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81.心跡

81.心跡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這是一個涼爽的晚上,涼得甚至有股寒意, 明明只是夏末, 卻已有了入冬的感覺。郢市全城迅速降溫, 余皓感覺到半夜里,周N扔過來一床被子,蓋在他身上, 給他蓋好。

    他轉頭時,半睡半醒間,見周N正拿著手機, 躺在床上發消息,屏幕的光映亮了他英俊的側臉。

    再一覺起來,天已經蒙蒙亮了,余皓發現自己身上蓋著周N從櫃里翻出來的秋被, 周N卻已不知去了何處。昨夜的氣已消得干干淨淨,余皓有點懊悔地在床上坐著, 想起昨晚自己的火氣,只覺得尷尬而疲憊。

    “能出門麼”傅立群正發著,抬頭一瞥余皓。

    “已經完全好了。”余皓跳下床去洗漱,說,“就是餓, 周N呢”

    傅立群道︰“一大早就失蹤了, 接人去了吧”

    余皓今天非常精神, 一場小病來得快去得也快, 余皓與傅立群吃過早飯, 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眾人在山下地鐵站前集合,余皓看見了周N與黃雅。大伙兒朝黃雅禮貌地點頭問候,一伙大學生雖然不比看周N比賽時人多,卻感覺比之前還要熱鬧不少,只因今天出門的體育班的男生們,全帶上了女朋友。

    “踩他的鞋!”

    “踩少爺的新鞋!快來啊!”

    一群人開始踩周N的新鞋,周N怒道︰“滾開!都滾!”

    地鐵里頭,一大群人開始起哄,頓時嚇了安保一跳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周N一吼,好像真的生氣了。

    “誰敢!絕交!”周N怒道,“真絕交!別以為我開玩笑!”

    場面有點尷尬了,周N意識到自己發火發過頭,隨口道︰“踩哥哥的去。”

    傅立群瞬間嚇得往岑珊身後躲,忙道︰“我都穿了一個月了!不是新鞋了!”

    余皓︰“……”

    地鐵上整個車廂被他們佔了,全是成雙成對的學生,那場面浩浩蕩蕩,十分壯觀。

    “好點啦”岑珊摸摸余皓的頭,余皓表情還有點委頓,卻笑了起來,說︰“已經完全好了。”

    “給你哥哥買這麼貴的禮物做什麼”岑珊又嗔道,“傻大個天天蹭你們飯,你這樣會慣壞他的!”

    傅立群抱著地鐵上那鐵管,嘿嘿笑,說︰“哥哥給你們表演鋼管舞”

    岑珊︰“……”

    余皓笑著說︰“周N讓我買的。”

    兩人一起轉頭看不遠處的周N,今天的周N很帥,穿了余皓的那條牛仔褲,白t恤,頭發看得出用發蠟抓過,背著個單肩運動包,兩手插在兜里,一副沒睡醒的模樣,憊懶不堪,兩腳斜斜朝前蹬著,第一次把這雙aj穿出來,余皓才發現這鞋上身了確實相當好看且搶眼,非常適合周N。

    有人給黃雅讓了個座,周N便背靠車廂,站在黃瑾雅身旁,與她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那表情十分毛躁,偶爾以“嗯”或點頭來回應,似乎听不進黃瑾雅說的話,只看著飛掠而過的地鐵站台出神。

    “以後不能這樣。”岑珊又教訓道。

    “好啦。”余皓笑道,“知道了。”

    出地鐵站時,余皓刻意走在了周N身後,與他保持了距離。走著走著,周N突然回頭找他,余皓便抬起手,示意我在。傅立群隨手搭在余皓肩膀上,周N那眼神略復雜,只瞥了一眼便轉過去了。

    余皓打趣道︰“嫂子,你猜今天周N會帶瑾雅坐幾次過山車”

