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90.搶劫

90.搶劫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國慶連中秋九天, 余皓被抓著不停地訓練。

    “你讓我休息會兒!”余皓道, “我快崩潰了!”

    傅立群隨手猛地抓住一只蚊子,周N收拾一本中考模擬數學題集,說︰“世間萬物都是飛來飛去的點, 看見飛過去的東西迅速接住, 這就對了。”

    “就、是、這、樣!”傅立群道,“打工了, 走,生命在于運動。”

    國慶大假結束後, 天氣漸漸涼快下來, 十月下旬,三人開始各自打工, 為了不耽誤上課, 兼職時間全改到了晚上。余皓背著滑板, 先去報社協助肖玉君做收尾整理,九點時再在附近的公園里與不久前認識的男生們玩會兒板,等周N給初中生補完課後過來會合,吃宵夜回家。

    余皓去過兩次報社, 辦公室里兵荒馬亂,就像末日逃亡現場, 肖玉君在辦公室里給他準備了一張桌子,自己出門去采訪。余皓與實習生商量把稿件配圖搭好以後, 九點便出門去公園里練滑板。

    秋夜, 公園廣場上的氙燈照亮了一大塊空地, 余皓前不久在這兒認識了騎花式自行車的、滑單排輪的、玩滑板的、跳街舞的,大家年紀差不多,很快就熟了。幾個男生對余皓也很好,常指導他玩板,且都是大神,比學校社團成員經驗豐富多了,余皓便經常晚上過來,在自然公園外等周N。

    說也奇怪,自從確定關系後,周N反而不吃醋了,余皓開始還怕他揍人,周N卻道︰“發現有問題再一拳一個也來得及。”

    余皓簡直無語,但根據他的觀察,這群男生全是直男,在一起玩只是因為投緣,沒別的意思。而且大伙兒還很羨慕余皓的裝備,尤其是滑板。

    “你真有錢。”一個小男生道,“買這麼貴的板。”

    余皓起初糊里糊涂,知道價位後還找周N吵了一架,太貴了!但確實一分錢一分貨。

    “軸承和輪都是新換的吧?”休息時間里,大伙兒看余皓的滑板。

    余皓只得道︰“上個月換的,我男朋友幫我組的,你們不是都看過一次了嗎?”

    “嘖嘖嘖。”

    “虐狗。”

    “我也想交個男朋友,給介紹下唄。”

    “沒有了!”余皓道,“我自己都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呢。”

    玩個滑板還被暴擊,十點時,眾人便朝余皓道別,各自散了。余皓自己蹬著板,看表,周N還沒來,按理說已經補完課了,余皓便給他打電話。

    “那小子趁我看書的時候睡著了。”周N在電話里說,“老子讓他做題他給我趴桌上睡覺,白天太累了,還得給他加二十分鐘,你去酒吧里坐會兒,點杯飲料喝吧。”

    余皓不想花錢,說︰“行,到了你叫我。”

    周N電話剛掛,肖玉君的電話來了,說︰“親愛的整理完了呀。”

    “采訪剛回來呢?”余皓踩著滑板練習跳躍過障礙,戴著耳機說,“趕緊回去休息吧。”

    “趕緊去趕最後一班地鐵。”肖玉君說。

    余皓和肖玉君熟了以後覺得她是真的生活不易,每天七點起床,夜里兩點睡覺,到處奔波累得像條狗,只想在郢市買套房,家里還有個弟弟,爸媽又重男輕女。

    余皓有時會叫她作“姐姐”,肖玉君則非常喜歡余皓,夸他是個懂事又溫柔的小男生,終日哀嘆他要不是gay就好了。

    “稿子這樣行嗎?”余皓又問。

    “可以了。”肖玉君答道,“不行我晚上回去再……”

    電話掛斷了。

    余皓︰“?”

