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54.淚水

54.淚水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龍生?你在嗎?這是你們的家?”余皓四顧,房中空空蕩蕩。

    “是的, 這是我們曾經在曼哈頓的家。”中川龍生的聲音說道, “也是nikcy答應給的‘來生’。”

    話音落, 龍生從客廳中走了過來。

    余皓馬上從床上下來,詫異道︰“龍生,你會說話?為什麼剛剛不開口?”

    龍生有點拘束地點了點頭, 說︰“我離開了這里就說不出話,只有在家里,我才會開口, 我知道你是余皓,我給你……泡一杯咖啡吧?請坐。”

    余皓只覺得這一切完全、徹底地貫徹了夢境規則, 實在太不真實了,上一刻還在奇琴伊察里,下一刻就穿越到了陳燁凱在紐約的家中。

    余皓望向天花板, 天花板上沒有裂縫, 得怎麼出去?

    “我沒有什麼朋友。”龍生說, “歡迎你來做客。”

    龍生的中文顯得有點奇怪,余皓注意到他穿著一身日本高中的黑色制服,里頭則是他的那件白襯衣,他相當文秀帥氣,擰開咖啡罐,朝兩個竹根杯子里加日式的ucc速溶咖啡。

    “房子是買的嗎?”余皓的注意力被岔了開去, “曼哈頓的房子, 陳老師真有錢啊。”

    “是的。”龍生簡單地答道。

    “為什麼我會在意這個?”余皓哭笑不得道, “對不起我真是太庸俗了。”

    龍生與陳燁凱的家里沒有門,余皓試著拉開被陽光照射著的窗簾,背後是面牆,也即是說,自己不能通過常規的方式離開這兒。

    龍生端著一個木托盤,托盤上咖啡、糖、奶俱全,還有一個小小的拿破侖蛋糕,余皓喝了一口,咖啡很香。

    “是nikcy喜歡的。”龍生的表情很平淡,說,“希望你也喜歡,家里只有這件甜點了,也是我給nikcy帶的,但他一直沒有吃。”

    “謝謝。”余皓說,“我很喜歡。”

    兩人坐在餐桌前,余皓想說點什麼,更多的是在思考著要如何出去,以及周N與陳燁凱,是否已經抵達奇琴伊察的井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想起墜下前發生的情形,井口處的黑暗龍生,已經間接被這個光明龍生一槍殺了,也許他們抵達時,也在尋找自己?

    余皓千頭萬緒,卻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兩人只是看著桌布,不知為什麼,余皓總感覺與這個龍生相處時,兩人之間不必多說,便有種平靜的默契。

    末了,龍生突然開口。

    龍生︰“以前和nikcy在一起時,我們可以這樣安靜地坐上一天。他就坐在你的位置上看書。”

    “你呢?”余皓問。

    “我看他。”龍生答道。

    他的頭發有點長,雙眼卻很明亮,仿佛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整個世界都會隨之安靜下來。

    “你是來救他的嗎?”龍生說。

    余皓與龍生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放下了杯子。

    余皓點了點頭,疑惑地問︰“你的存在,究竟代表了什麼?這里是避風港嗎?”

    那句話是余皓問自己的,他並不期望能得到解答,事實上他嘗試過與自己夢中的npc聊天,得到的回答總是似是而非。

    龍生卻反問道︰“你覺得呢?”

    剎那間余皓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你是他的圖騰?”

    中川龍生︰“對。”

    余皓︰“!!!”

    余皓第一個想法就是,如果周N也在這里,他說不定會大叫道“圖騰成精啦我的媽!”這景象實在是太詭異了,但想起先前周N的推測,又不得不十分佩服。

    當時他說︰“有可能圖騰就在井里,或者龍生就是圖騰。”結果兩個可能都猜對了!簡直是神預言!

    “可是……”余皓說,“在井外,攻擊咱們的那個你,又是誰?”

    “從頭說起吧。”龍生說,“我早就該走了,但一直以來,nicky他舍不得與我分開,把我關在旅館里,不讓我離開。”

    “你要去哪兒?”余皓皺眉道,心想這世界全是陳燁凱的內心,龍生能到哪里去?

