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50.智斗

50.智斗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周N爬起來, 一臉生無可戀地坐著,與余皓互相看看。

    “打游戲吧。”周N說, “把凱凱叫上游戲。”

    余皓叫了陳燁凱,陳燁凱卻沒回話, 余皓心道糟了,莫非在睡覺?不片刻,陳燁凱回了微信消息︰“信號不好, 你們玩。”

    周N︰“找他聊天, 別讓他睡。”

    余皓有一句沒一句地和陳燁凱閑聊,陳燁凱也有一句沒一句地回著,來來去去,消息一次來回五分鐘十分鐘,余皓感覺陳燁凱根本不在美國, 而是在土星上。

    不多時,余皓與周N、傅立群的三人群里開始閃消息, 里頭是傅立群與岑珊在夜里江邊自拍的合照。

    “呸!”周N說, “退群了!”

    余皓︰“恭喜你們!”

    里頭岑珊發了一段甜甜的語音,說︰“改天過來看你們。”

    周N按著語音鍵︰“在一起了就好。”

    岑珊︰“周N,你什麼時候……”

    周N听到一半把語音關了, 余皓那邊還沒反應過來,直接把岑珊的語音播了出來。

    “周N, 你什麼時候也談個戀愛呀, 嗯?你懂的呀。”

    周N朝手機道︰“珊姐, 這次真的退群了。”

    余皓笑了起來, 開始還沒想清楚岑珊什麼意思,突然明白過來,兩人一時都有點尷尬。

    四個人的群,岑珊只和周N說“你什麼時候談戀愛”,半句沒揶揄余皓自己……

    末了,周N突然說︰“凱凱那邊呢?”

    “還在呢。”余皓說。

    “睡吧。”周N道,“夢里見。”

    兩人差不多都困了,各自躺下,周N又說了句︰“別怕,這就救你來了。”

    余皓那一刻只想說點什麼,最後卻還是忍住了。有些話忍著不說,還可以吃雞,說了只怕連雞都沒得吃。

    余皓半睡半醒,白天咖啡的提神勁一直沒過,而後感覺到周N伸過來一只手,在他額頭上輕輕拍了下,緊接著余皓墜入了夢里。

    金烏輪前,周N穿著一身鎧甲站著。

    余皓︰“他還沒睡?”

    周N皺眉搖頭︰“要麼再起來等會兒?他那邊剛中午一點。”

    “發生這種事的話,會怎麼樣?”余皓問。

    這次卻是金烏輪射出光火,覆蓋余皓身體,代替周N回答了他,答案直接涌入了余皓的意識里。

    如果夢境的主人在入睡時,余皓與周N沒有及時進入他的夢里,那麼在他們再次入夢時,還是會被拖進主人的意識世界中。無論這個意識世界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這也就意味著,假使在他們離開時,陳燁凱的意識世界被毀掉,主人墜入潛意識里,當余皓再入夢,也將無法選擇地被吸入上一個夢境的潛意識中。

    “好像有點兒嚴重。”余皓喃喃道。

    周N︰“這取決于咱們的陳老師,會不會在失去幫助的情況闖到龍生面前,再被龍生ko掉。”

    “被ko掉會怎麼樣?”余皓又問,但不用周N解答他也隱約猜到,陳燁凱的意識世界情況已相當嚴重了,奇琴伊察外的雨林起火,他的意識世界已近乎瓦解。但他從未踫到過這種情況。

    “精神崩潰。”周N說,“自己毀掉了自己的意識,起來等吧。晚安。”

    余皓與周N又一起醒了,大半夜里,陳燁凱不睡他們也沒法睡,否則萬一等陳燁凱的時候睡得太多了,反而明早睡不著。

    “等明早九點看看。”周N說,“撐得住麼?再喝杯咖啡?”

    這時差真是太折騰了,余皓說︰“出去通宵?”

    宿舍還沒關門,余皓和周N到校外網吧去通宵。周N看球賽,叫苦道︰“你出來通宵還做什麼英語听力,你煩不煩啊!”

    余皓說︰“我又不會玩網游!你讓我干嗎!”

    周N只得不理他,後半夜躺上沙發睡了會兒,半小時後起來說︰“還沒睡。”

    兩人撐到早上七點,打著呵欠回寢室,周N說︰“再堅持會兒。”

    “傅立群要下午回來怎麼辦?”余皓只擔心被傅立群叫醒。

    周N︰“我發個消息給他,說通宵了,讓他回來聲音輕點兒。”

    余皓意識都有點不大清醒了,好不容易撐到早上九點。

    “我不行了……”余皓說,“我要困死了,我不管了……”

    這次再入夢,卻依舊是在金烏輪前。

    周N︰“還不睡?這小子真能熬啊。”

    余皓坐在橋欄上,一臉生無可戀地看著周N,周N道︰“這已經是夢里了!不困了!”

    “可我還是好困……”余皓只想躺在橋上,現實里的倦意不知道為什麼也被帶進了夢里。

    周N︰“別睡,我不知道怎麼叫醒一個在夢里睡著的人啊!”

