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96.樂園

96.樂園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金烏輪中的景象非常平靜, 蒼白的日光照耀廢墟, 帶著荒涼的意味。周N看了半晌, 看不出危險, 景象中還出現了他們坐過的摩天輪。

    “進去看看?”周N說, “在摩天輪下等?”

    余皓疑惑不語,夢境的主人是他現實認識的人,而且夢見了他, 于是金烏輪才得以朝他展現這一幕。

    周N與余皓對視一眼, 余皓點了點頭, 周N道︰“看上去不危險,還有太陽, 到了後分開的話,你在原地等我,我把龍叫過去。”

    余皓與周N跨出一步, 同時躍進了金烏輪中。

    強光閃爍,余皓站在了一個荒廢的游樂場中, 一陣風吹過,不遠處正是周N朝他告白的摩天輪。到處都飄飛著傳單,堆著雜亂的紙箱, 太陽陰冷的光芒灑了下來。這一切就像廢土科幻劇中的情境般, 不見一個人。

    “又是這個游樂場?”余皓自言自語道。

    余皓起初懷疑會不會是岑珊或傅立群, 還有可能是那天與他們一起來游樂場的體育班的朋友。

    “周N——!”

    他一手擋著熾日, 稍稍抬頭看, 只見一條龍飛出了太陽, 周N把他的坐騎召喚過來了。余皓快步朝摩天輪跑去,並朝天上招手。

    突然間,余皓听見附近一聲輕響。

    “周N?”

    余皓路過游樂場餐廳,看見里頭有人影,是NPC嗎?他靠近些許,在落地窗外朝里頭張望,餐廳中桌椅、食物打翻了一地。

    落地窗倒影中,余皓清晰地看見了自己背後,一只歪歪扭扭、衣服被撕得破破爛爛,頭顱腐爛的人形怪物直勾勾地盯著他。

    余皓瞬間毛骨悚然,緊接著那喪尸發出含糊的叫喊,朝他撲了上來!余皓差點就沒反應過來,頃刻間無數次入夢的直覺驅使著他,朝身旁一撲,躲開了怪物,那腐爛的怪物“咚”的一聲,撞在了落地窗上,砰濺出了一大團腦漿!

    余皓︰“……”

    余皓睜大了雙眼,渾身血液仿佛凝固了,全身發冷,險些就喊出來,緊接著連滾帶爬地起身,朝著餐廳後的小巷飛速奔跑。

    剎那間又有一聲怪物嘶吼,又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腐爛怪物從旁沖了出來,余皓再按捺不住,大喊道︰“周N!”

    兩只、三只,余皓轉身掄起角落里的拖把,把沖上前的怪物一棍捅飛出去,那怪物沖上前時形貌一下清晰了不少。

    “這是誰的夢!怎麼會有喪尸!”余皓抓狂大喊道。

    先前在傅立群經常追的一部美劇里就有行尸走肉,余皓跟著傅立群看劇時,不止一次看見過這群家伙,簡直一模一樣。他已來不及去想自己被咬到會怎麼樣,能不能痊愈,唯一的求生念頭讓他開始逃跑。幸而在千鈞一發時,模模糊糊的印象里,周N曾經教給過他的跑酷幫上了大忙,余皓從游樂場餐廳後跳上了鬼屋,再沿著鬼屋快跑,一個翻滾上了旋轉木馬頂棚,回頭一看——

    ——那一下不得了,喪尸足有上百只,已被余皓徹底驚動,從四面八方疾沖過來!

    旋轉木馬頂棚外,已再沒有建築,余皓正想跳到綠植園里借樹木掩護逃時,整個世界驀然劇震!

    周N正快步狂奔,背後追著一群喪尸,他吼道︰“老婆!你在哪兒?!”

