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51.原因

51.原因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凱凱?”傅立群道, “你們在干嗎?”

    陳燁凱︰“討論一點專業問題。”

    周N馬上接話道︰“回頭再說吧。”

    這場面怎麼看怎麼奇怪, 就像陳燁凱與周N在為了余皓……情敵談判??!聯想到前段時間的各種八卦, 傅立群臉上不由得出現了詭異的表情。

    余皓遲疑地望向周N,周N輕輕地搖搖頭,余皓便知道周N決定告訴他了。

    陳燁凱笑了笑, 說︰“謝謝, 周N。”

    “承讓。”周N答道。

    陳燁凱的眉毛輕輕地揚了起來, 沒有再當著傅立群的面, 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 朝寢室里三人說︰“出去吃飯不?我請客。”

    “好啊!”傅立群馬上說, “順便給我打包個晚飯!剩三百塊錢得過一個月呢!”

    這頓飯氣氛延續了寢室里的詭異,余皓忐忑至極,不住觀察周N臉色, 希望周N能給他點明示或暗示, 如何把陳燁凱的疑心連消帶打給帶過去。但周N卻不看他,只神色如常, 與傅立群說話,問他是如何復合的。

    陳燁凱則恢復了一貫以來的模樣, 顯得若無其事。但就這兩天工夫, 他離職的消息已經在學院里傳開了, 更有不少人私下議論陳燁凱與余皓搞師生戀在小樹林里被抓什麼的,傳得繪聲繪色。陳燁凱只能對校園內的八卦置之不理, 更沒有去特地澄清什麼。

    傅立群則是最蒙逼的那個, 先前班上有人找他打听余皓與陳燁凱, 傅立群全都直截了當地讓人閉嘴,否則等著被周N揍成潑墨山水畫。然而就在今天回到寢室後,看余皓、陳燁凱、周N三人這幅架勢,連傅立群也有點hold不住,生怕真搞出什麼事兒來。

    “珊姐沒感動哭?”周N朝傅立群說。

    “對對。”傅立群忙道,“我來說說經過。”

    傅立群只得努力地擔任了今天的暖場角色,翻來覆去地說自己是如何打動了岑珊,最後余下三人一起鼓掌。

    “這很好啊!”余皓率先說,又朝周N使眼色,周N只假裝沒看見。

    “恭喜你們。”陳燁凱笑著說。

    三人已經非常困了,一個坐了十一小時的飛機還連著來回兩趟時差,另外兩個則強撐著過了一通宵。

    傅立群︰“你們都沒睡覺?”

    陳燁凱擺擺手,給傅立群又打包了份晚飯,起身去結賬。

    傅立群說︰“看樣子都累得不行,回去睡吧。”

    “還有點事兒。”周N鄭重地說,“待會兒再回寢室。”

    傅立群︰“需要幫忙不,兄弟?”說著又望向余皓,安慰道︰“有啥事兒,別總是自己扛。”

    余皓听到這話時,突然非常感動,周N卻保持了沉默,許久後,他抬眼看了下傅立群,認真地說︰“謝謝,哥哥。”

    余皓又開始忐忑了,陳燁凱買完單,卻顯得十分精神,說︰“我們繼續討論下午那個項目,立群,明天見。”

    傅立群只得起身離開,陳燁凱道︰“換個地方聊?”

    “給我們十分鐘。”周N抬手示意,听到這話時,陳燁凱便知道自己已經得到真相了,他爽快地點頭,說︰“找家咖啡廳吧。”

    花房咖啡里,周N買了兩杯熱巧克力︰“別喝咖啡了,待會兒睡不著。”

    余皓心思忐忑,不住看陳燁凱。

    “現在有兩條路。”周N想了想,毛躁地捋了下短發,說︰“一,啟動備用方案,告訴他真相,把他救回來之後,再用金烏輪,消除掉他的記憶。”

    “你確定沒問題?”余皓問,“萬一按額頭又沒用怎麼辦?”

