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103.推測

103.推測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陳燁凱世界里的金烏輪綻放出光輝, 緩慢下降,降到一定高度時,發出一聲鐘響般的震蕩, 繼而發生瞬間位移,出現在了奇琴伊察頂端金字塔的平台上。

    余皓嚇了一跳,周N與陳燁凱卻十分淡定。

    “只有我們擁有了有效媒介時,才能召喚它下來。”陳燁凱說。

    “唔, 你的推斷是對的。”周N皺眉端詳金烏輪。

    陳燁凱夢里的金烏輪不似周N夢境中的景象, 它沒有光火,中間也沒有水紋般的光屏。

    余皓端詳良久︰“也就是說,只要有足夠的聯系,每個人都能進到對方的夢里去?”

    陳燁凱看了眼周N,周N道︰“也許?”

    余皓想了想,又朝周N道︰“那……某個意義上來說, 金烏輪也不算認定了你?”

    余皓的想法是︰周N對自己與金烏輪的聯系,多少有點在意,總覺得它會為他們帶來未知的風險。而這麼說來一旦陳燁凱也能開啟金烏輪的部分功能, 這種風險就多了個人來平攤,即把陳燁凱也拖下水了。

    周N遲遲不把陳燁凱的記憶消弭掉, 也許正是因為在內心深處,仍然希望能解開有關它的秘密。

    陳燁凱卻不太明白余皓話中之意,反而認真道︰“不, 沒這麼簡單, 我們不妨建立一個大膽的假設, 記得祭司與青銅人的朝拜陣列麼?”

    陳燁凱這麼一提醒,余皓便想起了先前他所描述的遺址中,除了兩名祭司,還有許多青銅人。

    周N沉吟道︰“金烏輪的作用,是把一些人的腦電波,連接在一起?”

    陳燁凱打了個響指,說︰“對。根據余皓在梁老師的潛意識中听見的關鍵詞,監視者與修正者,就是你們倆。至于其余人等的夢,通過金烏輪,連接在了一起。”

    陳燁凱長身而立,戴著酋長帽,上身赤著,系兩條皮扣,袒露白皙胸膛,一身戰裙,猶如職業病發作,開始給兩人分析,余皓心想你要是穿成這樣去上課,估計得把教室挪到操場上去才坐得下。

    余皓有點走神,周N卻听得很認真,“嗯”了聲,陳燁凱道︰“周N,你看,建立連接的人是我,而開啟權限的人,是你。可以理解成一種‘精神互聯網’,每個人就是其中的一個節點,而你們則是這個互聯網的網管,或者說,gm。”

    剎那間許多事變得清晰了起來!余皓簡直無法相信,陳燁凱只通過他間接轉述的、只言片語的內容,竟是推測出了一大段如此合乎邏輯的猜測。

    “我懂了。”周N不是第一次與陳燁凱討論過這個問題,喃喃道,“所以,金烏輪是個游戲服務器。”

    “只是猜測。”陳燁凱隨口道。

    周N說︰“每個人通過腦電波,連接到這個服務器上,進行什麼……嗯,精神層面的交流,這麼說來,外星人把金烏輪扔在這兒的原因,大概也能猜到了。”

    余皓︰“啊!”

    陳燁凱朝余皓一揚眉,說︰“這個問題請余皓同學回答?”

    余皓笑了起來,三人一時無視了金烏輪,坐在餐桌前喝咖啡。余皓想了想,心里大致得出了一點朦朦朧朧的輪廓——也許在數千年前,某個外星人的飛船來過地球,並帶來了他們的高科技產品︰類似于什麼“腦電波交流器”也即是金烏輪,而這種交流器能令人類了解彼此,消除隔閡,促進文明的發展。

    但因為某些原因,它沒有持續發揮作用,而是局限在古巴蜀地區,真正的作用無法被發揮,反而成為了一種圖騰象征。于是日久天長,再沒有人啟動過它,直到它被周N撿到。

    余皓把自己的理解稍微分析了下,陳燁凱答道︰“很可能就是這樣。”

    周N說︰“我倒還有個別的看法,說不定呢,金烏輪就只是他們飛船上的一個路由器,或者是什麼消遣用的造夢機的一個零件。這些擁有高科技的生命,平時就用腦電波登錄,互相交流。然後飛船掉到地球上了,剩下一兩個生還,想回去又回不去,只能就這樣了。”