    周N速度飛快,尋常喪尸根本跑不過他,他對游樂場又熟悉,七拐八繞,瞬間就甩開了身後的追兵。正登上過山車懸梯時,地震開始了,周N一個沒站穩,險些摔下來,當即抖開金箍棒,卡在懸梯上,翻身坐上金箍棒,眺望遠處。

    黑龍離開這個夢境世界里蒼白的太陽,朝大地飛來,周N一聲 哨,幾步踏上懸梯高處,轉身落在黑龍背上,抬手一招,召回了金箍棒。

    余皓從旋轉木馬頂棚上滑下,頓時摔進了一伙喪尸中央,當即被一只喪尸抱住張口就咬,余皓又是大喊一聲,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回旋,一腳將面前喪尸直踹出去,再一招過肩摔,把背後的喪尸摔飛!

    地震停了。

    “周N!”余皓脫困,飛速奔跑,越過花圃柵欄,沖過草地,跑向摩天輪。緊接著地震又開始了,這次大地開始傾斜,草地成為一個斜坡,余皓措手不及,險些滑向追著自己的喪尸群!

    這次地震比上一次更猛烈,天旋地轉,摩天輪在地震下傾斜,甩出座廂,朝著大地驚天動地地砸了下來!

    余皓︰“……”

    余皓在斜坡上奔跑,跳過無數朝他滾下來的摩天輪座廂,更多的喪尸從兩側追來,紛紛被座廂砸中,翻滾下去。余皓感覺自己像被扔進了一個大型的神廟逃亡游戲里,怒吼道︰“這又是什麼鬼啊!”

    “老婆——!”

    “周N!”

    龍炎滾滾噴發,轟然點燃了喪尸群,周N金箍棒一棍揮出,挑中滾到余皓面前的摩天輪座廂,朝著追到他身後的喪尸甩去!然而更多的喪尸撲上黑龍,抱尾的抱尾,抱翼的抱翼,頃刻沉甸甸地全壓在了龍身上。

    余皓在地面奔跑,黑龍一聲長吟,朝余皓沖來,周N伸出手,余皓躍起在空中一翻身。

    左右兩側喪尸合圍,余皓躍上空中,被周N攔腰一抱。黑龍在地面猛地一蹬,撲打翅膀,留下兩個深坑腳印,驀然躍起。

    “抱緊了!”周N吼道。

    余皓頓時下意識抱緊周N,黑龍在離地數米處展開翅膀,來了個大回轉,刷然甩飛了所有的喪尸,余皓只覺一陣暈眩,再落回龍背上,黑龍騰空而起,飛向高處!

    “媽的,這是哥哥的夢?就喜歡看喪尸片……”周N回頭看大地。

    “過山車!當心!”余皓大喊道。

    黑龍剛飛起,也正在回頭看底下喪尸,面前的過山車軌道在地震中坍塌,朝著兩人一龍直壓下來,周N倏地轉頭,兩人同時大喊。黑龍險些就被砸中,幸而最後時刻周N猛地一按龍頭,黑龍砰然化作光點消失,緊接著周N一手抱余皓,一手抓住過山車軌道,隨著那過山車倒塌,直墜向游樂場外的大湖。

    “啊啊啊——”

    近二十米的過山車軌道直砸下去,將兩人帶進了湖里,余皓耳畔轟一聲巨響,入水,周N卻一把抓住了他,把他拖出了水面。

    余皓在湖畔不住咳水,周N給他順背,左右看看,手指一抖金箍棒,變小,化作金箍圈,隨手吊兒郎當地斜斜戴在頭上。

    余皓︰“你的唧唧沒事吧?”

    周N︰“那不是唧唧!”

    余皓笑了起來,周N隨時注意著附近的動向,低聲道︰“別發出太大聲音,沿著圍牆走,盡快出去。”

    “龍呢?”余皓擔心的卻是黑龍。

    “暫時回去了。”周N說,“目標太大,太容易驚動喪尸,找個安全的開闊地再把它召喚過來。先弄清楚這是什麼地方。”

    余皓道︰“末日、喪尸,還有地震,真是太詭異了。”

    周N見遠處有三只喪尸正在四處游蕩,說︰“只有末日與喪尸,或者說只有喪尸,末日是喪尸造成的。”

    “那地震呢?”余皓皺眉道。

    “地震是這段夢里才開始的。”周N道,“你看,到處的樓不像被震垮過,也許是來自于睡眠中的外界影響。”

    余皓想起了有一次進陳燁凱夢里時,飛機在氣流下的抖動令夢境產生了顛簸。

    “所以夢境的主人也在坐飛機?”余皓道。

    “比飛機還猛。”周N以手示意,做了個傾斜的動作,說,“剛剛大地變斜坡的一下,你覺得像什麼?我覺得像在剎車。”

    余皓︰“對!”