    余皓看電話,應該上地鐵沒信號了,他踩著滑板,左右看看,撥了回去。

    那邊直接把電話掛了。

    倏然間,余皓感覺到有點不對,沒有再撥,發了條消息。換作以前的自己,也許第一次那邊電話掛斷就默認暫時信號不好,不會再撥了,但肖玉君總是在晚上獨來獨往,余皓提醒過她好幾次得注意安全,肖玉君都隨口答應。郢市治安環境總體很好,報社對面不遠處就是市公安局,不會有什麼事。

    余皓踏上滑板,按了下快速撥號,那邊周N正結束補課出來。

    “我去看下君君姐。”余皓道,“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太晚了!”

    周N果斷道︰“地址給我。”

    余皓說了大概路線,他與肖玉君有一次一起很晚還走去坐地鐵,就在離公園不遠處。深夜路上車輛變少,余皓顧不得違禁,倉促上路,“唰”一聲掠過自行車道,飛身沖向地鐵站後。

    深夜,萬籟俱寂。

    肖玉君警惕地看著面前的男人,男人不高,拉起了運動服兜帽,臉上戴著面具,露出的手腕略瘦削,修長手指里,握著肖玉君的手機,按掉了“小余”的來電,關掉了聲音模式,另一手里握著一把尖銳的刀。

    “我身上沒多少錢。”肖玉君打開包,說,“你要就都給你吧,錢全拿走,我不會報案。”

    那搶劫犯朝肖玉君的包里指指,說︰“把電腦交出來。”他的聲音很奇怪,就像有個變聲器。

    肖玉君觀察搶劫犯,從包里抽出電腦。

    “開機密碼是多少?”搶劫犯非常冷靜。

    肖玉君突然大喊一聲,將整個包扔了出去,轉身就跑,那搶劫犯反應動作卻比她更快,幾步上前,一把箍住了她的脖頸,把她拖了回來!

    肖玉君驀然被箍,頓時喘不上氣,手肘往後猛擊,搶劫犯卻輕巧一避,扔了手機,一手從身後穿過她的肘彎,推著她的脖頸,將她按在地上!

    肖玉君恐懼地喘氣,全身發抖,搶劫犯把她拖起來,說︰“別做無謂的抵抗,我不想殺你。”

    肖玉君睜大雙眼,搶劫犯十分冷靜︰“把包撿起來,按我說的做,快。”說著松開了她的一只手。

    肖玉君開始意識到這人應該不是單純的搶劫犯,自己攤上事了。她慢慢地把電腦從包里取出來。

    “開機。”搶劫犯又說。

    肖玉君不住發抖,說︰“我……我一時想不起來,太緊張了……”話音未落,那把尖刀抵在了她的脖側。

    肖玉君一手在鍵盤上輸入開機密碼,搶劫犯低頭看鍵盤,剎那間一塊滑板無聲無息朝他後腦勺飛了過來!

    余皓身在空中,一腳控板,狠狠踹向搶劫犯,恰恰好避開肖玉君,這一招若得手,搶劫犯勢必被砸中後腦,整個人飛出去!然而那搶劫犯反應簡直飛快,左手將電腦一蓋,抓在手里,躬身躲過余皓飛來的滑板,再亮刀!

    余皓險些被刀刺中,幸而千鈞一發間,避開了他的刀尖。兩人在空中一錯身,搶劫犯左手抱電腦,右手橫匕,余皓用過匕首,剎那窺破他的動作,躬身閃避。

    “快走!”余皓喝道。

    然而那搶劫犯明顯是練過的,只等余皓起身,一招連環踢,踢中他的胸膛!

    余皓挨了當胸一腳,頓時胸口劇痛,摔在地上。肖玉君已跑出了小巷,大喊道︰“救命!救命——!”

    搶劫犯將電腦塞進肖玉君包里,提著包一甩,背在身後,手持匕首走向余皓,余皓掙扎起身,不住喘息,看著他戴著的那張京劇臉譜面具。這家伙會打架……余皓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只要拖住他一小會兒……

    “媽了個雞。”周N的聲音響起,余皓頓時便知道安全了!

    周N如同一陣旋風般沖進小巷內,怒吼道︰“有刀了不起啊!”

