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奪夢 > 108.表演

108.表演

作品:奪夢 作者:非天夜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余皓使眼色, 示意沒關系, 周來春又道︰“跟誰去?幾個同學?”

    “就我和余皓。”周N語氣一斂, 說,“你有什麼話說?說吧。”

    余皓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周N準備攤牌了。

    周來春說︰“我不管你訂了什麼, 過年就得一家人一起過, 我和你媽都有事要宣布, 過了年初一, 你愛上哪玩哪兒玩去, 機票酒店我全報銷, 去南極也不管你。”

    “放屁!”周N怒道, “十年沒在一起過年,你現在來說過年要團圓?!”

    余皓再三示意周N別吵, 差點就上去捂他的嘴了。那邊周來春道︰“有些事也準備給你重新作安排。”說著居然就這麼掛了。

    周N十分懊惱,一臉煩躁地坐在餐桌前,周來春一掛電話,余皓便道︰“他們會不會想復婚?家庭聚餐確實非常重要……”

    “關我屁事!”周N怒吼道。

    余皓被周N嚇了一跳, 周N馬上意識到自己把余皓給嚇著了, 忙道︰“對不起寶寶,老公一時情緒沒控制住。”

    余皓忙道沒事沒事,方才那一下確實被失控的周N給嚇著了, 周N馬上挪到余皓身邊, 煩躁不安, 說︰“我真的有……有暴力傾向, 有時說得好好的,一下就控制不住……”

    余皓躬身,與周N對坐著,伸手摸摸他的後腦勺,答道︰“你只有對家人才偶爾會發這麼大火,這不是什麼傾向,只是太在意了。”

    周N有點愧疚地看余皓,余皓又說︰“去吧,機票先取消,去听听你爸媽說什麼。反正這次哥哥嫂子也不去,等他倆和好以後大伙兒一起?”

    周N用了整整一晚上才平復下來,余皓總覺得只是取消澳大利亞的行程,不一定會發這麼大火,一定是他回來之前,周N就和老爸說了什麼。說不定周來春開始試探周N與他余皓的關系,除夕夜吃飯也沒打算把余皓叫上,這才是爭吵的開端。

    周N自然不可能把余皓扔在家里,余皓也沒說什麼讓他自己去之類的話。以他那脾氣,說了還會更倔,只會把余皓帶著,說不定兩人私底下也要吵起來。

    夢境,科洛西姆競技場。

    周N吊兒郎當,扛著金箍棒,一腳踏雲坐著,面朝夢境世界中的撒旦。

    “有時我覺得,”周N道,“做人也不需要那麼陽光,那麼善良。”

    撒旦變幻為覆滿黑色鎧甲的另一個周N,光與影的人格對視,黑暗周N充滿邪氣地笑了笑。

    黑暗周N道︰“總算想清楚了?我以為你今天是來挑戰饕餮的。”

    周N側頭,看了眼競技場上巨大的饕餮,它銳利的角刃在頭頂閃著光。

    “讓它暫時留著吧。”周N冷淡地說,繼而隨手摸了摸肩上的小狐狸玩偶。

    天亮,周N醒了。他側頭看了眼依在自己肩前的余皓,兩人全身赤|裸,肌膚相貼,余皓總喜歡抱著周N睡,枕著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胸膛前,就像夢境世界里,那只停在他肩上的狐狸玩偶般。周N常在早上醒來時被枕得手臂發麻,卻忍不住仍摟緊了他。

    周N低頭親了親余皓,余皓睡得有點出汗,不舒服地調整了下姿勢。期末考已結束,今天是情人節,五天後才是農歷年,學院為了評估,不願早放假,非要把校慶匯演拖到今天才放人,所有學生幾乎怨聲載道。余皓則完全沒關系,畢竟在哪里都是一樣地過。

    周N摸摸懷抱里的余皓,不敢踫他赤|裸的肩膀,免得把他給弄醒了。

    父親的話還在耳畔,周N不得不承認,周來春想拆開他們,有的是辦法。只一句讓他出國念一年預科外加兩年商科,就讓他毫無應對之策。他也沒法再找余皓商量,余皓只會告訴他“這樣很好,你一定要去。”他明白余皓不願意他為了他們能在一起而放棄前途。

    接受周來春的安排,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修個商科管理學位,回來接手公司,才是他應該有的人生。周N在這完整的邏輯鏈前,毫無反駁的余地。

    那換個方向,帶著余皓出國呢?