    他總覺得周N上次試圖消去他的記憶的那個動作,實在太簡單太不靠譜了,看上去就沒什麼威力。

    周N解釋道︰“按你的額頭,只是一個開始,目的是為了回到你的夢境中去,在夢里消掉所有關于我的記憶。”

    “怎麼消?”余皓又問。

    周N道︰“當拆遷辦,不過首先得取得主人的允許,到時我會教你的,應該問題不大。”

    余皓點了點頭,周N又說︰“第二條路,我還有辦法,他鐵定是輸的。”

    “啥?”余皓道︰“都到這份上了你還能扳回來?”

    周N靠近余皓些許,低聲道︰“只要咱們裝傻裝到底,給他來個抵死不認,他也沒辦法。”

    余皓又轉頭去看遠處的陳燁凱,低聲說︰“他不會打消疑慮的,何況在寢室里你已經說了‘承讓’,意思就是承認了啊!”

    陳燁凱點了杯熱茶,正在落地玻璃窗前發呆,花房咖啡外繁花盛開,搭配上初夏午後的陽光,景色相當美。

    “翻供啊!”周N道,“待會兒咱們過去就說想好了,告訴他真相,但得先去一個地方。接下來,咱倆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帶他到第四人民醫院門口去。什麼都別管,架著他就朝里沖……”

    余皓瞬間明白過來,第四人民醫院是精神病院!周N這操作實在太狠了,這樣一來,陳燁凱過後就只會以為,他倆這會兒在商量著怎麼把他送精神病院里去。而後不管是否被鑒定有精神病,陳燁凱應當都不太會在明面上追究這事兒了。

    余皓只感覺每次無路可走時,周N都能想出來一波柳暗花明的操作,真是太神了。這麼看來,陳燁凱與周N的決戰,最後還是周N略勝一籌。

    “這辦法可以有效解決眼下的麻煩。”周N隨之看了眼陳燁凱,又壓低聲音朝余皓說,“可解決不了後續,包括梁老師的事,你拿主意吧。”

    周N審視余皓,余皓心想我怎麼能拿主意?事實上從幫助陳燁凱這件事一開始,他的立場就很難。一方面周N總表現出對陳燁凱某種若有若無的醋意,另一方面又給余皓一種“我看在你面子上才救他”的感覺。

    “我不能拿主意。”余皓老實說,“我怎麼能替你下決定呢?這是慷他人之慨吧。”

    “慷他人之慨?!”周N一臉難以置信道,“原來你一直是這麼想我的?余皓?!你什麼意思?仔細說說?”

    “我錯了!”余皓意識到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忙道,“我……對不起,周N,別生氣!好,我一定反省自己……”

    周N按捺下不快,有點不耐煩地說︰“行,現在不和你吵這個,要麼你換個角度想想,當你踫上沒法決定的事,你願意讓我替你下決定嗎?”

    余皓說︰“那當然可以。”

    對余皓來說,若能把什麼大事的決定權交給周N,周N也願意幫他下決定,他反而會很開心。

    “那不就是了。”周N起身道,“我去抽根煙,你好好想想吧。”

    周N徑直到咖啡房外去,坐在陽光里抽煙,余皓明白了周N這番話的意思,直到周N再回來時,余皓決定把自己真實的想法告訴周N。

    “我覺得陳老師很好。”余皓說,“周N,他也幫助過咱倆,不能不管。”

    “嗯。”周N清醒了些許,點了點頭。

    余皓又說︰“告訴他吧。”

    “我也傾向于告訴他。”周N喝完熱巧克力,答道,“但這不是替我下決定,因為你也得進他夢里啊,得先征求你的意見。”

    陳燁凱等了將近半小時,周N與余皓商量妥當過來了。

    “商量清楚了?”陳燁凱說,“我不會去說什麼不該說的話,我知道這內情一定相當復雜,你們也可以有選擇、有保留地相信我。”

    “再換個地方說。”周N說。

    余皓突然想起,他與周N的“商量”似乎與正事壓根就沒多大關系,反而都糾纏在周N最在意的“彼此意見是否一致”上,接下來如何解決,他們也未曾計劃好。但看周N的表情,似乎早就預料到了會有今天。