    搶劫犯出刀,余皓一顆心狂跳,但就在他看見周N出第一拳時,就知道這家伙徹底沒戲了!

    周N的拳頭比敵人的刀更快,只是一圈便擊中了他的面具,木質面具發出斷裂聲響,被揍得凹陷下去,那搶劫犯旋身飛踢,周N左拳格擋,右拳飛速朝他膝彎一揍!

    余皓喝道︰“好!”

    余皓跑向肖玉君,小巷里搶劫犯與周N已交換了五六招,這是余皓第一次看見周N在現實里火力全開,以前猴年馬月一拳揍倒雷洪波根本不算“打架”。余皓只見周N一手鎖住那搶劫犯手腕,另一手拖著他狠狠朝牆上一撞,發出“咚”的聲響,心想太彪悍了……

    那搶劫犯被摔了一個跟頭,伸腳掃周N,周N險些被絆倒,笑道︰“有點功夫……”

    “當心他手里東西!”余皓發現搶劫犯拿出一個黑色的像剃須刀般的裝置,周N猝不及防被電了下,大喊一聲。

    搶劫犯轉身飛速奔跑,周N一揉手臂,發力直追。余皓讓肖玉君站穩,起身追去。

    “別讓他跑了!”余皓道,“他手里有君君姐的電腦!”

    周N回頭,等到余皓,兩人跑過地鐵站,這里是一條直路,再往前跑就是公園了。那搶劫犯一步跑上公園圍欄,翻了進去,周N沖到圍欄前一個躬身,余皓一步踩上周N肩膀,跳了進去。

    周N退後,兩下助跑,翻過圍欄,與余皓追著搶劫犯而去,夜十一點,公園里關了氙燈,一片黑暗。兩人跑出側門出口,外頭是條馬路。

    “朝那邊走了。”周N道,“追!”

    余皓根本找不到人,只得跟著周N跑,兩人沿著公園另一頭的路跑了過去。

    搶劫犯從樹叢里出來,背著肖玉君的包,到馬路上打了一輛車,上車。

    出租車停了幾秒,開走了。

    余皓與周N從另一側樹叢里出來,余皓用手機拍下了車牌號。

    周N揉了幾下肩膀,看余皓。

    余皓道︰“沒事吧?”

    周N說︰“一會兒就好了,那混賬還帶著防狼器。”

    余皓道︰“趁剛剛那會兒上去,說不定能制住他。”

    周N說︰“萬一帶了辣椒噴霧就麻煩了,還是別冒險的好。車牌拍得清楚麼?”

    “新手機拍動圖效果太好了。”余皓放大手機屏幕,拍下了那出租車的車牌號,周N又說︰“這不像普通的搶劫,明顯有目的,走,找黃霆去,這事兒他鐵定管。”

    肖玉君已經第一時間報案了,做完筆錄以後,在派出所門口,抱著滑板,遞給余皓。

    “沒事吧?”余皓有點擔心。

    周N皺眉道︰“你電腦里有什麼采訪資料?”

    肖玉君已經鎮定下來,說︰“當記者踫到的事兒多著呢,咱們都是見過大世面的,沒關系。黃霆馬上過來,不介意的話,去我家說吧。”

    深夜一點,肖玉君家里,氣氛有點緊張。

    肖玉君對黃霆略有不滿,因為他從接到電話後,花了將近三小時才趕過來,但身為警察,工作是最重要的,余皓生怕肖玉君說什麼,幸好大家都保持了一種理智而克制的互相理解。

    “已經報案了,筆錄也做完了。”肖玉君淡淡道,“你可以不用特地過來一趟。”

    “來都來了。”黃霆說,“了解一下詳情吧。”

    肖玉君的家里很亂,黃霆耐心地詢問詳細經過,這個搶劫案屬于雲東區分管,到不了他手。

    余皓把在派出所做的筆錄內容又重復了一次,最後黃霆問出了與周N一樣的話︰“你最近做了什麼采訪?”

    肖玉君眉頭深鎖,在一張白紙上寫下自己這大半年來的采訪課題。

    黃霆又朝周N與余皓說︰“謝謝你們,非常感謝,先回去休息吧?”