    “也有一定可能。”陳燁凱道,“想象一艘大型飛機,在非洲某個與世隔絕且無法通訊、沒有信號的深山部落里墜毀,生還者偶爾用下機上的娛樂系統,對于咱們來說,也一樣地覺得神奇玄妙。”

    周N說︰“于是我誤打誤撞,打開了登錄方式。”

    “嗯。”陳燁凱道,“所以你首先通過了認證,成為它的gm,余皓也許是被你添加進權限名單里的另一名管理員?或者是,為了避免gm出錯,金烏輪的權限被拆成兩部分,‘監視者’擁有鏈接、穩定這個意識互聯網里所有用戶的權限,包括強制下線……”

    “晚安!”余皓激動道。

    “對。”周N明白了,“我能把任何人趕出夢境去。”

    陳燁凱道︰“登錄、踢人,甚至禁言,或者修改對方的精神世界的力量,應該還會有更多,只是你還沒閱讀過系統的完整說明書,所以不會用。而另一名管理員‘修正者’,也就是余皓,相當于這個意識互聯網的雙保險,監控所有人墜入潛意識,也包括‘監視者’萬一掉進潛意識的情況下,所采取的特殊方式進行修正。這樣就避免了監視者在處于某些特定情況下,無法救援自己,而造成的系統崩潰。”

    “目前來說,這確實是最合理的推測。”余皓笑道望向周N。

    周N半晌沒說話,余皓卻知道陳燁凱的這個推斷,解開了一直以來,梗在周N心里的那個結。

    “接下來,我想就是‘小心求證’的環節。”陳燁凱輕松道,“現在去四處看看?兩位管理員?”

    周N起身,走向金烏輪,說︰“你對金烏輪快要比我還好奇了。”

    陳燁凱答道︰“人生在世,擁有點好奇心也沒什麼不好,求知欲是我們不斷前進與更新的力量,對不?我想,你也不必太擔心,會打開一個什麼樣的潘多拉魔盒。”

    說著陳燁凱眼里帶著笑意,看了余皓一眼,余皓忽然覺得這一眼里頗有深意,卻一時並未領會到陳燁凱的意思。

    三人站在金烏輪前,周N沉吟片刻,而後道︰“行,讓我們看下歐啟航的夢吧。”

    陳燁凱使用那印章所釋放出的光點,已飛進了金烏輪中,金烏輪環內部分呈現出了一片混沌,周N站在金烏輪前,伸出一手,身上綻放出光火。

    轟然巨響,陳燁凱夢境中的金烏輪頓時被激活,如同周N自己夢里的太陽,剎那間光芒萬丈,內里的景象也變得清晰起來。

    “本市?”陳燁凱端詳其中。

    余皓道︰“注意喪尸。”

    周N道︰“進去以後在花房咖啡等,走!”

    周N與余皓率先躍入金烏輪中,陳燁凱卻道︰“等等!你還沒告訴我……哎!”說著只得跟了進去。

    “嗡”一聲響,周N與余皓出現在歐啟航的避風港內,里頭卻空無一人。

    余皓︰“你還沒告訴凱凱……”

    周N︰“他搞得定,那小子呢?不是讓他等的麼?”

    余皓四處看看,心想糟了,他們在奇琴伊察聊了太久,歐啟航估計已等不及自己出去了。

    避風港里比起上回多出了不少槍支與彈藥,散落了滿地,手|雷箱里開著,旁邊還留了張英文紙條。周N道︰“什麼意思?”

    “寫錯了。”余皓答道,“他讓咱們去他家。”

    歐啟航居然還能在夢里留紙條?余皓在認識周N之前,每當做夢時,要在夢里控制自己都很費勁,歐啟航留下的便簽錯了好幾個單詞,也許是夢里意識不算太清晰的原因。

    “召喚龍與士兵們過來麼?”余皓問。

    “召喚一次得花很大力氣。”周N道,“最好到**面前再試,外頭喪尸應當已經不多了,你知道他家在哪兒麼?”

    余皓想起在歐啟航曾經留下的資料上看到過,答道︰“應該能找著。”

    “拿著。”周N扔給余皓一把沙|漠之|鷹。

    余皓︰“……”

    “我不會用!”余皓道。

    “這個呢?”周N換了把沖|鋒|槍道,“軍械宅的夢里還真爽啊。”

    余皓︰“這個也不會。”

    “這個呢?”

    “這個更不會了!”余皓道,“一個高三生的夢里為什麼會有火箭筒這種東西啊!”