    “來這里。”龍生指指餐桌,“這就是我們約好的來生,可他不答應。”

    “他說,他會常常來旅館里看我,我就這樣生活在旅館中,直到這件衣服從身上消失的那天。”說著拉開學生西服外襟,讓余皓看自己內里那件白襯衣,說,“我覺得,也許是時候了,所以我決定出來找他,來到我必然的歸宿里。”

    余皓︰“……”

    余皓想起了學院慶匯演前的晚上,自己借走了陳燁凱的白襯衣,頓時心里生出了愧疚感。

    “我懂了。”余皓喃喃道,“原來是因為我。”

    井外。

    黑暗龍生復活後,黑暗的濃霧席卷了整個奇琴伊察天井,陳燁凱的眼中已看不見其他。周N則警惕地打量著這里的一切,尤其那尊將近五米高的羽蛇神雕塑,提防它隨時活過來。

    “nikcy。”黑暗龍生在瘋狂卷動的黑暗中開了口,“你愧疚嗎?”

    陳燁凱哽咽道︰“對不起,龍生,對不起……這是我一直想說的話。”

    “這不是你真正的懺悔。”黑暗龍生近乎瘋狂地嘶吼道,“時至今日,你還不願意真正地面對我嗎?!”

    “……你的自大與驕傲毀掉了你自己。”龍生的聲音低沉,如同一個從黑暗里被孕生出的魔鬼,“你站在這段感情的制高點上,自以為予我愛,是給我的賞賜!是你對我的同情!”

    陳燁凱的表情突然變得平和起來,他忍著淚水︰“對,龍生,我已經明白了。”

    黑暗龍生的聲音里帶著一絲意外︰“你明白什麼?”

    陳燁凱︰“我明白了你對我的愛。”

    先前籠罩在天井附近的濃霧,開始漸漸散去,現出陳燁凱與黑暗龍生的身形,周N心里暗道做得好!龍生的黑暗力量似乎正在陳燁凱的面前逐漸消退,收攏到井口附近的區域。

    陳燁凱︰“我也明白了我們曾經在一起的每一天,你對我說過的那些話。”

    黑暗龍生朝陳燁凱緩慢走來,與他隔井對視。

    “明白了你的不安。”陳燁凱道,“你欲言又止的那些眼神,還有你對失去我的恐懼,可是,是你不明白!我也一樣地愛你!龍生!”

    陳燁凱最後幾乎是吼出來的,令黑暗龍生竟是退了一步。

    陳燁凱悲傷地說︰“我也在學習著如何去愛一個人!學習怎麼與你相處!我不懂怎麼經營我們的婚姻。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給你你要的,我想和你去結婚,想和你過一輩子!我知道,我的人生有太多的選擇,可你只有我。”

    說到這里,陳燁凱長長地一聲嘆息,四面八方傳來水聲,周N馬上轉頭看。天花板開始朝下滴落水滴,滲入這房間里,壓抑在他心中足有四年,匯聚為伊瓜甦大瀑布的淚水。

    酒店中。

    陳燁凱眼角滲出淚水,沿著側臉滑落,浸在枕上。

    余皓下意識地側頭,周N則在睡夢中抬起手臂,讓余皓枕在自己肩上。

    井底︰來生。

    “不。”龍生認真地說,“請你不必自責,我只希望他過得幸福。我這麼做的初衷,並不是想懲罰他,而是希望他不要再去面臨這麼多選擇,去接受選擇所帶來的痛苦。”

    “可是,什麼都可以重來。”余皓認真地說,“唯獨失去你,令他不能承受。”

    說到這里,余皓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仿佛面前的人並不是陳燁凱意識中的龍生,而是穿越了時空的、真正的龍生的靈魂。

    中川龍生起身,走到唱片機前,放了一首歌,音樂響了起來,那是ed與碧昂絲合唱的《perfect 》。

    “cause 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

    “not knowing what it was——”

    “大家都覺得也許死亡很痛苦。”龍生平靜地說,“但那對抑郁癥病人來說,死亡反而是種解脫,為什麼不能把它看成命中注定的離別呢?我們在一起度過了最美好的時光,而我生病了,一種遺傳的不治之癥,與其在生命的最後日子里備受折磨,不如……”

    余皓開始有點明白龍生最後的想法了。

    “不如珍惜還能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余皓輕輕地說。

    “對。”龍生說,“這對我而言,確實就是這樣。我非常清楚,我的病來自家族遺傳,我注定是治不好的。與他在一起的時光,我也沒有任何遺憾……這麼想想,是否就理解了?”