    他們經過了密室CS的游戲房外,余皓又說︰“在車上做夢,不會是哥哥,會不會是嫂子?”

    “我倒覺得不像。”周N說,“進來前只是猜測,見這兒沒有活人,只有喪尸,幾乎可以確定是誰了。想想,會覺得整個城市的人,都是‘行尸走肉’這種印象,你認為有可能是誰?”

    “是他嗎?!”余皓瞬間如醍醐灌頂,社會對許多事的漠不關心,以血液與生命為代價換來的注意,除了歐啟航還會有誰?!

    周N打開真人CS游戲場所裝備間的門,說︰“是他沒跑了,趕緊去找他。”

    余皓說︰“這是染色槍。”

    “我猜會有用。”周N說,“你記得他說過,認識你那天,他剛玩過真人CS出來麼?如果喜歡玩的話,那麼在他的印象里,染色槍應該能發揮不小的……”

    說時遲那時快,周N一手持沖|鋒|槍,飛速轉身,把槍架在了余皓肩上,開槍!

    余皓背後,沖上前的喪尸頓時被一槍爆頭,摔在地上。

    “走!”周N將另一把槍扔給余皓,同時吹了聲口哨,蒼白太陽里再次沖出來黑龍,朝著大地翱翔撲來!

    余皓持槍,大聲道︰“果然有用!”

    “喪尸太多了!”周N道,“先出游樂場,找個沒人的地方!”

    周N拉開染色槍保險栓,余皓順手掏了兩枚游戲用的染色手|雷,一手持槍,跟在周N身後,朝游樂場出口跑。但那槍響驚動了更多的喪尸,兩人再次開始疲于奔命地逃亡。

    這里已經是接近游樂場後門的倉庫與調控中心,余皓靈機一動道︰“往東邊走!”

    周N︰“干嗎?!”

    余皓拉著周N,給了身後喪尸一槍,兩人沿窗台爬上房頂,站在此處,終于看清了游樂場里大片大片的喪尸,此刻正朝著他們所在之處追來。

    “也不是很多。”余皓道。

    周N︰“比起《生化危機》里確實不多……”

    余皓示意周N看遠處的倉庫,問︰“你能打中那個窗口麼?”

    周N單膝跪地,低頭看瞄準鏡,眯起眼,說︰“我試試,那里頭是什麼?”

    余皓抬頭,見黑龍飛了過來,馬上就能載走他們,但一旦它降落,喪尸再圍上來,恐怕又要把黑龍拖下去。

    “放煙花的倉庫。”余皓答道。

    “你把耳朵捂著,”周N專注地看著瞄準鏡,說,“合適的時候喊開槍。”

    余皓緊張地看著喪尸群越來越多,直到喪尸爬上房頂,前赴後繼地朝他們涌來。

    “開槍!”

    周N扣動扳機,一枚子彈旋轉著飛向窗口,繼而他轉身拉著余皓,兩人沿著房頂奔跑,朝空中一躍。

    黑龍掠過,接住兩人。

    游樂場後門處發生了大爆炸,升起一朵蘑菇雲,在那火光之中,黑龍拍打翅膀,翱翔而起!

    歐啟航站在教學樓頂邊緣朝下看,雙腳已踏上了水泥欄。

    教學樓下,密密麻麻全是喪尸,同學、老師、事不關己的路人,紛紛仰頭。

    “期待嗎?”歐啟航喃喃道,“你們很快就有東西可以吃了。”

    地震又開始了,這次卻是小規模的震動,歐啟航在天台水泥欄上一時站立不穩,底下的喪尸卻激動地朝教學樓前更密集地擁擠過來。

    歐啟航抬頭,望向天際那輪蒼白的太陽,閉上了雙眼。

    “歐啟航——!”

