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88.勇氣

88.勇氣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周N?”余皓萬萬沒想到, 周N會毫無預兆地在今夜讓他入夢。

    自從離開奇琴伊察後, 他幾乎沒有再好好審視過自己的夢了。他的夢境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京城還是那個京城, 遠方的長城也還是長城, 然而觸目可及之地, 到處都種滿了銀杏樹,金色的的樹葉紛飛。

    城市的邊緣,多了一個頂天立地的摩天輪, 全城瓦片、街道, 都閃耀著一層淡淡的金色,京城內四處升起了心形的風箏, 在藍天下飛揚, 猶如一幅陽光下的油畫般絢麗多彩。

    圖騰產生了變化!它從宮殿里頭升起來了, 懸浮在宮殿的頂端,余皓辨認了許久, 卻看不懂它變成了什麼形態,它從銀白色的盾形變成了圓形環狀,有點像個玉佩, 散發出淡淡的柔光。

    “這是什麼?”余皓朝側旁侍立的NPC問道。

    “這是您的圖騰,主人。”一名武士答道。

    “我又不是傻的。”余皓哭笑不得道,“當然知道。”

    不過夢境中的NPC也不大可能回答得太詳細,畢竟這全是自己的意識幻化而成的存在, 除非自己心里已經有了大致的答案, 否則無法從NPC處得到確切的回答。

    余皓看了會兒圖騰, 心想周N今天想做什麼?他走出宮殿,來到曾經與周N喝茶聊天的平台上,多了一個裝潢豪華的吧台,吧台上擺滿了與梁金敏家幾乎一模一樣的美酒,酒櫃琳瑯滿目。余皓眼中帶著震驚,進到吧台里面,摸了摸如鑽石般閃耀的水晶酒杯。

    從平台上恰恰好能望見遠方的山巒,以及那宏偉的摩天輪。就像活在一個夢幻般的電影里。

    天空中,一個身影翱翔而過,一身鎧甲的周N駕馭黑龍飛來了。

    周N飛身落在平台上,黑龍飛走,身上金屬鎧甲作響,余皓站在吧台後,周N摘下頭盔,隨手朝吧台上一擱,戴著金屬手套的手打了個響指。

    “美人兒,來杯伏特加。”周N懶洋洋道,“喝完好上戰場。”

    余皓笑了起來,轉過身,抬起手指時,酒櫃上的伏特加自動飛了出來,連瓶帶酒,冒出冰霧氣,余皓取了個水晶杯給他倒酒,周N喝了小半杯,五官有點扭曲。

    “烈酒。”周N看著余皓,眼里帶著笑意。

    “戰況怎麼樣?”余皓手里拿著毛巾,隨手取了個杯子開始擦,周N笑了起來。

    “陷入膠著。”周N英俊的笑容顯得十分醉人,“不過為了我的愛人,拼了。”

    “凡事要講究策略。”余皓說,“不能全靠武力。”

    “你說得對。”周N點了點頭,望向余皓的夢境世界,沉吟道,“屢戰屢敗,來源于將軍的恐懼。”

    “為什麼不讓你的愛人幫忙呢?”余皓取來另一個杯。

    “想調什麼?”周N說,“我教你。”

    “長島冰茶你會嗎?”余皓說,“一直想嘗嘗。”

    周N打了幾下響指,酒櫃上飛出四種酒,余皓拿出冰桶,周N的手指依次輕敲酒瓶,發出金屬與玻璃踫撞的悅耳聲響,余皓按順序添加。

    “他不能參與亂斗。”周N說。

    “為什麼?”余皓道,“因為將軍你對他有……固執的保護念頭麼?”

    余皓從雞尾酒里抬起頭,看了周N一眼。

    “不。”周N注視余皓調酒的整個過程,“坦白說來,和這個沒太大關系,和他一起並肩戰斗,讓我不再孤獨。但……在我的印象認知中,他對強大的怪物,沒有戰斗力,他只能支持我。”

    余皓︰“就像面對林尋,在凱凱的認知里,林尋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所以他也篤定我在夢境里無法戰勝林尋。”

    “不錯。”周N說,“所以老婆的力量只能直接作用于我,而不是最終的大boss撒旦。”

    “懂了,接下來呢?”余皓問。

    “理論上,這是我一個人的戰斗。”周N說,“但他如果能坐在看台上,我就有了動力,有了勇氣。”

    “我說雞尾酒……”余皓道,他已經把所有的酒混合,放在調酒壺里了。

    周N笑了起來,接過調酒壺,平托在掌上,繼而輕輕一翻,調酒壺飛了起來,周N如踢球一般以肩接、以手臂承托,調酒壺與他一身鎧甲踫撞,金屬聲響,不斷翻滾,非常好看。

    余皓︰“那我能為你做什麼?”