    周N幾乎已完全料到了周來春接下來的應對︰我只願意出錢送你去讀書,至于你想帶誰,別想花你老子錢,有本事自己想辦法去。我有義務養你可沒義務幫你養老婆。

    直截了當就能把周N給徹底堵死。

    有時周N生氣,並不是生老爸的氣,而是生自己的氣。他也不可能讓余皓等他等三年。周N毫不懷疑,一旦自己堅持帶余皓出國念書,周來春會毫不猶豫地把給他的錢收回去。

    在這迷茫中,周N非常了解岑珊,有時看著傅立群,自己也實在不忍心,他不想讓余皓與傅立群一樣糾結,大部分時候只得選擇不吭聲。但許多事哪怕不去多想,它一直都在。片刻的幸福掩蓋了真實的煩惱,正如現在一般,余皓翻身睡了會兒,又無意識地靠過來,自動抱住了周N,整個人纏在他的身上。

    周N抬手,又輕輕摸了摸他的頭,這對于他來說,就幾乎是他的整個世界了。除此之外,他會給自己的事業留上那麼一點點位置,卻絕不會多。

    余皓又動了幾下。

    周N終于忍不住了,心想不行我真得親你了……起初動作相對來說還是溫和的,但昨夜沒做,周N現在就像頭餓狼一般。

    余皓眉頭深鎖︰“嗯……”

    “醒了?”周N正進去,有點小緊張,怕把余皓弄疼了。

    余皓半睡半醒,反應完全無意識,周N最喜歡就是余皓這種毫無反抗力、被他徹底控制著的感覺,頓時一身狼血沸騰,直到余皓徹底清醒時,兩人便纏綿在一起,瘋狂熱吻。

    “我……”余皓道,“你太野蠻了!怎麼能這樣對我!”

    過後周N笑著去洗澡,要拉他進來,余皓生怕又被來一次,像個小孩般抱著被子,坐在床上憤怒地責備周N。

    “我好愛你。”周N認真地朝余皓說,“我愛你一輩子,沒有什麼能把咱們分開。”

    余皓撓撓頭,一臉懷疑地瞥他,周N卻吹著口哨徑自去洗澡。

    情人節下午,余皓與周N、黃霆、陳燁凱、歐啟航、傅立群站在後台,準備第一首歌。想起去年在這兒凍得全身發抖,與今天比起來,簡直完全過了另一段人生。

    “你別緊張。”余皓朝周N說。

    “我一點也不緊張。”周N說,“是你緊張。”

    余皓給周N理了下衣領,傅立群無奈道︰“情人節就你倆一對,剩下全是單身狗,可憐可憐我們吧。”

    陳燁凱笑著比了個“噓”的手勢,示意別被幕後學生會的听見了。

    今天黃霆與他們整齊著裝,大家統一換了白襯衣。黃霆容貌陽剛,歐啟航則帶著清爽的稚氣,傅立群與周N,外加陳燁凱……余皓心想這應該算得上本學院最強陣容超級男團了,待會兒不知道台下會有什麼反應。

    人齊以後,學生會馬上關上了門,要求先在後台合照,周N道︰“站著太傻了,分開點兒。”

    數人在沙發後或坐或站,周N大大咧咧如總裁般坐在中間,蹺著腿,傅立群道︰“少爺你居然搶c位!太可惡了!”