    余皓打起精神,正要說句什麼時,突然听到一陣響聲。

    “傅立群回來了。”余皓說,“我去開門。”

    “不是讓別吵麼?”周N道。

    余皓意識一片混沌,心道怎麼回事?他勉強睜開雙眼,眼楮干得發疼,有人正在敲門。

    “誰啊?”余皓下床去,看了眼時間,中午一點,只得前去開門。

    拉開門時,余皓心髒險些驟停,還以為自己仍在夢里。

    陳燁凱站在門外走廊里。

    余皓︰“……”

    陳燁凱︰“方便說話嗎?”

    余皓︰“周N!快起來!”

    余皓馬上轉身,一時懷疑自己到底是在做夢還是現實,陳燁凱卻自然而然地走進寢室,隨手將門一關。

    余皓搖了幾下周N,周N被吵醒,毛躁地坐了起來,道︰“你們干嗎——”

    聲音戛然而止,周N看見陳燁凱站在寢室里,也愣住了。

    “你回來了?”周N說。

    “回來了。”陳燁凱說,“聊聊吧。”

    余皓本來非常困,卻被陳燁凱的突然回歸,給徹底嚇精神了。

    陳燁凱搓了下臉,說︰“有咖啡麼?”

    余皓與周N對視,懷疑陳燁凱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周N卻給他一個眼神,示意他別自亂陣腳。

    “只有速溶的。”余皓說。

    “都行。”陳燁凱簡單地說,“吃午飯了麼?一起吃飯去?”

    余皓趕緊去燒水泡速溶咖啡,把無法收拾的現場扔給周N,一邊兌咖啡一邊听兩人的交談。

    周N︰“先喝點咖啡吧,余皓,給我也來一杯,凱凱你在飛機上沒睡?”

    陳燁凱說︰“不敢睡,一睡就做夢,有些事兒,想和你們聊聊。”

    听到這話時,余皓提著的心稍稍放了下來,想起從前的自己與施坭,每經歷一段夢境後,都會有些許轉變,陳燁凱應該是想通了什麼。

    周N卻依舊很警惕,說︰“有話不能微信說?特地這麼大老遠跑回來。”

    陳燁凱笑了笑,沒說話,接過余皓遞來的咖啡,三人坐下,都呈現出一臉缺睡的煩躁感,余皓甚至懷疑周N想動手打陳燁凱了。

    寢室里十分安靜,陳燁凱手指有節奏地輕叩桌面,思考片刻後,說︰“我不想再逃避,我得去面對。”

    周N︰“那很好啊!”

    余皓︰“你終于想通了!恭喜!”

    陳燁凱的眼中終于有了些許生命力,不再是先前死氣沉沉的眼神。周N或許感覺不深,余皓卻知道,做出這個決定有多難。

    “謝謝你們。”陳燁凱認真地說,余皓看得出他很疲憊,靈魂卻如同獲得了新生。

    周N攤手道︰“我根本就什麼都沒做嘛,是你自己想開了。”

    “想開了就好。”余皓與周N對視。

    “不。”陳燁凱說,“是你倆救了我,確切地說,是周N你,救了我。”

    余皓瞬間心髒狂跳,陳燁凱一定猜到了!他想了想,朝周N投去詢問的眼神。並提醒自己,千萬不能自亂陣腳。接下來就比誰更能演戲了,周N那演技簡直是影帝級的,但陳燁凱也非常聰明,早先若串通好說不定現在能混過去……現在陳燁凱明顯有備而來,險些將兩人打了個措手不及。

    “我?”周N仿佛听到了天大笑話,嘴角抽搐,“那個……陳老師,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說著又看看余皓,一臉懵逼,余皓則努力地裝出二臉懵逼,兩人面面相覷。

    陳燁凱打開手機,翻出一個截圖,翻轉,朝向周N與余皓。

    余皓︰“……”

    上面是一段ip地址,旁邊是所屬地區的英文地名。

    陳燁凱緊盯著周N,再在手機上一滑,下一頁,是周N的facebook賬號截圖,再滑一頁,上面則是用手機拍的命令符串與ip地址分析。

    周N馬上疑惑道︰“這啥?我看不懂。”

    “是你。”陳燁凱說,“你很小心,你刪掉了所有的來訪記錄,但龍生主頁上的閱讀量你刪不了。我找了一名當黑客的研究生學長,幫我調出了訪問過該頁面的ip,這是一個代理ip,真實地址,來自中國大陸地區。”

    周N瞬間就明白了,關于龍生的主頁、生日、密碼,說不定全是陳燁凱下的鉤!

    “哦。”周N硬著頭皮說,“我太好奇了。”

    余皓馬上說︰“是我去搜的,對不起,陳老師,不過我沒搜到你的視頻什麼的……”

    “你們怎麼知道龍生叫takin?”陳燁凱說,“起初我還不確信,直到我在夢里告訴周N,有這麼一封信,再看見龍生的首頁在四年後突然增加了訪問量……”

    說到這里,陳燁凱的聲音稍稍發抖。

    “等等等!”余皓與周N幾乎是同時茫然道,“你說什麼?”