    余皓一聲怒喝,緊接著,一條西方龍噴出龍炎,沿著學校外直掃過來!龍炎滾滾,那黑龍全力以赴,噴火之時,全身鱗片綻放出金光!

    歐啟航驀然睜大雙眼,地震越來越頻繁,幾乎要讓他摔下去。與此同時,天台上的鐵門砰砰作響,終于被推倒,坍塌,喪尸前赴後繼地涌了出來!

    下一刻黑龍甩下周N與余皓,周N在半空中一個飛身,撲住歐啟航,把他踹了回去。余皓一落地則手持染色槍,射出連串子彈,將沖上天台的喪尸紛紛爆頭!

    歐啟航摔在天台上,頓時愣住了,周N順手把他拖起來,余皓將歐啟航擋在身後,四處開槍掃射,喊道︰“現在去哪兒?”

    周N道︰“去找他的避風港!”

    “在哪里?”余皓扔出一枚手|雷,把天台上的出入口房炸了,周N道︰“這得問他!”

    地震又開始了,相對先前驚天動地的震蕩,夢境世界開始更頻繁地抖動起來。余皓道︰“抖得太厲害了,我瞄不準!”

    周N道︰“你來看著他!找機會上龍背上去!”

    黑龍在教學樓上空盤旋,地震中天台已十分脆弱,搖搖欲墜仿佛將隨時坍下,周N不敢讓它停在天台上生怕將此處壓垮。歐啟航怔怔看著夢境里的一幕,一時遭受了極大的沖擊。

    突然余皓抓住了他的襯衣領子,把他按在水泥欄前,焦急道︰“啟航,听我說。”

    歐啟航眉頭擰著,注視余皓雙眼。

    “如果在你的心里,有一個地方,是你的避風港,你想去哪兒?”余皓道,“快!告訴我!”

    “我……我……”歐啟航漸漸平靜下來,“讓我想想,武館嗎?”

    “太多了!”周N持沖|鋒|槍在前掃射,道,“殺不動了!”

    “走!”余皓喊道,“啟航!跟著我們!”

    三人縱身一跳,躍出教學樓,上了黑龍脊背,飛向遠處。

    歐啟航指路,黑龍在一條小巷前停下。這城市里到處都是喪尸,黑龍擠不進去,周N隨手在龍頭上一拍,令它化作金光消失,余皓已打頭,沖進了小巷里的一道門。

    樓梯極其狹隘,穿著跆拳道服的喪尸疾沖下來,被余皓一槍爆頭,歐啟航驚道︰“師兄!”

    “你確定在這兒?”周N殿後,朝著樓梯下不斷開槍。

    “是吧!”余皓簡直忙得應接不暇,就像周N帶他玩射擊游戲一般,二樓門里不停地沖出喪尸,須得眼觀六路耳听八方。到得後來,喪尸在余皓眼里已經再沒有身體,只剩下一個個移動著的頭,而他的任務就是開槍懟死它們。

    “別坐電梯!”周N上得二樓,把歐啟航一把拽了回來,余皓朝歐啟航道︰“你平時都在什麼地方想事情的!帶我們進去!”

    “是……這兒!”歐啟航道,“往走廊盡頭走!”

    余皓打開門,將歐啟航推了進去,周N閃身進來,余皓扔出一枚手|雷,繼而關上門。外頭一聲巨響,門被鎖上,整個世界頓時安靜下來。

    關上門的那一刻,余皓就知道他們成功了,這里確實是避風港。

    每一次抵達避風港時,都能清楚地感覺到,這個區域是完全、徹底獨立于夢境世界的,它有種保護的強大力量。

    “呼。”周N扔了槍,在一張墊子上坐了下來,累得直喘氣。

    余皓環顧四周,見這里是跆拳道館的器材室,里頭堆滿了雜物,陽光從窗外照進來,裹挾著一道塵埃飄飛的光柱。

    余皓詢問地看著周N,周N道︰“累死了,召喚兩次黑龍,花太大力氣。”