    傅立群躍上沙發,坐在沙發背上,陳燁凱站在余皓身邊,一手搭著他肩膀,歐啟航盤膝坐在沙發前的地上,黃霆則手持麥克風,站在周N身邊。周N一把抓過余皓,讓他橫躺,枕在自己腿上。

    “一、二、三——”

    攝影師給六人拍了張照,余皓突然傷感起來,這種時刻,隨著黃霆調動、歐啟航升學,也許再也不會有了。

    但就在按下快門的前一秒,周N一手挪過來,牽住了余皓的手指,稍微緊了緊,余皓知道此刻他的心情定與自己相通,想說的話是︰我們仍然會在一起。

    外頭突然關燈了,一片漆黑。

    “快快快。”主持催促道,“開始了!陳老師!”

    陳燁凱拿著椅子,示意眾人,各提一把高腳椅,在幕布前就緒。余皓道︰“我的麥呢?我的麥……”

    “你用這個。”會務過來遞給他耳麥,余皓戴好,剩下的人各拿麥克風。歐啟航笑著說︰“我還是第一次這麼來表演……”

    余皓鼓勵道︰“別緊張!”

    黑暗中,會堂漸漸安靜,余皓探出幕布,朝外看了眼,今天來的人居然有這麼多,比想象中的還要多了!

    一片黑暗中,舞台射燈落下,第一道光打在了坐在高椅上的陳燁凱身上。頓時會堂轟然大喊。

    “世界之大,為何我們相遇?”

    陳燁凱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瞬間又被尖叫聲徹底蓋了過去。

    “難道是兄妹?難道是親戚?”周N吊兒郎當,坐在轉椅上晃了晃,拿起麥克風說。

    余皓在後台笑了起來。

    “今天是2月14,傳說中的情人節,滿大街的男男女女,都要在今天過節。”傅立群拿著麥,一臉無奈,跟著伴奏的吉他,傷感地開始飆rap。

    “今天是2月14,傳說中的情人節,我打算回家一個人待著沒事看書吃泡面……”歐啟航悲傷地笑道,燈一打上來,瞬間又是一陣瘋狂的尖叫。

    黃霆續道︰“可有個傻逼在qq上問我,你怎麼還是一個人?我忍不住地對他喊出這樣親切的慰問……”

    “祝天下所有的情侶,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禮堂內瞬間哄笑,周N一臉壞笑唱道︰“不管是莫泰如家、7天漢庭、速8假日、錦江之星、格林豪泰、桔子水晶,全都沒床位——”

    瘋狂大笑聲中,舞台大亮,五人放下麥,強光落下,余皓站在舞台中間,雙眼閃爍著星辰般的光芒,動情唱道︰“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夢里,我的心里,我的歌聲里——”

    五人同時抬手,持麥鼓掌,退場,余皓在那歡呼聲中來到台前,心里不斷提醒自己,待會兒唱歌時的動作千萬別顯得太娘,他戴著耳麥,接續了先前的說唱,轉歌︰

    “還記得我們曾經,肩並肩一起走過,那段繁華巷口……”

    “……好像是一場夢境,命中注定……”

    整個會堂一片安靜,只有余皓極富穿透力的歌聲。

    “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夢里,我的心里,我的歌聲里——”

    余皓抬起頭,看見了一年前,在會堂最後,同一個地方站著的周N。

    那一刻,這個世界上,仿佛只有他們倆,余皓遙遙注視周N,笑了起來,朝舞台下躬身,謝幕。

    開場歌將氣氛推到了頂點,主持說的什麼余皓已經記不清楚了,他與周N牽著手,跟在大家身後,跑出了禮堂。陳燁凱把他的新車停在禮堂後門——一輛七座林肯。

    “不用這樣吧!”傅立群抓狂道,“你原來那輛就干脆不要了嗎?送我吧!”

    “新車!”陳燁凱笑道,“帶你們兜風去……”

    “可以嗎?我可以嗎?”李陽明等在車旁,一臉緊張道,“我可以坐陳老師的車?”