    “這叫rpg!你會個啥?啊?”周N隨手摟著余皓,湊過去在他臉上親了口,說,“那你隨便拿點,跟著我走吧。”

    余皓頓時心中狂跳,周N挎著彈匣與一把沖|鋒|槍,系上野戰馬甲肩帶,左手提一大排手|雷,拉開門。余皓頓時大叫一聲,外頭全是喪尸!

    周N連著扔出三個手|雷,馬上把避風港的門一關——

    外頭一片安靜,余皓道︰“這喪尸根本就沒少!”

    周N再打開門,手|雷已經爆炸了,走廊里全是斷手斷腳,避風港屏蔽了所有的聲音與沖擊波,他繼而帶著余皓出去,答道︰“嘴上說的都很容易,要真正在心里改變對這世界的印象,確實很難,跟上!”

    余皓端著把槍,跟隨周N快步下樓,周N道︰“小心身後。”

    余皓從來沒玩過《生化危機》,所有的力量都用來控制自己高度緊張的情緒,剛一轉頭便看見一只喪尸撲過來,他抓著周N肩帶,只要稍微一動,周N便馬上轉身,左手持沙|漠之|鷹,“砰”地一槍把五步外的喪尸爆頭。

    “你到底是怎麼能這麼淡定的?”

    “回去帶你玩三天《生化危機》你就也一起淡定了……”周N拉上頭頂的瞄準用護目鏡,架在高挺鼻梁上,天色漸晚,**準星四處搜尋喪尸下落。

    余皓道︰“找車吧!”

    “我看你現在也挺淡定。”周N回頭笑道,“上回在游樂場里你也打喪尸來著,怎麼就不怕了?”

    上回人生地不熟的,光顧著震驚了,余皓總覺得自己一被扔到歐啟航的夢里就像個要隨時尖叫的女主,道︰“這是我努力控制自己的結果!”

    天色漸晚,歐啟航的夢里漸漸入夜,路燈一閃一閃,兩側商店一時安靜無比。轉出小巷後,長街空空蕩蕩,身前只有戴著護目鏡持槍開路的周N,余皓則疑神疑鬼地跟在後頭。

    “被咬了會怎麼樣?”余皓道。

    “遵守夢境世界的規則。”周N自顧自道,“他認為被咬了會怎麼樣,就會怎麼樣。”

    余皓道︰“變成喪尸麼?”

    “嗯哼?”周N朝街道那邊遙遙開了一槍,“砰”地聲響,余皓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周N指指余皓的**護目鏡,示意他拉下來,這下余皓看見了,四十米開外,有一輛車,車前還有好幾個暗紅色的喪尸影子,正在四處活動。

    “待會兒過去開那輛車走。”周N打活靶一般地打掉街道盡頭的喪尸,比起上回果然少了許多,余皓道︰“那你可得千萬當心,別被咬了,我戰斗力不行。”

    周N說︰“我要是變喪尸了你怎麼辦?”

    余皓道︰“當然只能一起當喪尸了。可是喪尸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啊。”

    如果被留在了歐啟航的夢里,自己與周N就將成為現實中的植物人?精神意識世界中,他們就會像這群喪尸一般四處游蕩。

    余皓正設想著各種可能的情況,兩人經過一家旅行團的門店,余皓看見玻璃牆上貼著的海報,突然想起來了。

    “不是去澳大利亞玩麼?”余皓擔心周N把這事給忘了,忘了沒關系,沒折成獎金倒是有點可惜。

    周N“嗯”了一聲,換子彈,答道︰“過年去?我記得吶。正好不用回家被念叨,哥哥說他也想和嫂子去過春節,到時各自玩就行,你覺得呢?”

    余皓當然可以,看海報上行程時,听見了里頭輕微的聲響。

    萬籟俱寂,長街上靜得簡直恐怖,路燈不斷閃爍,余皓側過頭,注視海報時——看見了一只與他對視的喪尸。

    幾乎是與此同時,余皓掏槍,擋在周N背後,那喪尸狂吼一聲,朝他們沖了過來,玻璃牆粉碎,余皓開槍!周N換完子彈飛速起身,抱住余皓的腰一旋轉,兩人換位,那喪尸已被余皓一槍打斷脖頸,腦袋飛了出去,摔在地上。

    余皓︰“……”

    周N朝余皓豎了下拇指。

    余皓喘息道︰“運氣好而已……”

    槍響聲驚動了更多的喪尸,黃昏時分,長街上已一片血紅色,周N拉起余皓的手,說︰“走!”