    周N︰“看著我為咱們戰斗。”說著把調酒壺放在吧台上,余皓放上一個杯,周N把長島冰茶倒進杯里。

    得怎麼辦呢?余皓陷入了思索中,周N卻輕輕勾起他的下巴,越過吧台,側頭吻他,余皓抱住周N的脖頸,在夢里總算可以肆意妄為一番了。

    “吃冰棍麼?”周N低聲道。

    余皓注視周N的唇,目光再挪向他的雙眼。

    “夢里吃冰棍是什麼感覺?”余皓道,“還沒試過呢。”

    遠方傳來一聲龍吟,震徹天地。黑龍騰空而起,在宮殿頂端盤旋,朝向正中間的圖騰,虎視眈眈。

    NPC們頓時如臨大敵,紛紛涌向圖騰,各持武器,開始叫囂,要趕走黑龍。

    周N越過吧台翻了進來,將余皓按在吧台後的地上。

    “讓他們退下。”周N帶著低沉磁性的聲音在余皓耳畔說。

    余皓輕輕一拍周N肩甲,肩甲瞬間消失,再一拍護胸與護手,所觸之處,周N的鎧甲紛紛消失,他袒露上身現出健壯瘦削肌肉,那體溫、心跳,幾乎與現實里毫無區別。

    NPC們慢慢放下武器,退後。

    “現實里的願望還沒實現。”余皓抱著周N,低聲在他耳畔說,“改而在夢里行動,你自己說的這樣不好……”

    “提前練習一下而已,別緊張。”周N一手按在余皓肩上,輕輕抓緊,余皓一身衣服瞬間化作長袍,“唰”一聲被周N扯得干干淨淨,飛出平台,在風里飄揚。

    “看什麼看?”余皓低聲道。

    “真想吃啊……”周N的目光游走,收回,看余皓雙眼。

    黑龍停在宮殿最頂端,伸出爪子,試探著去觸踫圖騰,圖騰發出少許光焰,輕輕回擊了它一下,卻沒有懲罰它。

    余皓抬眼,周N不住親吻他,整個世界仿佛變了個模樣,狂風吹來,銀杏樹葉被席卷而過,那頭坐騎黑龍抓住了圖騰,蹲踞于他的宮殿上空,發出宣告主權般的龍咆。

    黑龍猛地一爪,將圖騰摟了過去!與此同時,余皓低頭看周N,圖騰的光亮不斷增強,繼而變得熾熱無比,仿佛成為了另一個太陽,圖騰耀眼的白光與遠方懸掛在天空中的金烏輪交相輝映,剎那涌入了余皓的腦海中。

    那陣強光延續了很久,結束時如潮水般退去,余皓突然想起了什麼。

    “將軍?”余皓道。

    “再來一次。”周N道,“今天不打怪了,到天亮。”

    余皓的翅膀拖在吧台旁,一身皮膚白皙,腿長腰細,瘦削的肌肉線條極其性感。

    余皓抬起一手,竭力捕捉著那個模糊的念頭,他把手覆在周N側臉上,周N湊上來親吻他,余皓眼中卻帶著不解。

    “圖騰。”余皓朝周N說。

    “怎麼?”周N盤膝坐下,一手牽著余皓的手,手指摩挲,相扣,抬頭望向高處圖騰,此時黑龍心滿意足地飛開,卻依舊盯著余皓的圖騰看,舍不得飛遠。

    “我的圖騰,變成了你的武器。”余皓說。

    “也是盾牌。”周N道,“到底怎麼了?”

    余皓道︰“所以,攜帶我的力量進入競技場是可以的!只是我不能參戰,對不?”

    周N說︰“對啊……”

    “那我的NPC……”

    周N︰“!!!”

    周N驀然也靜了。

    “喝一杯?”余皓道,繼而學著周N打了個響指,一身衣服浮現。周N也打了個響指,身上鎧甲出現,重組,覆體。

    “打贏了回來再喝,走!”周N牽起余皓的手,一聲 哨,那黑龍還盯著余皓的圖騰戀戀不舍。

    “你他媽的給我下來!”周N怒吼道,“辦正事了!”

    黑龍只得調頭飛回平台,載著余皓與周N,穿過了金烏輪。

    周N雲海上的金烏輪平台,天地間一片光輝燦爛,滾滾雲層全變成了淡藍色,金烏輪四周席卷著無數流雲,更令余皓震撼的是,平台遠處破開了一道長達數公里的雲裂!