    岑珊突然笑了起來,說︰“上回你還沒搬去他們寢室,我們仨來游樂場玩,他一個人坐了十二次。”

    余皓︰“……”

    這家游樂場余皓已經來過許多次了,正是過年時與周N一起打工的地方。傅立群去取票,岑珊掏出兩個幸運符,遞給余皓。

    “在北海道給你們求的符。”岑珊笑吟吟地說,“一個給你,一個給周N。”

    余皓忙道謝謝並珍重收下,再望向周N時,又見周N在長椅上,拿著瓶紅牛在喝,與黃瑾雅並肩而坐。

    “我回去再給他。”余皓說,“是戀愛符嗎”

    “對啊,求愛情的。”岑珊溫柔一笑,兩人也坐在長椅上,余皓覺得自己如果是直男的話搞不好真的會暗戀岑珊,這個嫂子真是太太太美好了。

    “不是說今天會出太陽嗎”岑珊道,“還是陰天。”

    余皓抬頭看天,連著下了好幾天的雨,烏雲密布,層層疊疊的,雲層里隱約現出少許白光,風吹了起來。

    “嫂子你冷嗎”余皓道。

    岑珊擺擺手,傅立群回來了,發下入場券,眾人便紛紛領了券,起身進園,暑假的最後一天里人相當多。余皓快有半年沒來了,想起上一次帶施坭來玩,對這兒還很親切。

    他拿著手機,給周N與黃瑾雅拍照,尤其在排隊時。許多項目都是兩人兩人乘坐,余皓本想一個人就一個人吧,同學全是情侶,便打算去排單人通道,岑珊與傅立群則一直拉著余皓。

    排隊時,隊伍往復折回,余皓時常與周N、黃瑾雅擦肩而過,偶爾拿起手機,幫他倆拍一張,周N則在耐心听黃瑾雅說話的間隙里,抬頭一瞥余皓。余皓便朝他笑笑,示意他倆別管自己。

    “我不想坐過山車……”岑珊一臉郁悶,“我是真的不喜歡,你哥倆去行嗎”

    “來吧。”傅立群道,“不恐怖的。”

    余皓道︰“對,嫂子,排隊的時候感覺很可怕,但是坐上去了也就那樣。”

    岑珊那表情就像要上刑場一般,傅立群舉起手機︰“我拍一張哈哈哈!”

    余皓與岑珊一起稍抬頭,傅立群調了自拍模式,手機倒映出排隊中的三人,余皓突然看見了背景里,不遠處回頭,怔怔看著自己的周N。

    “ 嚓”一聲,傅立群按下手機,拍下了這張照片,岑珊燦爛甜美的笑容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哀嘆道︰“能不能不坐!”

    “馬上到了!”余皓笑道,“堅持住!”

    隊伍排到末尾,余皓道︰“我感冒剛好,怕坐了頭疼,我不坐了,你們玩。”說著便從繩下鑽了出去。

    “余皓!”

    隊伍後面,卻是周N叫住了他。

    “你去哪”周N道,“你要走了”

    余皓笑道︰“我在外面等你們!”

    “待會兒去摩天輪吧。”周N道。

    余皓點點頭,過山車“轟隆”一聲啟動,遠隔上百米,余皓都能听見岑珊不要命的尖叫,只覺得實在是太好笑了。他走到出口外等他們下來,並不停提醒自己,千萬別表現得太喪,否則會害大家都玩得不開心。

    但有時候余皓也發現了,其實自己的心情也並不能真正地影響到誰,有時候人總是把自己想得太過重要了,說不定今天周N、傅立群與岑珊都沒有太在意他的心情,反而玩得挺開心呢

    “余皓!”一旁烤雞翅亭外,經理喊了聲。

    余皓“哎”了聲,笑著與他打招呼,經理對他們印象很深刻,說︰“我看見周N了,你們來玩啊。”