    歐啟航喃喃道︰“你們是真的人?不是我夢里的……”

    周N道︰“什麼也別問,讓老子休息會兒。”

    周N攤開兩腿,筋疲力盡地靠牆坐著,余皓試著施展治療能力,手中現出白光。

    這意味著什麼?他在歐啟航的夢里獲得了“治療”能力,也即是說歐啟航同樣對他有“痊愈”的印象。余皓又看了眼歐啟航。

    周N指指脖子後頭,示意這兒,余皓于是把手按在周N後頸,片刻後,周N稍好了些,說︰“只能再召喚一次。”

    “差不多了。”余皓知道只要找到了夢境的主人,就代表他們贏了一半。

    歐啟航說︰“我猜得沒錯,你們果然……”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周N沒好氣道,“少廢話。”

    歐啟航也不多說,只答道︰“問吧。”

    余皓盤膝在周N身邊坐下,與歐啟航相對,在這一刻,他似乎了解了他的內心。

    “對你來說,這輩子最重要的是什麼?”周N道。

    “我不知道。”歐啟航倒是答得很干脆。

    余皓說︰“不是報復麼?”

    歐啟航道︰“那天你們把我從天台上拽下來,我突然就開始迷茫了。我有點後悔,我……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成功,周N,在審訊室里,你說的話,是騙我的,對不?”

    “對。”周N不耐煩道,“看你拽得二五八萬似的,不想讓你好過。”

    歐啟航笑道︰“我猜也是。肖玉君發現我留給她的東西了麼?”

    “發現了。”周N撓撓頭,說,“密碼也打開了。”

    “讓我和你們一起吧。”歐啟航突然說。

    “不可能!”周N說。

    余皓︰“???”

    余皓一時沒明白歐啟航與周N打的機鋒,周N卻給了余皓一個嚴肅的眼神。

    歐啟航道︰“你們四處穿梭在夢里救人,是麼?”

    “不是。”周N道,“你怎麼這麼 簦空飧忝還叵擔  皇悄忝渭擻圇  頤歉靜換 礎!br />
    余皓才明白過來,膽戰心驚地看周N,意思是你就這麼告訴他了?

    “瞞著他也沒用。”周N說,“他太聰明了,一定會猜到的。”

    余皓一想也是,已經被陳燁凱捅穿一次了,歐啟航應當也能猜到,現在再互相試探,明顯只是浪費時間。

    歐啟航顯然有太多想問的了,周N卻道︰“你再問,我們就走了。”

    “別!”歐啟航說,“我知道哪怕我把這件事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你們更不會在現實里承認,可是別走!我什麼也不問了。”

    周N一句話堵住了歐啟航的所有好奇心,余皓發現歐啟航哪怕在夢里,思路也非常清晰,如果自己做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被喪尸追,又有自己與周N來救,帶著他逃到了武館的器材室里躲著……只會覺得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根本不會多問才對。

    “他的圖騰在哪兒。”余皓說,“boss會是誰?”

    周N皺眉想了會兒,朝余皓答道︰“要麼是他家,要麼是檢察院之類的地方?”

    “什麼意思?”歐啟航道,“對不起我又發問了,我只是……”

    周N給歐啟航稍作解釋,歐啟航仿佛明白了什麼,余皓道︰“戰勝你自己,控制你的內心,奪回你的圖騰,你的內心世界才會恢復正常。”

    歐啟航苦笑道︰“除非有人為我主持正義,否則,我想也許我一輩子也改變不了對這個城市的印象吧。”

    “是吧。”周N說,“那我覺得哪怕是我們,也打不贏你內心的那個boss。”

    整個世界又是一震,響起了奇怪的聲音。

    “請取卡。”

    “祝您一路順風。”

    那是高速收費站的電子聲。

    歐啟航沒再說話,余皓皺眉道︰“你打算去哪兒?長途旅行嗎?取保候審期間不能離開郢市。”

    歐啟航說︰“你問現實里嗎?我被人綁架了。”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