    余皓沒想到傅立群也讓李陽明來了,傅立群卻道︰“上車吧,一起吃燒烤去。”說著給了余皓個眼神。周N便笑道︰“走,一起玩。”

    “上車。”陳燁凱朝李陽明說,“大伙兒擠下。”

    李陽明看得出非常開心,傅立群介紹道︰“這我們室友。”

    陳燁凱把他們帶到江邊的一家露天燒烤店外,雖是寒冬,平台上卻有好幾個取暖用的散熱燈,眾人一邊看江景一邊吃燒烤,肖玉君也來了,借以為黃霆餞行。

    余皓看周N給自己烤肉,周N把廚師趕跑了親自上,確實比廚師烤得好。余皓看了眼不遠處正在閑聊的李陽明與傅立群,說︰“哥哥是不是有點寂寞?我總覺得咱們最近不夠關心他。”

    周N穿著圍裙,認真地烤肉,想了想,說︰“是他自己不想來打擾咱們。”

    余皓道︰“其實沒什麼關系。”

    周N看了眼余皓,笑了笑,傅立群剛分手,心情很不好,期末考這段時間里大部分時間都和李陽明結伴,余皓知道傅立群確實不想打擾他們談戀愛,人也好,不想把新舍友就這麼扔寢室里。

    “你不喜歡那小子?”周N隨口問。

    “我怕他喜歡上哥哥。”余皓道,“就太尷尬了。”

    兩個寂寞的人,余皓倒不太擔心傅立群,比較擔心的是李陽明。

    “不可能。”周N哭笑不得道,“直男,那小子心里有數才對。”

    余皓接過周N的烤肉,說︰“真喜歡上了也沒辦法,我還不是喜歡上了直男。”

    周N道︰“我是gay,不是直男。”

    余皓笑了起來,把烤肉拿過去分了。陳燁凱拿著**啤酒,在欄桿處與周N閑聊,黃霆拍拍余皓肩膀,示意他跟自己過來,有話說。

    “明天走啦?”余皓說,“不多陪下君君姐?”

    “晚上陪她。”黃霆饒有趣味道,“不是開房,就出去走走……問你個事兒。”

    余皓眉頭一揚,看著黃霆,黃霆眼里帶著笑意,打量余皓。

    “歐啟航失憶了,你知道這事兒不?”黃霆說。

    “嗯?”余皓突然意識到有點兒不對,心念電轉,答道,“他告訴過我這事兒,我們猜……會不會是那天夜里撞的?或者是**的效果?”

    “我覺得不是。”黃霆意味深長地搖頭,說,“我特地帶他上醫院查過一次。”

    余皓疑惑道︰“所以呢?”

    黃霆的眼神十分銳利,猶如洞察了一切,余皓感覺到危險了——他沒有問周N與陳燁凱,也可能已經問過了。

    “我覺得有人抹掉了他的這段記憶。”黃霆卻沒有看余皓,轉身朝向江邊,看著外頭燈火,說,“這整件事里,我總覺得有什麼非同尋常的地方。”

    “什麼?”余皓懷疑道,“不可能吧,記憶還能擦除的?”

    黃霆想了想,側頭看余皓,說︰“也可能是被催眠了。”

    余皓︰“……”

    余皓心髒狂跳,心想黃霆你這職業素養真不是吹的……他強自按捺住自己,沒有說出那句“反正都結束了,別想了”,而是問︰“所以呢?”

    黃霆揉揉太陽穴,說︰“余皓,玉君說得沒錯,你確實很適合當個記者。”

    余皓︰“???”

    這和我適不適合當記者又有什麼關系?

    黃霆拈著啤酒罐的手伸出食指,點了點余皓,說︰“我和nicky、周N討論這件事時,他們都說‘已經過去了想這麼多做什麼’,只有你會想要一探真相。”

    余皓心想那是因為我怕被你套路,確實許多人踫上這麼一個微小的細節,想想就過去了,然而這麼一件奇怪的事,背後卻一定有更多更復雜的、千絲萬縷的因果,記者與警察總會追尋著一個不太合乎常理的細節,最終牽扯出許多驚天大秘密。


推薦閱讀: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