    余皓過去與他寒暄幾句,經理又問他們暑假怎麼沒來打工。不多時,一群人下來了,岑珊站著不住喘氣,余皓朝經理道︰“這是我嫂子。”

    “周N!”經理看見周N與黃瑾雅,笑著說,“好啊你小子,交女朋友了嗎介紹下”

    “不是女朋友。”周N當眾道,“再問把你店拆了。”

    頓時所有人都有點尷尬,余皓只得假裝沒听見,周N又說︰“老高幫打十八杯對對踫,待會兒我過來拿,余皓你把錢付一下。”

    “嫂子沒事吧”余皓觀察岑珊臉色,生怕她被嚇著了。

    “再來一次。”岑珊深呼吸道,“走!姐姐喜歡!”

    傅立群︰“……”

    所有人同時瘋狂大笑,傅立群道︰“一次就好了……哎!等等啊!老婆!”

    岑珊直接把傅立群拖走了,余皓笑得不行,掏出手機給岑珊與傅立群拍照,唱道︰“一次就好,我陪你到天荒地老……”

    “坐摩天輪去吧。”有人提議道。

    “要麼自由活動”周N說,“哥哥嫂子都跑了。”

    夏磊說︰“晚上還一起吃飯不”

    周N想了想,眾人似乎都听他的,周N看了眼余皓,而後道︰“不了吧,待會兒你們記得去拿飲料。”

    于是大伙兒便各自去找項目玩了,然而最近的游戲還是摩天輪,排隊的沒幾個人,眾人便紛紛過去搶位置。

    摩天輪都是情侶在坐,兩人一廂,周N又喊道︰“余皓!”

    “我去拿飲料。”余皓說。

    周N看看余皓,又看黃瑾雅,最後說︰“行吧。”

    余皓到得餐廳外頭,看見周N帶著黃瑾雅去排摩天輪,小哥把飲料一杯一杯放上台面,余皓開始點數,掏手機付賬。

    經理看著遠處排隊的學生們,看見周N與黃瑾雅進了摩天輪,十分感慨︰“年輕真好啊,余皓談戀愛了嗎”

    “沒有呢。”余皓傷感地笑了笑,二、四、六……游樂場暑假出了個情侶印花杯,里面是特調的“愛情對對踫”,買一送一,余皓算了下,十九個人,周N只點了十八杯,九對。

    “夠嗎”

    “夠。”

    經理又問︰“你們應該是單數吧”

    “我是單身狗啊,我喝這個做什麼”余皓笑著把飲料兩杯兩杯裝在一起,拿到長椅上去,等他們過來領。

    坐完摩天輪,余下的人陸陸續續過來拿飲料,還有人去買熱狗,各自說︰“謝謝少爺。”

    “少爺說不客氣。”余皓哭笑不得答道。

    他在長椅上坐了一會兒,開始翻手機里周N的照片,余皓手機里有很多周N的照片,大部分時候都是明著拍,周N看見了也不管他。余皓一張一張地翻著,還看見了自己偷拍周N睡覺的時候。

    傅立群把排隊時的合照發過來了,余皓看見了照片上,站在隊伍拐角處,注視這自己的周N。

    周N的眼神有點落寞。

    余皓心想,周N應該也有一點喜歡自己吧,只是他們都分不清楚。如果在歷史性的今天,讓他為這段感情定義的話,余皓覺得周N對自己,也許已經是一種比朋友、好兄弟更甚之的喜歡。就像那天晚上,周N問他︰“你自己說,你是什麼”

    這個問題,余皓無法回答,周N也無法回答。

    他自從喜歡上周N開始,就常常會在網上看許多人的情感分享,每一段感情經歷里,愛上直男兄弟的gay,最後都因畢業、工作調動天各一方,多年以後,再深厚的感情、再不可割舍的曾經,伴隨著對方建立家庭、養育兒女,而漸漸地成為最美好的記憶。

    就像這些照片一樣,讓它永遠留下來吧,多年以後,我們再見面時,提起這段往事,至少留給我們彼此的都是美好與快樂。

    余皓抬頭望向摩天輪高處,轉廂頂上烏雲密布的天空中,雲層漸漸地散開了。

    “哎。”岑珊回來了,坐在余皓身邊,重重喘了口氣。

    “我不行了。”傅立群道,“讓我緩一會兒。”

    岑珊道︰“余皓,給你哥哥喝點飲料壓壓驚,待會兒繼續。”

    余皓︰“哈哈哈哈哈哈!”