    陽光從雲層的縫隙中照耀下去,令競技場所在的世界充滿了光輝。

    重重雲層雖未完全消散,卻已有一道數公里的宏大陽光,沿著怒海筆直而來,穿過競技場。海面蕩漾著來自天際的金光,競技場中一片敞亮。

    金烏輪平台上,整整齊齊地排列著近兩千名來自余皓精神世界的NPC武士。

    周N一身鎧甲,點閱兵馬,轉向余皓,余皓撲打翅膀,懸浮在空中,注視大地上的競技場世界。

    “有多少敵人?”余皓問。

    周N答道︰“十三個,已經戰勝了一個,剩十二個。”

    余皓好奇道︰“第一個是什麼?”

    周N一笑置之,躍起,將余皓一摟。

    “下去了!”周N道。

    兩人化作流星,飛身落向競技場。余皓大喊一聲,一突破雲海區域,自己的身體再次變化,成為上次長著翅膀的白狐,周N一手抱緊了他,另一手打了個 哨,黑龍飛來,將兩人接住。

    黑龍降向競技場,觀眾席上雷鳴歡呼!

    撒旦︰“你又回來了。”

    小狐狸在周N懷中打量撒旦身後的十一道黑色火焰,推測那代表著什麼。這怪物也實在太多了吧!

    周N說︰“重新挑戰美杜莎。”

    撒旦在震撼的歡呼聲中緩緩道︰“療傷結束了?精神不錯。”

    周N一笑。

    撒旦又道︰“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一聲,你不能在人生中的戰斗邀請同伴,除非你決心打破這里的規則。”

    狐狸注視撒旦,周N卻道︰“他不參戰,只是作為支撐我勇氣的力量,請他到觀眾席上去。”

    撒旦伸出手,狐狸朝周N道︰“你可以的。”

    周N輕輕地摸了把小狐狸,說︰“有你在,我當然可以。”

    狐狸從周N肩上跳到撒旦手上,剎那間光芒萬丈,羽毛紛飛,余皓在那強光中現出天使形態。

    “歡迎我們今天的貴客。”撒旦懸浮空中,牽著余皓的手,飛向正對著競技場的貴賓觀眾席。

    余皓回頭看,只見周N依舊站在場中,抬頭看天頂,雲層翻涌,陽光灑下競技場。

    只要有一線陽光,就有希望。

    “請坐。”撒旦禮貌地說,讓余皓在一張軟墊上席地坐下,軟墊朝向競技場,“我想夢境的主人還需要準備,所以請您稍等片刻。

    周N正在場中,低聲與自己的黑龍說話。

    余皓道︰“自己和自己的雞雞說話,挺奇怪的。”

    撒旦笑了起來,說︰“你的認知存在明顯的錯誤,巴哈姆特代表著血性與獸性,並非生|殖器的具象化。”

    “哦是這樣嗎……”余皓轉向撒旦,笑道,“那你呢?”

    談論黑龍只是一個開場,余皓的真正目的現在才展露出來。

    “你說呢?”撒旦嘴角輕輕一勾,眉頭一揚,那笑容中帶著強烈的邪氣,余皓瞬間感覺似曾相識,這笑容實在太熟悉了!

    “你也是周N?”余皓道,“你是他黑暗的自我。”

    撒旦變幻了形態,兩角漸漸褪去,現出身穿黑鎧的周N形態,眉目間滿是戾氣與嘲諷,坐在了余皓身邊,面朝他,低聲道︰“不錯,我與他同樣地愛著你,我愛你愛得發瘋,我想囚禁你,控制你,讓你因為對我的愛而痛哭流涕,想傷害你,從中仔細咀嚼,你對我的感情。”

    “對愛情的負面意識麼?”余皓道,“幸好你克制住了自己。”

    “是他克制住了我。”黑暗周N充滿嘲諷地說道,“否則你會被我折磨得很慘,小狐狸,和我在一起吧,保證你能體會到不一樣的感受。”

    “天天被你SM麼?”余皓反唇相譏道。

    黑暗周N開始撫摸余皓的翅膀,然而余皓身上的光環倏然出現,“嗡”一聲清響彈開了他。

    黑暗周N一笑︰“你該順從點,這樣才不會激怒我,別看我這麼耐心,這是因為,現在咱們正處于熱戀期,過了以後就難說了。”

    “有點小情趣我也很喜歡。”余皓道,“不過為了爭奪戀愛控制權,如果沒完沒了地吵架,那還是免了。”

