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48.鑽戒

48.鑽戒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陳燁凱與周N在大廳的石壁上拽著藤條攀爬, 聲音在整個金字塔中回蕩, 陳燁凱抬頭看了遠處一眼, 那里有個斷裂的石橋, 他們得先爬上高處, 跳上石橋,再順著石橋後的通道, 進入奇琴伊察的中心區域, 到輪回之井前去。

    周N突然說︰“聊聊你這脾氣暴躁的小朋友吧,待會兒就得直接對上了。”

    陳燁凱拽著藤條,周N從一側伸過手來,拉著他的手, 陳燁凱順勢到另一塊凸出的岩石上去,緩慢移動。

    “takin一直是這樣。”陳燁凱緩緩道,“他排斥我幾乎所有的朋友,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

    “這證明他對你有獨佔欲。”周N隨口道,也跳上了那道磚石縫,想了想,打了個 哨。

    “你在做什麼?”陳燁凱疑惑道。

    “沒什麼。”周N想試試看召喚筋斗雲, 卻召喚不出來。

    “愛情是排他的。”陳燁凱說, “但一旦過頭了就很痛苦,所有的社交軟件、電話、郵箱、blog,都被翻了個遍, 每個暗戀我的女孩都遭到他的質問……”

    “那確實挺可怕的。”

    周N與陳燁凱背貼牆壁, 在離地將近二十米的巨大神殿內緩慢行走, 靠近懸掛在神殿上空的藤條。

    “你愧疚嗎?”周N問。

    陳燁凱反問道︰“你覺得呢?”

    周N無奈了,說︰“他的力量太強了,你必須克服自己的愧疚之心,畢竟在你夢里的他,已經不是真正的他了,你得戰勝自己。”

    陳燁凱沉吟片刻,而後說︰“是啊,可我沒有辦法,在我的許多個夜里,我不止一次地夢見那間旅店,夢見在陽光里等我回去的龍生……”

    “……如果我能早一點發現……”

    “我把房門鎖上,但我總是忍不住去看他,直到我遇見了余皓……”

    周N說︰“因為你沒有再去探望夢里的龍生,所以他跑了出來,力量越來越強?”

    “也許吧。”陳燁凱答道,“你說得對,咱們得去救余皓,不想開點,我戰勝不了龍生。”

    周N想了想,又說︰“我覺得你對他已經……這不是你的錯,凱凱。而且就算是你的錯,你應該懺悔的是,求得自己救贖,不是自我折磨。”

    “我朝誰懺悔?”陳燁凱答道,“他已經死了,再沒有人能原諒我。”

    周N說︰“你想想,如果他還活著,會怎麼說?我是說,真正的他……”

    陳燁凱沒有說話,停下了腳步,周N也隨即停下。

    “takin在離開我的那一天,給我寫過一封信。”陳燁凱說,“在他的blog上。”

    周N道︰“哦?說的什麼?”

    陳燁凱答道︰“設下了加密,密碼是我的生日,我一直沒有打開過。”

    周N沒吭聲,兩人就這麼在一塊不足二十公分寬的長磚台上站著。

    “我知道他早就原諒我了,我只怕我看了那封信。”陳燁凱出神地說,“我就會在未來的日子里,原諒我自己。”

    “去看看吧。”周N說,“現在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兒了。”

    陳燁凱說︰“我想,我不配得到救贖,但在我這一生的最後一天里,我才會去讀那封信……”

    周N沉默片刻,答道︰“其實一直以來,懲罰你的都是你自己。”

    陳燁凱說︰“對,只有這樣,我覺得我才能活下來。”

    周N莫名地看了陳燁凱一眼,說︰“四年了,這還不夠?”

    “不夠。”陳燁凱答道,“遠遠不夠。”

    就在此時,整個世界再次震動起來,周N與陳燁凱抬頭。

    “我是不是得醒了?”陳燁凱朝周N道。

    周N沒有回答,頃刻間睜開雙眼,被彈出了陳燁凱的夢境。

    “余皓!”周N一翻身,過去另一張床上看余皓,拍拍余皓的臉,余皓也醒了。

    “謝天謝地。”周N馬上抱住了他,順手摸了摸他的頭,余皓說︰“我沒事……”

    余皓醒來以後被周N一抱,心髒頓時通通地跳,兩人坐在床上,周N一看表——半夜三點。

    “他到紐約了。”周N說,“睡了十個小時,真長啊,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不用著急,你們抵達前,我應該都沒事。”余皓答道,並朝周N描述了輪回井前的情況,以及自己所看見的龍生。

    “沒有圖騰?”周N皺眉道,“怎麼可能?”

    余皓確實沒看見圖騰,但就在最後,他被羽蛇神困住了,只要自己別亂來或刺激了中川龍生,暫時來說應該仍是安全的。

    周N抱著胳膊,盤膝坐在床腳,想了一會兒,說︰“有兩個可能,一、圖騰在井里;二、圖騰就是龍生。”

    “你真聰明!”換了余皓,就想不出什麼圖騰是龍生這種念頭。

    周N又惱火而煩躁地說︰“凱凱的夢境真是太難闖了。”

    余皓說︰“在你去過的夢里頭算很難的嗎?”