    周N︰“夢里?什麼夢里?”

    余皓︰“陳老師你沒事吧?”

    陳燁凱說︰“告訴我!這不是幻覺!你們是怎麼到我夢里來的?!否則周N你怎麼會知道我在夢里朝你說的話?!”

    宿舍內倏然安靜了下來,三秒後,周N哈哈大笑。

    周N︰“凱凱,你沒毛病吧?你再說一次?”

    余皓突然覺得陳燁凱很可憐。

    陳燁凱平靜地說︰“我知道我有心理問題,可我還沒瘋,周N,你來過我的夢里,否則你不可能知道這封信,也不知道龍生的英文名。”

    周N難以置信道︰“你認真的?”

    余皓說︰“這是我上網搜的啊,片假名翻譯過來就是這樣不對麼?”

    陳燁凱又突然道︰“那麼你們怎麼解釋,這封信的閱讀量變成了1?周N你連密碼都知道?”

    剎那周N與余皓一起傻了,周N正想轉頭看余皓,但幾乎是同時猛地反應過來,說︰“我沒有看過啊!我們壓根就沒點進去過!”

    余皓也反應過來了,陳燁凱剛剛在詐他倆!听到這話時,如果他與周N都知道密碼,那麼很有可能互相懷疑,對方背著自己點進去過。在陳燁凱說出這點時,必定會短暫地相視哪怕零點零一秒。

    然而周N警惕地守住了這道心理防線,沒有去看余皓,余皓則是反應太慢,一時沒想到這層。

    “我看看?”周N伸手去接陳燁凱的手機,朝他問,“密碼是什麼?”

    陳燁凱沒有把手機遞給周N,余皓感覺到這兩人真是太狡猾了,一直在找對方的破綻,周N簡直守得滴水不漏。

    “在夢里。”陳燁凱突然又說,“我從來不知道余皓不會游泳,是余皓自己開口,緊接著他就溺水了,這你怎麼解釋?”

    “我怎麼解釋?”周N一臉莫名其妙,“你自己做的夢,讓我解釋?”

    陳燁凱望向余皓,余皓一臉惴惴,說︰“你真的夢見我了?”

    “他說咱倆有超能力,跑到他夢里去了!”周N解釋道,“這怎麼可能?”

    陳燁凱放棄攻破周N防線,轉變目標開始對余皓窮追猛打︰“你不會游泳,這可是夢里你自己說的。我以為你會,所以你在我夢里游泳沒有問題,當你說出自己不會游泳這個事實的時候,我意識到了,于是你在我夢里,就此失去了游泳的能力。”

    “可如果你只是我想象中的余皓,那麼當我認定你會游泳時,你不會開口告訴我其實你不會游!因為想象中的你的能力,取決于我對你的了解!”陳燁凱說,“不會對我的認知予以否定!”

    余皓心中“咯 ”一聲,原來陳燁凱是從這個細節上判斷出來的!

    “可是……”余皓眉頭深鎖,“陳老師,咱們先不論這個設想有多荒唐,先說我會不會游泳的事兒,除了現實世界里的認知,夢境中的現象,還來自于潛意識的暗示對不?”

    “有些事只是你自己忘了。”余皓腦子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突然就轉得飛快,說,“經過潛意識提醒,就會在夢里突然想起來……記得幾個月前,在水庫里撿到錢的那個晚上不?當時周N說……”

    周N一拍大腿,說︰“對嘛,我說‘我去教余皓游泳’,隱藏的意思就是余皓不會游泳,你在夢里被潛意識提醒了……不對,咱們為什麼要在這兒討論這種神經病一樣的話題啊!凱凱,你還好吧?”

    陳燁凱又不說話了。

    余皓在心里自己給自己點了個贊,今天發揮得太好了!

    周N︰“我認真的,凱凱,你太困了,休息會兒吧。”

    陳燁凱無可奈何道︰“既然是這樣,你倆陪我做個實驗吧。”

    余皓頓時預感大事不妙,周N眉頭隨之擰了起來。

    “等傅立群回來。”陳燁凱說,“讓他陪著你們,確認你倆在沒有入睡的情況下,我再去睡。這次看看我的夢境,會發生什麼情況……”

    “饒了我吧!”周N叫苦道,“我們剛通宵完!”

    陳燁凱說︰“那你們可以先睡,我不打擾你們,我還能撐,等你們睡足十個小時,我再過來。”

    剎那余皓與周N都靜了,靜謐無聲無息地延長,超過三秒後,陳燁凱就知道真相終于浮出了水面,而周N與余皓一時竟是無話。周N努力地思考著,就連他也再想不出任何應對的辦法。

    鑰匙開門聲,傅立群推門進來,看見石化的三人,頓時傻眼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