    周N帶著兩人,路過前天住過的旅館,正要進去開房時,陳燁凱卻主動道︰“去睡覺麼?我來吧。”

    “我沒帶**。”周N想起來了。

    “我有。”陳燁凱的證件都在身上,他主動換了間五星級酒店,在前台開好房,全程三人保持了沉默,唯獨進電梯時,陳燁凱才說了一句話。

    “在那做夢人的夢里,被夢見的人醒了。”

    余皓與周N一起看著陳燁凱。

    陳燁凱說︰“自從龍生死後,我就像活在一場浮生大夢里,謝謝你們。”

    “叮”一聲,電梯抵達樓層,周N說︰“還不一定呢,你得爭氣點。”

    “哇!”余皓被房間震撼了,他從來沒住過這麼好的酒店。這還只是豪華標間,算不上最好,兩張大床,陽光非常充足。陳燁凱打開冰箱,取出飲料遞給兩人。

    陳燁凱坐了下來,看著周N與余皓,期待他們說點什麼。

    “你睡這兒。”周N示意余皓睡其中一張床,又朝陳燁凱說︰“你睡另一張。”繼而進了洗手間︰“我先洗個澡去,昨晚通宵了。”

    余皓早上洗過,不必再洗,鑽上床去。陳燁凱在一旁脫毛衣,松襯衫紐扣,說︰“熱。”

    兩人躺在床上,余皓早就困得不行,全靠意志力強撐著,听到浴室里傳來洗澡的水聲。

    “余皓。”陳燁凱穿著短t恤,側躺著看他。

    “嗯。”余皓也側過頭看他。

    陳燁凱只是這麼安靜地看著余皓,余皓低聲說︰“做一份你願意付出一生的工作。和一個與你真正相愛的人在一起,不受名利所困,不受俗世所擾,不被金錢所累,不因抉擇、舍棄而痛苦,真正的,找到自由。”

    “這話是你自己說的。”余皓道。

    “這是我的理想。”陳燁凱說,“但我沒能辦到。”

    余皓︰“你終有一天能辦到,高中畢業以後,我也想過換個地方重新開始,但我想,重新開始一段人生,與我置身何處無關。”

    “是的。”陳燁凱嘆了口氣,說,“最終這一切,只取決于你的內心,你是個強大又治愈的孩子,余皓……我想問……算了。”

    “說啊。”余皓道,“想問什麼都可以。”

    “如果……”陳燁凱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說道,“我知道這麼類比很冒犯,但如果你是龍生,在最後的那一天里……”

    余皓想起自己曾經的“最後一刻”,那一刻來臨時,他的心里沒有對任何人的恨︰“我想,他既然選擇了那里,就意味著他仍然愛著你吧,而我也理解龍生。”

    陳燁凱︰“……”

    “你說,他太沒有安全感了。”余皓略帶無奈地笑了笑,說,“那是當然的,因為你太優秀了,那種……我很難去形容,那是一種不近人情的優秀。從想法,從見識,從……看問題的角度上,都很難感覺到,自己能配得上你的優秀。”

    “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陳燁凱點頭道。

    “我懂。”余皓說,“陳老師,你有錢,又是學霸,也很有風度,你應該是許多人的驕傲,家里也好,愛人也好,但你對許多事,其實都不那麼在乎。”

    “是的。”陳燁凱不得不承認,“許多時候我對外人客客氣氣的態度,並不是真正的我所想。”

    陳燁凱翻了個身,平躺著,望向天花板。

    浴室里的水聲停了,傳出吹風機聲,片刻後,周N用一根棉簽掏著耳朵,穿著酒店里的浴袍出來,朝余皓說︰“衣服內褲我自己洗完晾上了。”

    余皓看見周N小麥色的胸膛與浴袍下健碩的小腿,心想你你你……你里頭什麼都沒穿??!!