    想也知道,一般人夢里不會出現什麼奇琴伊察這種遠到天邊的地方,也不會出現什麼美洲豹之類的野獸,更不會有槍,陳燁凱不僅讀萬卷書還行萬里路,這夢想必比尋常人的更大更廣闊。

    “其實在認識你之前,我從來沒有真正闖過誰的夢境,到圖騰面前去。”周N想了許久,最後說,“大多都半途放棄了。”

    “怎麼可能?”余皓驚訝道。

    余皓一直以為周N去過為數眾多的人的夢,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否則不會知道這麼多夢境與現實的聯系。周N卻解釋道︰“許多夢我只是出自好奇,穿梭進去看看,還有不少夢,里面肆虐的黑暗都太強大了,我想改變他們,但大多都半途而廢……”

    “……通常現實里的人只要略有改變,我就覺得行了。”周N如是說,“就像初一的同桌,她總喜歡撓我,動不動就找我麻煩,我被我媽掐啊撓啊的折騰多了,特別受不了,才進她夢里轉了一圈。”

    除卻父親的夢境之外,初中時,周N進了同桌的夢,發現那女孩在家里常被家暴,夢境里肆虐著現實暴力在意識世界中投射而出的怪物,他幫助那女孩解決了一部分,覺得差不多沒問題了,就不再去了,心累。

    再進初中班主任的夢里,班主任則因待遇不公,又被妻子拋棄而懟天懟地,常拿學生出氣,周N也是解決了一部分,覺得差不多可以了,更怕被人察覺自己的異能,便小心地退了出來。

    許多夢他不是不想闖到最後,而是力不能及,直到遇見了余皓,否則施坭的夢他也許能堅持過那只怪獸,卻也沒法一路打到最後。

    余皓想起來了,那天他被周N召喚進去時,正是最危急的一刻,要是沒有他,周N也許不至于掛掉,但想必以施坭對周N的印象,實在難以突破那黑暗的夢。

    周N與余皓相對沉吟,余皓提議道︰“分析分析,像上次一樣吧,你猜得很準,圖騰前的人,是龍生。”

    周N︰“嗯,守門人不知道會是誰,也許就是林尋沒跑了。”

    余皓道︰“守門人也許能打過,龍生太難了。”

    周N︰“因為凱凱的心里,根本放不下他,現在你和龍生身上都有光環。”

    余皓心想這得怎麼搞啊,其實他和周N心里都清楚得很,打敗龍生最有用的辦法,也是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和陳燁凱談戀愛,奪走他內心屬于龍生的愛。一旦這麼做,龍生的所有力量就會徹底消失,也將在夢境里敗給余皓。

    但余皓不想這麼做,也不能這麼做。

    “能引導他從過去里走出來麼?”余皓雖然這麼說,心里卻清楚很難很難,自己打敗劉鵬軒都已經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更何況陳燁凱曾經的愛人已經去世了。

    周N說︰“我還指望能通過夢境,幫他從現實里走出來呢。”

    余皓不說話了,周N想了想,又說︰“而且現實里頭和凱凱溝通,要非常小心慎重,他不是施坭那種小姑娘,他很快就會開始懷疑。”

    事實上周N在許多夢里頭半路離開的原因,也是怕干擾夢境的主人太多,對現實里的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響。

    余皓說︰“我打個電話給他,和他聊聊龍生?”

    周N忽然想起了什麼,說︰“等等,你知道他生日是哪天麼?”

    周N告訴了余皓,龍生寫的blog,余皓有點忐忑,說︰“你確定要去看?”

    周N摸出手機,思考片刻而後道︰“先不決定看不看,但我想看看龍生在網上公開的博客,至少這樣能多了解他一點兒,凱凱在飛機上睡了這麼久,短時間內不會再睡了應該,起來,我需要運動,咱們跑步去吧。”

    清晨五點,天蒙蒙亮,余皓把手機調出了美國時間方便對照,這會兒紐約已是傍晚七點,周N帶著余皓,在操場上開始跑步。

    傅立群穿著身運動服,戴著兜帽,一臉無聊地在體育場邊上看兩人。

    傅立群︰“禮拜六,你倆跑毛啊?”

    周N朝傅立群招手,傅立群只得加入了他們,余皓知道周N在一邊跑步一邊思考,便不去打擾他,這真是個奇怪的習慣,余皓跑完十圈已經快斷氣了,哪兒還有力氣想事?

    周末清晨,三個人像個神經病一樣地在操場上跑圈,余皓最先敗下陣來,跑不動了。傅立群又追加了兩圈,說︰“不跑了!昨天體能訓練不來,現在跑什麼跑。”

    周N戴著耳機還跑著,兩人到一旁,余皓直喘氣,傅立群遞給余皓水,說︰“昨晚上又去哪兒了?”