    余皓想起了第一次在周N的幫助下,對戰宮殿中那個黑化自己的形態。

    “天底下的情侶誰不是這樣呢?”黑暗周N說。

    “梁老師也曾有過這種想法。”余皓說,“不過我相信感情是要好好經營的。”

    黑暗周N一笑置之。

    “我記得其他人的夢境世界里,沒有不能直接動手揍你的這個規則。”余皓道,“我們從來就是橫沖直撞。”

    “說得很對。”黑暗周N的聲音帶著磁性,“但這僅限于你無視規則時,現在想按部就班,戰勝他的自我,就得按我的規則來,挑戰我的時候,我不介意你們再一起上。當然,你們都可以選擇不守規矩,我也會把所有的使徒一起收回來,我相信這不是你願意看見的。”

    余皓道︰“如果挑戰失敗了呢?”

    黑暗周N拈起余皓的下巴,低聲說︰“到時候,就換我來控制你了,你覺得我怎麼樣?”

    余皓注視黑暗周N的雙眼,他的瞳孔深邃,他感覺到了周N那強烈的、充滿邪氣的愛情。

    “實話說,我不贊成他像現在這麼對你。”黑暗周N說,“他把你慣壞了,人總是這樣,一旦習慣了對方的付出,就總會貪得無厭,習以為常,想要更多,哪天他如果給不了你,你就會覺得他不愛你了。激情消退後,陷入沒完沒了的爭吵,你會想離開他……”

    余皓將黑暗周N的手腕一折,按在案幾上,抽出匕首,“ ”一聲釘上了案幾,正釘在他手指縫隙中。

    “規矩點。”余皓說,“大庭廣眾下不要動手動腳,我不會。”

    黑暗周N一笑,緩緩道︰“魔王與天使長,似乎注定了就是死對頭。”

    余皓望向案幾前,說︰“這又是什麼?”

    案幾上浮現著一團光——黑暗周N伸出食中二指觸踫,那團光在他的指間流動。

    “你心里早已有了答案。”黑暗周N道。

    圖騰,這就是周N的圖騰,余皓不禁將目光從圖騰上轉向場中。

    周N摸摸黑龍的頭,與它分開,朗聲道︰“開始吧!”

    余皓緊張起來,而突然間,一陣從遠到近的聲音傳來,周N轉頭四顧,繼而抬頭看天,整個意識世界開始扭曲、模糊。

    “周N!”余皓意識到了什麼,然而從周N所在之處迸發出一道白光,古羅馬競技場飛速瓦解,一聲巨響,掃過余皓,夢境世界坍塌。

    余皓在夢里醒來,听見對鋪傅立群床上,鬧鐘響個不停。

    “放假你搞個毛的鬧鐘!”周N炸了,猛地坐起,余皓頓時一陣大笑,在床上翻來翻去。

    傅立群反而是最後醒的,睡眼惺忪,起來按掉鬧鐘,說︰“不好意思,忘了。”接著爬下梯子上廁所。

    周N快被氣炸了,余皓一臉無奈。傅立群又爬上床去,天已經亮了,陽光透過遮光窗簾照進來。

    余皓剛一動,頓時察覺到了,忙揭開被子,周N則從床下扔給他一條內褲讓他換,果然在夢境世界里那一次導致現實也有了條件反射。

    周N去洗了個澡,再躺上床,余皓也趕緊去洗,洗完兩人都沒了睡意。

    周N朝余皓招了招手,余皓在床上湊過去,周N卻往外睡了點兒,指指自己身邊,示意余皓過來。余皓看傅立群,傅立群翻了個身,面朝牆壁。

    余皓輕手輕腳地過去,大學寢室里的單人床很小,兩人擠一起只能抱著,余皓一只手怎麼放都不舒服,繼而轉了個身,讓周N從背後抱著自己。

    天氣開始變得涼爽,哪怕洗過澡,周N身上還有股強烈的荷爾蒙氣息,從身後頂著余皓,余皓心想這家伙真是野獸……昨天白天一次,夢里一次導致射了,現在居然欲望還這麼強烈。

    “洗完澡睡不著了。”周N小聲說。

    “晚上再睡吧。”余皓極低聲說。

    “對不起啊寶貝們。”傅立群生無可戀地說。

    周N忙道沒事,余皓在手機上打了一行字給周N看︰【撒旦是黑暗的你嗎?】

    周N一邊胳膊讓余皓枕著,騰出另一手︰【我不知道,應該是吧,否則還會有誰?】

    余皓總覺得很詭異,也就是說,現在抱著他的周N,既是將軍,也是撒旦。細想起來似乎也可以理解,雖然大部分時候,將軍的正直佔了上風,但周N有時確實有點說不上來的壞。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