    陳燁凱道︰“現在可以告訴我經過了吧。”

    “簡而言之,我們是夢境的守護神。”周N走到余皓的床邊,朝陳燁凱說,“你可以把我們當作什麼超級英雄之類的,我們的責任就是幫助你們這些凡人,解決嚴重的心理問題。但這取決于你對我們的信任。我是孫悟空,余皓呢,則是大天使長,想象一下?”

    陳燁凱很听話,努力地想象著。

    周N又說︰“凱凱,你越是相信我們,我們在你夢里的力量就越強。”

    余皓︰“……”

    周N說起“超級英雄”時是如此順口,令余皓一時差點控制不住噴出來。而陳燁凱不能再認真地听著,那表情頓時產生了一股荒誕無比的氣氛。

    陳燁凱對周N的話絲毫沒有懷疑,答道︰“就像我認為余皓會游泳一樣?”

    “對。”周N拿起冰可樂,喝了兩口,說,“想要救贖,歸根到底,仍然得靠你自己。你覺得林尋對你來說,是強大到不可戰勝的嗎?”

    陳燁凱答道︰“當然不是。”

    周N與余皓交換了個眼神,周N說︰“那麼你不怕他。”

    “是的。”陳燁凱說,“只有龍生,是我邁不過去的一道坎,但听完余皓說的,我大概能認清我自己了。”

    余皓說︰“現在井前的存在,已經確認是龍生。”

    “守門人也許是林尋。”周N說,“不過如果凱凱不怕他,就不難對付。”

    陳燁凱皺眉听著兩人的對話。

    余皓突然想起什麼,問︰“陳老師,那天晚上你為什麼要那麼做,可以告訴我麼?”

    陳燁凱深吸一口氣,答道︰“龍生在自殺前,林老師找他談過,但是,我……一直不知道,龍生和林尋單獨見過面,直到那天,在咖啡廳里,就是你被潑咖啡的那天……我才無意中,從梁老師那里知道了這件事。”

    余皓頓時心中一凜,剎那所有的前因後果,隨之串了起來。

    “等等等!”周N馬上道,“凱凱!具體經過!不要有任何隱瞞!把事情全部告訴我們,這非常重要!”

    陳燁凱疲憊道︰“我相信,林尋對龍生進行過……心理干預。”

    “為什麼?”周N道,“關他什麼事?!”

    陳燁凱說︰“他非常討厭龍生,他最開始就表示了對我們在一起的反對,不願意我與龍生結婚,讓我再三考慮,他也一直想勸龍生離開我。”

    “慢著。”余皓模模糊糊想起了什麼,他望向陳燁凱,總覺得捕捉到了更多的線索……

    周N︰“他為了拆散你們,用心理干預的方式,將龍生勸去自殺?!”

    “龍生有抑郁癥。”陳燁凱已經非常混亂,說,“這是生理疾病,在病情發作時,死亡對他們來說本來就是種解脫,在這種痛苦下,心理干預的效果會被放大……我……”

    陳燁凱自己的心理狀態已經有點不穩定了,此刻用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下來。

    周N︰“余皓?”

    余皓一直在思考,沒有說話。

    周N沒有在辦公室里听過那段錄音,而余皓是听到過的!

    那天在咖啡廳里,梁金敏與陳燁凱坐著談話,而林尋給出的錄音,其中就有一段是陳燁凱所說的︰“我在輪回里,認識了一個像龍生這樣的孩子……”

    這句話按情景推斷,必然是在梁金敏朝陳燁凱說出她的猜測之前,余皓開始嘗試著為整場對話復盤——梁金敏約陳燁凱出來,陳燁凱先是朝梁金敏提起余皓,梁金敏則在短暫的安慰後,提起四年前的往事。

    “那段錄音。”余皓看了周N一眼,周N瞬間就明白了,準確無比地抓住了關鍵點。

    “林尋知道你們私下的談話嗎?”周N道。

    陳燁凱有點茫然,眉頭皺了起來,似乎也想通了什麼。

    周N︰“你們的談話被監听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