    周N說︰“待會兒再走,余皓跟君姐工作過一段時間,我得確認不會有人找上他。”

    黃霆心神領會,這只是周N的一個借口,周N的態度擺明了是要插手管這事兒,黃霆沒有立場阻攔。

    周N只是盯著黃霆看,黃霆便不再堅持。余皓忽然有種預感——周N是不是猜到了什麼,而黃霆是不是也知道什麼細節?

    “這是到六月的。”肖玉君道,“峰會采訪、特困戶、醫鬧、見義勇為……都不構成搶劫的動機……跟過三個你們的案子,沒有販毒與黑社會相關呀。”

    記者有時候的職業直覺相當于半個警察,這是余皓跟隨肖玉君做這份兼職後的感想,八卦也罷打听也罷,他們總在孜孜不倦地拼命尋找各種蛛絲馬跡下的真相,就這點來說,與警察很像。

    黃霆沒說話。

    “再往前。”周N答道。

    “聯系上出租車司機了。”黃霆看了眼微信,負責辦案的刑警給他發了條消息,“手機被對方關機,沒法定位。”

    周N沒說話,肖玉君說︰“搶劫犯在哪兒下的車?”

    黃霆答道︰“一條小吃街外頭,專吃宵夜,營業到兩點,現在過去還來得及。”

    “定位發出來看看?”周N抬眼看黃霆。

    黃霆皺眉,按理說朋友朝他披露案情進展已經是違反規定,但周N卻寸步不讓,看著黃霆。

    “沒有我們拍照,你查得到出租車司機?”周N道,“少 簦 肫瓢婦凸餉髡蟺恪!br />
    黃霆道︰“在我手機上看吧,玉君,你繼續寫。”

    肖玉君開始回憶上半年的采訪內容,手機電腦全丟了,說︰“備忘錄也沒了。”

    余皓︰“有雲端備份麼?”

    肖玉君馬上打開iPad,翻出共享的備忘錄對照。

    周N在黃霆手機上,把地圖擴到三公里範圍,住宅區、寫字樓、綜合商城、醫院、學校、消防局……

    “電腦密碼還差幾位?”周N又問。

    “兩位。”肖玉君道,“後八位都是數字,和我前任確定關系的那天。回憶到年初了,還是沒線索,你們看看有哪個是可能會導致我被搶的?不應該啊……”

    黃霆看了白紙一眼,說︰“不回憶了吧,今天先就這樣。”

    深夜兩點半,周N看到其中的一樁自殺跳樓案,卻現出了詭異的笑容。

    “我看黃警官已經對案情有眉目了吧?”周N說。

    肖玉君︰“?”

    余皓︰“???”

    黃霆眯起眼,沉聲道︰“周N同學。”

    周N朝餐桌椅上一靠,說︰“我用一個關鍵情報,換你的情報。”

    肖玉君道︰“你們在說什麼?”

    黃霆答道︰“不換,都回去吧。”

    周N︰“真不換?只給你這一次機會,捅爆了別來找我。”

    黃霆深吸一口氣,似乎在考慮。余皓道︰“周N,你知道什麼了?”

    周N“嗯哼”一聲,余皓見氣氛有點僵,生怕兩人發生矛盾,想了想,說︰“咱們都開誠布公一點吧,別藏著掖著,互相信任一下,大家都是為了找回電腦不是麼?”

    “我也想開誠布公啊。”肖玉君叫苦道,“爹娘把我生得太笨了我有什麼辦法?黃霆,你別把他倆當小孩,今天要不是他們,我能不能活著見你都不知道呢。”

    黃霆突然道︰“我也沒有辦法!有些話我不能說!”

    肖玉君︰“這里又沒有錄音,你說了誰還和你對質?等等……你什麼意思?”

    余皓︰“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行。”反而是周N開了口,“既然老婆讓我信任你一下,就不拉鋸了。黃警官,去年我們在水庫里撿到的那一百二十萬去哪兒了?”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