    余皓想起專業課上關于認知行為治療章節中,便提到了抑郁癥的成因尚不完全明確,但至少目前來說,與遺傳、內分泌、神經的功能與再生都有非常復雜的關系,更有多個染色體與重度抑郁癥病癥存在明確的聯系。

    非官方資料調查中,抑郁癥在中國達到了接近3%,這不是讓病人“想開”就能解決的心理病情。一旦確診,就必須按時服藥,對重度抑郁癥病人來說,哪怕暫時痊愈,而治愈後復發率也高達60%,不少患者更需要終生服藥。

    然而國內對抑郁癥仍停留在精神障礙的表象上,極少得到重視。

    “在瑪雅人的文明里,死亡不是結束,只是一段新旅途的開始,生命絢爛卻短暫,就像花朵一般,它凋謝以後還會再開,我們在輪回中不斷往復,終能再相見,那不是永別……接著說吧。”龍生在流淌的音樂里,解釋道,“所以,我回到了奇琴伊察,走向那口井。”

    余皓道︰“他把心中的你關在旅館里,也許正因為他不願意你就此離開,不願放下,也不願放開,更不願你就此前去輪回。”

    中川龍生注視余皓,很輕很輕地答道︰“是的,你說對了。”

    余皓倏然想清楚了陳燁凱意識世界里的一連串前因後果,死去的留在他心中的龍生希望走向奇琴伊察,前往所謂的“來生”等待陳燁凱,而陳燁凱始終不能接受龍生的離開。

    于是在他的夢里,作為圖騰的龍生,始終留在了旅館“開始即結束”中。

    “正當我希望前往來生時,我在奇琴伊察的井口,遇見了林老師。”龍生說,“他把我污染了,並分離成兩半,奪走了我的其中一部分,那些黑暗的意識,再將現在的我,投進了井底,我不希望這件事就這樣結束,所以,余皓,我請求你的幫助。”

    “他很優秀。”龍生說,“但我想,我只是他人生中一名短暫的過客,他給我的那些,在這一生中,確切地說,並不是愛情,只是同情。林老師奪走的那一半,就是我在這段感情里,對nikcy唯一的執念。”

    余皓︰“不,不是這樣,龍生。”

    中川龍生抬眼,看著余皓,余皓現出傷感的微笑。

    “你的存在,就是他對你愛的證明啊。”余皓帶著期待的眼神說道,“我相信在他以往的世界中,圖騰不是你的模樣,自從你來了以後,你才成為了他唯一的圖騰。”

    中川龍生眼里出現了少許驚訝之意,余皓又道︰“每個人的圖騰,意味著他的意義、他的堅持,也即他希望成為的那個自己。龍生,跟我回去吧,回到他的身邊去,只有你能辦到,你能給他勇氣,讓他回到陽光下。”

    “我記得,你給他寫過一封信。”

    龍生︰“我也記得。不過,我想他也曾經,同樣交給了你一件東西,要打敗林老師,這必不可少。”

    余皓心中一凜︰“什麼東西?”

    龍生緩慢地搖了搖頭。

    井外。

    “他們告訴我,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圖騰,那是我最在意的象征,找回它,就能成為我自己……”陳燁凱一字一句地說,“龍生,我想,如果圖騰真的存在于我的心里,那麼……它應該是你的模樣吧。”

    黑暗龍生怔怔站著,一時竟接不上話。

    陳燁凱︰“我毀掉了你,也毀掉了我自己,但我確信我愛你,直到現在,我無比堅信這一點,直到四年後的今天,我仍銘記著我們生命里最美好的那些時刻,不願讓你就這樣離開。”

    “仿佛只要不點開那封信,與你說再見,我們就永遠不會分離,不管是今生,還是來生。”

    “騙子……你這個騙子……”黑暗龍生顫聲道,“我要殺了你!”

