飯的餐廳,周N為防錯過,上去看了一眼,整個餐廳里只有一張桌子,是余皓與陳燁凱吃過飯的餐桌。

    接下來,兩人徒步上山,余皓十分尷尬,周N卻神色如常。

    余皓︰“那天我們吃完飯以後……”

    “沒事兒,是我脾氣大。”周N知道余皓想說什麼,一反常態地答道,“余皓,有時候,我是不是……讓你不知道怎麼辦?”

    余皓︰“沒……沒有。”

    周N︰“真沒有?”

    余皓︰“真沒有。”

    “我認真地問一句,你喜歡他麼?”周N突然說,“你知道我什麼意思。”

    余皓剛想說“作為朋友挺喜歡”,卻懂了周N的意思,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地脫口而出︰“不喜歡。”

    周N笑嘻嘻地說︰“和我比呢?”

    余皓道︰“別鬧了好嗎。”

    山路上一片漆黑,周N靠近余皓些許,余皓的心劇烈地跳了起來,陳燁凱所說的,打動周N了嗎?他直覺感到,周N的手抬了抬,像是想牽他的手,余皓瞬間連呼吸都停了。

    而周N抬起手來,搭住了余皓的肩膀。

    余皓看不見周N的表情,但他猜也猜得到周N在想什麼。距離過年那會兒已有好幾個月,這段時間里,他們一直回避著某個心照不宣的問題。

    余皓還是喜歡周N,周N也知道,只是彼此都不提,就像當這事兒不存在。周N一邊讓余皓去找個男朋友,談個戀愛;一邊對可能發展為余皓男朋友的人總是充滿了敵意,看不得余皓和別人在一起——上周的專業課才剛說過,對某些人來說,友情的佔有欲比愛情更為強烈。

    你到底想我怎麼樣,你自己說吧。余皓有時覺得周N比自己更像長不大的小孩,而周N的心情,則似乎比余皓更矛盾,讓他說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每次周N一生氣,余皓就有點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周N想要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周N先前不喜歡陳燁凱,因為他看出陳燁凱對余皓有點特別的意思。余皓只得盡量不和陳燁凱走得太近,唯一的一次,是在天青山上。

    現在回想起來,那天陳燁凱也許已經決定采取行動了。雖然他並未告訴他們,自己為什麼想殺林尋——但余皓從陳燁凱手里奪下那把刀後,頗有點自責。如果他在開學後的一個多月里,多關心下陳燁凱,也許他不會走到這一步。

    當然這責任也不能推到周N頭上去,只能說是余皓自己的選擇。

    “他挺好的。”周N說。

    余皓答道︰“是挺好的,但這是移情,而且我不喜歡他,他愛著龍生呢。”

    周N環顧四周的一片黑暗,說︰“他總有一天會走出來的。”

    余皓︰“你懂我意思的,而且,沒感覺就是沒感覺,他太優秀了,我不喜歡。”

    “合著我就不優秀啊?!”周N听到這話時頓時覺得自己被無情地嘲諷了。

    余皓忙道︰“你很優秀,你是將軍啊!只是我覺得,咱們……唉,你別老提這個好麼?我好不容易才讓自己不去多想的!”

    周N只得說︰“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反正以後我不會再吃誰的醋了,你想和誰處就和誰處吧。”

    余皓︰“……”

    周N︰“我的意思是說,唉,算了,你明白就行。我要是再這樣,你就罵我吧。不,你就當我神經病,別搭理我,把我晾個幾天,我就冷靜了。這次對凱凱,我也挺愧疚的,要不是我朝你說了那些話,你興許還會多關心下他……”

    “……說不定在這兒,他還會有個避風港……”

    周N搭著余皓的肩膀,一路往前走,轉過懸崖,來到吊橋前,風平浪靜,吊橋通往雲霧中,而天頂烏雲的縫隙中落下一道光柱,就像聖光般照耀了對面山頂。

    “我只想你過得開心。”

    最後,周N朝余皓說。

    余皓答道︰“我懂。”他還想說句什麼,但他忍住了。

    我這樣就挺開心的,當然如果你喜歡我一點點我就更開心了。

    “過橋。”周N說。

    余皓走上去,周N的手自然而然地從他肩上放了下來,又自然而然地牽起了他的手,帶著他走過吊橋去,在陳燁凱夢中的這座吊橋突然變得無比堅固,早已沒有了天青山上搖搖晃晃的危險感。

    “我沒事。”余皓笑道,“吊橋很穩。”

    “上次過這兒的時候你緊張得要死。”周N說。

    余皓︰“多走幾次就習慣了。”

    周N放開了余皓的手,兩人一前一後,過了吊橋,穿過迷霧,余皓看見了滿地磚瓦廢墟,就與自己剛進入夢境世界一樣。

    一縷天光投下,恰好照在廢墟上。

    廢墟中央,站著迷茫的陳燁凱,陳燁凱轉過頭,只見周N與余皓,從迷霧中走了出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