    兩人沿著街道跑去,盡頭有一輛私家車,上百只喪尸從小巷中追了出來,周N拉著余皓上車,打火,踩油門,撞開撲上駕駛位的喪尸。

    余皓道︰“有喪尸追過來了!”

    “打啊!”周N道,“別怕!”

    周N系好安全帶,余皓道︰“我不一定打得中,我試試!”

    余皓到後座去,抵著車後尾窗,周N沿著路開,到處都是被引擎聲驚動的喪尸,一轉彎,余皓差點被摔到車門上,大聲道︰“慢點兒!”

    “慢不了!”周N道,“太多了!”

    余皓︰“陳老師呢?”

    余皓一槍打掉後車窗,拿來周N的那桿不知道什麼槍,周N道︰“ak後坐力太……”

    余皓隨手扳了幾下,突然開火,自己把自己給嚇了一跳。

    周N︰“……”

    余皓︰“什麼?”

    周N︰“沒什麼……”

    余皓戴好護目鏡側坐在後座上開始朝著後面追上來的喪尸一頓打,周N耳朵都快被震聾了,翻了下前座擋板,在副駕前找到倆耳塞戴上,把車開過十字路口。余皓近距離開過第一槍後,忽然覺得也沒那麼可怕,打喪尸時反而還有種破壞與摧毀的快感,難怪都喜歡玩射擊游戲,游戲里頭震耳欲聾的槍聲伴隨著強烈的打擊感,簡直不能再滿足推倒多米諾骨牌的**。

    余皓子彈打完,朝外頭扔了個手|雷,已經看不見喪尸了,周N把車開上高架,喃喃道︰“媽的,早知道不約咖啡廳……”

    余皓回到副駕駛座上,朝下看了眼,購物廣場下面全是喪尸,簡直人頭攢動,圍著一角的花房咖啡。

    “他在那兒麼?”

    “肯定在。”周N答道,“否則喪尸不會這麼多。”

    余皓正擔心陳燁凱時,忽想起他的武器是一把有無限子彈的手|槍與一把來去自如的手術刀,應當不會有太大問題。

    “拿手|雷炸了他們。”余皓道。

    “不夠看的。”周N說,“安全帶系好。”

    說著周N開車下高架,一手把方向盤,另一手掛擋,手肘擱在椅背上,回頭倒車。

    余皓︰“……”

    緊接著,周N一踩油門,那車沿著天橋磕磕踫踫直接開了上去,天橋連著購物廣場二樓,余皓被顛得神志不清,周N猛一轉向,說︰“開槍!”

    余皓頭昏腦漲,被周N轉彎時的力度甩到一邊,貼在車門上,車窗打開,余皓一槍打中購物廣場二樓的玻璃門,嘩啦粉碎,周N駕車沖進了商城二樓!

    余皓狂叫道︰“有喪尸來了!別上手扶電梯!”

    “知道!”周N踩剎車,奈何里頭地滑,背後又有喪尸沖了過來,余皓正想朝後面開槍,周N卻已撞破二樓的護欄,那車保持與地面平行,“轟”一聲掉下一樓,掉在中間噴水池里。

    余皓︰“下次不能讓你開車……”

    “那你來?”周N抓起ak出去,一槍一個解決四面八方上來的喪尸。

    余皓︰“那是我的!”

    “我的!”周N道,“你是那把!”

    余皓用ak用得上癮,奈何周N也想要,兩人差點搶起來,周N道︰“跟著我!快!”

    余皓︰“你跟著我!”

    周N︰“你給我等等!”

    余皓換了把沖|鋒|槍在前開路,這下周N反而成了殿後的,絕望道︰“你怎麼這麼暴力!”

    余皓一槍打爆了愛馬仕的店門,把里頭那個狗眼看人低的喪尸店員一槍爆頭,之前來打工時成天被他奚落已經不爽很久了,周N又在後頭開槍,從店里穿了出來。連著毀了好幾家奢侈品店,又炸了兩排lv擺包的貨櫃,周N一瞥花房咖啡玻璃門里堆著亂七八糟的桌椅,馬上朝余皓道︰“別炸門!听指揮!”

    余皓只得收槍,內里陳燁凱看見兩人,指指一側,示意他們從另一個門進來,余皓心想還好沒炸門,轉到側門前,陳燁凱過來搬開桌椅,讓他們進入。花房咖啡里亂糟糟一片,幾張桌拼在一起,歐啟航打著赤膊,肩背纏了繃帶,趴在桌上,面前放著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

    繃帶上滲出血來,歐啟航在自己的夢里,被喪尸咬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