    周N突然道︰“龍生!你給nikcy留下過一封信,是不是?!你在信里說了什麼?你是已經原諒了他,還是想讓他和你一起死?”

    剎那間,中央區域靜了下來,黑暗龍生睜大雙眼,望向陳燁凱,一時竟無法回答。

    陳燁凱緩緩道︰“龍生,從前的你,總是哪怕傷害自己,也不會讓我遭受任何痛苦……龍生?”驟然間,陳燁凱仿佛意識到了什麼,顫聲道︰“這是你真正的想法嗎?為什麼……”

    “龍生!”陳燁凱驟然道,“這不是你!是誰迷惑了你?!”

    黑暗龍生在這句話下,發出痛苦的大喊,陳燁凱的認知仿佛有著強大的沖擊力,令他全身黑煙朝後飛散,現出猙獰的雙眼。

    陳燁凱︰“……”

    周N︰“那不是他!凱凱!那是偽裝!開槍!”

    黑暗龍生一聲狂吼,朝陳燁凱沖來,不等周N出金箍棒,陳燁凱卻驀然抽槍,短暫的猶豫後,龍生的面目發生了奇異的改變,陳燁凱再不遲疑,將槍口指向“龍生”,扣動扳機!

    一聲槍響,震得周N耳膜劇痛,子彈離開槍口,旋轉,呼嘯著飛向龍生,然而羽蛇神雕塑瞬間動了,一個飛掠,沖過龍生身前,擋住了那一槍!

    羽蛇神飛開,身後現出林尋的容貌。

    “哈哈哈哈……”

    “哈哈哈……”

    林尋猙獰地笑了起來,冷冷道︰“nikcy,看來……你終于決定拋棄龍生了!不枉我花了這麼大的力氣,來分開你倆。”

    周N瞬間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不會吧,**是你?!”

    剎那間整個天井區域,牆壁轟然瓦解,頭頂鐵網散開,巨大的平台升起。黑暗的天空下,奇琴伊察解體!颶風席卷著無數巨石磚瓦,朝四處橫掃開去,這碩大的金字塔逐層瓦解,唯獨平台升向天空。

    天際陰雲滾滾,雷電四射,意識世界已化為火海,林尋狂吼之中,身體綻放出黑火,宏大的平台升向高處,磚瓦掉落,唯剩井前的奇琴伊察王座,地面延展為將近萬平方的廣場,林尋轉身坐上王座,背後羽蛇神雕塑復活,開始游移。

    陳燁凱聲音嘶啞︰“老師,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林尋冷冷道︰“听老師的話總沒有錯,為什麼要與一個抑郁癥的少年糾纏這麼多呢?我煞費苦心,用了這麼多的方法,才讓龍生離開你。光明萬丈的前途等待著你,你將成為比自己想象中更優秀的人,nicky。不要將我的一番好意,當作耳邊風……”

    “你將這個秘密,隱瞞了四年!”陳燁凱一時悲憤無比,雙手持槍,指向林尋,吼道,“我早就該殺了你!”

    林尋冷冷道︰“他的死,誘因早就種下,哪怕我再善于進行心理干預,也不可能勸導他走向自殺,如果沒有你對他的忽視,龍生又怎麼會死?”

    漆黑天幕下,整個意識世界已成火海,大地上火焰無處不在,灰燼蒸騰,升上天際,陰暗天空雷電震蕩,羽蛇神呼嘯沖來,周N早有準備,在它撲向陳燁凱的剎那,一個閃身,持盾擋在陳燁凱身前!

    盾牌霎時間擴大,“當”的一聲與羽蛇神相撞,羽蛇神發出金鐵交鳴之聲,騰空拔高,扇起狂風。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