    傅立群道︰“我重心高!腦缺氧!別來了!”

    岑珊道︰“你自己說的,我想坐幾次就陪我坐幾次。”

    傅立群只得道︰“好,行,今天和你拼了。謝謝少奶奶請客啊。”

    “少奶奶在上面呢。”余皓道,“別亂開玩笑害我。”

    岑珊責備地看了傅立群一眼,傅立群又是嘿嘿笑,兩人喝了點飲料,岑珊問︰“還沒下來這都一個小時了。”

    余皓心想對哦,方才他沒注意到摩天輪出口處,周N應該早就坐完了,算了不管了。

    “你們去坐摩天輪吧。”余皓道,“我再在這兒坐會兒。”

    “對對對。”傅立群趕緊道,“勞逸結合一下。”

    岑珊起身拉著傅立群走了,余皓又四處看看,心想周N應該與黃瑾雅玩別的去了,低頭看手機,周N卻發了條消息。

    【你在哪兒】

    余皓用手機拍了張身邊的飲料,還有六杯沒領走,周N便回了句︰【等我。】

    天空中,烏雲翻涌,小雨在風里紛飛著,零星雨滴落在余皓臉上。

    “還沒領完”周N坐到長椅一側上,呼吸有點急促,像剛跑過。

    “朝陽和鈞哥帶著媳婦不知道上哪兒了。”余皓說,“估計還在排隊吧,瑾雅呢”

    余皓本想說“少奶奶呢”,順便開開周N玩笑,但他知道周N不喜歡別人這麼說,便收斂了些。

    “回去了。”周N拿了杯飲料喝,“剛把她送走,冷不你感冒剛好,穿我外套”

    余皓︰“還好。”

    “坐摩天輪去”周N說,“不管他們了,飲料扔這兒,愛喝不喝。”

    余皓道︰“不去了,待會兒我也回了。”

    周N拆開飲料的杯蓋看余皓,一口氣灌下半杯,顯然很口渴。

    “另一杯你也喝了吧。”余皓笑道。

    周N放下杯,轉頭看了眼游樂場里來來去去的情侶。

    “我想和你再坐一次摩天輪。”周N側頭,看著余皓的雙眼,認真地說。

    余皓︰“……”

    周N那語氣很認真,認真得就像他們第一天在夢里認識一樣。

    “那走吧。”余皓笑了笑,有些話,也正好說說,作個正式的了斷,雖然他知道彼此心里應該都很清楚。

    周N率先起來去排隊,余皓跟在後頭,傅立群與岑珊剛下來沒多久,岑珊朝兩人悠揚婉轉地吹了聲口哨。

    “嫂子今天真夠放飛自我的。”周N笑道。

    余皓道︰“你待會兒可以陪她去坐過山車,坐到游樂場打烊。”

    周N︰“你不喜歡坐就直說,別老挖苦我,人生還不能有點愛好了”

    “我沒這意思。”余皓道。

    “你這幾天就變著法子氣我。”周N說,“你以為我不知道”

    “你還不是變著法子氣我”余皓突然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控制不住自己,這生氣突如其來,沖動得令他自己都猝不及防。

    “算了不說了。”周N道,“待會兒吵起來了。”