    余皓︰“回來得晚,開房去了。”心里對傅立群生出些許愧疚,最近一直沒怎麼照顧他的情緒,連著兩次和周N在外頭開房。

    傅立群卻大大咧咧道︰“下回叫上我啊。”

    “叫上你搞三批嗎?”周N跑過兩人身邊,來了一句。

    傅立群瞬間爆笑,余皓一口水噴了出來。

    周N跑了二十四圈,摘下耳機,喘了會兒,三人回寢室去輪流洗澡換干淨衣服,傅立群說︰“兄弟們,陪我挑個鑽戒去唄。”

    “請吃早飯就去。”周N說。

    傅立群︰“沒問題!”

    早九點半,傅立群請余皓和周N吃過早飯,進了一家藍綠色裝修風格的首飾店里頭逛。

    余皓嘴角抽搐︰“你還是決定去找嫂子嗎?”

    周N猜也猜到傅立群想復合,說︰“別挑鑽戒了,挑對耳釘吧。”

    傅立群又說︰“看看再說,買完陪哥哥去找你們嫂子唄。”

    余皓正猶豫,周N卻一口拒絕道︰“免提,我倆正好二人世界,當你們電燈泡干嗎?”

    余皓︰“……”

    傅立群笑道︰“她也不一定原諒我啊。”

    周N︰“珊姐早就想你去道歉了,怕毛啊。”

    傅立群︰“真的啊?她說了啥?給我看看?”

    周N道︰“沒有!你就去吧!少廢話了,待會兒我帶余皓看電影去。”

    三個大男生湊在櫃台前看戒指,櫃姐笑著把天鵝絨墊布放好,取出鑽戒讓傅立群看,余皓看得一臉羨慕與驚嘆,不敢亂踫。周N揀了一個,隨意看看,再讓櫃姐把證書與介紹拿出來。

    “太貴了。”傅立群忙道,“超預算了。”

    “我借你。”周N說,“你有多少錢?”說著翻開掛牌看了眼,頓時炸了︰“媽的你們一個鑽戒要六萬?!你們怎麼不去搶?哦蒂芙尼……那當我沒說。”

    傅立群擺手,說︰“我有一點,先不用借。她首飾都寶格麗的,比蒂芙尼還貴呢。”

    余皓說︰“這價格太恐怖了吧,你考慮送她對耳釘嗎?這耳釘好閃啊。”

    傅立群遲疑片刻,余皓努力游說他,送鑽戒不劃算,而且求婚最好是做好充足的準備,求復合的時候順便求婚有點草率……周N听了一會兒,朝余皓投來贊許的目光。

    “是嗎?”傅立群朝余皓說,“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接受嗎?”

    余皓︰“呃……”心想我又不是女孩子,你問我這個我怎麼回答?你干嗎不問周N?你也知道我是gay嗎?可是我是gay也不等于我是女孩子啊!我哪知道珊姐的心思?

    “女人心,海底針。”周N道,“你就老老實實先去求復合吧,別弄巧成拙。”

    傅立群最後道︰“好吧,余皓,你選一對,我相信你的審美。”

    周N炸了︰“我就沒審美啊?!”

    余皓︰“我真沒審美……”

    傅立群︰“你就挑吧!”

    “這對,我覺得她也許……會喜歡。”余皓十分忐忑地挑了一對耳釘。

    “你只是想讓余皓幫你挑便宜點的吧?!”周N一語道破天機。

    余皓︰“……”

    傅立群說︰“余皓挑的肯定性價比最高,你自己還不往貴了挑?”

    余皓給傅立群挑了一對九千多的耳釘,看著都替傅立群心痛。傅立群刷了**,把小藍袋子塞進包里,兩人送他到火車站。

    “拜拜。”傅立群買了站票,說,“接下來的三個月,就得全吃泡面了,弟兄們多接濟著點啊。”

    余皓看傅立群平時也不亂花錢,買東西一向會比價,買給女朋友的禮物卻眉頭也不皺一下就買了,十分感動,說︰“你一定成功的,哥哥。”

    周N︰“行,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去吧,沒成功別回來了。”

    傅立群進站去,余皓與周N看了一會兒,周N有點感慨地說︰“看電影去吧。”

    余皓想起傅立群的那句“我當然是祝福你們”,不禁十分感慨。傅立群與岑珊從高一認識,今年已經是第四年了,如果陳燁凱沒出那件事,也許現在與龍生也在世界上的哪個角落里,過著幸福的生活吧?

    “你說陳老師的圖騰,會是什麼呢?”余皓突然心中一動,問周N。

    周N說︰“那得問他才知道,我怎麼猜得出?你想說一枚鑽戒?”

    余皓幾乎與周N心有靈犀,說︰“你連我想什麼都知道?”

    “這有什麼難猜的。”周N陷在電影院的沙發椅里,心不在焉地說,“他說過,畢業論文答辯結束了,就帶龍生去重走一次奇琴伊察,朝他求婚?鑽戒嘛,應該是會準備的。”

    余皓也想到了這個,周N說︰“想象一下,你覺得他會把鑽戒扔進井里嗎?”

    余皓說︰“周N,你真的好厲害。”

    周N︰“那當然。”

    余皓︰“我是說在奇琴伊察下踢球那會兒。”

    周N︰“嗯我也注意到你崇拜的小眼神了,看電影吧。”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