    余皓沒說話,兩人排到摩天輪前,工作人員放人,余皓便與周N鑽進包廂里,各自坐好,外頭關門。

    這是華中地區最大的一個摩天輪,一圈轉下來足有半小時,包廂里還放著音樂,周N隨手把音樂關了,看著余皓,余皓則側頭望向窗外。

    “看風景啊。”余皓笑道,“看我做什麼”

    周N道︰“還沒上去呢,看毛啊。”

    余皓說︰“好好和雅在一起吧。”

    “你不喜歡她麼”周N道。

    余皓輕輕地說︰“不,我很喜歡她,只要是你喜歡的人,我都喜歡。”

    听到這話,周N的眼眶瞬間就紅了,余皓自己說出口時,也有種眼淚即將涌出來的強烈感覺。

    周N深呼吸,竭力平定心情,說︰“可我不喜歡她,我怎麼辦呢”

    余皓一時有點哭笑不得,勉強笑著說︰“不喜歡還帶她出來我知道你是怕我在意,真的沒關系……”

    倏然間,余皓的聲音停了,整個世界安靜無比。

    周N從包里取出來一個銀色的、心形的金屬音樂盒,像一塊漂亮的寶石,盒面上燙著一對天使翅膀的紋樣。

    余皓沒有說話,怔怔看著周N給音樂盒上發條。周N把它翻過來,背後燙著周N的“z”與余皓的“y”的抬頭字幕,周N一邊上發條,一邊緊張地抬眼,注視余皓雙眼,緊張得手指都在發抖,叮叮聲響奏起,正是余皓曾經翻唱過的那首《小幸運》。

    原來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原來我們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給你。”周N把音樂盒遞給余皓,說,“我親手做的,我做它做三個月,就為了……今天……把它……把它……給你,你會收下嗎你會的,是不是”

    余皓下意識地接過音樂盒,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周N。

    周N說︰“我想說……余皓,我……我……”

    余皓的呼吸急促起來,天空中,狂風席卷烏雲,厚重雲層退去,摩天輪升上高空,陽光就這麼猝不及防地灑了下來。

    “我……我覺得我喜歡上你了。”周N看著余皓的眼楮,說,“余皓,你還喜歡我嗎我準備了很久,就是……不知道怎麼說,那天我說,想和你商量的……是……咱們要不要,要不要試試一起……你要是不嫌棄我的話,我想和你在一起,我覺得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再……除了你,我不會再喜歡上誰了。”

    摩天輪包廂里十分安靜,只有音樂盒的聲音,余皓的淚水幾乎是奪眶而出。

    “老子被你掰彎了。”周N最後紅了眼眶,笑了起來,說,“靠,你愛不愛我,給個回答!哭毛說話啊!”

    余皓握著那音樂盒的一手抵在鼻前,不住哽咽,點了點頭,周N伸手來握,一手覆著余皓的手,另一手按著他的後頸,倆人把額頭抵在一起。

    在那萬籟俱寂中,周N略帶沙啞的嗓音輕輕,輕輕地說︰

    “余皓,我愛你。”

    郢市逐漸沐浴在陽光下,由遠及近,剎那間陽光灑滿大地,遠方雲頂山雲霧散盡,摩天輪包廂中,斜斜照耀他們的陽光,猶如將余皓帶進了一個夢里。

    余皓哽咽道,“我一直都喜歡著你。我……不行了,太突然了,周N。”

    “我知道我很多地方沒做好,可我沒有辦法,我爸媽,我的家庭,就,他們總這樣,我想克服這些,我想好好照顧你,我願意努力,我想把我的圖騰先拿回來,變成這個音樂盒,再親手交給你,可太難了,真的太難了,我還沒成功。就怕再等下去,你已經……你已經……要麼,我們先在一起行不我想,至少我心里清楚,我是為了什麼而去戰斗。”

    余皓已經再听不見周N說的話了,他的意識徹底空白,眼里只有周N英俊的面容。

    周N抬眼,與余皓安靜對視,繼而湊上前去,親吻了余皓的側臉。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